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九本色 > 第27章 跪下
  “好!”

  “好!”

  “好!”

  大傻成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么的,咬牙连续喊了三次:“好一个港岛新一代年轻人的代表!”

  “呵呵!”

  钟文泽冷笑一声,枪口贴着大傻成的太阳穴:“现在,打电话告诉你的小弟,让他们撤销今天晚上对宋子杰的行动。”

  宋子杰到底是宋子豪的弟弟,而且又是西贡重案组的,以后或许双方还会打交道,既然自己知道了这件事,那就不能不管。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

  “...”

  大傻成嘴唇蠕动,犹豫了两秒以后,歪头冲一旁的马仔喊道:“让他们都回来,停止行动。”

  立刻。

  有马仔就出去下达指令了。

  “呵呵,你还真是宋子豪的好小弟啊!自身都难保了,还惦记着他弟弟!”

  大傻成眨了眨被鲜血盖住的眼角,语气冷冽:“你难道就不怕,你自己今天从这里走不出去吗!”

  “别废话!”

  钟文泽薅了薅他的脖子,扭头看向一旁的王波:“波仔,拿上我的外套,走。”

  此地不宜久留。

  越往后拖,变化就越大。

  “啊?”

  王波打了个哆嗦,看着持枪的钟文泽,还是没怎么反应过来,今晚发生的这一幕幕,完全大大超乎了他的预料。

  向来胆小怕事的他,完全融入不了这个场景。

  “发什么呆啊!”

  钟文泽冷声呵斥了一句:“走啊!”随即勒着大傻成,慢慢的往门口的位置挪动,王波手脚颤抖,弯腰把钟文泽的夹克捡了起来,快速的跟了上去。

  马仔看着他们,跟着也往这边靠。

  “别动!”

  钟文泽冷声喊了一句,制止住蠢蠢欲动的马仔,架着大傻成加快了脚步,一旦这些人一涌而上,自己瞬间就会被对方碾压。

  三人快速的离开赌场,来到外面的巷子里。

  钟文泽扫了眼略为空荡的巷子,示意王波把夹克里的弹夹给自己,让他先走:“去开车!”

  巷子里没有什么掩体,一旦场面失去控制,自己没有任何的优势。

  “小老弟!”

  大傻成双手上抬举着,脚步跟着钟文泽的步伐慢慢往外走:“我看不如这样,你留下来给我们成老大做事吧,你小子各方各面都丝毫不输那个马瘸子。”

  “你跟着我们,我保证,不出一年,你绝对能坐上跟我平起平坐的位置,当大佬!!”

  钟文泽紧了紧手里的伯莱塔,没有搭理他。

  “真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大傻成眼珠子转了转,看着周围的马仔,说话的声音提高了几分:“加入我们,这些马仔都是你的小弟,跟着宋子豪那个废物干什么,他已经过气了!”

  钟文泽深呼吸一口,吼道:“我叫你别说话啊!”

  “我跟你说...”

  “别说话!”

  “我说..”

  “闭嘴!”

  钟文泽知道大傻成这是在制造骚动,随即调转枪口,对着大傻成的大腿就要开枪。

  “唰!”

  就是这个瞬间。

  大傻成后背往后用力一推,右手握向钟文泽持枪的右手直接推开。

  “亢!”

  枪响。

  打空。

  大傻成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割向钟文泽的脖颈。

  钟文泽快速退让避其锋芒,可还是慢了一步,左手手臂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染红了衬衣,双方瞬间分开了。

  角落里。

  早已经等待多时的马仔,没有任何的犹豫,抬起手里的散弹枪,对着钟文泽的位置直接搂火。

  “亢!”

  散弹枪喷射着火舌,覆盖面极广。

  “草!”

  钟文泽暗骂一声,眼角的余光看到抬枪的马仔,用力一踩地面身体朝着一旁的杂物堆后面翻滚了出去。

  “草你妈的!”

  恢复自由的大傻成怒吼一声,擦了擦额角的鲜血,抢过马仔手里的散弹枪,撸动枪管对着躲在杂物堆后面的钟文泽直接搂火,一枪跟着一枪:“干死他!十万块!”

  场面瞬间失控。

  持枪的几个马仔,对着钟文泽的位置就压了上去。

  “草!”

  钟文泽躲在杂物堆后面,看着快速贴近的马仔,快速探头连续扣动扳机,然后又收回身子。

  两枪下去直接打中最前面的一人,马仔胸口炸开血雾,直接倒下,没了声息。

  “这个扑街枪法好准!”

  “大家小心点!”

  原本要围上来了马仔顿时散开,往边上靠去。

  “草!”

