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 06.剧透
  另一方面,美狄亚饶有兴趣的看着阿尔托莉雅。

  “现在,你该告诉我答应了,阿尔托莉雅,是成为我master的手下,还是就此退场。”

  阿尔托莉雅看着被几个龙牙兵地上的卫宫士郎,又看了看周围的局势,最终选择了屈服,“我愿意和你的master签订契约,不过作为交换,你必须保证我的master的安全。”

  “当然。”美狄亚点头说道。

  阿尔托莉雅深吸一口气,“那么,我应该怎么做?”

  美狄亚笑着说道:“放下心,一切交给我好了。”

  她拿出自己的宝具,在阿尔托莉雅错愕的表情中,捅进了阿尔托莉雅的心口。

  阿尔托莉雅心头一凉,还以为对方反悔了,想要杀死自己。刚想要反抗,就发现自己和卫宫士郎之间的契约断开了。

  “不用紧张。”美狄亚安慰道:“我只不过是破坏了你们之间的契约而已,现在,你可以和我的master签订契约了。”

  阿尔托莉雅点了点头,在美狄亚的帮助下和卫宫签订了契约,成为了卫宫第三个英灵。

  “现在,该你履行约定了。”阿尔托莉雅看着美狄亚。

  美狄亚一抬手,龙牙兵的召唤就被解除了,化作一堆光屑消失的无影无踪,卫宫士郎从地上站了起来。

  阿尔托莉雅点了点头,看向卫宫,“今后请多多指教,master。”

  卫宫说道:“请多指教,阿尔托莉雅,顺便说一下,我的名字叫做卫宫。”

  “卫宫?”卫宫士郎一愣,忍不住说道:“难不成你也是切嗣……”

  卫宫挥手打断了卫宫士郎的脑补,“不是,我就叫卫宫,姓卫名宫,冲国人,和你的父亲没有半点关系。”

  卫宫士郎脸上的失落肉眼可见。

  卫宫说道:“如果你真想要找亲人的话,不如去找伊莉雅。”

  “伊莉雅?那是谁?”

  “伊莉雅斯菲尔·冯·爱因兹贝伦,她应该是你的姐姐吧,她的母亲是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父亲则是卫宫切嗣。”

  卫宫士郎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听切嗣提起过。”

  “这个嘛,你有机会不如直接问他好了。”

  卫宫士郎:“……切嗣已经死掉了好不好。”

  “放心,死了不一定见不到,你的切嗣应该成为英灵呢。”

  “英灵?英灵到底是什么?”卫宫士郎忍不住问道。

  库丘林解释道:“小子,所谓的英灵,即是其丰功伟绩在死后留为传说,已成信仰对象的英雄所变成的存在,你的爸爸既然变成了英灵,他是现代的英雄吗?”

  卫宫士郎一脸懵逼,“切嗣曾经是正义的使者,但是他已经放弃了,这样的人也可以成为英灵吗?”

  卫宫吐槽道:“说实话,在我看来,卫宫切嗣完全不具备成为英灵的可能性,但他确确实实成为了英灵,从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凭借着一己之力,拉低了英灵的格调呢,你说是不死啊,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莉雅:……

  库丘林不由看向了阿尔托莉雅,“你也认识那个叫做卫宫切嗣的家伙?”

  阿尔托莉雅沉默许久,才不情不愿的说道:“在上一次圣杯战争之中,他就是我的御主。”

  库丘林一愣,不由笑了起来,“上一次被父亲召唤出来,这一次被儿子召唤出来,你还真是和这对父子有缘呢。”

  卫宫说道:“这倒不是什么缘分,卫宫切嗣召唤阿尔托莉雅用的圣遗物是誓约胜利之剑的剑鞘……远离尘世的理想乡,而这一次卫宫士郎也是凭借着剑鞘召唤阿尔托莉雅的。”

  卫宫士郎不由一愣,“剑鞘,我没有使用剑鞘啊。”

  阿尔托莉雅似乎明白了什么,“我的剑鞘可以埋入人类的体内,大概是切嗣将我的剑鞘埋入了你的身体内吧。”

  美狄亚笑眯眯的说道:“要我把剑鞘取出来吗?”

  阿尔托莉雅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等这一次圣杯战争结束在说罢。”

  美狄亚点了点头,忽然间,她神色一动,似笑非笑的看着卫宫说道:“master,有英灵逼近,大概是他们来了。”

  看过卫宫的剧情当然明白是谁来了。

  库丘林也察觉到了英灵的气息,说道:“是那个家伙啊,确实是一个比较棘手的家伙呢。”

  不久之前,他还在学校的操场上,和那个家伙大战不休。

  阿尔托莉雅问道:“master你认识对方吗?”

  卫宫点了点头说道:“是远坂凛和英灵卫宫。”

  卫宫士郎眼睛一亮,“英灵卫宫,难不是切嗣。”

  “不,是卫宫士郎。”

  “什么?”卫宫士郎一脸懵逼。

  库丘林第一个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那个白头发的家伙,就是这个小鬼的未来,这个小子竟然可以成为英灵?不但父亲成为了英灵,就连儿子都成为了英灵吗,什么时候英灵的标准竟然这么低了,这可真是令人发笑啊。”

  我未来竟然成为了英灵?

