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枝 > 第693章 嫁妆
  东菱在一旁说:“三姑娘的嫁妆肯定是被换掉啦!上次夫人让人把三姑娘的嫁妆从库房里抬出来的时候,奴婢还去瞧过热闹呢!周管事对着单子一件一件仔细看过的,周管事年轻的时候在当铺里做过掌眼,那眼力可没得说。”

  春晓努力保持微笑,想着这小丫头好歹是自己带出来的,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儿?姑娘在当前,她不敢放肆,只能用尽量温和的语气训斥,“这还用你说?长着眼睛的人都知道!”

  在东菱眼里,她春晓姐姐向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被骂了也没当回事,反而好奇地凑过来,小声着问:“那三姑娘的嫁妆是谁换的,春晓姐姐知道不?”

  “那还能是谁?还不是老……咳咳……”春晓下意识地就想说大实话,好在话到嘴边连忙给憋了下去,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东菱连忙过来给春晓拍背,春晓一巴掌拍在她大脑门上,嫌弃道:“去去去,这里没你的事儿了,去厨房看看晚饭好了没有,这个点儿该领饭了。”

  东菱清脆地应了一声,快步跑了出去。

  春晓见屋子里只剩下自己跟主子了,原本还想跟主子八卦几句,但是见贺林晚已经倚在榻上,拿着一卷什么册子翻看了起来,对她们刚刚说的事情没有任何好奇的样子,不由悻悻地地闭上了嘴。

  东菱去了快半个时辰,才把饭领回来。

  春晓见天都快黑了,姑娘手里的册子都换到第五册了,一边快步走过去帮忙摆饭,一边忍不住小声教训,“怎么领个饭去这么久?姑娘饭用晚了,积食了,晚上睡不香了你个小丫头担当得起吗?”

  东菱苦着个脸,“我去厨房等了好久呢!说是老夫人突然胸口疼,又不肯看大夫,厨房里忙着给老夫人炖补品,府里头的姑娘少爷们饭食都晚了两刻钟,我们院里的饭还是头一拨拿到的呢。”

  春晓耳朵立即竖了起来,脸上却保持着大丫鬟的矜持,“老夫人也病了?”

  “可不是!夫人早几日就病了,昨日撑着病体操劳完三姑娘的婚事,晚上就又病倒了,连四太太晕倒在她门前三回都没开院门!没想到后脚老夫人也病了。”东菱说到这里,凑到春晓耳边用更小的声音说,“对了,我刚刚拿饭回来的时候,瞧见侯爷带着四爷一起往夫人院里去了,侯爷看上去脸色不大好呢!”

  春晓猜到侯爷八成是为了三姑娘嫁妆的事情去给夫人找不痛快的,撇了撇嘴,凑过去跟东菱咬了会儿耳朵,东菱点了点头,悄悄遛了出去。

  贺林晚走过来看到她们的小动作,似笑非笑。

  春晓连忙笑着讨好道:“我就让她去外头看看情况,姑娘放心,这小丫头打听消息可机灵了,一点也不比隔壁那只狐狸精差!奴婢觉着吧,姑娘虽然不好管长辈院子里的事,但是奴婢若是让姑娘在府里变成瞎子聋子,那就是奴婢们的罪过啦!”

  春晓口中的狐狸精是她心里的死对头狐夭。为了跟狐夭争宠,她费尽心机训练手底下的小丫头们。而主动帮主子打听消息的觉悟,也是她从狐夭那里学到的。

  贺林晚知道春晓这丫头翻不出大浪,由着她去了。

  等贺林晚吃完了饭,东菱就回来禀报了。

  “侯爷去夫人院子,也吃了个闭门羹,王嬷嬷隔着门回话说夫人刚吃完药,已经又睡过去了。侯爷很生气,站在夫人院子门口不肯走,夫人想必是心软,一刻钟之后就撑着病体起了身,让王嬷嬷请侯爷进去了。侯爷和四爷进屋之后,里头就传出侯爷拍桌子的声音,然后夫人身边的王嬷嬷就出来了,吩咐人去套马车,说三姑娘的嫁妆被偷了,她要去衙门里报案,让官府来治一治这嚣张跋扈、不知廉耻、偷东西偷到侯府里来的贼人。”

  春晓看了看外头的天色,“这个时辰了,还去官府?”

  “王嬷嬷当时可能是气昏了头了。”东菱小声说,“侯爷身边的周管事很快就追了出来,好声好气地劝王嬷嬷,把王嬷嬷劝回去了。不过王嬷嬷说了,等明日天一亮她就去官衙!决不能放过这个恶贼。”

  “后来呢?”春晓一时忘了替主子打听消息的初衷,听得津津有味。

  “后来侯爷就气冲冲地从夫人院里出来了,往老夫人那里去了,还让周管事立即去把姑太太给请来。”

  贺林晚将她们的对话听在耳中,收拾了一下去给魏氏请安。

  魏氏倚在榻上看一卷佛经,脸色看上去还好,并无病容。王嬷嬷则拉长着一张脸,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做针线,见贺林晚进来脸色稍微缓和了些,起身去给贺林晚倒茶水。

  “祖母身子可好?”贺林晚行完礼问。

  魏氏指了指之前王嬷嬷坐的凳子让贺林晚坐,放下手里的佛经,语气随意地说:“我好得很,病是装的。”

  王嬷嬷端着茶进来,听到这句忍不住说:“夫人若是不装病,就被他们气得真病了!一个个眼皮子浅的玩意儿,好心当成驴肝肺就算了,惹出事了就想到让夫人来收拾烂摊子担责任!还张口闭口威胁着要休妻?我呸!不过欺负我们夫人娘家现在没落了!要奴婢说,夫人这事儿干脆就别管了,明日报到衙门里去,让官府来好好治治这些没脸没皮的腌臜玩意儿!既然自己不要脸,那就别给她们留了!”

  王嬷嬷平日里在魏氏面前说话都轻声细语的,这次是真的气狠了,一出口就怨气冲天。

  魏氏倒是面色平静,一点也没被气到的样子,“我倒是不在意她们有脸没脸,我是不想勉儿儿和阿晚这些孩子跟着没脸。”

  王嬷嬷:“她们就是瞧准了这点,知道府里不会把事情闹大。”

  贺林晚却笑了笑说:“祖母多虑了,脸面都是自己给自己挣的,其他人影响不到什么的。祖母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必要束手束脚。”

  魏氏若有所思地看了贺林晚一眼,也是一笑。

  :。:

看过《金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