  大傻成怒吼一声,看着要退的马仔:“他一个人一把枪,能打多少子弹,上,上,上!”

  钟文泽听到这个声音,再度对着他们的位置搂火,一口气把弹夹直接打空,快速的更换弹夹,一气呵成,看着往后面退去不敢冒头的马仔,瞅着这个机会,借助着掩体快速的往巷子外面狂奔。

  “哒哒哒。”

  脚步声响起。

  狂奔的钟文泽听到声音,看着前面巷子的拐角,硬生生的收回脚步,紧贴墙角。

  下一秒。

  拐角冒出一个持枪的马仔,对着他直接搂火。

  “唰!”

  钟文泽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左手快速伸出握着散弹枪的枪托往上一抬,持枪的右手对着马仔的脑袋。

  “亢!”

  散弹枪朝天打空,马仔的脑袋直接炸开了花,红的白的落了一地。

  “去你妈的!”

  钟文泽额头冒汗,看着后面追上来的马仔,把伯莱塔收了起来,捡起马仔的散弹枪,撸动枪管贴着墙角站立,腰板挺得笔直。

  昏暗的灯光下。

  微风吹过,吹起钟文泽额角垂落的刘海。

  “快快快!”

  “他不行了!”

  马仔们快速涌了过来。

  钟文泽贴着墙角听着那边的动静,卡着位置直接探出枪口疯狂搂火,散弹枪喷射着火舌疯狂收割。

  于此同时,对面同样搂火,钟文泽站立位置的墙面,火星四溅碎石乱飞。

  近距离下。

  马仔的胸口爆起血雾,直接打飞。

  “亢!”

  “亢!”

  三枪过后。

  钟文泽收回身子,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手臂,火辣辣的感觉袭来。

  刚才,幸好自己反应及时,及时收回了身子,手臂只被飞溅的乱石刮伤。

  巷子外。

  王波坐在轿车里,听着里面时不时响起的枪声,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细微颤抖。

  “泽哥!”

  王波发动车子,却发现踩离合器的左脚压根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着,就如同考驾照的人在考试的时候那种状态,冷汗顺着他的额角滑落。

  今天晚上的事情,大大超乎了他的预料。

  一直以来,他都是那种胆小怕事的性格,在见到今晚鲜血横飞的场面以后,更是胆战心惊。

  “走?”

  王波喃喃自语,跟着又狠狠的扇了自己一个巴掌:“你他妈在想什么呢,泽哥是为了救你!”

  “尼玛的,拼了!”

  王波深呼吸一口,踩着油门打方向盘,对着巷子里冲了进去。

  “砰!”

  轿车撞断外面的阻拦的木桩冲进巷子,驾驶座的王波大吼到:“泽哥,快上车!”

  立刻。

  有人对着车子开枪,玻璃碎裂、火星四溅,打的王波在车子里不敢抬头。

  钟文泽指挥了一句:“开远光!”

  刺眼的灯光下,马仔们下意识的伸手挡着眼睛。

  轿车开到巷子岔口。

  王波压着脖子喊道:“上车,上车!”

  角落里。

  “草!一群废物!”

  大傻成看着就要上车的钟文泽,端着散弹枪直接对准了驾驶座的王波:“扑街,去死吧!”

  钟文泽猫着腰,就要上车。

  就在这时。

  眼角的预感无意中扫到了左边端着散弹枪对准王波的大傻成。

  “草!”

  钟文泽来不及多想,脚底发力整个人扑了出去,身体贴着地面滑行了一段距离,双手端着散弹枪对准大傻成的膝盖,直接搂火。

  “跪下!”

  枪声接连响起。

  “亢!”

  “亢!”

  大傻成的膝盖爆起一团血雾,整个人身子往下面跪去,同时他手里的扳机也扣动了,一枪打在了轿车挡风玻璃顶端。

  大傻成跪倒在地上,看着近在眼前的钟文泽,那张帅脸在自己的瞳孔中无限放大。

  钟文泽摸出伯莱塔,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大傻成的眉心,压低着声音说到:“忘了告诉你,我是差佬!”

  “草你...”

  大傻成眼睛大瞪,话说到一半,眉心鲜血绽放,脑袋一歪直接倒在了一边,没了生息。

  大傻成。

  死!

  “大佬!”

  “大佬死了!”

  马仔们一下子骚动了起来,好几把枪对着钟文泽的位置快速搂火,钟文泽手掌撑着地面一个翻滚,闪进了轿车侧面,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啊!”

  王波疯狂的吼了起来,挂上倒挡,脚底油门踩到了极致,车子刚刚倒出去,原本停留位置的地面爆起无数火星。

  :。:

看过《港九本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