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四百六十一章 六十六阶

第二千四百六十一章 六十六阶

  巫马九行实在太强大,尽管他没有直接击中张若尘,但是,只凭绝对规则领域和身上外溢的气劲,便是差一点杀死张若尘。

  难怪狩天之战后,血绝战神告诉张若尘,他太依仗半神之体的强大防御力,遇到低于自己境界,或者同境界的修士,的确,凭半神之体,张若尘就算站在原地不动,对方想要伤他,也不是一件同意的事。

  可是,遇到境界远高于他的缺、阎皇图、无疆等人,半神之体便是多次受创。

  血绝战神曾断言,他若是遭遇万死一生境大圣,对方只需一击,就能将他的半神之体打得四分五裂。

  并非半神之体不强。

  若是不强,张若尘早就在狩天战场上,被缺、阎皇图、无疆等人打死。

  这一次,张若尘便是深切的体会到了危机感,一直依仗的强大肉身,遇到巫马九行那种级别的强者,完全不够用。

  别说巫马九行,即便是遇到雲桓铁血王,张若尘若是无法借用乾坤界的世界之力,也根本不敢硬拼,必须立即遁走。

  让张若尘头疼的是,现在气海受了重创,无法打开乾坤界,根本借用不了世界之力。

  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遇到雲桓铁血王,即便是遭遇白卿儿的弟子商月和商夏这种级数的强者,都会非常麻烦。

  而神出鬼没的葬金白虎,显然是只狠虎,张若尘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敌人,它都没有出手的意思。恐怕只有张若尘真的无可奈何,陷入必死之局,才会救他。

  万一迟救一步……

  反正张若尘死了,它也不会死。

  所谓的引导者,在它心中的分量,到底有多重?恐怕只有它自己才知道。

  至于小黑,张若尘尚且还不清楚,它的实力到底有多深。能够从巫马九行的手中,将他和姑射静救走,应该不弱。

  但是,寄希望小黑每次都能大发神威,不掉链子,实在太难。

  张若尘还是希望,性命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

  越想。

  张若尘危机感,更重了!

  “境界!正是因为境界太弱,我现在才无法拥有,与万死一生境大圣正面抗衡的实力,必须尽快突破到百枷境大圆满。”

  “幸好炼化过白苍血土,我的肉身恢复能力惊人,已经痊愈,倒是不影响我挣断枷锁。”

  张若尘取出装放神尸的铜棺,摆放在房间中,飞入进棺材,落到神尸的体表。

  立即将日晷开启。

  现在张若尘不再吝啬神石,让日晷覆盖的范围,将神尸上的噬神虫完全笼罩,加速它们苏醒过来的进度。

  若是无法调动世界之力,噬神虫将会是他最大的倚仗。

  在日晷下方,张若尘又取出七星帝宫,将血绝战神存放在里面的神之星魂取出。

  神之星魂存放在一块人头大小的神晶内部,像是一团幽蓝色火焰。

  看着眼前这块神晶,张若尘深吸一口气,自语:“居然真有神之星魂,这是谁的星魂?难道外公杀过神灵?”

  神晶中的神之星魂不全,只是很少的一道。

  可是,对目前的张若尘而言,却有巨大帮助。将它炼化,足以在短时间内,让受创的圣魂恢复,而且,肯定会比以前更强。

  只有圣魂先恢复,张若尘破损的圣源,才能更快凝合。

  ……

  三年后。

  张若尘站在神尸体表,手持神使木杖,将其举起。

  顿时,木杖中,涌出强横的黑暗力量,如同云浪一般,笼罩铜棺内部空间中的千里之地。黑暗中,不时有雷电穿梭而过,散发出毁灭性波动。

  “没想到,炼化了这一道神之星魂,精神力终于冲破瓶颈,达到六十六阶。”

  张若尘能清晰感知到,精神力发生巨大提升,与六十五阶时不可同日而语。其中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可以与更快的速度,让圣术和真理之道结合,爆发出十倍攻击力。

