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天骄 > 第三千六百一十五章 因果气运锁大魔!

第三千六百一十五章 因果气运锁大魔!

  即便前一刻再如何的气势高昂,在看到了眼前那惨剧人寰的炼狱,大皇城的气势还是被压了下去,尤其是那无边无际的魔焰翻卷,那可是整座封魔战场!

  几乎在七千年前就击溃了大皇城的封魔圈本部!即便是生死之中走过来的诸多豪强,在看向前方之时也有着一瞬间的失神!

  轰!隆隆隆!沉闷的声音从远处席卷而来,相邻古星之上众生颤抖几欲跌坐在地,即便是那古星之上的诸位星主也是的踉跄几步才堪堪站稳了脚步!

  要如何抵抗?可怕难以估量的能量迸射卷动,迎着无数人的目光,那被抽干的古星寸寸化作齑粉消散在了众人视线之中!随后可怕的魔焰卷动化作一条条狰狞可怖的锁链向着诸多古星落下!

  “既然都已经走了...何苦回来呢?”一声轻叹传来,原本站立虚空之上的乾天机,向前迈出一步,只是一部众人便是觉得这何为武!

  轰!蔓延向前的无尽魔焰直接崩碎,大道轰鸣,包裹神都之上的混沌之气沸腾炸裂,化作风暴向前蔓延!前行的封魔战场在星空发出刺耳的摩擦之声,万里神火炸裂迸射,一片毁灭景色!

  一步迈出,乾天机再次向前踏出一步,域外嘈杂的声音陡然一顿,无可计量的赤金神芒飞速前行,那堪堪停下的封魔战场爆发出难以抵抗的威压,一只庞大无比的手掌自封魔战场之上探出,不知几万里之长,不过是微微扬起便是带来令人窒息煞气!

  “死!”沉闷的声音从那封魔战场传来,那手掌的尽头链接一具庞大无比的身影,而这道身影撑爆一处封魔圈正缓缓探身而出!

  这是什么鬼东西?这身型之庞大根本难以估量,一字落下,恐怖音浪直接催动着靠近的一颗颗古星四处移动,数之不尽的修士生灵,双耳鲜血滴落,整个人似乎都要被收敛了神识变得浑浑噩噩起来!

  而在那大手探出之时,乾天机却是双手捏动法印,蔓延向前不曾溃散的赤金神芒化作一条条锁链向着那大手包裹而去!锵锵锵!金石争鸣之音响彻炸裂,漆黑无比的巨大手臂顷刻间被镀上了一层赤金!

  咔嚓!一声惊雷炸裂,数名皇族强者连忙出手,不然单是这一次碰撞的音浪便足以震死无数大皇城修士,而乾天机与那封魔战场之前却是荡起了巨大的灭世浪潮,星域之间不知道被撕扯碎裂多少次,耀眼的符火闪烁蔓延再次归于平静!

  众人视线落下,那赤金锁链竟然是将那庞大无比的身影与神都连接了起来!这乾天机究竟要做什么?

  “一世枭雄...可是真的有把握么?”归衍圣女瞪直了眼睛,在场从荒狱放逐各界到来的豪强皆是目不转睛生怕错过一分一秒!

  乾天机要做什么?随着一声咆哮,那下方混沌之中无数宝光冲浮而起沿着那赤金锁链疯狂蔓延,不过是眨眼之间便直接冲入了封魔战场!

  这一次...轰!那封魔战场之上可怕的风暴扬起疯狂摧毁了靠近的一切,无数魔物被撕扯的粉碎,甚至连一处封魔圈都在那风暴之中化作齑粉散落一片!

  这是何等神威?

  原本有些压抑的战场瞬间响起了巨大的欢呼,无数古星之上大皇城修士目光狂热无比,这就是他们的圣上!七千年前先贤可以做到的,如今他们也可以做到!

  可怕的碰撞炸裂,恐怖的风暴席卷,巨大的推力将封魔战场与大皇城之间的数千古星生生推移出去,恐怖的裂痕自那星域间的赤金锁链向着四周蔓延,令人难以抵抗的神威逼退所有妄图靠近的生灵!

  “武道...是什么?天道都收不了我等,你大皇城凭什么?”暴躁的咆哮声炸裂,即将陷入僵持的刹那,一道身影自封魔战场踏步而出,妖邪狠戾的脸庞之上带着无尽怨毒,七千年,他们过得何等煎熬?

  “无渊!你倒是还活着!”不等乾天机出手,那之前一拳打翻公良蛟的皇族老者颤颤巍巍走出,可是数十步之后,并肩站在乾天机身边的这老者却是气血喷涌,白发转黑,松弛的皮肤变得犹如墨金古朴流淌神韵!

  “七千年前你们只能将我等封印,并不能杀死我们...今天便是你大皇城偿还一切的时候!”无渊大踏步向前,背后一轮封魔圈直接炸裂,无数魔物哀嚎化作一片浓稠的墨色!

