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九本色 > 第69章 你到底是谁

第69章 你到底是谁

  “以前的事?”

  姚长青愣了一下,理所当然的反问到:“以前的什么事情?我从来没有对阿豪跟小马做过什么。”

  “你看,我还没有开始说呢,你就开始自我辩驳了,不要紧张嘛,今天这个谈话,仅限于咱们两人。”

  钟文泽咧嘴笑了起来,一口皓白的牙齿有些显眼。

  他伸手把姚长青坐着的老板椅转了过来,然后拉过旁边的一条凳子,在他的面前坐了下来。

  “对,你确实没有直接对豪哥跟小马哥做过什么,但是却在暗中默许了很多东西。”

  “也正是因为你的默许,所以谭成才能这么快的蹿起来,谭成能够有今天,最应该感谢的人,就是你姚叔了。”

  钟文泽说到这里,他伸手拉开了姚长青旁边的抽屉,拿出里面的雪茄盒子,摸出一根来。

  拿起雪茄剪,剪掉雪茄肩,叼进了嘴里,摸出火机点上:“嗯,还从来没有抽过雪茄呢,试试什么口感。”

  姚长青看着一下子说这里,一下子说那里的钟文泽,猜不透这小子到底有什么心思,整个人眼神明显就有些闪躲了。

  钟文泽把他的眼神尽收眼底。

  这个,就是之前吴警司对他使用过的心理攻势了,先在心理上给对方造成压力,后续就好办多了。

  “你到底要说什么!”

  姚长青看着淡然抽着雪茄的钟文泽,忍不住开口:“谭成的今天,确实要感谢我,因为阿豪出事以后,我给了他平台。”

  “不不不。”

  钟文泽深以为然的摇着雪茄否定他的说法:“谭成之所以有今天,豪哥之所以会出事,是因为你早就想用他了。”

  姚长青的瞳孔骤然缩了缩,说话的声音都提高了几分:“你什么意思!”

  “你的白F生意,准确的来说,三年前就开始做了!”

  钟文泽眯眼看着姚长青,手里的雪茄在一旁冒着烟雾:“三年前,你就想做白F生意了,但是豪哥跟小马哥两个人不愿意做。”

  “因为他们觉得,做白F比做伪钞,更没有人性,假钞或许只是混乱市场,但是白F,每一笔钱都是沾染着人命的。”

  “所以,那个时候你就开始对他们不满了。”

  “对吧。”

  钟文泽目光审视着姚长青。

  “你放屁!”

  姚长青脱口而出反驳到:“你在胡说八道!”

  “那个时候,你就接触上了上家,马上都能干了,但是豪哥跟小马哥不同意,这不就是间接性的挡了你的财路么?!”

  钟文泽并没有搭理破口大骂的姚长青,手指放在桌面上,五指很有节奏的在桌面上敲击着:“然后,你发现了他们下面的小弟,也就是谭成,你发现这个人,很上道,也很有野心,对地位跟钱都充满着欲望。”

  “所以,你决定扶持他上位,把豪哥跟小马哥替换下来,但是这件事不用你出手,因为谭成自己会想办法,他要想上位,就必须干掉豪哥跟小马哥。”

  不知不觉。

  办公室里逐渐安静了下来。

  只剩下钟文泽一个人说话的声音,至于姚长青,铁青着个脸,听着钟文泽说的话,直接就陷入了沉默当中。

  “也就是因为这样,因为你的默许,谭成肆无忌惮,他勾结了台岛那边的小汪,出卖豪哥,以此上位!”

  钟文泽重重的裹了口雪茄。

  这烟雾,比香烟的烟雾浓郁多了,一瞬间就把两人给笼罩在了烟雾当中。

  “但是在这个时候,你留了个心眼,你知道谭成要借着这次台岛的交易,对他们两个动手。”

  “所以,你特地在行动出发之前,让豪哥带着谭成去,豪哥其实那时候已经有所察觉,他不让小马哥跟着去,其实你是非常赞同的。”

  烟雾逐渐散去。

  钟文泽就这么眯眼看着姚长青:

  “因为你也暂时无法确定,谭成这个人到底怎么样,所以留着小马哥在身边,将来谭成要是不好掌控,你还可以用小马哥来制约他。”

  说到这里。

  钟文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你在这件事情中,你确实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但是一切都是你在知情的情况下,默许的。”

  “因为你的默许,所以才会造成小马哥腿瘸、豪哥入狱,谭成顺利上位,你们开始做起白F生意的局面。”

  “你在这件事情中,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但又是什么事情都做了!”

  钟文泽的突然转身,伸手指着姚长青,语气加重了几分:“姚叔啊姚叔,我真得佩服你,当老大的心思算计这一块,你是真的厉害!”

  “你看似很无辜,但是却在暗中操控了整个大盘!你看着最没有威胁力,但其实你才是那个心思最深的人!”

  “不知道我这么说,对不对!”

  钟文泽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身上那股子若有若无的气势,笼罩在了姚长青身上。

  “你到底是谁!”

  姚长青终于坐不住了,“啪”的一拍桌子,直接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钟文泽:“你到底是谁!”

  他语速飞快的质问到:“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么多!三年前,三年前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你,我手底下,也绝对没有你这号人!”

  姚长青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钟文泽。

  为什么钟文泽会知道这么多具体的情况。

  他刚才说的所有。

  全都说的一分不差。

  他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这么清楚三年前的事情!

  这件事,应该是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才对。

  “我是谁不重要,我知道的这些东西,其实也不重要了。”

  钟文泽咧嘴笑了起来:“重要的是,小马哥跑了,谁也不知道他那天晚上从西沙湾码头跑到哪里去了。”

  这句话的意味。

  不言而喻!

  聪明人,往往不需要把话说的太直白。

  “噗嗤!”

  姚长青双手按压在办公桌边沿,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死死的盯着笑眯眯的钟文泽。

  蓦然。

  他看到了打开的抽屉里面的黑星手枪。

  没有任何犹豫。

  伸手取枪。

  打死钟文泽。

  “吧嗒!”

  姚长青刚刚拿到手枪。

  脑门上。

  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滋到了他的太阳穴上。

  钟文泽出手很快,快到出乎了他的意料。

  “我刚才就已经说过了,现在是我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了,你已经老了,还要跟我比速度么?”

  钟文泽右手抓枪抵着姚长青的太阳穴,左手夹着雪茄,脸上依旧是笑眯眯的,表情永远是那么的云淡风轻。

  :。:

看过《港九本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