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武裂天 > 第两千两百二十二章夺天丹

第两千两百二十二章夺天丹

  刹那间,恐怖的天地异象顿生,头顶的天空倾刻被一层层乌云笼罩,一道道手臂粗的惊电撕破云尽,纷纷朝着棲凤峰顶奔泄而去。眩目耀眼的光带组成了一个密集的电网,发出嘶嘶令人头皮发麻的声响。

  一袭青衫的陆随风静静悬浮在恐怖的电网中,宛若浑然不觉,全身上下充满着一种令人忍不住想俯首膜拜的神圣气息,令所有人几乎都情难自禁想要的俯下身来,包括石亭内的那些大人物。

  轰隆!一道惊天震雷轰然霹落,狂暴地砸在陆随风的身上,脚下的爆出一声炸响,倾刻出现了一个焦灼的深坑。可见这霹雳的威势恐怖到了极致,而陆随风在狂雷暴击下,只是全身震颤了一下,竟然是安然无恙。

  轰隆隆!整整九道惊雷霹雳肆虐地砸下,陆随风的一袭青衫巳是百孔千疮,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灼味。换作任何人,在这毁天灭地般的恐怖雷劫之下,只怕早巳灰飞烟灭,尸骨无存了。

  良久,这才电收雷隐,乌云散尽。头顶的天空又呈现出碧空万里,白云悠悠的景象。

  震撼天地的丹劫之后,那团金光也同时蕩然无存,甚至连那尊虚拟的炸鼎也不知何时从人们的视线中彻底的消失无踪。唯剩下一枚宛如龙眼般大小的紫金色丹丸静静地悬浮在虚空中,流光溢彩,五色彩光环绕笼罩,浓郁的丹香散发,香飘百里。

  沙漏中的沙粒刚好在此时漏尽,也就意味着比斗的时限巳到。规则就是规则,只要置身其中,无论是谁都不会有例外。

  丹药凝合完毕,陆随风的动作并未停止下来,竖指为刃,竟是行云流水般的在丹丸上刻印一道符文,蕴含着一絲法则之力,充斥着勃勃生机。

  "这也可以?"一时间,道道不可思议的惊嘘之声响彻峰顶,居然将符文刻印在丹药之上,简直前所未有,这一幕,彻底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嗡!丹药发出一道轻微的震颤嗡鸣,多了一道玄奥而神秘的线条,那是法则之力。

  "这究竟属于是几品丹药?似乎已超越了九品的存在"有人语调颤抖的出声道。

  "能引发天地异象,招来丹劫……"大长老心神一凛;"王丹!"当他说这两个字时,只觉大脑一阵轰鸣,身躯震撼的踉跄了一下,整个人像是泄了气一股,一瞬间似乎苍老百岁。

  此时,突然想起陆随风之前说过的话;"丹之王者,以掌为鼎,虚空凝液,以心孕丹,丹成聚灵!"这句话莹绕耳边,挥之不弃。

  道丹王者!天啦!自己居然在挑战一位道丹王者,心中不由一阵狂颤,简直不知天高低厚,这一刻几乎连想去死的心都有了。

  "这真的是王丹?"大长老声调发颤,小心的问道,一身的傲然威势荡然无存,严然一副心存敬畏的模样。

  "那倒不是!准确的说应该是一枚半步王丹。"陆随风如实的言道:"因为其中少了一滴最珍贵万年玉露,品质却是差了不止一半,所以只能称之为极品丹。而且,就算真的拥有万年玉露,以我的能力也无法炼制出来。"

  大长老闻言,这才重重的舒了口气,微微弯曲的脊背重新挺直起来,摸了一把额头的虚汗,望向陆随风手中的丹药,整容问道:"你的炼制的这枚丹是什么?"

  "夺天丹,其功效能让一个圣境强者提升一个小阶位,并能延寿五百载。由于缺少一株五千年份的九叶兰芝,以及万年玉露,所以在炼制时稍作了些许调整,并在丹药上刻印了一道法则之力,才将品质提升到极品丹的等级,算是勉强可以提高一个小层次。"陆随风的话说得半真半假,因为他手中这枚丹药,的确是一枚初品圣丹。

  只不过,一旦实话实说,石亭内的那些会势必会蜂涌而上的杀人夺丹,少不了会麻烦上身。

  "你……修改了丹方,而且还是……"主大长老蹬蹬倒退两步,一脸尽是震撼震惊之色。不仅是他,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惊愕无比的大张着嘴,集体石化。

