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九本色 > 第20章 赌场
  联合计程车公司。

  坚叔办公室。

  钟文泽到的时候,马克李宋子豪坐在里面,正跟坚叔闲聊着呢,现在这段时间,坚叔的办公室,俨然成了他们的临时据点。

  “坚叔。”

  钟文泽推门走了进去,摸出万宝路来跟他们派了一圈,一一打着招呼:“豪哥,小马哥。”

  “你小子,迟到了昂!”

  坚叔笑着接过香烟,扫了眼手腕上的绿水鬼腕表:“迟到了五分钟,扣工钱。”

  “没有没有。”

  钟文泽摇了摇头:“我不是真心想迟到的,早上起来去吃了个早茶就过来了,马不停蹄的,谁知道还迟到了。”

  “啊,你小子真没良心。”

  坚叔笑骂着站了起来:“去吃早茶也不给你坚叔带一点,你个白眼狼。”

  说笑着,坚叔指了指他们三人:“你们聊,我就先出去了。”

  “坚叔慢走。”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钟文泽打了个招呼,把坚叔送出门,顺便把门给关上了。

  墙上。

  电视机里,李芸欣正在播报着昨晚沙角尾发生的事情。

  “哦?”

  钟文泽看着电视机里的李芸欣,这才想起来,摸出兜里的名片一看:“李芸欣,亚洲电视台记者...”

  “哇,你小子挺不错的嘛,竟然有她的名片。”

  马克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钟文泽的身边了,伸手抢过名片看了看:“可以的嘛,是不是正在拍拖啊。”

  “别开玩笑了。”

  钟文泽讪讪的笑了笑:“就是偶遇上的,邻居,邻居。”

  “那可以呀,这是机会啊我跟你说,追李芸欣的人可是排着队一把把来,但是也没见她看上过谁。”

  马克李指着电视机里的李芸欣:“你看人家长得这么漂亮,又在电视台工作又好,现在是当家花旦,你小子加把劲啦,搭上她你这辈子都不用愁了啦。”

  “好了,小马哥,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

  钟文泽随意的摆了摆手:“我对女人没什么兴趣的。”

  “哇,对女人没性趣?”

  马克李一下子就跳开了,戒备的看着他:“那我岂不是危险了。”

  “哈哈。”

  钟文泽一下子笑了起来,摇头看了看马克李。

  真没想到。

  马克李还有这么调皮的一面。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开玩笑了。”

  宋子豪在一旁制止住了打闹的马克李:“说正事,这事怎么被警方被报道过去了,怎么就成了他们的行动了。”

  马克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把嘴里叼着的香烟点上:“那谁知道呢。”

  “我估计,是他们上级的意思。”

  钟文泽抬头看着天花板,思考了一会说到:“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是瞒不住了,如果被外界知道,又要怪罪他们警局监管不利,反正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何不直接把这个事情包揽在自己身上,何乐而不为呢?”

  电视机里。

  莫Sir这会正对着镜头,慷慨激昂的发表着自己演讲,语言顿挫有力,立刻赢得了周围热烈的掌声。

  “嗯。”

  宋子豪点了点头,看向钟文泽:“阿泽,昨晚的事情小马也跟我说了,你做的非常不错。”

  “嘿嘿。”

  钟文泽倒也没有客气,接受了这句夸奖。

  “今天晚上,我跟小马会出去一趟,我们联系上了新的卖家。”

  宋子豪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昨晚上断手这件事,谭成也参与了进去,我估计他既然已经知道了咱们在买家伙,接下来应该就会主动对咱们出手了,所以这件事要快。”

  “你自己也小心一点,严防他们的暗算。”

  末了。

  他又嘱咐了一句。

  “我没问题。”

  钟文泽点了点头,思考了一下说到:“谭成跟咱们还不到鱼死网破的地步,他想利用你打开新的合作渠道,估计会针对你弟弟,所以你还是嘱咐一下你弟弟让他小心点吧。”

  “好。”

  “真的不用我去?”

