笔趣阁 > 万妞不挡之勇 > 第五章 菜人
  修士虽然升到炼气二重境界就可以‘辟谷’,不吃食物也不会饿死,但谁会拒绝可以补充真元的灵肉佳肴?

  ‘桂花灵鸭’可是兰若寺豢养的灵禽,一只下肚至少能补充五十转真元,这种不要钱白送的好事,也就身家亿万灵砂的大司羿上师才干得出来!

  伴着雷鸣般的叫好声,灯草僧开始扑卖流程,他连续推出十六个凡人,无一例外,个个都是‘尸毗王’体质。

  这是人类之中最为常见的一款特殊体质,常见到大约每两三万人总会涌现出个把。

  具备这种特殊体质的人类,血肉中蕴含着不同浓度的灵气;促狭的修真者们采用佛经典故里‘割肉饲鹰’、‘以身饲虎’的尸毗王来为之命名。

  不过妖族修士还是更喜欢将他们称之为‘菜人’。

  按照血肉之中蕴含灵气的多寡,妖修们将菜人划分为三个档次:

  最下等的菜人,食补真元在十位数以内,叫‘没脚蟹’。

  中等的菜人,食补真元在百位数以内,叫‘两脚羊’。

  最上等的菜人,食补真元达到了千位数,最高可至九千九百九十九转上限,美其名曰‘肉灵芝’。

  从这些轻蔑的称谓不难看出,菜人在妖族修士眼里,大抵相当于人类修士眼中的摩羯鱼。

  常凯申迅速摆正心态,连续举手叫价。

  这次三江阁没有再派人过来跟他验资,完完全全把状元郎视为了吐口唾沫就是钉的金主爸爸。

  没办法,越人大会首个出场扑卖的凡人,已经被他用价值十万灵砂的补元馒头收入了囊中,甚至连抬杠顶牛的金丹妖王都给砸跑了,谁还敢小觑他的财力?况且状元郎的派头确实炸裂,别人都是一百灵砂二百灵砂的层层加码,到他这儿直接一千两千的往上翻跟斗,金元攻势之凶猛凌厉,让很多参与竞价的修士头大如斗,不跟吧,心里不快活;跟吧,又担心掉进坑里。有些心思叵测的,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三江阁请来的托儿。

  宗珩原本倒是想劝状元郎悠着点,昨晚你虽然在黄泉界收获颇丰,但又不是晚晚都能砍死一个地仙,一个金丹,外带七十几个炼气妖修的!这么大肆挥霍,岂不是白白糟蹋了九死一生赢来的战果?

  不过盘桓再三,宗珩还是没有开口劝阻。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对于未来的发展,他已经做好了周密的计划,但是碍于自身实力的短板,有些寻宝计划还是得找个强力打手保驾护航,才能将风险降到最低。

  之前的遭遇已经说明这个顾虑不是空穴来风,无论龙树大士还是黄泉之神宁采君,都让宗珩差一点出师未捷身先丧。

  当下这个时间段里,宗珩能招揽到的最佳打手,数来数去也只有状元郎了。

  实力强悍,关系亲密!关键的关键,可塑性十分巨大!

  只需要帮他补上唯一的短板,这家伙就是一个完美绝伦的‘法宝战士’。

  宗珩有时候甚至隐隐觉得,状元郎才是冥冥中的命运恩赐给自己的第一个‘金手指’!

  要不然前世为啥这家伙没能渡过红尘劫,这辈子却轻轻松松渡劫成功?摆明了是上苍安排一个左膀右臂来辅佐我君临天下啊!

  所以,与其劝说他俭省自律,不如放纵他使钱如水。一个富裕的打手总归不如一个穷鬼打手,更容易驱使,更容易控制,更容易产生依赖性。

  宗珩简直忍不住有点钦佩自己的帝王心术了,没想到从五百年后穿越重生回少年时代,洒家的驭下手段也是大有长进!

  几乎用了吃奶的力气,宗珩才勉强把无尽的骄傲、王者的自信、满满的幸福深深埋藏进心底。

  “为何有人愿意出五百粒灵砂,跟法克油争一个补元三转的没脚蟹?”兰显丽在一旁看热闹,看啊看啊看出了一肚皮疑问,用胳膊肘撞了撞一脸迷之傻笑的宗珩:“五百粒灵砂可以补充五百转真元,吃掉这个菜人却只能补充三转真元,这笔账怎么算的?”

  宗珩示意美人痣仔细看看菜人的品相。

  不看不知道,一看果然有门道,灯草僧拿上台来进行扑卖的菜人,男女对半,都是身体健康的青壮,没有一个老弱病残。

  “价格之所以抬这么高,不是菜人的血肉值钱,而是他们的生育能力!”宗珩叹了口气:“这种事儿,妖修们的行话称之为‘赌肚皮’。只要让一对菜人男女成功诞下一个具备‘尸毗王’体质的子嗣,就算赌中了。然后再利用菜人父女或者母子进行近亲回交,生出更多的纯血后代,进而扩大近亲繁殖的规模和范围,一般持续三代近亲繁殖,基本就能培育出一个血统稳定的菜人种姓,从此源源不断的收割菜人了。”

  兰显丽恍然,这不就是刚刚黑山二世,象妖明月奴说起过的‘人样子’?于是她转头问常凯申:“法克油,你买下这些菜人也是为了配种吗?”

