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九本色 > 第5章 西装暴徒
  “已经调查清楚了。”

  大傻成往前跨了一步,快速的做出汇报。

  “这个钟文泽是突然冒出来的人,那天晚上警察去抓马瘸子,就是他开车把宋子豪跟马瘸子带走的,这个人现在跟宋子豪走的很近,关系也很好。”

  “据说,这个人身上也有案底,早之前就跟着马瘸子他们后面,因为犯事了在里面蹲了好几年,看这架势,他是准备继续给宋子豪当小弟了。”

  “当小弟?”

  谭成裹了口雪茄,吐出浓烈的烟雾,他摩挲着打满发胶的大背头:“宋子豪不跟我合作就算了,还收小弟?怎么,他准备东山再起跟我抢饭吃?”

  “既然这样,那我就得让他明白一个道理:不跟我合作,他宋子豪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

  “找个好手,把他新收的小弟给我安排了。”

  “好!”

  大傻成点了点头,折身出去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

  钟文泽早早的出门,在镜子前穿戴整齐以后,在路上带了两份叉烧肠粉来到联合计程车公司。

  他已经在这里开车有小一周了,虽然只是个开出租的,但非常注重穿着,都是一水的牛津纺白衬衫加黑西裤,搭配着他那张帅气的脸蛋,妥妥的颜值生产力。

  “坚叔早,来份肠粉,你最喜欢的叉烧馅的。”

  钟文泽把打包的早餐放在了坚叔的桌子上:“知道你喜欢重口味,给你多倒了酱油。”

  “你小子,倒是还蛮有良心的。”

  坚叔倒也没有客气打开盒子就开吃了,扫了眼钟文泽:“不过我很好奇啊,你小子这完全可以去当个演员啊,来我这里开什么出租车呢。”

  “前两天啊,还有好几个坐过你车子的富婆,电话都打到我们公司来了,专门来问你的情况。”

  “嘿嘿。”

  钟文泽笑而不语,不搭理他这个话题,摸出兜里的万宝路,给坚叔桌面上放了一根:“豪哥呢?今天怎么没有见到他人。”

  “没来,具体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看文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坚叔说起这个事情来,直摇头:“唉,我跟你们说了很多次,咱们要改过自新,不要动手,动手就回到从前了,跟他们那群人有什么区别。”

  “那人家都到头上拉屎屙尿了,难道还不还手嘛?”

  钟文泽并不认可坚叔的这个说法:“坚叔,你的这个想法要改一改了,太迂腐,不符合你这个牢犯祖宗的称号。”

  “是吧?”

  坚叔笑着摇了摇头。

  一根烟还没有抽完,钟文泽倒也没急着去出车:“哦,对了,坚叔你以前进去,是因为什么啊?”

  坚叔把最后一块肠粉吃完,擦了擦嘴巴点上香烟:“小事。”

  “什么事?”

  钟文泽追问。

  “唉,往事不堪回首,既然你好奇,那我就给你说一说吧。”

  坚叔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当初,年少轻狂,一不小心多做了些BOOM响,结果炸的威力太大了,然后就被抓了咯。”

  钟文泽手指一哆嗦,香烟都没有拿稳,烫了下手指:“什么?你会做BOOM?”

  坚叔摆了摆手,轻描淡写:“是的啊,威力太大,人一下直接就炸没了。”

  “啊...”

  钟文泽应了一声,看向坚叔的眼神有些敬畏了。

  惹不起惹不起。

  一言不合就特么丢一坨过来,谁特么扛得住啊。

  “对了,你刚才说我什么来着?迂腐是吧?”

  坚叔想起了刚才钟文泽的评价,准备跟这个小伙子好好辩论一下:“我得给你好好说道了,咱们这个改过自新啊...”

  “啊,没事了没事了,坚叔怎么可能迂腐呢!”

  钟文泽讪讪的笑了笑,由衷的竖起大拇指,谄媚道:“坚叔简直就是牢犯们的老祖宗,吾辈之楷模,威武霸气,横扫天涯!”

  他一边说,一边起身往外面走去。

  步伐极快,害怕极了。

  “那啥,坚叔,我出车去了,不跟你说了昂,拜拜,拜拜,不要送我,回见。”

  “呵呵。”

  坚叔笑着摇了摇头,看着钟文泽的背影:“这小子,倒是蛮有意思的。”

  ……

  晚上九点。

  钟文泽刚刚送走一个客人,路口跟着就有人伸手拦车。

  钟文泽歪头看向后座刚上来的年轻小伙,穿着牛仔夹克,一头长发染得很黄,非常的精神小伙。

  标准的古惑仔打扮。

  “靓仔,去哪里。”

  “往前面开。”

  年轻男子伸手捋了捋自己额前垂落的刘海:“先开着。”

  钟文泽眯眼看了看内后视镜:“没有目的地么?”

  “问这么多?”

  靓仔抬了抬眼皮子:“钱我给你,你开车就行了。”说着摸出一叠子钞票来,抽了三张出来丢在了他的脸上:“先把这些钱开完再说。”钱洒落了一地。

  钱不多,但是侮辱性极强。

  “你干什么?!”

  钟文泽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扫了眼掉在身上的钞票,暴脾气就上来了:“拿钱砸我啊?!”

  “嘿,你跟我喊!”

  年轻男子伸手指着钟文泽:“知不知道我混哪里的?!”

  “我他妈最讨厌别人指着我的鼻子了!”

  钟文泽一拍方向盘,扭过身子看着他:“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钱捡起来,要么下车给老子滚蛋。”

  年轻小伙听到这句话,骂骂咧咧的:“扑街,你找死啊!信不信我砍死你!”

  “你他妈想干什么?来砍我啊!来砍死我啊!”

  钟文泽喊了起来,伸手拽下安全带拉开车门就要下车:“我他妈今天非弄死你!”顺手从座位底下抽出一根锯短的自来水镀铬铁管来,一端还特地切割了一下,锋利的很。

  这些东西,是钟文泽早之前准备的。

  在确定自己身处这个一言不合就掏枪“突突突”的港踪世界以后,他害怕极了,所以就给自己备好了一个趁手的家伙,就差直接搞军火随身携带了。

  钟文泽斜眼看着年轻男子,嘴里叼着的香烟烟灰凝聚的老长,也不掉,宛如一个西装暴徒:“来,你下车单挑!”

  “卧槽!”

  年轻男子看着钟文泽高高隆起的双臂,线条美感的腱子肉,确定对方的战斗力是自己的好几倍,直接就举起了双手:“草草草,大佬大佬,我错了,我扑街,我刚才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的。”

  他的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

  现在这个出租车司机都这么猛的嘛?穿的人模狗样的,看着比那些小白领都要斯文,然后一言不合就掏出家伙来砍人?

  然后就这么在繁华闹市区,无视周围的巡逻,堂而皇之的掏出家伙,对一个手无寸铁的人说要单挑?

  还有王法嘛!

  还有法律嘛!

  要脸不?

  “把钱捡起来!”

  钟文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他妈跟我在这里扯蛋玩呢!”

  年轻男子畏手畏脚的过去把钱捡了起来,恭恭敬敬的递给了他:“对不起,大佬,大佬!我错了,给个机会好好做人。”

  :。:

看过《港九本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