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 19.猜猜看
  卫宫没有给门淇新的汉堡,反而给了对方一份炒卷心菜,“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腻,尝尝这个。”

  这玩意就是那个成熟之后,会飞走的卷心菜。

  味道超级棒的那种。

  “卷心菜?”门淇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塞进自己的嘴里,眼睛不由一亮,“这是什么品种的卷心菜,也太好吃了吧。”

  卫宫说道:“这是一种特殊的卷心菜,每到收获季便会为了不被吃掉而向不为人知的秘境进行迁徙,味道相当纯正。”

  门淇听的一脸懵逼,而后感叹道:“世界之大,果然无奇不有啊,这种卷心菜你是从哪里发现的?”

  卫宫说道:“在一个叫做阿克塞尔的城市内发现的。”

  阿克塞尔?

  门淇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她看向自己的同伴,萨次和卜哈剌同样摇了摇头,他们和门淇一样,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罗宾在一边不动声色的翻了一个白眼,阿克塞尔这种地方一听就知道在另外一个世界,你们听说过才有鬼了。

  大概是因为给门淇吃了几种不错的食物,门淇很快就把刚才和卫宫产生的不愉快扔到了一边,双方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门淇拉着卫宫坐下来,拍着卫宫的肩膀说道:“我看你也是一个队美食有追求的人,这一次如果通过了猎人考试,不如跟着我成为美食猎人怎么样?”

  “可以啊。”卫宫点了点头,他对于成为什么样的猎人并没有太大的追求,既然门淇邀请了,卫宫就爽快的答应下来。

  而且比起赏金猎人,寻宝猎人,私家猎人,幻兽猎人,卫宫觉得美食猎人说不定意外的适合自己。

  毕竟他也是大吃货帝国的一员啊。

  门淇看到卫宫这么爽快的答应了自己,不由对卫宫更有好感了,不过她也没有冷落了罗宾,向罗宾发出了邀请。

  “你要不要和卫宫一样,成为美食猎人。”

  罗宾摇了摇头? 拒绝了门淇?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对美食猎人不感兴趣。”

  “那你想要成为什么猎人?”门淇好奇的说道。

  “实际上我对成为猎人根本不感兴趣? 这一次参加猎人考试? 只不过是陪自己的同伴而已,能不能通过考试? 对我而言一点也不重要。”

  罗宾这番话让门淇不由皱起了眉头,门淇原本以为保命参加猎人考试的人? 都是对猎人感兴趣的人。

  没有想到居然还有罗宾这样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 猎人虽然受人尊敬,拥有重重特权,但对于猎人不感冒的人也不在少数,她在自己的猎人生涯中? 不是没有遇到这样的人。

  不过对于这样的人? 门淇向来没什么好脸色。

  虽然冲着卫宫的面子,不会给罗宾甩脸色,但在接下来的谈话中,却再也没有向罗宾说过一句话,压根就当对方不存在。

  罗宾也乐得如此? 悠然自得的享受着丰盛的晚餐。

  卫宫看到这种情况,笑了笑? 什么都没有说,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是如此? 有些人一见面就可以成为朋友,有些人一见面就会成为敌人。

  只要门淇和罗宾两人不打起来? 卫宫就当没有看到。

  晚餐结束后? 卫宫和罗宾起身告辞? 准备去找地方休息了,门淇主动提起要给卫宫安排一个房间,卫宫没有拒绝。

  既然有房间可以入住,他当然不愿意去睡地板了。

  门淇带着卫宫来到了考官们生活的区域,打开一扇门说道:“这里就是你的房间了,至于你……”

  她看向罗宾,撇了撇嘴说道:“跟我来吧,你的房间在另一边。”

  如果不是看在卫宫的面子上,她才不会去管这个女人呢。

  罗宾也知道这一点,对着卫宫说了一声晚安后,就跟在门淇的身后,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处。

  卫宫进入房间,随手把门关上,这是一个相当简陋的房间,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之外,还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即没有电视也没有空调。

  不过一想到这里是飞艇,卫宫就释然了。洗了把脸之后,卫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今天一口气穿越了九十多次,实际上他也累了。

  这一觉,卫宫睡的香沉。

  ……

  “各位,久等了,我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第二天早上,卫宫是被一阵广播吵醒的,他洗了把脸后走出房间,来到飞艇的大厅和众人汇合。