  同时,张若尘发现,自己对神使木杖的掌控力,变得更强了一些。

  圣魂恢复。

  圣源上的裂痕,几乎完全消失,但,张若尘还是坚持每天吞服圣泉洗养,不想留下任何隐患。

  唯一还让张若尘头疼的,只剩气海。

  气海太难痊愈,只能炼化圣药,慢慢蕴养。

  好在张若尘财大气粗,不缺十万年圣药和元会圣药,只是三年时间,气海已经恢复了不少。但,依旧无法支撑张若尘,与顶尖强者战斗。

  一旦动用圣相,或者强大的圣术,气海的裂痕就会恶化。

  张若尘现在有些明白,当初姑射静为何判定,受伤后的巫马九行,肯定会隐藏起来疗伤。就像他现在一样,完全不敢与高手战斗。

  拼不起。

  因为伤到的不是肉身,而是道之根本。

  “也不知那一战后来怎么样了,听小黑说,巫马九行似乎是遭遇了强敌,才没有追杀我们。”

  三年修炼,张若尘挣断枷锁的总数,已达到八十条。

  外面,已过三天。

  张若尘不太放心姑射静的伤势,从铜棺中飞出,回到房间里面。

  房间中很安静,小黑不知所踪。

  姑射静依旧躺在床榻上,情况有些不妙,胸口的刀伤严重恶化,呼吸变得极其微弱,犹如风中残烛,随时都会熄灭。

  张若尘终究不是一个冷血的人,心中颇为担忧。

  说到底,他和姑射静没有仇怨。

  姑射静虽然很想得到《天魔石刻》,可是,从来没有出手强夺。当然强夺也没用,杀张若尘容易,从张若尘身上找到《天魔石刻》却很难。

  再说,她之所以会受伤,乃是因为张若尘想要利用她对付白卿儿。

  真要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么香消玉殒,张若尘多少会出现一些心结。

  张若尘伸出两根手指,按到她的眉心处。

  身体极其冰凉。

  体内的生命波动,衰弱得严重。

  就连圣道规则,都被巫马九行的刀道规则,斩断了上万亿道,修为大损。别的无上境大圣,需要修炼万年,才能修炼出万亿道圣道规则。

  相当于,姑射静损失了万年修为。

  如果,姑射静真的是故意受伤,付出的代价,未免太大了一些。

  张若尘心中生出一丝悔意,这一次,是不是疑心太重?

  如果早一些施救,姑射静的修为,不会损失这么严重。

  “刀道规则已向她的眉心气海蔓延,不能再等了,再不施救,恐怕她一身修为将尽废,而且性命也很难保住。”

  张若尘动了救人之心,可是,要救姑射静,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姑射静和巫马九行的修为都太强大,他一个百枷境的修士施救,稍有不慎,将会伤到自己。

  最好的办法,是唤醒姑射静。

  让姑射静自己疗伤。

  而要唤醒姑射静,必须张若尘的圣魂,通过她眉心的神武印记,进入气海,沟通她陷入沉睡的圣魂。

  可是,万一姑射静是故意受伤,假装沉睡,张若尘的圣魂进入她的气海,等于是自投罗网。

  就在张若尘思考,更加稳妥的办法时。

  “哗啦!”

  隐匿阵法的边缘,一道黑光闪烁。

  小黑以猫的身体,从外面飞掠进来,随后身躯变回猫头鹰的模样,长到一人高。

  “你去哪里了?”张若尘问道。

  小黑脸色颇为凝重,道:“当然是去打探消息,看能不能逃离神女城。但,神女十二坊似乎是铁了心,要对付我们。城中的阵法,不仅没有关闭,反而还在不断加强。”

  张若尘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看来白卿儿手中,真的没有极品本源神晶。

  否则,何必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小黑继续道:“现在神女城是只许进,不许出。神女十二坊的圣境修士,每天都在城中,挨家挨户的搜查,逐一盘问。要不了多久,必会查到这里。”

  “你的隐匿阵法,还瞒不过那些圣境修士?”张若尘道。

  小黑摇头,道:“一般的圣境修士,当然无所畏惧。他们就算走进这间房间,也发现不了我们。可是,这三天,汇聚到神女城的顶尖大圣越来越多,而且都在找你。”

  “都在找我?”

