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宋风烟路 > 第1646章 既不回头,誓言何必(1)

第1646章 既不回头,誓言何必(1)

  泰山,林阡从小玩到大的地方,“山林里的蘑菇,颜色越鲜艳就越有毒。”徐辕不止一次听他这么说,心里却嘀咕主公你不是吃任何蘑菇都中毒的吗。

  现在他才懂,主公说得对。就像这个人生信条是血流成河的魔女楚风月,艳若桃李,心如蛇蝎!

  杨鞍的叮嘱还在耳畔,天骄当心,她早不是两年前的那一个了。

  陈旭分明也提醒过,天骄,莫要混淆,金军和红袄寨哪个才是敌。

  可他偏偏却忘了,被她的绝色一叶障目,以至于死穴周围全都被两年前的孽缘塞满!之所以对世人是两年前而对他还像在上一个瞬间,是因为这两年每逢闲暇时候他都会回想起她曾退下战场为他洗手作羹汤。那符合他对她温婉外表的构想以及他对神仙眷侣的向往,然而她却在他以为梦想快实现的一刹对他当头一棒,告诉他,“你觉得”和“我觉得”不一样!

  

  战争从爆发到白热越快,阴谋从构思到酝酿就越慢。当这一刻四面八方全都是金鼓齐鸣和喊声震天,而他却在一个低到谷底的视角、与世隔绝的境地,完全分不清祸乱重点在调军岭还是摩天岭……这才醍醐灌顶,原来一切都是早已有之的暗算?可笑他昏招迭出为她做出了自己所有能做的努力,费尽心机谁料她楚风月竟还是个骗子!!

  她来破坏婚礼,眼看就不是为私,也不仅仅是要离间分化,而是明知道红袄寨会刻意引君入瓮以求杀她,所以将计就计、铤而走险、诱着红袄寨的这帮蠢货将她和她的麾下引狼入室,同时,由她这颗气魄非凡的诱饵,将唯一能救局的徐辕提前带出局!

  带出局?事前,徐辕听陈旭分析楚风月要来,根本就没想过要出手更没想逃婚跟她走,为什么却循序渐进地顺她心意一头栽进这万劫不复?因为婚礼上这个可怕的女人一步步地逼着徐辕愧对她、怜悯她、不舍她。眼看“惨遭围攻”的戏码不能打动他,她头脑清醒地转而对杨鞍擒贼先擒王,其实就是要激他徐辕出冯虚刀刺她。生死关头她无比决然缩回手,并不是认输耍赖和自寻短见,而是要骗他亲手捅伤她、激发出他内心深处最强烈的恐惧和自责……

  说来所幸他顾及对柳闻因的道义责任,并时刻惦记着不能失信于杨鞍,才没有犯下众目睽睽跟楚风月私奔的错误,否则那完全就是对楚风月的上策正中下怀,当场就让盟军和红袄寨的“绝对互信”崩溃。饶是如此,他利用世人盲区护她下山的自以为的妙计,仍然还是直接迎合了这位狠毒魔女的中策。

  离间虽未成,战斗可打响!山崖下,她昏迷、蹒跚、吵架、挽留,一点点地拖延着他的时间,拖了大约半个时辰,等着远近大半的宋军注意力都散到他俩身上,等着所有的金军先锋潜入泰山的要塞附近各就各位,等着他对她的心防卸得差不多了,这才对他露出狰狞的真面目,

  或许她本来是给他机会的,现在回想起来,适才的紧紧相拥原来不是女人的一哭二闹三上吊,而是作为一个即将得胜的敌方主帅在对他下最后通牒:徐辕,你跟我一起走,这一战、从此以后的每一战,与你与我都无关。可他却一直犹豫不决。这女人哪等得起?你不如她意,她灭你全族!

  

  “到底是哪里!”安宁被打破,两处皆战火,他只听到他声音微颤。

  “哪里都危险!”她带着一丝惩罚的快感,冷笑着说哪里都是重急,摩天岭和调军岭,你一处都救不了,“山东尽在我掌握。”

  “楚风月,你过分了!”他怒极,冯虚刀本能出手,还没想好是吓唬她还是真的砍,对面一道罡风已经阻断他“挟持她来反制金军”的可能性。霎时天昏地暗,刀起漩涡,狂沙如潮,来者正是纥石烈桓端。

  由于“归空诀”傍身,实战中徐辕从来发挥稳定,刀法不会受到心境影响。故而虽然在气头上,仍是从容不迫格挡,顺势劈开连环七刀,转守为攻、威不可挡。腾挪不到十个回合,纥石烈桓端刀境里的大漠、胡笳便一扫而空,任凭他浩荡不竭的冯虚刀拨云见月。

