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九本色 > 第23章 入局
  晚上十点四十分。

  这个点的赌场就跟夜店一样,一切才刚刚开始呢。

  宽敞的大厅里,一张张赌桌依次排开,每张赌桌周围都围满了一个个杀红眼的赌徒。

  每张桌子的上空,都弥漫着浓郁的烟雾跟喊打喊杀的赌徒。

  别看这个小赌场,里面玩的数目不是很大,但是胜在人多,每一场加起来的人多了去了,所以收益并不小。

  赌场的最中间的赌桌,王波站在钟文泽的身后,在他们对面,是中年跟水哥一行人。

  周围密密麻麻的围了不少看戏的赌徒。

  刚才王波被人带走大家都是看到了的,现在他重回赌桌,而且还叫人了,看来又是一场厮杀,有热闹可以看了。

  “啧啧,还叫人来了...”

  “别看这个细佬长得白白净净的,但是气场好像却丝毫不输对面啊...”

  “大家觉得,这次他们谁会赢?”

  众人七嘴八舌。

  钟文泽稳稳的站在赌桌前,腰板挺得笔直,咬着烟蒂眯眼环顾了一圈周围看戏的赌徒,视线落在了对面的中年身上。

  “呵呵,围观的人不少啊。”

  钟文泽左手微微抬起,右手整理着左手手腕上的衬衣纽扣,不急不缓的说到:“说吧,你们想怎么玩?”

  “你想怎么玩?”

  中年摩挲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语气轻蔑:“我也是这个场子里的老玩家了,别说我欺负你,什么玩法,随便你挑。”

  “那行啊。”

  钟文泽点了点头:“那我也不跟你客气了。”

  说着。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看文基地】,看书领现金红包!

  他身子微微往前倾了倾,灯光下,三七分发型下垂的刘海微微盖住了他的眼:“我这个人呢,不会玩牌,也不懂赌场上的各种玩法。”

  “你说这句话什么意思?不玩了?”

  中年有些不开心了,如果钟文泽不玩了,那那一万美金自己也就不能五五开了:“如果不玩了那就赶紧帮他还债吧,别浪费时间。”

  “我没说不玩啊,我只是说我不会玩牌。”

  钟文泽嘴角微微上扬,露出笑容来,一口皓白的牙齿很是抢眼:“既然你说让我挑玩法,咱们来个简单点的?”

  “一把定输赢,我这一万美金全部跟了,输了钱归你,波仔跟你们的账再另算,赢了,波仔跟你们的账两清。”

  “梭哈?没问题。”

  中年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到底是两兄弟啊,玩法都这么简单粗暴,既然你们喜欢梭哈那就梭哈。”

  “阿泽...”

  王波站在钟文泽身后,伸手拉了拉他的衬衣衣角,语气担忧小声的说到:“咱们还是慢慢的玩吧,不着急的。”

  钟文泽语气平稳,没有任何的慌张:“有我在,一切都没事。”

  “阿泽..”

  王波蠕动着嘴唇,抬头看着这个高出自己半个脑袋的背影,一时间心中翻滚,有一股子莫名的安全感。

  中年一指桌上的牌具,沉声问到:“想怎么玩?”

  “我不会玩。”

  钟文泽身子往前一探,一米八二的身高让他能轻松够到中年面前的扑克:“既然我不会玩,那就玩简单一点。”

  他拿着扑克,在手里来回的切牌:“把这副扑克牌的两张老鬼去掉,然后把扑克全部丢向空中,在它下落的时候,我们两人同时伸手去抓,谁抓的大就谁赢!”

  “牌面只能抓一张,谁多抓,直接出局!”

  钟文泽慢悠悠的裹了口香烟,宣布了整个规则。

  “嗯?”

  中年听到钟文泽说完规则,直接就愣住了。

  这算哪门子赌博?

  他还从来没有玩过这个路数,最主要的是,这么玩对他来说没有任何优势啊。

  电影中。

  空中抓牌比的就是谁的眼力跟手速了,为了给足视觉效果,拍摄的过程中会给牌面各种慢镜头,让你知道牌面谁大谁小。

  但是现实却不是这样。

  一副扑克全部抛向空中,有很多牌根本没能完全打开,还有大部分会直上直下速度很快。

  所以在这个短暂的过程中,一般是难以看清楚空中飞舞的牌面到底是什么,而且你还不能多抓。

  这个比法,真的就全靠运气了。

  “哦?”

  钟文泽看着皱眉的中年,一下子就笑了起来,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你不敢?还是说,你之前跟我小弟打,靠出老千赢的?”

  “扑街!”

  “你找死?!”

  钟文泽这句话,一下子就引起中年的极度反感。

  在赌场里面玩的,最忌讳的就是出老千三个字了,要是出老千被抓住了,下场都不会好的。

  “哈哈,开个玩笑嘛。”

  钟文泽龇牙笑了起来,无所谓的摊了摊手:“你就说,你敢不敢玩?不敢玩就拉倒,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这个玩法好啊,刺激!”