  这一幕看的众人心惊胆颤,这些家伙对大皇城狠,对自己更狠!魔威盖世,呼啸而过的音浪犹如来自寒涧神源,可怕符火化作亿万黑芒呼啸炸裂!

  “锁!”那已然化作中年容貌的皇族强者,大手向前探出,整个人四周宝光璀璨炸裂,迎着那亿万黑芒,一掌挥落之间,背后被混沌包裹的神芒之中激射无尽赤金虹芒!

  锵锵锵!眼前星域崩碎瓦解大片,目光所及皆是一片可怕的碰撞,而就在众人目光盯紧前方之时,那乾天机却是又出手了!

  噗嗤!崩碎的战场之上一道宝光呼啸而过,在那刹那之间众人只觉得时间漏掉了一拍,等到众人再将目光落下之时,那乾天机背后神都之中不知道何时一条丝线蔓延向前牢牢束缚住那无渊!

  哗啦啦!漫天魔焰凝聚向着无渊身上加持,可是那缠绕在他身上的丝线却是不断蔓延再蔓延!这一幕看的众人心惊肉跳,不过荒狱放逐之界到来的诸多强者却是眉头紧皱,这是...武道么?

  轰!那无渊拔高了数万丈,那一条丝线已然化作了绸缎随之扩张!那无渊缩小成一粒尘埃,那一条丝线随之点缀其上光芒万丈!

  无法摆脱!任由你魔炼诸天,此刻也被那一条锁链紧紧束缚,随着乾天机手掌按落,无尽符火陡然化作潮汐向着那无渊冲击而去!

  密密麻麻的爆鸣声响彻,十分之一个刹那拿无渊整个人被捆了一个结实,虽然不见得有什么实质性伤害,可是对方却无法挣脱,而且在从那伸出的丝线已然化作了第二条锁链!

  欢呼声响起,原本要出手的无封和古煌之狱强者都是愣在了原地,这大皇城此刻展露出来的实力,怎么看也不像是力竭所现!

  如果不是力竭,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不止是古煌之狱强者想通了,那无封也是一脸惊骇,这乾天机真的可以算到此等境地么?

  “仍旧是如此上不得台面!”冷声传来,一柄锋利无比的长刀扬起,还不曾落下,星域便浮现出一道可怕的裂痕,而那一道裂痕疯狂蔓延直奔那乾天机而去!

  嗤!无尽紫芒凝练,那一道裂痕不曾靠近乾天机,便被那半只脚踏入棺椁之中的皇族强者给拦了下来,原本横亘虚空的棺椁,此刻矗立而起,宝光灿烂绽放,掀开一角的棺椁将那一道裂痕吞入其中!

  肉眼可见的紫芒化作一道虚影,而那星域之间的裂痕仿若是找到了什么宣泄口一般随着那虚踏入了棺椁之中!

  “本以为真的镇杀不死你们,现在看来还是有几名家伙死掉了!”冷笑声传来,那站在棺椁之前的皇族强者挥手,磅礴紫光编织一张大手向前缓缓推动!

  “死!”那自封魔圈之中走出的大魔低声怒吼似乎是被对方刺了痛处,挥手打出便是恐怖无比的杀招!

  可是那一只大手却是铿锵前行,生生在那无尽魔焰之中准确击中那大魔,不见分毫神力激荡,一抹紫芒却是耀眼而生,远处那混沌包裹的神都之下,再次浮现无尽赤金神芒咆哮而进!

  伴随着怒吼咆哮,第三条锁链轰然间坠落将那大魔给包裹了个结实!至此,原本压抑的大皇城一方瞬间爆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

  “现在老子明白为何不出手了!”那敖銮身边的壮汉低声说道,抬头望着那乾天机颇为忌惮的开口:“这家伙怕是从一开始就算准了这封魔战场的到来!”

  “所有一切本就是为了这些位,不得不说这位乾圣人的野心实在是太大了!”桫椤也是脸色凝重的说道!

  敖銮笑着点了点头,似乎对这一切并不意外,只不过那家伙在哪里?封魔战场?貌似没有看到那林铮的身影!

  喧嚣声大作,已经有不少星主联手将到来的古煌之狱强者和那无封给围了起来,既然来都来了,那么就留下吧!

  与此同时那混沌包裹的神都之上猛然间激射无数赤红神芒,神芒交错之间化作一道道巨大的锁链直奔那封魔战场,伴随着巨大的轰鸣还有无数魔物被撕裂,一连数十道锁链深深没入那漆黑的战场之中!

  呼!无尽神芒沸腾咆哮,混沌包裹之中无数大阵凝现可怖神芒,而那一条条锁链便是这从大阵之中凝聚而去,在那大阵的四周数之不尽的大皇城修士正盘坐原地虔诚无比的祭拜!在那皇城之上皇族弟子尽数到场,无论男女,无论老少,连同文武百官,黑压压一片身影跪拜神坛之上!

  这边是大皇城真正的底牌,因果气运之力锁大魔,他们要以这些位大魔的祭炼来完成大皇城最后的演变!

  

看过《天道天骄》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