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九本色 > 第179章 社死现场

第179章 社死现场

  “怎么,你觉得我这个人太坏了?”

  钟文泽回头,淡淡的扫了周克华一眼:“你小子要不要也尝试体验一下刚才的待遇?”

  “不不不,你老人家可饶了我吧。”

  周克华下意识的捂紧自己的裤腰带,连番摇头第一时间转移话题:“那什么,咱们现在就走了吗?”

  钟文泽理所当然的说到:“不走你还想留在这里过年呐?”

  周克华抓了抓头发:“不是啊,咱们不是...”

  “刚才你不也看到了靠海的民房么?”

  钟文泽拉开车门上到轿车里面,对着内后视镜里面打扮着自己的妆容:“既然已经有了可疑目标,那么就去验证一下。”

  按照钟文泽的判断,基本上就是敲定在了这里。

  其一:这个位置,完全符合那天晚上他在电话里听到的那些声音的特征。

  其二:周克华说的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别墅区的地理位置明显不如下面的这个民房好。

  不论是水利优势还是陆路交通,沿海的这个民房都要比别墅区要来的更加的实在与方便。

  如果是钟文泽,他也会选择这个绝佳的地带。

  周克华说:“怎么验证?!”

  “你觉得呢?”

  钟文泽反问到,看着没有说话的他,拍了拍座位:“赶紧上车,走人了。”

  “啊,现在就走啊!”

  周克华忙不迭的开门上车:“你不是说要去验证一下么?怎么现在就直接走人了啊?”

  “再等等。”

  钟文泽抬手看了眼藏在衬衣衣袖下的腕表:“虽然咱们化了妆,但肯定不能咱们过去试探。”

  他驾驶着车子,换到另外一处地方。

  这个位置的视线更加的开阔,视野能完整的覆盖住那边,随时掌握民房的情况。

  两人在车里等待了约莫十分钟左右。

  周克华摇下车窗,摸出香烟给钟文泽点上,自己也咬了一根:“泽哥,你看那民房里,一直没有动静,咱们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要不,我去试试?”

  “让你等着你就等着,怎么一点都沉不住气呢?”

  钟文泽裹了口香烟,眯眼看着那边的独栋民房,说话的语气沉了一分:“一个合格的猎手,要能蹲的住,你蹲不住,那么就容易打草惊蛇。”

  正说着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

  原本在海边沙滩上玩耍的几个小朋友,有人放着风筝,有意无意的往那边靠着,而后,风筝不出意外的掉进了独栋民房的院子里面。

  很快。

  小孩便来到民房前面,伸手敲门。

  刚开始一直没有人应答,小孩也不放弃,一直坚持着敲门。

  好一会以后。

  里面终于有人探出了个脑袋,警惕的扫了扫他以后,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把院子里的风筝捡起丢了出去。

  “泽哥,现在好了哎,都不用咱们自己去试探了,有人帮咱们试探完了。”

  周克华看到了民房里发生的情况,第一时间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刚才出来的那个人,跟MD帮的人有同样的特征哎。”

  “嗯。”

  钟文泽点了点头,一点也不感觉到意外。

  他被强化过的眼睛,视力极好,瞬间就看清了出来的这个人的体态与面部特征。

  皮肤黝黑。

  瘦。

  不高。

  行事警惕。

  与MD帮那帮人的特征高度吻合。

  “太他妈的妙了。”

  周克华美滋滋的裹了口香烟,心情大好的说到:“泽哥,你有没有感觉到,我周克华就是你的福将?”

  “先前在大富贵酒楼,因为有我在场所以咱们直接才能偶遇到了阿基,这次咱们要去试探MD帮的藏身之所,没多久就有小孩子上去帮咱们探路。”

  “你有没有觉得,这都是因为有我在的原因?”

  周克华越往下吹嘘着自己,整个人也就越发的兴奋,兴奋的拍打着胸脯,他自己都信以为真了:

  今天的顺风顺水,肯定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自己是钟文泽的福将。

  “呵呵。”

  钟文泽笑而不语,默默的裹了口香烟。

  “咚咚咚...”

  就在这时候。

  有人在敲车窗。

  周克华抬头,只看到半个脑袋。

  他起了起身看着面前这个稚嫩的脸蛋,把车窗摇了下来:“小朋友,有什么事情?”

  “叔叔,给钱。”

  小朋友把右手拿着的风筝交换到左手,然后手伸了进来。

  在看到风筝的时候,周克华整个人愣住了。

  他忽然想起刚才去捡风筝的小孩,好像装着身高跟这个小孩一模一样。

  钟文泽的声音紧跟着响起,询问着小孩:“刚才出来的那个人,普通话说的好不好?”

  小朋友摇了摇头,一脸嫌弃:“不好,普通话说的好扑街的啊,长得也好黑。”

  钟文泽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干的不错。”

  周克华的身子一顿,表请僵硬,他猛然扭头看向驾驶座,正笑眯眯看着自己的钟文泽,脸色“唰”的一下变得通红。

  “看着我干什么?给钱啊!”

  钟文泽憋着笑,示意周克华掏腰包:“人家小朋友也辛苦了,多给一点意思意思。”

  “是。”

  周克华垮起个批脸,拿出一张金牛来递给了小朋友:“走吧,走吧。”

  “泽哥...”

  他看着远去的小朋友,再看了看钟文泽,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直接选择社会性死亡...

  太特么尴尬了。

  前一秒。

  他还在吹嘘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功劳。

  下一秒。

  人小朋友就过来打他的脸了。

  哪里是因为什么自己福将不福将啊,全是因为钟文泽有了先手安排才有的这一出。

  周克华有些不服气,不愿接受这个打量现场:“泽哥,你什么时候安排的这个小孩,我怎么不知道?”

  “你当然是不知道的啦。”

  钟文泽点上轿车,踩下油门返程:“有准备的准备,不让任何人知道,这才能称得上是一个完美的蹲点,学到了嘛?”

  “好的吧。”

  周克华彻底服气,坐在副驾驶也不说话了。

  ····

  独栋民房。

  窗帘的缝隙后面。

  望远镜里。

  一双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这里,目睹了拿风筝的小孩子与周克华交易的全过程。

  :。:

看过《港九本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