  “不用。”

  “那行,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钟文泽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坚持,也没有追问今天晚上行动的具体交易地点跟时间。

  “你晚上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宋子豪手指在桌面上划了几划:“就在今晚,咱们去把磁带抢过来。”

  “没问题。”

  钟文泽应声点头:“等你们好消息。”

  晚上七点。

  西贡某条老旧街区里。

  街道昏暗的灯光,将少有的路人身影拉的老长,路灯的阴影之中,时不时能看到红色的烟头闪烁,躲藏在阴影中抽烟的人,目光皆统一的看着街道外面,来回走动。

  再往里。

  一条巷子往里走,与普通居民房无异的一楼大厅里人头攒动,灯罩下的白色灯光被香烟烟雾所笼罩。

  灯光下。

  一张张桌子依次排开,桌子上摆着各种赌具,围着桌子的众人或是精神抖擞面带红光,或是精神萎靡眼睛通红,在开局前纷纷往桌上丢着钞票,人声鼎沸。

  这里面的热闹程度与外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草,你他妈的敢在我的场子用假钞?!也不去不打听打听我们是干什么的?”

  “砰!”

  “大佬饶命!”

  “来人,把这个扑街的小拇指砍下来,然后丢出去。”

  大傻成极不耐烦的松了松自己的领带,目光阴霾的扫视了大厅一圈,转而走向里面的财务室。

  周围的赌客见此情况,也是见怪不怪了,只是多看了一眼然后继续玩自己的。

  在假钞业务受到市场饱和跟警方的大力打压之下,谭成很有先见之明的开始开拓其他的市场,赌场就是恒连财务下面多种业务的一个小分支。

  这个小赌场,不过是他们众多赌场的其中之一,大傻成是谭成的亲信,亲自负责这件事,每过三天,他就会驱车来各个赌场收钱,把赚取的钱集中收拿走。

  因为他们是做假钞的,一开始做赌场的时候,虽然克服了同行的压力,但是依旧没有什么人过来玩。

  谭成后面制定了新规矩:

  凡是在赌场里面玩的人,如果赌场被警方端了,他们会全权负责把被抓的人捞出来。

  在这里玩的,出老千的人下场都会很惨,再者,在这里,他们还能帮忙赌债催收。

  当然了。

  这个抽成费用也是很高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赢了钱的人,随时都可以走,谁敢闹事,一律严肃处理了。

  总的来说,他们的赌场只提供平台跟高额抽成,不提供任何高利贷、不下套不请托,只保证在里面玩的人人身安全,虽然每场的抽成高,但是对于赢钱的人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

  谭成凭借着自己独有的一套,硬生生杀出一条属于自己风格的市场来,虽然赚的不如同行暴利,但是这种不同于其他同行的风格,也吸引了很多人,都喜欢到他这里来玩,利润依旧高的吓人。

  大傻成推开财务室的门,里面的马仔正在清点钞票,跟着他的财务上前开始清对账务:“这几天流水怎么样?”

  马仔笑着迎了上来,递上香烟:“咱们这个生意,比起以前来,是越来越好了。”

  “嗯。”

  大傻成点了点头,拉开老板椅把腿架在桌子上,慢悠悠的抽着香烟等待随行人员清点钞票。

  赌场的一角。

  王波叼着香烟龟缩在角落里面,双手紧紧的插着自己的口袋,看着面前的赌桌,目光闪烁。

  “通杀,哈哈哈...”

  庄主开心的笑了起来,面带红光的扑上桌面,把桌面上的钱全部收拢了过去,把抽成递给每桌配备的抽成人员:“不好意系啦,兄弟们,今天玩够了,走了走了。”

  输了钱的人不开心了,红着眼看着坐庄的人:“卧槽,你踏马赢了这么多,就要走?!”

  “草,你他妈干什么?!”

  负责抽成的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不知道我们这里的规矩?只要他没出老千,那就随时能走。”

  叫嚣的人一下子就老实了。

  “下次再来啊兄弟们。”

  庄主仰头大笑,转身往外面走去。

  “等一下!”

  负责抽成的人忽然伸手拉住要走的庄主,在他的裤兜里掏出来好几张扑克:“这是什么?”

  庄主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凝固了,直接跪倒在地上:“大佬,我错了!”

  “拖下去!”

  抽成的人吆喝一声,立刻就过来人把这个人拖了下去,刚才的钱也退给了桌上的赌客。

  这也是为什么,谭成的赌场,能快速蹿起来的原因。

  “草,波仔,你还等个屁啊!”

  王波身边的精瘦男子吆喝一声,伸手拨弄了一下王波的头发:“你不是急需要钱么?嚷着要来赌一把,都等了这么久了,你到底还玩不玩了?”

  :。:

看过《港九本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