  “跟他玩啊!”

  “对啊,人家一个小年轻都敢这么玩,你们不敢玩么?”

  “跟他!跟他!”

  围观的赌徒们看热闹不嫌事大,立刻开始起哄。

  中年并没有因为钟文泽这低等的激将法而轻易答应,而是视线有意无意的往水哥身上瞟。

  水哥同样也是皱了皱眉,眯眼看着面带笑容的钟文泽。

  短暂的思考了几秒钟以后。

  水哥决定不玩。

  脑子秀逗了。

  现在王波欠钱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为什么要跟钟文泽在这个没有任何操作空间的玩法上继续玩下去。

  这个玩法,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任何出老千的可能,比的就是运气了,犯不上。

  钟文泽捕捉着有眼神交流的中年跟水哥,看着他俩的反应钟文泽猜到了结果。

  他拍了拍手,先发制人不给他们拒绝的机会:“不过,在玩之前,我还要请两个有趣的见证人过来。”

  说着。

  他折身离开了赌场。

  没多久。

  钟文泽再次回到牌桌,并且带了个鼻青脸肿的青年回来,见到此人,众人一下子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王波脱口而出,看着去而复返的阿标,面带疑惑:“阿标?!”

  中年跟水哥两人在看到阿标以后,两人的眼睛一下子都眯了起来,脸色也发生了变化。

  中年的眼睛更是频频看向水哥,试图交流。

  阿标双手被绳子绑在一起,低着脑袋压根不敢看抬头,更是抗拒性的躲着中年跟水哥。

  钟文泽嘴角上浮,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语气突然严厉,喊了一声:“立正!站好!”

  阿标身体一哆嗦,条件反射的站直,腰板笔挺,规规矩矩的,看上去非常惧怕钟文泽一般。

  钟文泽努嘴示意了一下墙上的石英挂钟,看向中年跟水哥:“我是十点二十到达赌场外面的,但是我是十点三十分才进入赌场的,你们猜,我在这十分钟都做了些什么?”

  中年跟水哥的脸色再次一变。

  水哥的脸色更是阴郁到了极点,阴沉的都快拧出水来了。

  “这是我要请的第一个赌局见证人。”

  钟文泽轻哼一声,歪头看向王波原先玩牌的那张赌桌:“另一个见证人就是那位赌场的工作人员了,不过我现在看他好像挺忙的,就不请了吧。”

  周围看戏的赌徒被钟文泽的话说的一愣一愣的。

  但是

  此话一出。

  水哥的脸色彻底变了。

  局外人不懂,他自己还不清楚么?

  在短暂的犹豫了几秒钟以后,水哥直接做出指挥:“行了,既然你这么想玩,那么就陪你玩一把吧。”

  “细佬,有些事情,点到为止。”

  随即。

  他又贴着身边马仔的耳朵上小声的吩咐了几句,马仔听完快速的离开了赌桌。

  “好。”

  钟文泽笑了起来,右手往空中撩了撩,左手往上捋了捋右手手腕的衬衣纽扣:“那咱们就开始吧,一把定输赢,愿赌服输!”

  “来!”

  中年得到水哥的指示,活动着自己的胳膊:“老子拜关公的,我就不信你的气运能盖的过我!”

  “我必吃你!”

  说到最后。

  中年的声音都高了几分,给自己造势。

  “呼...”

  钟文泽并没有搭理他,淡淡的吐了一口烟雾,将嘴里吸了一半的香烟拿了下来,递向一旁的半空:“给我拿着。”

  阿标恭恭敬敬的拿着,不敢造次。

  钟文泽一挑眉毛:“谁派牌?”

  “你来。”

  中年看了眼水哥,拿起桌上的扑克,快速的把牌洗了一遍,推到钟文泽面前。

  “好。”

  钟文泽双手拿起扑克,快速的在手里切了几下,将扑克牌置与右手手心,右手手指捏住扑克两端用力一捏,牌面拱起。

  “唰唰唰!”

  扑克牌如同吹泡泡一般,在钟文泽的手里绽放。

  一张张扑克弹射飞向空中,漫天飞舞的扑克牌在赌桌上自由飘洒,洋洋洒洒的。

  钟文泽跟中年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很快。

  一副扑克牌快速飞完。

  中年率先出手,凌空抓了一张扑在了桌面上,怒视着对面的钟文泽。

  钟文泽眯眼凝视着空中飘洒的扑克。

  下一秒。

  他伸手一抓,速度飞快的抓过一张扑克牌。

  “啪。”

  钟文泽右手持牌拍在了赌桌上,身子微微往前一探,垂落的刘海稍稍遮挡着他的眼。

  这个眼神,颇为凌厉。

  钟文泽沉声说到:“这张牌,我必吃你!”

  PS:兄弟们,求推荐票,推荐票走一走。。。

  :。:

看过《港九本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