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 12.加入
  不过一天的时间,链鸦就从狭雾山抵达了产屋敷的宅邸,然后又从产屋敷的宅邸一路飞了回来,停留在狭雾山鳞泷左近次的茅屋上。

  它张开自己的嘴巴,发出了难听的声音。

  “呱呱……鳞泷左近次,当家命令,立即带着贵客前往鬼杀队总部,立即带着贵客前往鬼杀队总部。”

  赫菲斯托丝看着这个这只链鸦,目光微微闪烁了几次。

  洛基上一次在神会上面拿出了几只电话虫,将在场的神灵震惊的一塌糊涂,包括她在内都吃惊不已。

  在卫宫的世界初次见到手机时,这种东西给了她相当大的冲击力,但她是真没有想到其他的世界竟然还有电话虫这种玩意。

  世界之多,果然无奇不有。

  哪怕她对手机的改造已经有了眉目,并且开始着手改造,但目前魔幻版本的手机依旧没有制造出来,对于电话虫这种方面的东西,她同样相当渴望。

  现在忽然见到了链鸦,她觉得这玩意虽然没有电话虫方便,但似乎可以代替电话虫。

  自己能不能将其引入自己的眷族。

  不过在思考片刻之后,赫菲斯托丝放弃了这个想法。

  她基本上可以肯定,电话虫这玩意应该是卫宫在其他世界的发现,既然洛基可以得到,自己也可以得到,没有必要退而求其次。

  找个机会,让卫宫带着自己去有电话虫的世界,抓几头电话虫好了。

  与此同时,鳞泷左近次接到命令后,点了点头,带着赫菲斯托丝和卫宫上路,前往鬼杀队的总部。

  卫宫利用念力将他和赫菲斯托丝托了起来,飞向半空,“你来指路。”

  鳞泷左近次已经看到过卫宫带着灶门炭治郎从天而降的画面,对此毫不吃惊,点了点头指着一个方向说道:“走这里。”

  嗖!

  下一秒钟,一行三人,额,准确来说是两人一神如离弦之箭般飞射而出,一路风驰电掣,早上出发,中午就抵达了鬼杀队的总部。

  而后,他们三个从天而降,落在了院子里。

  这一幕立即引起了周围鬼杀队剑士们的注意,鬼杀队的当家产屋敷耀哉听了报道后,立即明白他的贵客临门了。

  于是他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连忙从房间内跑了出来,跪伏在赫菲斯托丝和卫宫的面前,“鬼杀队当主产屋敷耀哉,拜见神灵大人。”

  他的妻子和儿女纷纷跪倒在地。

  匆匆赶来的鬼杀队剑士看到自己的当家都跪了下去,一个个虽然不明所以,但却不敢怠慢,同样跪在了地下。

  不多时,整个院子里就跪满了人。

  卫宫看向这位鬼杀队的当家,和剧情中的差不多,脸部以上严重毁容,双目失明,很难让人想到,这位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面容俊朗的美少年。

  赫菲斯托丝看着产屋敷耀哉,轻声说道:“这个是……诅咒?”

  产屋敷耀哉苦笑着说道:“神灵大人明鉴,这个确实是诅咒,缠绕了我们产屋敷一族千年的诅咒。”

  卫宫听到这番话,顿时想起来了,他记得产屋敷家族由于与鬼舞辻无惨有着血缘关系,在千年之前无惨成为鬼之后,这个家族就仿佛受到了诅咒。

  生下的孩子,特别是男性全都体弱多病,没过多久就会夭折。

  为了不让血脉断绝,产屋敷一族听从了神主的建议,代代都与神官一族的女孩结为联理,虽然以这样的方式延续了后代的性命,但仍然没有人能成功活到30岁。

  而鬼舞辻无惨死后,产屋敷耀哉的儿子,也就是卫宫在藤袭山看到的那位女装大佬,就成为了产屋敷一族最长寿的人。

  卫宫虽然向赫菲斯托丝讲解了鬼灭之刃的大致剧情,但并没有告诉她有关产屋敷一族的事情。

  主要是鬼灭之刃的剧情不短,这种事情卫宫当时给忘记了。

  不过现在将也不迟,卫宫简单的向她解释了一下产屋敷一族的前因后果。

  赫菲斯托丝听罢,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是血源因果的诅咒啊,这还真是棘手的东西呢。”

  她说话的同时,抬手在产屋敷耀哉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一股相当强大的力量瞬间进入了产屋敷耀哉的体内,产屋敷耀哉严重毁容的面孔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内,变得光滑无比。

  整个人又恢复了年轻俊朗的面孔。

  与此同时,他失明的双目再次重见阳光,清楚的看到了卫宫和赫菲斯托丝的面孔。

  虚弱的身体第一次变得健康,有力。

  一时间,产屋敷耀哉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这是……诅咒,解除了?”

