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 20.比赛
  伊尔迷伪装的钉子男进入房间后,顿时察觉到了房间内剑拔弩张的气氛,不动声色的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不,什么都没有。”西索收敛了自己释放出的杀意,轻声说道。

  卫宫啧了一声,他原本还以为进入房间的会是自己的同伴,结果没有想到最后两个人,一个是杀手一个是变态。

  开局不利啊。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走吧。”卫宫戴上计时器说道。

  其他人点了点头,同时拿了一个计时器待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与此同时,房间墙壁上向前的屏幕浮现出了一行字体……表决之路,从这里起直至终点的路程上,你们五个人必须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准则前进。

  卫宫笑眯眯的说道:“少数服从多数,看样子我们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呢。”

  他们三个人,西索和伊尔迷只有两个人。

  不过两个人也不在乎,西索淡定的说道:“反正大家的目的都是楼梯,少数服从多数完全没有问题。”

  “行吧,我们走。”卫宫一行人从房间内出去之后,就遇到了第一个难题。

  走左边,还是走右边。

  O代表是右,X代表是左。

  卫宫无所谓,反正不管走那条路都可以通往楼梯,只不过是困难度不同而已,在场五个人没有一个是简单角色。

  伊尔迷和西索是念能力者,卫宫和罗宾是恶魔果实能力者。

  剩下的香坂时雨也是一位武术达人,就算是在难的考题也难不倒他们。

  所以卫宫随意选择了右边。

  结果卫宫惊愕的发现,投出右边的只有一票,剩下的人都选择了左边。

  西索笑眯眯的说道:“看样子,大家都很喜欢左边呢。”

  卫宫无语,反正他也是瞎选了,走那边都无所谓,于是跟着众人沿着左边的道路前进,半路上,卫宫好奇的问道:“对了时雨,昨天晚上长老和尼特罗之间的对决如何,谁赢了?”

  西索和伊尔迷对视了一眼,不由同时竖起了耳朵。

  作为念能力者,几乎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尼特罗这个名字。

  他代表着念能力者一座高不可攀的高峰。

  不管是西索还是伊尔迷都知道尼特罗的实力,伊尔迷所在的揍敌客家族甚至不做尼特罗的生意。

  现在听到有人和尼特罗战斗,不由留心起来。

  “长老,赢了,一招。”香坂时雨有板有眼的说道。

  “只赢了一招吗?”卫宫有些意外,尼特罗是念能力者不假,但正因他是念能力者,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念能力者的修炼。

  所以在单纯的武术方面,应该不如无敌超人才对。

  结果无敌超人只赢了一招吗?

  “看样子? 尼特罗的武术境界很高啊。”

  香坂时雨点了点头? 回忆起昨天晚上的战斗,“尼特罗? 分心了。”

  卫宫哦了一声? “你的意思是,尼特罗在战斗中分心? 被风林寺隼人赢了一招。”

  香坂时雨嗯了一声。

  “这么说,他如果不分心的话? 风林寺隼人未必可以赢了他一招? 对吧。”

  “是的。”

  卫宫不由感叹,“在兼修念能力的同时,还可以把武术修炼到这种地步,尼特罗还真是一个惊才绝艳的家伙? 这家伙死掉未免可惜了。”

  西索愣了一下? 说道:“尼特罗会死?”

  卫宫说道:“每一个人都会死,尼特罗也不例外。”

  “但我听你的口气,他好像会被人打死啊。”西索又不是笨蛋,怎么可能听不出卫宫话里的意思。

  但他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可以打死尼特罗这个最轻的念能力者。

  幻影旅团吗?

  虽然这群人都是一流的念能力者? 但以他们的实力可做不到这一点。

  “这件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卫宫反问。

  西索目光闪烁了几次,忽然笑了起来? “说的也是呢,这件事情确实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呢。”

  众人又前进了几百米后? 拐了一个弯,忽然发现前方没路了。

  他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内? 空间除了正中心有一个方形的擂台之外? 其他的地方空空荡荡? 什么都没有。

  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在空间的对面,有一个出口。

  出口方位站着五个穿着白袍,带着白色头罩和锁链的囚徒。

  这群人全部都是世界各地的凶残罪犯,每一个都被判服一百年以上的劳役,其实和无期徒刑差不多了。

  毕竟他们可活不到一百年之后。

  看到卫宫一群人出现后,五个人其中的一个就被卸下了枷锁,拿掉头罩后朝着卫宫一群人大吼:“我们是受雇审查委员会的试炼官,你们必须再次和我们五个人交战。”