  张若尘的眼睛一眯,笑了笑。

  知道极品本源神晶出世消息的十几个大势力,并不傻,见神女十二坊和白卿儿,以这样的力度寻找张若尘,闹得满城风雨,必定有所察觉。

  为了本源神殿,这些大势力,付出再大的代价,都会将张若尘找出来。

  “放心吧,我有一处绝佳的藏身之地,保证没有人找得到。”

  忽的,张若尘想到了什么,问道:“打听到巫马九行的消息了吗?”

  小黑傲然道:“天下哪有本皇打听不到的消息?据说,三天前,命运神殿的亡灵十刹,与巫马九行爆发了激烈的大战,十道命运之门悬在神女城上空,在命运之光的照耀下,数万圣境修士一夜之间,变成凡人。”

  “亡灵十刹全部出动?”张若尘暗暗一惊。

  小黑显然也听说过亡灵十刹,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惮,道:“对啊!亡灵十刹任何一个,都可称作半神。特别是亡灵十刹之首的天墟刹,传说是一座大世界的世界之灵。那座大世界毁灭后,世界之灵被命运神殿的神灵擒住,培养成了一尊无敌的杀神。”

  “巫马九行死了?”张若尘道。

  巫马九行被冥王的一道剑气击中,必定伤得很重,遭遇亡灵十刹的围攻,哪里会有活命的机会?

  除非,突破成神。

  小黑摇头,有些激动,道:“巫马九行连出五刀,连斩五刹。他喊出的杀声,响彻十万里,这三天来,冰王星上的所有修士,都在谈论这件事。当然,除了少数一些知道真相的修士,别的那些圣境修士,都以为是天堂界大规模攻击神女城,甚至以为有天堂界的天使神灵出手。”

  张若尘心中震撼。

  一刀,斩一刹。

  五刀,斩五刹。

  这是多么可怕的战力?

  此刻,他才意识到,能够一剑刺中巫马九行,是何等的侥幸。

  小黑用爪子,拍了拍胸口,笑道:“巫马九行可以一刀斩一刹,却奈何不了本皇。现在,你知道本皇有多强大了吧?所以,你得多巴结本皇。有本皇罩着你,你在冰王星,甚至整个地狱界,还不是横着走?”

  “我们要不现在就到神女城中横着走?”张若尘道。

  小黑愣了一瞬,瞬间认怂,干咳道:“神女城是神女十二坊的地盘,别人布置了生灭大阵,可以引动地底神脉的力量。在这里,还是低调一些。”

  “那一战,到底结果如何?”

  小黑正色道:“据说,冰皇宫的宫主青玉楼出面了,然后,战斗就转移到了星外。至于结果如何,怕是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知晓。”

  张若尘笑了笑:“冰皇宫的能量,竟然如此之大。”

  命运神殿都得给面子,实在是出乎张若尘预料。

  早就听闻,冰皇宫的主人,与不死神殿关系密切,现在看来,不只是密切那么简单。

  张若尘突然想到,千骨女帝见他的时候,是将他带到了距离冰王星极其遥远的星空中,而没有真身来到冰王星。

  难道就连千骨女帝,都忌惮冰皇宫的主人,不敢踏足冰王星?

  “应该不至于,女帝连命运神域都敢去,怎么可能不敢踏足冰王星。”张若尘轻轻摇头,如此暗想。

  小黑一哂,道:“冰皇宫那位可是一位相当了不得的存在,若不是十万年前那件事,他现在应该已经是不死神殿殿主。而且是历代殿主之中,最年轻的一位。”

  说道此处的时候,小黑的眼中,竟是罕见的,露出了几分追忆的神色。

  神情中,带有一抹苦涩。

  “你怎么知道?”张若尘道。

  关于冰皇宫主人的信息,可谓是绝密,就连青盛大圣知道的也是寥寥无几。

  小黑才来地狱界多久,竟然知道冰皇宫主人的信息?

  小黑眼中的情绪消散,嘿嘿一笑:“说起来,他和昆仑界倒是有些渊源。本皇小时候,甚至还见过他。你信不信?”

  “信。”张若尘道。

  小黑意味深长的道:“这么给你说吧,他之所以把自己囚禁在冰王星,就是与昆仑界有关。当年针对昆仑界的那场神战,他犯下了一个大错。”

  “什么大错?”张若尘道。

看过《万古神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