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九本色 > 第210章 数罪并罚(为夜羽叶羽加更)

第210章 数罪并罚(为夜羽叶羽加更)

  “!!”

  渣哥牙关紧咬,脸颊两侧的咬肌由于用力显得非常突兀,他喘着粗气死死的盯着钟文泽,抓着听筒的右手用力攥着,指关节发白。

  好一会。

  他深呼吸一口,调整着自己的情绪,接过电话,语气平缓了几分:“马克李...”

  电话那头。

  “哥!”

  阿虎的声音响起。

  马克李压根没有跟他通话的欲望,

  “小虎!”

  渣哥咬了咬牙,语速急促的问到:“你怎么搞的,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我也不知道啊!”

  阿虎气呼呼的说到:“我们一冲进来,刚上楼梯就被走廊上的霰弹枪给怼到脑门上了,上下夹击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他妈的,他们好像早就知道我们要来,早就在这里等着我们了,就等我们钻进来,我...”

  “砰!

  阿虎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一声沉闷的响声响起。

  马克李一巴掌呼啦在他的脑袋上,将他的帽子打飞:“扑街啊,年轻人说话能不能注意点素质,动不动就他妈的,成何体统!”

  “我...”

  阿虎下意识的就要反驳。

  “你什么你!”

  马克李跟着又是一巴掌扇下去:“头给你打歪!”

  “哥!”

  阿虎的心态瞬间爆炸,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对着听筒吼到:“哥,你快救我出去,我他妈...”

  “咣咣咣!”

  电话那头再次响起肉体惨遭毒打的声音。

  “我他妈让你注意素质啊!”

  “你他妈把我的话当放屁是吗!”

  “……”

  渣哥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将听筒拍回座机,扭头盯着钟文泽好一会,冷声说到:“说吧,你想干什么?”

  阿虎失手了,但是听他的声音好像没有受什么伤,肯定是钟文泽特地嘱咐过的,这小子有别的想法。

  钟文泽低头玩着手指甲,挑眉反问:“什么我想干什么?”

  渣哥重重的喘了口气:“怎么样才能放了我弟弟!”

  汤尼走到了渣哥的身边,与钟文泽对峙。

  “我不喜欢别人跟我用这种语气说话。”

  钟文泽叼着香烟眯着眼,扫了渣哥一眼:“你这样说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欠了你几百万钞票没给你呢。”

  “你...”

  渣哥身子往前一挺,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就这么盯着钟文泽。

  钟文泽毫不躲避,目光与之对视,蓝青色的烟雾顺着烟头往上缓缓上升,气氛再度凝固起来。

  周围的几个山哥的心腹马仔,下意识的摸向了后腰,但是并没有第一时间动作,而是看向了山哥。

  “谁都别动!”

  周克华一拉外套,把内兜的手雷攥在手心,语气冷冽的吼道:

  “不想死就全部老实待着,命是自己的,犯不着干着马仔的活,拿着最少的钱,操着当大佬的心,卖着做炮灰的命!”

  此话一出。

  几个心腹不由对视了一眼,脑袋都低了下来。

  他们都是山哥的心腹,现在山哥跟渣哥三兄弟什么关系他们也门清的很,周克华的话,话糙理不糙。

  “钟文泽!”

  渣哥紧攥的拳头慢慢松了开来,语气平缓了几分:“要我怎么样才能放了我弟弟呢?!”

  “扑街啊!”

  钟文泽脸上笑眯眯的表情瞬间消失,转而变得凌厉:“都这个时候了,还一口一个钟文泽的叫,大佬,现在是你在求我放了你弟弟!”

  “泽哥!”

  渣哥牙关紧咬,红着眼死死的盯着钟文泽:“泽哥要我怎么做,才能放了我弟弟!”

  阿虎是他的亲弟弟,他不可能坐视不管。

  “你看,这不就对了嘛!”

  钟文泽脸上的冷峻瞬间消失,转而又变成了那副笑眯眯的样子来,看上去人畜无害如同邻家小哥。

  他伸手帮渣哥整理着西装夹克的衣领子:

  “要我放你弟弟也行啊,他大晚上的带着四个小弟跑到我家里去,这叫私闯民宅,你得赔钱。”

  “按照法律来说,私闯民宅这可是大罪,尤其是他们都带着枪。”

  “正常情况下,我是可以直接开枪将他们射杀,但是我没杀,你也得赔钱,感谢我不杀之恩。”

  “再者,他们都带着枪,所以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吓到我那帮兄弟了,所以你们还是得赔钱,这在法律上来说,叫精神损失费!你懂吧?”

  钟文泽掰着手指,一条一条的开始罗列了出来,说的条条是道。

  渣哥跟汤尼两人看着振振有词的钟文泽,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询问:还有这种罪?

  渣哥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了,沉声道:“你要多少?!”

  “阿虎呢,这个人是最吓人的,体格最健壮,至于其他的马仔嘛,虽然没有这么大威慑力,但是同样不可小觑。”

  钟文泽打了个响指,简单的心算了一下:“所以,综合分析算下来,咱们数罪并罚:阿虎赔偿两百万,其余的四个马仔,一人赔偿一百万,总共六百万。”

  “但是呢,念在咱们是老交情的份上,我就稍微吃点亏给你打个折某个零头什么的,五个人总共赔偿五百万吧。”

  他笑眯眯的看着渣哥:“这个价格还是友情价了,不过分吧!”

  “钟文泽,你不要太过分!”

  汤尼听到这个数字,嘴巴都要气歪:“你这是在敲诈我!”

  “你是做什么生意的,敲诈这个词你也好意思说出来?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港岛好市民,怎么可能敲诈你呢?我这是在申请赔偿。”

  钟文泽笑着摇了摇头,再度往座机那边走去:“看来你们是不愿意出这个钱了,那我没有办法,只好把他们全部做掉泄愤了。”

  “正好,我家别墅院子里的花草营养不良,那他们几个做肥料,自然是极佳的,简直绝配。”

  “你敢!”

  汤尼第一时间往后腰摸去。

  “我有何不敢!”

  钟文泽冷哼一声,手指开始按动座机按键:“动我,你试试?!”

  周克华也走了上来,手中的手雷往前面一探:“来,大不了全都炸死在这里!”

  “来!”

  汤尼大吼一声冲了上去,左手揪住周克华的衣领子,右手手心的大黑星顶在他的脑袋上:“草泥马,有种你就拉。”

  “老子就赌你没有这个魄力!”

  :。:

看过《港九本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