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 05.招降
  库丘林眉头一挑,说实话如果对方真的可以救治巴泽特的话,他还真不会拒绝。

  毕竟巴泽特也是他曾经效力的骑士团的后裔啊。

  “你如何保证自己说的都是真的?”不过他也不会轻而易举的相信对方说的话。

  美狄亚说道:“那你我签订自我强制证文如何?”

  库丘林嗤笑了起来,“那玩意对于我们英灵有用吗?”

  所谓自我强制证文,是“型月世界”中的魔术师们,在缔结绝对无法违约的约定时所用的咒术契约,是为了防止毁约而作出的一种最绝对的保证。

  利用自身魔术刻印的机能将“强制”的诅咒加诸于施术者本人身上,原则上用任何手段都无法解除其效力。

  一旦魔术师在证文上签名,并达成誓约条件令证文生效,即使誓约者已经死了,只要魔术刻印继承到下一代,就连死后的灵魂都会受到束缚。

  但问题是,英灵可不是活人啊。

  他们从某种意义上已经可以说是死人了,一旦回归英灵殿,这玩意基本上没有任何用处。

  所以库丘林才会嗤笑。

  美狄亚笑着说道:“所以,你连赌的勇气都没有吗,大狗。”

  库丘林不由大笑起来,“我还真是被你看轻了呢。”

  美狄亚微笑不语。

  库丘林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可以,我接受了,反正如同你master所说,我对那个我的master并没有什么好印象。”

  他从房子上跳了下来,落在卫宫和美狄亚的面前,“所以,你打算怎么摧毁我和master的契约。”

  “当然是靠这个,我的宝具。”美狄亚一抬手,亮出了自己的宝具。

  万符必应破戒!

  她这个宝具作为武器的性能等同于没有,却可把以刃刺中的对象的所有魔术“破戒”。

  能破戒的对象是,被魔力强化过的物体,基于魔力的契约,或利用魔力而诞生的生命体。能将它们重置到魔力被使用之前的状态。

  换言之基于魔力的契约会化作白纸,用魔力诞生的生命体会当场消灭掉。

  为此,虽然用途相当有限制,但于有着Servant系统的圣杯战争中其效果极大。

  美狄亚用这把武器捅了库丘林一下,库丘林就发现自己和言峰绮礼的契约被解除了。

  “现在,你可以和我的master签订契约了。”美狄亚说道。

  库丘林带着几分忌惮的看着美狄亚手里的宝具,“你这个宝具对于我们英灵来说,还真是不友好啊。”

  美狄亚笑着说道:“谁让我是背叛的魔女呢。”

  “背叛的魔女?”库丘林说道:“这可不是什么好称呼啊。”

  美狄亚讥讽的说道:“怎么了,你怕了?”

  库丘林哈哈笑了起来,最终选择了和卫宫签订契约,成为了卫宫第二个英灵,用行动表示自己根本没在怕的。

  签订完契约后,库丘林才问道:“刚才我感觉到有人召唤出了新的英灵,为什么不见人。”

  “跟我来吧。”

  美狄亚神秘一笑,带着卫宫和库丘林来到了仓库。

  卫宫进入仓库,就看到卫宫士郎被几个龙牙兵按在了地上。龙牙兵是这个世界的低级魔物,通常以数量为优势听从召唤者的指令行动。

  几个龙牙兵联合起来,将卫宫士郎按在地上,武器架在他的脖子上。

  只要卫宫士郎稍有异动,就会被砍下脑袋。

  至于阿尔托莉雅为什么不救援卫宫士郎,原因很简单,因为阿尔托莉雅被一条条坚韧的红线给捆住了,而红线的源头是一个又一个的魔法阵。

  所以目前的阿尔托莉雅根本没有办法动弹。

  或者说,无法动弹。

  这就是美狄亚刚才设下的陷阱,在阿尔托莉雅被召唤出来的时候,陷阱就被触发了。

  轻而易举的困住了阿尔托莉雅,按到了卫宫士郎。

  实际上只要阿尔托莉雅愿意,挣脱这些魔力形成的红线其实并不困难,几秒钟的时间就可以将红线扯断。

  但是这几秒钟的时间,足够龙牙兵杀死卫宫士郎好机会了。

  这也是阿尔托莉雅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因为她只要稍微有所异动,她的master就会被杀死。

  作为一个高洁的骑士王,阿尔托莉雅当然不会这么做。

  “真是卑鄙的计谋。”

  阿尔托莉雅看到美狄亚走进了后,毫不犹豫的对美狄亚一顿痛斥。

  但美狄亚却一脸风轻云淡,和她当初那些黑她的人相比较,阿尔托莉雅的痛斥就好像清风拂面,根本不疼不痒。

  库丘林看到这一幕,不由吹了一个口哨,“干得不错嘛,魔女,居然这么轻而易举的抓住了一个英灵,你现在打算怎么做,要他退场吗?”

