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雨雾江南 > 第431章
  431

  讲到这里,汪琴把放在椅子上的外套穿上了。朱雨深也感到了丝丝凉意,他的膀子上都起了鸡皮疙瘩。他也很想加件衣服,但是自己并没有带外套来。

  不过很快朱雨深就感觉不到冷了,因为对面的情况有了变化:穿上外套的汪琴在忙着给人回复微信什么的。趁这个时机,张聪老婆轻手轻脚地闪到了汪琴的身后,她做出一个掐人的动作。但很快就被边上的一个人拉住了,人家摇摇手,告诉她这个动作使不得。随后这个彪悍的女人后退一步,站在那里露出狰狞的面目,但没有动。

  张聪女人的这一番表演让朱雨深吃了一惊,他忽然紧张起来,急得坐立不安了。他下意识地朝汪琴身后指了指,但是汪琴的心思全在手机屏上了,根本就没理睬他。

  一会儿后,汪琴喝了口饮料,问朱雨深道:“哎,老同学你倒是说说呀,我怎么跟韦泗抱团取暖呀,他可是一直在躲避我呀。

  你也不够义气,我跟你扯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把我自己的那点老底几乎都抖出来给你听了,但是你却跟我讲了多少话呢?你怎么不像我这样,多讲讲你自己的事呢?你这样对我不公平啊!

  你该不会是专门来打探我的这些私密的事,回去后又在别人面前大肆宣传,败坏我的名声吧?”

  一听这话朱雨深连忙解释道:“怎么会呢?我怎么可能是你说的那种人?讲句在实在话,我是真的关心你的前男友韦泗呀!

  你是知道的,韦泗现在生活艰难,还时不时受人欺辱,身边也没个人照顾他、对他嘘寒问暖,给他以安慰的人。

  而你,却是不一样的。虽然你说你遭家里人坑害,没啥资产了,但是将来你再嫁个人,过上普通人的小日子还是可以的。所以以此推论,你不愿再去韦泗那里重湿旧梦也是对的。

  我哪里还有心思大肆宣传你的事啊,我又不是那种大嘴巴的人。我是真心想帮助别人的啊。”

  汪琴说:“好啦好啦,我知道你也是一片好心,你这人是新好男人。吔,我说你别老劝我回到韦泗身边去了,你也可以撮合韦泗跟张小雅成一对呀!

  前面我讲了那么多,你应该搞清楚了哈。韦泗他不愿让我为他做什么,以便欠我什么,我们家人又去找他讨债。

  但是张小雅的情况跟我就完全不同了啊。她们一家子反复占韦泗的便宜,并且搞得没完没了!所以说,他们是具备这个前提的。

  因为对于韦泗这个残疾人来说,他付出了那么多,张小雅总该回报人家一点什么吧?她和韦泗凑合成一对,应该是个不借的选择了。

  朱雨深啊,我觉得你如果真想做好事,你就劝劝张小雅,并说服她家里人,以便做成好事。

  张小雅她也是偶尔会在黄镇街上出现的。不过每次过来都是由她母亲陪着的,因为她几乎就是个瞎子呀。等下次你撞上她们母女二人,你就把这事向她们说了,回来你再跟韦泗通个气,好事不就成了吗?那你也就功德无量了啊,赶紧去做呗!”

  朱雨深稍作思考后问道:“你说的可能有点相当然了吧,韦泗如果真要和张小雅结合,难度也不小吧?

  一来呢,韦泗是她的长辈呀。虽然已经出了五服,但是在我们这一带的农村,还是不能被大众所接受的。

  以及据我了解的情况来看,张小雅她也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她如果来到韦泗的出租屋,和韦泗一起生活,会不会让韦泗的日子变得更加艰难呢?

  另外就是,小雅这个女孩她内心能接受韦泗吗?”

  汪琴又白了朱雨深一眼,说:“你可知道,韦泗他给予她们家的帮助是非常有力度的,是超过他给予我们家人,以及我本人的报酬了啊。

  关键是他给她们家的钱都是自愿的,他给我们家的报酬却是被逼的。就是那样子了,从后期我跟他碰面后聊天中得知,他一直都觉得给予张小雅的帮助还不够,没有让她把眼睛彻底治好,从而重见光明。

  但是他却恨我妈恨到骨子里,说我妈太残忍了。

  在他受伤后的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我都是在想着怎么去帮助他一点;我嫁给了别人以后,心里还是有点放不下他。这期间,为了他这个怂人,我还要受我男人的气,被他骂、被他饥笑。

  不过现在好了,我和我男人离婚后,这个事就不存在了。只是如果我再嫁,我的这个污点还是抹不去啊,想必还会影响到我以后的生活。

  所以说一想到这方面,我的内心是有火的。有一次我呢,我把内心的火发泄了一些出去,发泄在了韦泗这个当事者,这个始作俑者身上。说真的,那天狠狠地发泄了一通之后,我还感觉蛮爽的。

  记得那天天气不错,韦泗依然出来在卖百货的那片区域摆着摊子。我男人开车带我到街上买东西,我们买了不少好吃的好喝的,准备回我娘家讨家里人欢心。

  本来嘛,我的心情还是不错的。但是当我们经过韦泗的摊子时,我男人的手机响了,他接电话后把车子就停在韦泗摊子附近。

  这样一来我心里就不谈定了哈,我希望他早点把车开走。但是一会儿后,眼前的一幕却把我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因为我看到一个妇女挽着一个青年女子走过来了。

  我定睛一看,正是张小雅母女两个。跟前几年我第一次看见她们时相比,她们母女俩人似乎都变瘦了,脸上都带着沧桑感,而且穿得也是寒酸死了。

  她们到韦泗的摊子这儿寒暄过后,就开始哭穷了。张小雅母亲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告诉韦泗,她们家为了给小雅治眼睛,搞得一贫如洗了,还欠着很多债。

  最近债主来讨债,搞得不得安生,日子没法过了,饭都没得吃了。所以还想找亲戚帮帮忙,支持点小钱过小日子。

  张小雅呢,她一直站在那里沉默着,动不动狠狠地眨几下眼睛,似乎眼睛老睁着比较难受。

  她妈讲完后,韦泗竟然地拿出了自己的钱包和装零钱的纸盒子,把两个里面的整钱、零钱全部掏了出来,抖抖擞擞地交到那个女人手上。

  小雅她妈拿到钱后,便一个劲地跟韦泗道谢。

  张小雅这时才开口说道:真是对不住韦泗叔了!按理说,她们家是不能给韦泗叔这个残疾人找麻烦的,况且以前借的那笔供她做手术的钱还没还上。又屡次来找麻烦肯定是不对的啊。

  讲了几句后,张小雅她竟然流泪了。搞的我的眼泪也要出来。但是周围很快围满了人,瞬间场面就有点尴尬了。”

看过《雨雾江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