  师兄弟们都怪怪的看住了美人痣,心说你怎么如此没心没肺,难道你不是人类,不知道什么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吗?

  “当然不是!”那笛分辩道:“大师兄买下菜人,肯定是为了放生呀。”

  “放生?”美人痣有些错愕:“如果放生之后,他们又被修士抓住怎么办?”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常凯申一边说话,一边举手加价:“想我辈佛修,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既然撞上了总不能坐视不理吧,眼睁睁看着这些菜人祭了豺狼虎豹的五脏庙吧。”

  “本门既是人类修真门派,为何不在坊市中彻底禁止这种越人扑卖呢?”

  “禁不了的。”祈典被美人痣的傻白甜逗得冷笑三连:“妖修门派的坊市,一样无法禁绝妖兽贸易。”

  “这是刚需,不以个体意志为转移的刚需。”常凯申一个战术后仰,对美人痣说道:“除非你能彻底灭绝妖族,从根本上消灭这种需求,否则越人贸易永远不会断根。”

  “不光妖族修士有这种需求。我们人类修士之中同样也有一些败类,四处捕猎、贩卖特殊体质的凡人,因为有利可图。”宗珩的语气变得跟黄连一样苦涩:“更有些丧心病狂的人类修士,比妖修还要妖修,开发出了一堆菜谱,教授别人如何煎炒烹炸,换着花样食用菜人。”

  闻得此言,一班热血少年全都愤懑之情溢于言表。

  跑堂小姐姐灵明轻手轻脚的推开敞轩的大门,给大家送来了老板大司羿的赠品:一碟盐水火灵鸭和七杆玛瑙嘴、象牙杆的烟枪。

  大伙儿一拥而上,化悲愤为食量。

  状元郎从灵明手里接过一杆烟枪,发现烟锅里填满了黄澄澄的烟丝儿,溢出寒意森森的灵气辐射。

  “这玩意就是‘冰麝龙脑香’吗?”

  “对。”

  “孕妇不能抽吧?”常凯申忽然脑洞大开:“又是冰麝,又是龙脑的。”

  “蛤?”灵明楞了一下,意识到他是在开玩笑,赶紧打蛇随赶上:“师弟,有兴趣买点吗?”

  “好说,这玩意什么价位?”

  “一两烟丝儿四千枚灵砂,迦南派承诺过,补元效果保证不少于三千转!”

  “不太合算吧?我用四千灵砂可以补充四千转真元呢。”

  “一分价钱一分货,你用冰麝龙脑香补充真元,不用盘膝打坐、冥想入定,随时随地都能啪上一口,抽再多也不会醉灵,比起灵砂补元是不是简单方便太多了?”

  “听起来着实不赖,好吧,麻烦你给我们一人来一份‘乃万’套餐。”常凯申的大手笔当场让灵明小姐姐给跪了,炼气修士每一重境界都要修满九千九百九十九转真元,因为只差一转真元就满万,行话戏称为‘乃万’——也算讨个好口彩,因为修出万转真元就意味着破开瓶颈,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

  “一两冰麝龙脑香可以补元三千转,补元‘乃万’的话则需要……”灵明小姐姐掰着手指算起了小账:“——需要三两三钱三分三厘烟丝儿!我没算错吧?”

  “没错。”

  “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帮你们打包!”

  师兄弟们面面相觑,一套补元‘乃万’的冰麝龙脑香,价值可是一万三千三百三十二枚灵砂啊,足足相当于他们一年半的薪水啦!

  这么大的一份厚礼,居然见者有份?

  看到大师兄叼起了烟杆,祈典连忙丢下鸭屁股,正打算上去狗腿一把,谁想到宁采臣突然从角落冲出来,捡起桌上的火媒子战战兢兢的凑过来帮状元郎点烟。

  这个倒霉蛋刚刚被骷髅兵吓晕了过去,结果幽幽醒来,却听见几位修士在谈论菜人的悲惨遭遇,吓得悄悄缩进墙角装起了鹌鹑。不过他倒也不笨,还知道常凯申是他的救命恩人,还知道抓住机会拍拍马屁。

  当状元郎的鼻孔喷出第一缕烟雾时,最后一个菜人也被他成功拿下。

  今天三江阁的越人扑卖大会,俨然已成了他的个人专场,但凡拿上台扑卖的人类,就没有花落别家的可能。

  砸钱的感觉当然很爽,不过代价却是十六个菜人,总计高达五万一千三百六十枚灵砂的身价钱。

  跟正常的扑卖价格相比,肯定是买贵了,而且贵了不老少。

  这些菜人之中,连一个上等的‘肉灵芝’都没有,中等的‘两脚羊’仅有两位,分别可以食补二百五十转、三百零九转真元,剩下的十四个菜人全都是最蹩脚的‘没脚蟹’,其中血肉灵气含量最低的一人,仅能食补三转真元。

  但你如果把他们看成人,就不存在买贵、买亏一说了。

看过《万妞不挡之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