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九本色 > 第224章 反客为主

第224章 反客为主

  “那肯定的呀。”

  钟文泽借着这个机会,不再吃饭,擦着嘴巴说到:“他们已经被逼上绝路了,要么老老实实跟我合作听我指示,要么就干掉我。”

  “目前是交战时期白热化,他们肯定要时刻注意我的动静了。”

  “无所谓。”

  钟文泽表现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你下面的人,已经把货全部出掉了,应该是山哥收走了。”

  梅姐话锋一转,挑了挑眉:“这件事你知不知道?”

  钟文泽有在四个帮派中安插自己的眼线,他们几个大佬同样也安插了眼线,做到随时监控。

  “知道。”

  “你有什么对策?”

  “等。”

  “等?!”

  梅姐皱了皱眉,沉沉的看着钟文泽:“手里没有货,你怎么压制市场?你没货大家也不会再来你这里买。”

  “货还有。”

  钟文泽摆了摆手:“但是现在还没有生产出来,再等等,山哥不是喜欢高价往手里收货么?我得让他好好出点血。”

  “生产?”

  梅姐的声音下意识的高了一分,随即又压低,语气急促了几分:“你手里有制作团队?”

  “没有。”

  钟文泽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多问:“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帮我安抚好其他的几个大佬,再给我一点时间。

  “让他们坐等看好戏吧。”

  “这样自然是最好。”

  梅姐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不再多说什么:“如果这次你能拿下他们,那达叔他们算是彻底相信你了,也会放心的把公司交给你打理的。”

  “嗯,再说吧。”

  钟文泽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有过多的牵扯,他也不知道收网的时候,要以怎么样的姿态去面对梅姐。

  “行吧。”

  梅姐招呼了一声,夹着筷子往钟文泽碗里夹了块烧肉:“别光说话,多吃肉,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干活?干什么活?”

  钟文泽身子一顿:“不是跟你说了嘛,再等几天我再操作,货还没有生产出来。”

  “干体力活。”

  梅姐媚眼如丝,笑眯眯的盯着钟文泽,桌子底下,黑丝长腿已经把高跟鞋踹掉,架在了他的大腿之上:“体力活更要吃饱一点,才能表现更好。”

  “……”

  钟文泽表情一滞。

  自己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大白天的,不好吧。”

  钟文泽笑着摸了摸鼻子,语气看似不经意:“再说了,还有事情要处理呢。”

  “现在已经下午两点了,吃完饭我们再在外面逛逛,陪我买点东西,不就到了晚上了嘛。”

  梅姐早就已经做好了自己的规划,指点江山:“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

  钟文泽嘴唇蠕动,脑海里快速的思考了起来,随即一巴掌拍在梅姐架在自己大腿上、蠢蠢欲动的黑丝长腿,语气威严的呵斥到:

  “你怎么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现在这么紧要的关头,你怎么能想着让我陪你呢?此时此刻,我更应该全身心的投入到跟山哥的这场较量中去。”

  说到动情之处,钟文泽声音慷慨,右手手背拍着左手手心:

  “如果,我稍有疏忽那就是满盘皆输,到时候我钟文泽就会沦为丧家之犬,以后就靠你养着么?公司这么大的盘子全部要砸在我的手里么?!”

  掷地有声的质问,让梅姐的气势弱了几分。

  好一会。

  她有些委屈的看着钟文泽:“好了嘛好了嘛,我知道了,那就下次再说,梅姐也只是想跟你多待一会而已。”

  “嗯。”

  钟文泽面色严肃的点了点头,给她夹了一只虾放进碗里:“吃饭吧,这件事也就不说了。

  心里却是暗暗松了口气。

  嗯。

  还好镇压住她了。

  不然。

  按照她的这个女强人脾性,保不准会把自己留住,而李芸欣他们又跟他们是在一条街上,到时候妥妥的撞车出轨,车毁人亡。

  两顿饭下来。

  钟文泽被撑了个半死,两个女人都有一个共识:让自己多吃点。

  有惊无险的跟梅姐在餐厅门口分别,钟文泽架势离开,找着机会再度拐了回来,按照约定地点与李芸欣他们汇合。

  有马克李的帮衬,李芸欣倒也没在这件事情过多的牵扯,随便问了几句又挽着他的手开始采购起来。

  人群中。

  梅姐透过玻璃橱窗,看着一高一矮、动作亲昵的钟文泽与李芸欣,嘴唇蠕动叹息了一声:“唉,果然还是年轻小姑娘最致命。”

  钟文泽的表现,又怎么能逃得过她的眼睛呢,女人在这种事情上,有着与生俱来的优势与天分。

  她深深的看着那边好一会转身离开,并没有去打扰他们。

  ····

  另外一边。

  仓库里。

  渣哥看着陆续从外面带货回来的马仔,脸上的笑容也浓郁了几分,

  事情的发展如同他所预料的一般。

  在猜到钟文泽可能会阻止手下的四大帮派往外出货,这一次他也是下了血本,不惜把手里的资金都拿了出来。

  用钱砸。

  只要钱给的够多。

  他就不信这几个人会乖乖听钟文泽的话。

  “除了那个大圈龙,其他三个帮派的货全部都收回来了。”

  渣哥检查着马仔码好的货物数量:“大圈龙手里的货没有多少,接下来这个市场的压力,会压的钟文泽喘不过气来的。”

  “大哥这一手操作,简直了。”

  汤尼站在旁边捧哏到:“接下来咱们只需要等就行了。”

  “再给他来点压力。”

  渣哥思考了一下,做出指挥:“你跟阿虎亲自带队,把手里的货支棱开,以低于钟文泽他们售价的两成价格往外散货。”

  “那咱们亏大了啊。”

  阿虎下意识的跟了一句:“本来就是三倍价格收来的货,再低于他们两成的价格往外卖...”

  “你不要说话。”

  渣哥现在对阿虎看的很不顺眼,因为他被敲诈的五百万的气还没有消呢:

  “你懂个屁,这叫价格战,钟文泽现在手里既没有货,价格也打不过我们,再过不了几天,等他手里的货全部散掉以后,他还玩个屁呢。”

  “行了,你们去干活吧。”

  渣哥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摆手道:“我现在要出去办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只要敲定了这件事,咱们就可以跟钟文泽撕破脸皮了。”

  “到时候,他就算跪下来求我,也没有用啊。”

  “我这次要把他踹出局,整个西贡我都要了。”

  渣哥早就有了新的打算。

  之前。

  他们只是迫于无奈想重新跟恒连合作。

  现在。

  在阿兰的支持下,他有了新的计划:

  把钟文泽干掉接替他的位置,再借鉴钟文泽之前的管理方法,可以轻松统治西贡的市场。

  现在。

  唯一的顾忌就是海外运输线了。

  只要跟高英培接触上,顺利走掉出往越喃的第一批货以后,那么整个恒连就再无存在的意义了。

  他要反客为主,一口吃下西贡的市场。

  :。:

看过《港九本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