  "丹之一道,如果只是一味的固守僵化,不思灵活变通,只能永远成为一部呆板的炼丹机器,唯有不断的明悟创新,才能超越自我,跨入一个全新的更高境界!"陆随风肃然地说道。

  "我输了!"主大长露出一抺苦笑,脸上尽是落寞之色,而后如约取出即件玉质的玲珑宝塔,递到了陆随风手中。如果他知道的自己输的是一件圣品宝器,不知会不会直接抹脖自杀。只不过,这将永远只会是一个秘密。

  一代道丹宗师,居然输给了一个年轻得一塌胡涂小子,一向心高气傲,站在云端上的他,那里还有脸继续呆下去,至于锁龙鼎更是无颜再提及。他离去的背影那么落寂,给人一种断腸人在天涯的苍凉感。

  "小友,这夺天丹对老夫十分重要,老夫愿以一柄王品道器与你交易如何?"石亭内,说这话的,是位发絲掉尽,齿牙几乎脱光的老者,一副皮包骨之相,分明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如不再有所突破,恐怕已沒几年寿命可活了。

  陆随风自然能感之到说话之人的衰弱气息,称之为苟延残喘也不为过。见到陆随风这副沉稳而不为所惑的模样,真让人质疑这年轻的外表下,是否藏了一颗活了上千年老怪的心。

  那位寿命不多,行将就木的老者,更是迫不及待的开出一堆诱人的条件来,只求一炉夺天丹,突破瓶颈,才有望生命延续。

  陆随风微微凝眉,他在不乎那垂垂老者的死活,只是不想直接开口拒绝,思索着该如何应对这些大人物的纠缠。

  那位大长老的身影消失后,陆随风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被无数道强大气息,像毒蛇般的牢牢盯住了。这些气息有一部份来自石亭內,都是充满着狂热和兴奋,应该是冲着那枚夺天丹来的,像是都想要据为己有。陆随风只能已再次祸水东引,将东西再次直接交给紫仙子的手里。

  修为到了圣境这个层面,想要稍有寸进都艰难无比,而一枚能让人突破一个小阶位的极品王丹,足以令人发癫发狂,甚至掀起一场血雨腥风也不足为奇。换个场合,毫不怀疑这些老家伙绝对会不顾颜面的出手杀人夺丹。

  而另一部分气息却是来自棲凤阁內,一道道都充斥着炽烈的铮铮杀机,这峰顶之上顿时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杀气,连空气都像是变得了稀薄起来。

  陆随风的目光逐渐变得冰冷起来,他清楚的知道,这接下来的最后一场比斗,绝对会凶险无比,这才是虚云侯底和城主府之间的真正较量。按照陆随风的判断,这最后一场,应该是以武定乾坤了。

  果然,正如陆随风所想,棲凤阁响起內充满了杀机的声音;"接下来……"

  "废话真多!不就是想要一战么,直接划下道来!"虚云天君不耐地冷哼道。

  "好!这最后一场,双方各自派三人出战,只问结果,不论生死。按照之前的约定,只要你方有一人败阵,你等将无一能生离此地。"棲凤阁內的声音冰冷无情的道,像是在宣布一道必杀令。

  虚云天君自然知道对方钻了约定的空子,这最后一场无形中又加了三场比斗,尽管够无耻,却是无法辨驳。

  "虽然够无耻,却也是阳谋,那就战吧!"虚云天君讥讽地道:"那你还在等什么?是时候该从阁楼里出来了,你我堂堂正正的一战,虽死无憾!"

  "狂妄,凭你也配阁主出手!"随着这声怒喝响起,一道人影从棲凤阁中飞掠而出,那是一个身着紫袍,白发白须的老者,人在空中,一股圣境的气势威压降临,天地轰鸣,四周的空间仿佛塌陷。

  "你的对手是我!"一道冰冷的声音同时响彻,虚云侯府的阵营中掠一道人影,是天凤阁派来助阵的强者。一股同属圣境的气势威压勃然而发,整个空间顿时变得扭曲起来。

  轰隆!两股气势威压踫撞,一方虚空为之碎裂,周边的林木花草都是荡然无存。

  "你的对手是我!"黑巾遮罩住本来面目,惜字如金的重复了一遍。外露的双眸中有的只是冰冷,以及炽烈的战意。

  "不足五千龄,便步入了圣境,的确算得上是个修炼天才。不过,老夫平生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抺杀天才。"紫袍白须老者微眯着的眼中闪过一抺残忍的杀机,这种天才即不能为我所用,那就绝不允许其继续存长下去。

  "废话真多!"那位天凤阁派来的强者,叫凤七,抬起手掌,一道火焰突然冒了出来,在炽烈的阳光下显得并不起眼,甚至根本不强烈。但,就在这火焰燃烧的一剎那,原本燥热的空气迅速变得炙热起来。

看过《玄武裂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