  卫宫士郎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就在此时,远坂凛和红A终于从外面闯了进来,目光扫过美狄亚,库丘林,阿尔托莉雅,以及卫宫后,落在了卫宫士郎的身上。

  “卫宫,你没事吧?”

  卫宫叹了口气,扭头对卫宫士郎说道:“说实话,一直以来我都自己的名字都挺满意的,不过现在就有些……算了,好歹也是老爸去的,不如你改一下姓氏吧,高町士郎怎么样。”

  卫宫士郎忍不住吐槽道:“为什么是我改啊。”

  卫宫说道:“高町士郎不满意的话,藤丸士郎怎么样,将来有了孩子可以取名叫做藤丸立香。”

  求助下,可以像偷菜一样的偷书票了,快来偷好友的书票投给我的书吧。

  “所以说,为什么是我改名字啊。”

  “因为我的名字是我老爸取的啊。”卫宫理所当然的说道。

  “说的就好像谁不是一样。”

  “但卫宫切嗣不是你亲生父亲,你是捡的。”卫宫一针见血的说道。

  卫宫士郎:……

  他现在不想要和这个家伙说话。

  远坂凛一脸懵逼,双手交叉抱在自己的胸前,“可以解释一下,卫宫。”

  “我说,你能不叫他卫宫么。”卫宫牙疼,因为叫卫宫总感觉是在叫自己。

  “为什么啊,话说你是谁啊。”远坂凛瞪了卫宫一眼。

  卫宫说道:“因为我也叫卫宫。”

  “卫宫,难不成你是他……”

  “打住,我和他没有半点关系,我是我,他是他,我是冲国人,姓卫名宫,所以你叫他卫宫我感觉很变扭,你干脆叫他士郎好了。”

  远坂凛脸色一红,争辩道:“为什么我必须叫他士郎啊,我们两个没有那么熟。”

  卫宫一指红A,“你都把他召唤出来了,还说没关系。”

  远坂凛说道:“这和我的从者没有关系吧。”

  卫宫说道:“怎么就没有关系了,虽然红A说他失忆了,但那是骗你的,他主要是怕你知道他的真名叫做卫宫士郎。”

  远坂凛一愣,不由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从者。

  红A一脸凝重的看着卫宫,“你是谁?”

  在他的记忆中,五战时期好像没有这个人吧。

  远坂凛听到红A并没有反驳,颤抖的说道:“你真的是卫宫士郎。”

  红A苦笑,“抱歉,master,我不是有意要瞒着你的,主要是这件事情是在不好解释啊。”

  远坂凛:……

  好吧,这个解释她接受了。

  将心比心,如果卫宫士郎忽然召唤出了她,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卫宫士郎解释。

  不过……

  “为什么我会把你召唤出来啊。”远坂凛百思不得其解。

  卫宫说道:“当然是因为你们的关系啊,你召唤的时候不但时间不对,而且没有准备任何的圣遗物,凭借着自己圣遗孀的身份,召唤出卫宫士郎多正常啊。”

  “谁,谁是圣遗孀啊!”远坂凛顿时炸了,“我和卫宫压根就不是这种关系好不好。”

  就连站在一边的卫宫士郎也有些震惊,“你的意思是,我和远坂……”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远坂凛一口否认,斩钉截铁的说道:“卫宫是樱在意的人,我怎么可能和樱抢人。”

  “到底是不是,不如去问一下这位如何。”卫宫看向红A,笑眯眯的说道:“所以,你是从那条线上回来的,凛线,阿尔托莉雅线,还是樱线。”

  远坂凛忍不住问道:“给我等等,这是什么意思啊。”

  卫宫说道:“平行世界你懂的吧,毕竟你的祖师是魔道元帅,第二法的魔法使。”

  远坂凛骄傲的点了点头。

  卫宫继续说道:“第五次圣杯战争,如果以卫宫士郎为主角的话,一共有三种展开,第一条展开,卫宫士郎和阿尔托莉雅在一起了,不过圣杯战争结束后,阿尔托莉雅就走掉了,留下卫宫士郎一个人。”

  阿尔托莉雅不由看了卫宫士郎和红A一眼,她没有想到有一个未来居然是自己的。

  “第二条线是以卫宫士郎和你在一起,两个人一起去英国的时钟塔学习,算是最甜的一条线了。”

  远坂凛脸色一红。

  “至于第三条线嘛,就是樱线了,算是最虐的一条线了,在这条线上,间桐樱彻底的黑化,不过这条线有两个结局,第一个结局是卫宫士郎救了黑化的樱,毁灭了圣杯,自己的身体也因此破碎,形神俱灭。”

  “至于第二个结局,就比较美好了,在卫宫士郎快死的时候,伊莉雅以第三法挽救了卫宫士郎的灵魂,然后你和间桐樱将卫宫士郎的灵魂放入了人偶之中,让他可以活下去。”

看过《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