  美狄亚笑眯眯的说道:“这可不行,她是我要送给master的礼物。”

  库丘林一愣,扭头看向卫宫,“喂喂喂,你打算签下第三个英灵吗,master哟,你真的有这么做的魔力供养三个英灵吗?”

  卫宫理所当然的摇了摇头,他体内的魔力供应两个英灵都有些勉强。

  更不要说第三个英灵了。

  “所以,实际上你看master不爽,想要干掉master吗?”库丘林对美狄亚说道。

  美狄亚随手扔给了库丘林一块魔石。

  库丘林接住魔石,翻来覆去看了几眼,“这还真是纯粹的魔力结晶。”

  美狄亚说道:“这种东西,master要多少有多少,根本不用担心魔力供应的问题。”

  库丘林哈哈大笑起来,“那么,我没有意见了,即使master想要把所有的英灵都签下,我都不会反对。”

  “这可不行。”卫宫摇了摇头说道。

  库丘林一愣,问道:“为什么不行。”

  卫宫说道:“圣杯战争其实有一个隐藏规则,如果所有的英灵都属于同一方的话,那么圣杯会重新赋予七个资格,召唤出七个新的英灵,进行一次七骑VS七骑的圣杯大战。”

  库丘林一听,不由热血沸腾起来,“这还真是令人激动的战斗啊,master,要不要来一场圣杯大战。”

  卫宫说道:“放心吧,跟着我,你绝对有机会进行圣杯大战,说不定我们还有机会一起去拯救人理。”

  “拯救人理?人理发生了什么事情?”库丘林身为英灵,当然知道人理是什么。

  卫宫说道:“在某个平行世界,冠位英灵所罗门向圣杯许愿,成为了一个普通的人类,结果在他的尸骸之上诞生出了魔神王盖提亚。”

  “这位盖提亚其实是七十二柱魔神的集合体。七大人类恶之一,持有怜悯之理的兽,积蓄了数千年的魔力之后,一把烧掉了人理,人类就此终结。”

  库丘林:……

  美狄亚:……

  就连在一边的阿尔托莉雅阿尔托莉雅,以及被压在地上的卫宫士郎都说不出话来。

  一把烧掉人理,结束人类历史什么的。

  “完全笑不出来啊。”库丘林忍不住说道。

  “没错,确实是让人笑不出来的状况。”卫宫点了点头,“不过不用担心,实际上在魔神王盖提亚烧掉人理的时候,并非所有的人类都死亡了。”

  “实际上还有一个叫做迦勒底的组织逃过了一劫,并且正在积极的拯救人理。”

  “如果我们有机会去那个世界,不妨帮助对方一把。”

  库丘林点了点头,“当然!不过master,你竟然可以穿越世界,难不成是第二法的持有人?上任第二法持有人已经死掉了吗?”

  “不。”卫宫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第二法的持有人,我的能力要在第二法之上。”

  “是吗?”库丘林半信半疑。

  美狄亚微微一笑,“这一点我可以保证,master的能力确实在第二法之上,因为master可以前往其他的世界,并不是平行世界,而是货真价实的异世界。不如说他本人就是货真价实的异世界人哟。”

  库丘林在短暂的惊愕之后,立即回过神来,“看样子我这一次还真是找了一个了不起的master呢。”

  美狄亚走到阿尔托莉雅的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抬起阿尔托莉雅的下巴,“怎么样,亚瑟王,听了这么多,要不要成为我master的从者。”

  阿尔托莉雅的眼瞳剧烈收缩了起来,“你认识我?”

  库丘林忍不住开口,“等等,我刚才似乎听到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名字呢。”

  亚瑟王可是凯尔特神话中的永恒之王。

  而他本人也是凯尔特神话中的人啊。

  “没错哟,站在你面前的这个金发女人,正是传说中的永恒之王,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美狄亚笑着说道。

  库丘林上下打量了阿尔托莉雅一眼,一拍额头说道:“名满天下的亚瑟王竟然是一个女孩子,这可真是……”

  阿尔托莉雅的额头蹦出了一条青筋。

  卫宫见状,安慰道:“放心吧,阿尔托莉雅,库丘林并没有恶意,只不过是看到你女王的身份,想到了一个人,毕竟他的师傅可是那位影之国的女王啊。”

  库丘林不由打了一个寒颤,“不要在这个时候提起那位老太婆好不好。”

  卫宫吐槽道:“你这么说她,真的不怕她跳出来打你?”

  库丘林一点都没怕的,“开玩笑,这可是圣杯战争啊,以那个老太婆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被当做英灵召唤出来好不好。”

  卫宫笑了笑,没有说话。

  毕竟库丘林从某种意义上,说的话十分正确。

  圣杯战争确实不足以将双枪BBA从影之国拉出来。

看过《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