  风林寺隼人,一笑,逆鬼至绪,罗宾,香坂时雨已经聚集在大厅。

  他似乎有些来迟了。

  “早啊,诸位。”卫宫打了一个哈欠,走到了他们中间。

  众人纷纷向卫宫打了一个招呼,就随着人群下了飞艇,到达了猎人考试的第三个会场。

  一座耸立于云端的高塔。

  陷阱塔。

  尼特罗的秘书豆面人将考生们集中起来,宣布了第三场考试的内容。

  限时七十二个小时内,或者走到地面。

  而后,豆面人就和尼特罗乘坐着飞艇离开了,将一众考生留在原地。

  陷阱塔高耸入云,塔侧既没有楼梯也没有窗户,有的只是悬崖峭壁,从这里跳下去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风林寺隼人站在塔的边缘向下眺望,根本看不到地面。

  一笑放开自己的见闻色霸气,感应了一下四周,斩钉截铁的说道:“这里有机关。”

  罗宾看向卫宫,“我们采用更好的办法,直接飞下去算了。”

  她很清楚只要卫宫愿意,可以带着他们一群人直接飞到地面。

  卫宫摇了摇头说道:“这多没意思。”

  他来参加猎人考试,就是为了体验这个过程,直接从陷阱塔上飞下去就没什么意思了。

  逆鬼至绪抓了抓头发说道:“既然如此,我们还是找机关吧。”

  “在,这里。”

  香坂时雨半跪在地上,在地面轻轻一按,地板的一端下陷,露出了一个入口。

  逆鬼至绪不由一愣,他想要找机关,没有想到香坂时雨已经找到了机关,这种速度也太快了吧。

  不过他本人并没有太过于纠结,“走吧。”

  香坂时雨点了点头,顺着入口跳了下去,下一秒钟,入口自动关闭。

  逆鬼至绪上前敲了敲地面,摇了摇头说道:“不行,锁死了。”

  一笑说道:“看样子,一个入口只允许一个人进入其中。”

  “这就麻烦了。”风林寺隼人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说道:“看来,我们要分开了。”

  “那就塔底见好了。”卫宫上前走了几步,在地面一踩,找出一个入口,“记得别让为等的太久了。”

  说罢,卫宫就顺着入口跳了下去。

  下一秒钟,卫宫就落入了一个房间内,房间内除了卫宫之外,还有一个人。

  就是刚才跳下来的香坂时雨。

  “哟,时雨。”

  香坂时雨冲着卫宫点了点头,“你,来了。”

  卫宫嗯了一声,站起来环视了四周一圈,发现房间内有一根圆柱,圆柱上面放着五块计时器,计时器上面还有X和O的按键。

  香坂时雨也返现了这一点,缓缓说道:“还要,三个人。”

  卫宫看过剧情,当然知道这一点,于是点了点头,“那就等等吧。”

  一分钟后,一个女人从上面落了下来,依旧是一个熟人。

  “哟,罗宾。”

  罗宾在房间内走了一圈,看到圆柱上面的五块计时器,恍然的的领导人,“还要两个人啊。”

  卫宫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们猜猜看,这两个人是谁?”

  罗宾笑着说道:“如果我猜对了呢?”

  “我那就答应你一个条件。”卫宫想也不想的说道。

  “可以。”罗宾爽快的答应下来,“如果你猜对了,我也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

  “没问题。”卫宫点了点头,问向香坂时雨,“时雨,你要不要参加?”

  香坂时雨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卫宫说道:“我先来吧,我觉得应该是逆鬼至绪。”

  罗宾说道:“我觉得是一笑。”

  香坂时雨说道:“是长老。”

  她的话音刚落,天花板打开,一个男子轻巧的落在地上。

  卫宫看到这个男子,不由苦笑了起来,“看样子我们都猜错了呢。”

  这个落地的男子既不是逆鬼至绪,也不是一笑,更不是风林寺隼人,而是在第二场考试之中被卫宫按在地上摩擦的变态。

  西索!

  西索抬头看到卫宫一行人,联想到卫宫刚才说的话,很快就明白了状况,不由笑眯眯的说道:“可以加我一个吗,我猜下一个进来得人应该是吉塔喇苦。”

  卫宫哼了一声说道:“你直接说是伊尔迷好了。”

  西索眼神闪过一丝惊讶,“你竟然可以看破刺客家族的伪装,真是令人意外。”

  伊尔迷出生于揍敌客家族,伪装技术独步天下,他伪装成为了钉子男,就连他弟弟奇犽都没有发现。

  然而卫宫却发现了,这种观察力让西索也觉得吃惊。

  “我真是越来越对你感兴趣了。”

  “如果你还想要被我按在地上摩擦,可以放马过来。”卫宫嗤笑着说道。

  与此同时,最后一个人从天而降。

  正是伊尔迷。

看过《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