  他没有想到仅仅是觐见了神明,缠绕了他们一族千年之久的诅咒,竟然消失了,自己又一次恢复了健康。

  产屋敷耀哉的妻子和儿女看到这一幕,激动的流下泪了。

  不少鬼杀队的剑士看着赫菲斯托丝的目光,逐渐变得狂热起来。

  然而赫菲斯托丝却摇了摇头,“不,诅咒并没有解除。”

  产屋敷耀哉不由一呆。

  赫菲斯托丝抓了抓头发说道:“该怎么说呢,诅咒这种东西有些不值一提,有些却非常的麻烦。如果是人为的诅咒,我随手就可以破解,但你们中的诅咒就很麻烦了。”

  “这种诅咒是血源之间的诅咒,涉及到了因果,并非是人为的诅咒,想要解除,就必须斩断血源,破坏因果。”

  产屋敷耀哉顿时明白了,说来说去,他们产屋敷一族想要健康长寿,就必须干掉鬼舞辻无惨这个家伙。

  “神灵大人,我现在的情况是……”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赫菲斯托丝说道:“我用力量压制了你的诅咒,让你恢复了健康,但诅咒依旧存在,当我的力量消失后,诅咒就会重新蚕食你的身体。”

  产屋敷耀哉心头不由凛然。

  赫菲斯托丝继续说道:“当然,你也不用太担心,以诅咒的力量来看,想要重新蚕食你的身体,怎么也要在三十年以后了。”

  产屋敷耀哉激动的说道:“神灵大人的意思是,我可以多活三十年。”

  “如果你不被人杀死的话。”赫菲斯托丝点了点头。

  “足够了,足够了!”

  产屋敷耀哉喃喃道,三十年的时间足够他带领着鬼杀队,给鬼舞辻无惨一个深刻的教训了,说不定在他们这一代,就可以彻底的解决鬼舞辻无惨。

  因为他们这边,站着神灵啊。

  卫宫说道:“行了,大家一直跪在地上也不像话,不如我们进屋里谈吧,赫菲斯托丝。”

  赫菲斯托丝点了点头。

  产屋敷耀哉这才从地上爬起来,带着赫菲斯托丝和卫宫进入了房屋的会客厅。

  至于院子里面的鬼杀队剑士,当然是该干嘛去干嘛。

  进入屋子后,卫宫制造了一张桌子和几个椅子,放在地上,他实在受不了跪坐这种坐姿。

  赫菲斯托丝也一样。

  产屋敷耀哉却带着自己的妻儿,以及前任水柱鳞泷左近次跪坐在卫宫和赫菲斯托丝的面前,不敢有丝毫的逾越。

  赫菲斯托丝摆了摆手,让他们站起来,指着自己面前的椅子说道:“坐下吧。”

  产屋敷耀哉推辞了几次,连称不敢。

  卫宫说道:“我知道你们的规矩,不过既然赫菲斯托丝都发话了,你们还是顺着她的脾气来好了。”

  产屋敷耀哉这才站起来,小心翼翼的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他的妻儿们和鳞泷左近次有模有样的坐了下来。

  赫菲斯托丝开口说道:“欧拉丽的情况,我相信鳞泷左近次已经在信里面跟你们说的很清楚了,我的眷族是锻造眷族,我的目的是猩猩绯砂铁,我想要和你们进行交易,获得大量的猩猩绯砂铁,你们可以开出条件,如果不过分的话,我可以考虑。”

  产屋敷耀哉毫不犹豫的说道:“鬼杀队愿意无条件的向神灵大人贡献猩猩绯砂铁,只求神灵大人可以让我们加入眷族,我们鬼杀队愿意世世代代供奉神灵大人。”

  卫宫就知道,以产屋敷耀哉的性格,不可能放过这一次的机会。

  这可是他们反败为胜,击败鬼舞辻无惨的最好机会了。

  赫菲斯托丝扭头看向卫宫,“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卫宫一愣,“你问我?”

  赫菲斯托丝点了点头。

  卫宫说道:“这是你收眷族,又不是我收眷族,干嘛要问我。”

  赫菲斯托丝说道:“你也知道,我们眷族是一个锻造眷族,如果是铁匠的话,我和乐意收下了,但我们眷族并不需要太多的战斗人员。”

  “原来你是在打锻刀人的注意啊。”卫宫恍然。

  赫菲斯托丝点了点头,“我看过鬼杀队成员的日轮刀,手艺很不错,我完全可以感觉到他们在锻刀时的热情。”

  如果有这样的人加入她的眷族,她是万分欢迎的。

  “那你就一起收了呗,就算是多出一群战斗人员也没什么坏处,而且你还可以让他们给你收集稀有的材料,不是么。”

  产屋敷耀哉心头一动,连忙说道:“是的,神灵大人,如果神灵大人需要,我们鬼杀队愿意为大人寻找世界上所有的珍惜矿石。”

  卫宫又说道:“而且你别看产屋敷耀哉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他可是一个相当合格的领导人,到时候完全可以辅助椿,管理好你的眷族,让你省心省力。”

看过《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