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九本色 > 第24章 清场
  “等一下!”

  “等一下!”

  人群中,有赌徒站了出来,兴致冲冲的说到:“来,我坐一手庄,买他们谁输谁赢!”

  说着。

  他自己率先押宝:“我买这个细佬赢!”

  “来来来!”

  “我也买...”

  一时间。

  围观的赌徒纷纷参与了进来,摸出钞票就开始买输赢,这种事情也是常有的事情。

  反正。

  在谭成的场子里,只要有抽水,什么玩法都可以。

  短暂的混乱以后,众人买完。

  钟文泽这张赌桌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当中,人群的站位也渭径分明,各自站在自己的阵营,期待的看着自己这边的底牌。

  少部分没有参与进来的人,则是抱着看热闹的姿态站在中间。

  一眼看去。

  买中年赢的人占据了大多数。

  至于钟文泽这边,只有寥寥少数几人,不超过五个。

  “杀!杀!杀!”

  中年那边的赌徒开始喊了起来,为自己造势。

  “杀!杀!杀!”

  钟文泽这边的人,同样不甘示弱,但是在声势上,明显就要比那边的人弱了几分。

  “呵呵,你拿什么赢我?!”

  中年看着自己身后满满当当众多押宝的人,腰板不由挺直了几分,环境,有时候就是能给人壮大声势,营造气场:“这一次,财神爷必站在我这边。”

  “呵呵,赌博靠人多赢钱么?”

  钟文泽挑了挑眉头:“人生有三大错觉,其中一大错觉就是:你以为你能赢!”

  说完。

  他歪头看向身边的王波:“波仔,你要不要买一手?”

  “买!”

  王波抽出兜里仅剩的一百港币,压在了钟文泽这边。

  “好,我不止让你的赌债还清,还会让你这一百翻番!”

  钟文泽自信满满的看向中年:“你开!”

  “杀!杀!杀!”

  中年背后的赌徒,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右手成掌刀,随着呼喊声很有节奏的往下挥砍着。

  中年深呼吸一口,紧紧压着扑克的手掌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了汗水,他捏起一角扫了一眼,脸上的笑容逐渐浓郁了起来。

  “啪!”

  中年反手把扑克牌揭了过来,拍在桌子上,志得意满:“A!最大的牌面了!你小子拿什么赢我!”

  “好!”

  “赢了!”

  “给钱给钱给钱!”

  赌徒看着桌面上的A,立刻就来了精神。

  “唉..扑街啦,没戏了!”

  “草,输了!”

  “赔咯赔咯,就不该信这个扑街!”

  买钟文泽赢的几个人,一时间唉声叹气,坐庄的男子脸色最差,这一把他得赔死:“他娘的,就不该贪这个赔率。”

  “咕咚...”

  王波吞咽着口水,看着桌面上的A,脸色再次变得煞白起来,嘴唇哆嗦的看着钟文泽:“泽哥,对不起,我...”

  他伸手拽了拽钟文泽的衬衣衣角,小声的说到:“泽哥,你快走,是我害了你。”

  “别慌!”

  钟文泽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我不是说过么,有我在!”

  他双手离开桌面,摸出兜里的香烟来给自己点上,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咋舌道:“可惜了,A确实是最大的,但是比起我的来,还是小了一点。”

  “不可能!”

  中年冷哼一声,身体往前探,想要把钟文泽面前的一叠子美钞拿过来,操着一口江浙沪一带的口音:“小赤佬,侬拿啥赢阿拉!”

  “慢!”

  钟文泽伸手一拍中年的手背,把他企图指染美钞的手打开,笑眯眯的看着中年:“A确实很大,我比你更大!”

  说着。

  他伸手把桌面上的扑克揭了过来。

  众人视线聚焦过去。

  “啪!”

  扑克拍在桌上发出一声清脆的细响,但此刻却如同炸雷,在买中年赢的一方赌徒心中炸响。

  黑桃A!

  “A确实很大,你是红桃A又如何?”

  钟文泽笑眯眯的摸索着手里的香烟:“但是我是黑桃A!我说压死你就压死你!”

  “怎么可能!”

  中年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转而消失,目光阴沉的盯着桌上的扑克:“不可能!不可能有这么邪门的牌!”

  一副扑克五十四张牌,除去老鬼还是五十二张。

  中年抓到了红桃A,直接把钟文泽的胜率压倒了最低,要想赢他就只有黑桃A,但是事情就是这么邪门,钟文泽硬是在漫天飞舞的牌面中,抓到了最大的。

  原本以为自己必赢,但硬是被人绝杀,那种心理的巨大落差感,让中年难以接受。

  “怎么?你不认账?”

  钟文泽伸手凌空示意了周围一圈:“大家都在这里看着的,莫非你要污蔑我出老千?”

  “我说过,我必吃你,连天老爷都站在我这边啊!”

  钟文泽冷哼一声,右手撑着赌桌,冷冷的看着他。

  “就是就是!”

  买钟文泽赢的五个人,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一样,此时兴奋到了极点,开始分着桌面上满满当当的钞票。

  “算你狠!”

  水哥有些不甘的指了指钟文泽,把欠条字据丢了过去:“咱们两清了,走。”

  “水哥!”

  中年红着眼看着水哥,咬着牙声音梆硬的说到:“我要再跟他玩一把,我不服!”

  很明显。

  中年这个时候已经上头了。

  “扑街,还玩个屁啊!”

  水哥阴沉着脸,深深了看了眼钟文泽,视线落在他身边畏畏缩缩站着的阿标身上:“不玩了,走啊。”

  “呵呵。”

  钟文泽咧嘴笑了起来,伸手把王波的借条撕的稀烂:“既然不玩了,那咱们就点到为止,谢水哥,我们就先走了。”

  说着。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看文基地]

  他伸手拽住阿标,推着他往外面走,脚步加快:“走啦走啦,靓仔,还需要你护送我们出去啦。”

  王波快速的跟在了钟文泽身后。

  就在此时。

  赌场里突然骚动了起来。

  只见赌场里突然冒出来好几个工作人员,说是工作人员其实就是看场子的,开始粗暴的往外面撵人,快速的把每桌的赌徒往外面赶,强势清场。

  钟文泽看着这个架势,脚步加快了几分,但刚刚走出几步就被两个人给拦了下来。

  “钟靓仔,着急着走啊?”

  大傻成叼着雪茄站在钟文泽的面前恶狠狠的看着他,身高跟钟文泽旗鼓相当的大傻成,体型看上去更大、更强壮一些。

  :。:

看过《港九本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