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九本色 > 第112章 说啊
  “放开我!”

  王波双手被人架在身后,脸蛋被压在桌面上,正好看到了门口的托尼,心情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

  他语速飞快的给自己辩解:“和尚不是我开枪杀的,你们也都看到了,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

  托尼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并没有搭理他。

  往后一招手。

  示意司机上来:“你上去好好看看,是不是他。”

  越是这个关头,他做事就越发的要沉稳。

  只要真的能揪住钟文泽的马脚,那么自己势必要一次性就把他给打趴下,不能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所以。

  他让司机再度上来认人,确认身份。

  王波在看到司机的脸以后,心里“咯噔”一下,眼神开始变的有些闪躲起来。

  他这个人没有什么优点,但是他有一个长处:记忆力很好。

  司机的脸,他总觉得有些眼熟,好像这个人在哪里见过一样,最终,他想起了那天晚上自己在谭成的赌场赌钱的事情来。

  莫非?

  司机跨步上前,仔细的看了看王波,在脑海里把记忆中的这两个人给重合起来,点头肯定就是他。

  托尼眼睛一眯,眼中闪过喜色,语气急迫的追问:“确定?”在得到司机的再次确认后,他咧嘴笑了起来。

  开心。

  很解气。

  托尼的脑海里,甚至都已经想好了要怎么折磨钟文泽了。

  用最残忍的方式手段来折磨钟文泽,然后等他像条死狗一样跪在自己面前认错求饶,自己再狠狠的拒绝他,把他丢到海里喂鲨鱼,死无葬身之地。

  托尼摆了摆手,示意围着的马仔各自散开,来到王波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知道我为什么找你么?”

  “不知道。”

  王波咬牙重复着说到:“和尚不是我杀的,跟我没有关系。”

  “我不是在跟你说这件事。”

  托尼点上一根香烟来,美滋滋的吸了一口:“说吧,你跟钟文泽是什么关系?他的身份是不是差佬?”

  “只要你指认,那么你一点事情都没有,如果你不说,那么就不要怪我了。”

  “你是个非常精明的人,你心里应该有数,我给你五秒钟的思考时间,你自己做决定吧。”

  说完。

  他双手抱着膀子忖着下巴,嘴里叼着香烟,右手食指百无聊赖的点着下巴。

  王波额头冒汗,目光惶恐的看着托尼,语速飞快的嘶吼到:“我不知道他啊,我只是中途跟着钟文泽的马仔而已,现在我也已经不跟他混了,托尼哥,你信我啊!”

  “真的,你信我啊,我不知道他啊,我也不根本不认识他。”

  说到后面。

  他的语气中带着哭腔,一脸委屈。

  “好,时间到。”

  托尼打了个响指:“带走。”大跨步往外面走去,畅快无比的笑道:“喜子,把人先带到仓库去,好好的招呼他,我先去食个宵夜先呐。”

  “托尼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王波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去抓托尼,但是被马仔死死的按住:“托尼哥!托尼哥!”

  “啪!”

  阿喜迈步上来,一个大嘴巴子直接就扇在了王波的脸上:“草泥马的,你个死肥猪,你刚才不是还挺牛的吗?”

  “谁上,谁死,边个来,边个死。”

  他阴阳怪气的学着王波的话,狞笑着看着他:“一会有你他妈好受的,肥波是吗,一会我让你变成死猪!”

  “带走!”

  阿喜一摆手,让马仔架着王波往外面走,与小丽擦肩而过。

  王波眼睛死死的盯着角落里的李丽:““小丽!”

  他没有说话。

  但是他的眼神,足以表明出很多东西了。

  这个是他第一次来李丽这边,为什么转眼托尼他们就找到了这里?他下意识的想到了李丽身上。

  “带走!”

  阿喜一招手,示意马仔把人带下去,房间里归于安静,他快步来到李丽的身边,手掌直接伸进了她的包臀短裙里面去了:“这一次,他很大概率出不来了。”

  “以后,你也不用假惺惺的应付这头死猪了。”

  他淫笑一声,伸手按住李丽的肩膀,让她蹲在自己的身前。

  三分钟后。

  完事的阿喜心满意足的点上一根香烟,美滋滋的吸了起来。

  李丽在一旁清理着嘴巴,随口问到:“大概率出不来?那就是事情还不能完全肯定咯?”

  “这小子,肯定出不来了。”

  阿喜咬着香烟站了起来,把裤子提起:“他跟着的那个老大,很可能是个二五仔,这件事坐实了,肥波必死无疑。”

  “以后你就不用再去应付他啦,专心伺候我就行。”

  “死鬼,你真坏。”

  李丽娇滴滴的推了一下他。

  “行了,我先走了。”

  阿喜摆了摆手,步伐不稳的往外面走去。

  十分钟后。

  李丽起身出门,站在走廊上仔细的往楼下看了看,确定他们一伙人已经走了以后,拎着包包直接出门了。

  ····

  仓库。

  王波浑身是血的被捆绑在座位上。

  他的身体表面,布满了密密麻麻抽打的伤口,皮肉翻转,渗出的鲜血滴在地上,把水泥地面染成了暗红。

  从把人抓进仓库已经二十分钟过去了。

  这二十分钟里,阿喜亲自上手,拿着铜丝编制成的鞭子对王波一顿抽打。

  “啧啧,你小子挺有种啊,到现在都不开口?”

  阿喜点上一根香烟,眯眼看着王波,伸手勾了勾他满是鲜血的侧脸:“啧啧,谁打的啊,这么狠,脸都快打成猪头了。”

  “哈哈哈...”

  身后的马仔顿时哄笑了起来。

  “行了。”

  阿喜意兴阑珊的拿过抹布擦了擦手指上的鲜血,从兜里摸出一把匕首来,蹲在王波的面前:“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跟钟文泽认不认识?”

  “钟文泽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是不是差佬?!”

  “或者,他是别人派过来的奸细?!”

  阿喜说话间,来回左右把玩着手里的匕首,蹭亮而锋利的刀刃,在灯光下反射着寒光。

  王波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顺着脑门往下流淌,咬牙道:“我不认识他!”

  下一秒。

  “噗!”

  锋利的刀刃直接扎进了他的大腿之上,陷进去得有三四厘米,深可入骨。

  “说!”

  阿喜棱着眼珠子,咬牙瞪着王波,手指紧攥着匕首左右来回在大腿上的皮肉间旋转着,露出着一股子狠劲儿:“你到底认不认识他!”

  “唔..”

  王波死死的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一字一顿的说到:

  “我!”

  “不!”

  “认!”

  “识!”

  “他!”

  :。:

看过《港九本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