  “比赛以单对单的形式进行,每人只能出战一次,出场顺序有你们自己决定,比赛采取五局三胜制。只要你们可以获得三场胜利,就可以通过这一关。”

  “战斗的规则简单明了,没有任何限制,也没有平手,只有一方死亡或者认输,比赛才会结束。”

  “现在你们可以表决,是否接受这一次比试,接受选择O,不接受选择X。”

  卫宫一行人当然不会拒绝,全部选择了O。

  “现在,派遣出你们的第一个参加比赛的选手吧。”

  “我来吧。”西索一马当先,沿着脚下伸出的道路,一路来到了方型擂台,狂暴的杀意锁定了自己的敌人。

  他的心情很不好。

  说实话,对于这种少数服从多数的过家家游戏,他是一点也不感冒。如果不是这一次的队友是卫宫等人,他压根就不会玩这种游戏。

  按照他的想法,直接把自己的队友打的不能自理,然后一个人直接通关。

  反正陷阱塔这种东西,压根就拦不住他。

  但是,谁让他倒霉呢,这一次的队友居然是卫宫。

  对于这个家伙,西索是万分忌惮,毕竟他昨天才被对方按在地上摩擦了一番,现在当然不能扎刺,否则今年的猎人考试,说不定就会提前出局了。

  因此,一路上西索十分憋屈,干脆将自己的怒火发泄在了所谓的试炼官身上。

  “开始吧。”试炼官满脸狰狞的说道:“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打断你们这群家伙的骨头,看着你们哀嚎,求饶,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啊。”

  西索狂暴的杀气这一次几乎不加掩饰了,舔了舔嘴唇说道:“真是有趣,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也是杀人。”

  试炼官一愣,随即笑了起来,“那就让我我们厮杀一场吧。”

  “不用了。”西索摇了摇头。

  “你害怕了。”试炼官讥笑起来。

  西索轻蔑的笑了起来,“真是蠢货!”

  试炼官勃然大怒,正要扑上去折磨西索,结果忽然发现自己的视线竟然歪了,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地面。

  这个时候,他忽然看到自己的两条腿屹立在擂台之上,但腰部以上的上半身却消失不见了。原来他已经被西索懒腰斩断了身体,但他本人却毫无察觉。

  刚才想要向前扑的时候,上半身下意识的前倾,直接从身上掉了下来。

  一时间,试炼官满脸恐惧,“怎么……怎么可能……”话还么有说完,他就因为失血过多,死掉了。

  卫宫不由啧了一声,“你就非要弄的这么血腥吗?”

  西索没有说话,走到一边坐了下来。

  卫宫也不以为意。

  第一个试炼官的死亡,明显吓到了对方的几个囚犯,但一想到西索已经下场,囚犯们又鼓起了勇气,派遣出了第二个试炼官。

  卫宫看向伊尔迷,“要不,你第二个出场。”

  伊尔迷没有反驳,点了点头走向了方型擂台。

  不超过十秒钟,战斗结束,伊尔迷返回,擂台赛只留下了一具尸体。

  连续两人被秒杀,对面的囚犯们是真的怕了,一个个目光惊悚的看着卫宫一行人,一时间满是踌躇,不敢前进。

  过了一会,第三个囚犯走了出来,竟然是一个漂亮得妩媚女子。

  女子不敢去看卫宫,生怕卫宫也是一个杀人狂,目光在罗宾和香坂时雨之间游走不定,思考片刻后,锁定了罗宾,挑衅道:“刚才臭男人已经战斗过了,现在要来一场女人之间的对决吗?”

  罗宾当然不会拒绝,漫步走上了擂台,她从小就在大海上漂泊,见过了世界的黑暗,对于杀人这种事情其实一点也不抵触。

  女人说道:“我们女人之间的战斗当然不能和那群臭男人一样野蛮,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一决高下。”

  罗宾饶有兴趣的问道:“你打算用什么方式。”

  女人看着罗宾一头乌黑靓丽的头发说道:“对于女人而言,头发就是生命,我提议,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可以剃光对方的头发,就获得比赛的胜利,如何?”

  罗宾点头说道:“我同意。”

  “那么,比赛开始了。”女人说罢,一个箭步冲上了罗宾,手里多出了一把剪刀,剪向罗宾一头美丽的秀发。

  罗宾淡定的说道:“六轮花·锚之花!”

  然后她的身上长出了六只手臂,以少打多,脸上带着一丝丝微笑。

看过《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