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运 > 993强势的资本
  “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是在为我们省的经济发展考虑,”陈沛文脖子一埂:“煤炭集团是外商投资企业,把它搞垮了,今后谁还会来我们红州投资?这不是竭泽而渔又是什么?”

  啪的一声,金帅把一摞文件摔倒了陈沛文的面前:“你到现在还认为煤炭集团是外商投资企业,你看看这些材料,难道你不觉得杨金山这个所谓的外商很可笑吗?”

  翻了翻文件,陈沛文的脸马上就长了,他也没想到,金帅调查来的材料竟然如此的详细。煤炭集团的十七家煤矿怎么成为外商投资企业的,事实调查得清清楚楚,哪些人都参与到其中,也讲得很明白。虽然里边没有提到陈沛文的名字,但材料里的省政府某个主要领导,这几个字明显指的就是他。

  没听说过省委那边对这件事情进行调查,金帅的这些材料是哪里来的?一连串的疑问在陈沛文的心里升起,但现在不是寻求真相的时候,能够及时把自己洗清了才是主要的。

  陈沛文很清楚,这份材料一旦被金帅交到了中纪委,中央必定会对这个案子进行严厉的调查,材料里所讲的省政府主要领导是谁,很容易会调查清楚的。这样一来,问题可就严重了,不仅四大天王收受了杨金山的巨额贿赂,就是赵龙宇也说不清楚,搞不好就是一起惊天大案。

  陈沛文曾经和钱荣密谋策划,在雷利集团没有进一步动作的情况下,先与金帅虚与委蛇,等到他们正式拿到十七家煤矿之后,再与金帅讨价还价做一笔交易,这样一来,金帅为了让雷利集团得到十七家煤矿,就会对陈沛文一伙收受杨金山巨额贿赂一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各自都得到了自己需要的。

  让陈沛文没有想到的是,金帅竟然抢先一步发起了进攻,这就打乱了陈沛文和钱荣的计划。只要把陈沛文拿下去,杀鸡给猴看,谁还敢对雷利集团接管十七家煤矿说三道四呢?

  钱荣曾经说过,金帅诡计多端,这一次先发制人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陈沛文眼睛看着材料,脑子却在急速的运转着。又一个问题出现在脑海里,金帅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他就不怕事先走漏了风声?

  没等陈沛文琢磨明白,耳边又响起了金帅的质问声:“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有很多理由吗?那么就请你解释一下,杨金山这个土生土长的煤老板,怎样摇身一变成为外商投资企业的,又是谁在为他的一系列违法犯罪行为开放绿灯?”

  虽然还没有准备好,但面对金帅的凌厉攻势,陈沛文只好仓促应战:“既然金省长提出了这个问题,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怡园财团是被谁收购的?收购怡园财团的目的又是什么?我想大家的心里都很清楚,金省长也不要以为其他人都是傻瓜。”

  金帅大笑:“我早就猜到你会来这一招,雷利集团对怡园财团的收购是正常的商业行为,资产重组也是符合法律规定的,至于那十七家煤矿,就请你放心好了,我没有那么傻,更不会让你们抓到我的任何把柄的。”

  “企业都是逐利的,我就不相信吃到嘴里的肥肉,你会吐出来。”

  金帅轻蔑的看着陈沛文,继续穷追猛打:“事实可以证明一切,你可以走着瞧,不过在此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向我解释一下,杨金山他们的十七家煤矿,是如何在你的*纵下成为外商投资企业的?”

  “怡园财团是货真价实的外资企业,他们收购杨金山的十七家煤矿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我也是按照程序办事。”

  “本来我还想给你个最后的机会,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么就请你换一个地方去解释吧。”

  陈沛文看了看金帅:“你想怎么样?金省长,你不要忘了,你现在只是红州省政府的省长,你对我的私自调查本来就是错误的,我要向中央控告你。”

  金帅也没有理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陈沛文在我办公室,你们可以进来了。”

  陈沛文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惊恐的看着金帅:“你……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请你换个地方去解释,陈沛文,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吗?”金帅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话带上了金石声:“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已经给过你多次机会了,很遗憾的是你都没有抓住,所以你也就不能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从外边走进来了几个人。领头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走到陈沛文的面前掏出了证件:“你是陈沛文吗?我是中纪委的。”

  陈沛文的脸色瞬间变得没有了血色:“中纪委的?你们找我什么事啊?”

  “经政治局批准,中纪委决定对你实施双规。”

  陈沛文忽的一下跳了起来,也不知道这小子哪来这么大的力气。两个纪检干部上前一步,铁钳般的大手死死的把陈沛文摁在座位上,陈沛文随即被戴上了冰凉的手铐。

  “你们一定搞错了,这是金帅对我的打击报复,我要向中央控告你们。”

  这种情况纪检干部可是见多了,哪一个贪官被双规的时候,几乎都会说出同样的话来,他们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问题的。

  “我们会给你讲话机会的,不过不是在这里,而是在中纪委的审讯室。”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此时早被吓瘫了,金帅也在纪检系统干过,却从来没有见过像陈沛文这种始终保持清醒的,这小子够了有种的,看来中纪委把他双规之后,又要经过一番斗智斗勇了。

  押走了陈沛文,中年干部微笑着向金帅伸出了手:“金省长,谢谢你的帮助,我们要告辞了,时间还来得及,正好赶上一个小时后飞往京城的航班。”

  金帅笑了:“廖主任,这么快就要回京城啊?总要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嘛。”

  “呵呵,朱书记对这个案子很关心,早一天审理结束,也可以给中央一个交代,免得夜长梦多。我们就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如果你过意不去的话,春节回京的时候我们再聚吧。”

  金帅明白了,廖主任提到朱书记很关心这个案子,其实就是暗示,他不仅是朱如玉的部下,还是朱家派系的,看来在是不是双规陈沛文这个问题上,高层还是有不同意见的。

  抓起了陈沛文,就像搬掉了一块压在身上的大石头一样,金帅觉得浑身轻松。三天前,才派专人把材料送到中纪委,没想到今天上午他们就派人来了。双规一个副部级干部可不是一件小事,如果没有总理的支持,恐怕还是要费一番周折的。

  虽然双规陈沛文并不能彻底解决四大天王的问题,但总可以在他们中间打开一个突破口,杀鸡给猴看,震慑一批宵小,剩下的三个人就会老实很多。

  金帅曾经和熊晖讲过,四大天王看着实力很强大,实际上就是一只纸老虎。只要中央想动他们,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陈沛文被双规的消息就像一阵风似的,传遍了省委和省政府大院,以前大家只是听说过金帅很强势,现在才知道金帅的强势到了何种地步,拿下陈沛文这个常务副省长,也只是挥手之间。

  孙东书走了进来:“首长,钱荣去京城了。”

  金帅点了点头,他很清楚钱荣这个时候回京去干什么了,双规了陈沛文,钱荣自然觉得恐慌了,回京就是寻求他们家老头子的庇护。不过一个已经离任的高官,影响力再大又能起什么作用?地位再高只要做了错事,也同样要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这就要看中央愿不愿意动他了。

  如今的官场有那个人的屁股底下是干净的,反腐并不只是把贪官者起来那么简单,而是为了政治上的平衡,在维护政治稳定的同时,对哪个人动手,也是要选择时机的。

看过《天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