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枝 > 第691章 离开的第十日

第691章 离开的第十日

  掌柜亲自将贺林晚送到她的马车前,贺林晚上车之前不忘交代掌柜,“赵大哥不在,赵姐姐这里有什么事你立即让人去贺府告诉我一声。不要怕麻烦我,我不怕麻烦。”

  “是,多谢贺姑娘。”掌柜一脸感激,“不过这阵子赵家那边倒是消停了许多,之前还时不时有人来我们茶楼里监视一二,这阵子到是不来人了。”

  贺林晚脚步一顿,转身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掌柜想了想,“就是从公子离开京城前后吧。我怕那边憋着什么坏,还特意去凤神帮打探过消息,偶然间发现帮里好些精英帮众这阵子都不在帮中,就连赵三爷最近好像也不在京城。明面上看着却风平浪静的,没什么不对,不知道是不是在背后谋划着什么。”

  这掌柜是看着赵青青和赵颖川长大的,对他们兄妹忠心耿耿,对赵家那些人却厌恶得很,卖起他们来毫无负担。

  贺林晚赵家的事情并不太了解,问掌柜:“这些情况你跟你家姑娘说过没有?”

  掌柜苦笑,“说过。可自从公子生病后,姑娘对赵家的事就听都懒得听了,说随便他们怎么折腾去。而赵家那边对我们姑娘向来只有利用,有什么大事,是从不会来告知姑娘一声的。”

  贺林晚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回到贺家之后,贺林晚找来了狐夭,问薛行衣出现在淳阳公主送亲队伍中的事。

  狐夭:“薛大人是今日临行前临时加上去的,说是原本那位礼部的主使大人昨夜突然得了急病,早上连床都下不来了。一时间又找不到别的精通大骥国语言和习俗的人来替代,这时候五殿下提议让薛大人去,这事就这么落在了薛大人头上。事发突然,所以我们也是后来才得到消息。”

  事关薛行衣,贺林晚是不愿意信什么巧合的。

  “让跟上去的人务必多加小心,薛行衣诡计多端,手段决绝。有他在,很难让人放心。”

  狐夭:“是!属下会吩咐下去的。我们有安排人专门负责盯着他。”

  贺林晚点了点头,虽然心里还是不放心,但事已至此,只能静观其变了。

  从这一日开始,狐夭每日都会将李毓那边的消息传回来。淳阳公主这一行有不少女眷和嫁妆,所以路上走的并不快。

  一连十日,狐夭传回来的消息都是无大事发生。

  因为最近皇帝的人的视线都在李毓身上,对衡阳王夫妇那边的看管到是不严,所以李毓安排的人转移衡阳王夫妇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李毓在路上捎消息回来,让贺林晚帮忙安置一下他父母。

  其实李毓在离开之前已经将一切计划都安排好了,包括衡阳王夫妇离开皇陵之后的安置地点,为了不引起皇帝的警觉,还特意让暗卫易了容代替衡阳王夫妇留在皇陵中。贺林晚能做的其实不多,贺林晚也知道李毓只是怕她在京城里担心他的安危,想给她找点事做,转移一下注意力。

  不过因为关系到李毓的父母,贺林晚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对行动的每一个细节都仔细推敲过,终于在李毓离京的第十二日把衡阳王夫妇从皇陵里平安带了出来,安置在离京城不远的一个隐秘的别庄里。

  因衡阳王还病着,贺林晚让狐夭安排一个可以信任的大夫去给他看病。

  等大夫看过之后,狐夭立即回来禀报贺林晚,“王爷是痛风的老毛病患了,膝盖红肿,一直下不了地。大夫给他扎了针止了疼,又开了几副药好好调养。”

  贺林晚接过狐夭抄来的药方,仔细看过,“别庄那边你让人好好伺候,王爷和王妃那里有什么需要,都一一满足,老人家在皇陵里一待这么几年,确实受累了。”

  狐夭想了想,“王爷和王妃别的要求到是没提,就是说几年不见郡王了,心里甚是想念,想让郡王去别庄里跟他们一起住着。”

  “李恒现在还在营里吗?”

  狐夭想起自家那位娇生惯养的郡王在营里被折腾得哭爹喊娘的孬样,憋着笑,“是呢,世子下了严令的,让郡王学成了才能出营。”

  贺林晚好奇,“学成是个什么意思?”

  狐夭:“那个营是专门训练新人探子的。世子说的学成,就是跟那些新人一样,能独立完成一个乙字号的任务,最后能不死不残,平安回来。”

  贺林晚:“……”

  狐夭问:“姑娘,要让郡王提前出来吗?”

  贺林晚沉吟着道:“王爷和王妃想念儿子也是人之常情,你让李恒出来一趟吧。”

  狐夭正要领命,贺林晚又接着道:“不过你家世子的命令也不好违背,让李恒看望王爷和王妃之后就回去,不要住在别院里。”

  “是。”

  安排好衡阳王和王妃之后,转眼就进入了二月,李毓那边送回的消息还是“平安”两字。这一路简直风平浪静得不可思议。

  贺家这边,到了贺伶出嫁的日子。

  前阵子贺家老夫人曹氏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魏氏的娘家出事之后,她老人家又想故技重施独揽贺家内宅大权。不过这回魏氏并没有顺了她的意主动退后,二夫人也因为有自己的算盘,没有加入她的阵营,缺少帮手的老夫人最终没有在内宅掀起太大的风浪。

  不过这次贺伶出嫁,余氏怕魏氏会暗地里苛刻贺伶的嫁妆,毕竟像魏氏这样的当家主母,若是想要让贺伶的嫁妆只是表面看起来光鲜,实则寒酸,是有很多手段可以施为的。

  于是余氏母女从年前开始就天天往延年堂跑,去讨好老夫人。魏氏不是亲祖母,老夫人可是嫡亲的曾祖母!就算老夫人现在不管家,那辈分也始终在那里呢。何况为了一个孝字,侯爷有时候也不得不听老夫人的。

  魏氏知道余氏母女的小动作,并没有当回事,随便她们蹦跶。等后来侯爷让人过来说,贺伶出嫁的事情交给老夫人来操办的时候,魏氏一点也不惊讶。

  书客居阅读网址:

看过《金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