  光线骤亮,眼看这位南宋武林天骄刀法卓绝,沛然临绝顶、凌扶摇之风,纥石烈桓端自惭形秽,风里流沙刀不敢恋战连连后退,却还是用两处刀伤,拼死换得了楚风月安全。

  徐辕虽大占上风,却不能掉以轻心。不知何时起,在周瞰、江龙几人昏倒的地方,陆续又涌出二十多个花帽军武将,他们的出现以及对楚风月的簇拥,注定了徐辕不仅休想伤害楚风月,更是或多或少要被钳制好一段时间。

  “一起上吧。”徐辕甫一见到纥石烈桓端,最后的一丝疑惑都散尽了——

  上上局,仰天山,上一局,会谈中、监狱内,楚风月总在人前演出一副旧情未了的样子,目的只有一个,离间徐辕和杨鞍;徐辕接连中过两次计了,本来已经死心、绝情了,却为什么好了伤疤忘了疼?就因为这个纥石烈桓端啊,他在谈判末尾语重心长地对自己说,风月是因为你,命都不要了,耽误了撤离。是这位好师兄,帮楚风月塑造了这样一个痴情女子的形象!也是他,时时刻刻在给楚风月拓宽后路……

  徐辕啊徐辕,你太糊涂,你自己都说过“桓端此人我很了解,他比我更爱风月。”楚风月来抢婚了,你本该去思考,桓端呢,他不怕楚风月死吗?你没有,你一则牵挂着楚风月安危,二则……楚风月的戏演得太好,一副穷途末路不要命的样子骗了你,令你下意识地觉得,她是瞒着桓端出来抢婚的,毕竟她是实实在在的孤立无援。可是,可能吗!“身为主帅徇私、对敌自投罗网”的愚蠢行为,瞒得住桓端这般宽仁的师兄,瞒得住黄掴那样的人精!?

  黄掴不仅没被瞒着,而且知情、赞同。黄掴对纥石烈桓端说,那场婚礼,她爱去不去。其实还有个言下之意,她不去也得去!打着“恼怒搅局”的幌子其实是“蓄意破坏”婚礼,表面夺夫,实则夺帅、夺志、夺气,铺垫和引导着接踵而来的长驱直入、从天而降、出奇制胜……这样的绝佳战略,楚风月只是实施者,纥石烈桓端才是献计者,黄掴更是最后的决策者!他们三个,从来就是心有灵犀的最佳搭档,是山东之战公认的金军铁三角。

  “楚风月若意外死去,对于金军的打击之重,堪比杨鞍暴死之于红袄寨”,包括杨妙真在内的人都曾这么想。献计之初,纥石烈桓端就是基于这样的诱惑,算准了宋军大部分人都会着重于在婚宴现场埋伏兵和设陷阱而因小失大。于是他在黄掴的鼓励下抛开私情恢复理智、主张由楚风月打头阵并拐带徐辕、从而开启今夜侧翼突击调军岭的好戏。当然师妹是一定要保护的,这一刻,正是由他亲自到山脚来搜救她,与此同时调军岭的山顶上,黄掴、束乾坤、解涛等人千挑万选的精锐也都已一触即发。

  

  “我想你们是算漏了。即便我不在场,调军岭防线重重,凭几支敢死队就想打穿?”徐辕淡然一笑,平素调军岭就是泰安东北部杨鞍最引以为豪的坚固堡垒,何况今日要举行婚宴,邻近的营寨都往此增过兵,以至于对外的防御更加森严。就算对楚风月的放水确实有引狼入室成分,但一旦发现不妥,就随时能演变成关门打狗。别忘了,金军要突袭,还得防海上升明月发现报信,所以出动的兵力不可能多。

  所以,徐辕觉得,金军很可能是避实击虚,一边假意要攻打调军岭和吸引一部分宋谍兜圈,一边暗中从西北角的摩天岭来突入泰安。逐渐恢复冷静的他,用不着楚风月再亲口回答到底哪一处是金军的势在必得。

  “天骄,你猜猜,这场雾,是天下的,还是我下的。”人群中,楚风月微笑伫立,学着他答非所问。他却听出弦外之音,果然,这场雾直指摩天岭有难。

  这场即将淡去的雾,半个时辰前,他还想问她,这山间的清气,好看吧。真讽刺,原来不是大自然的清气,这场雾根本是杀伐的烟火气,是金军人为施加的障眼法!为的就是切断摩天岭和调军岭的第一沟通方式,不给杨鞍等人直观地获知“摩天岭遭到打击”和及时地调遣救援。

  第二沟通,宋谍……如果说战斗发生前海上升明月不知情是因为金军保密工作做得好或干扰项太多,那么战斗发生已有半个时辰海上升明月却还贻误传讯,除了情报网瘫痪就只有一个可能性,有一支军队海上升明月还没能覆盖到……

  “是大同七雄?”这支原属于薛焕的部下,两年前也是花帽军的同袍战友,前几日才从河东方面往这里调遣,徐辕一直以为还在来的路上,结果被对面的黄掴巧妙藏兵了。

  “是我下的。”楚风月眉一挑,狠狠强调,话题该她引导,这场雾是她找人施的障眼法。

  “要在半个时辰内完成突击摩天岭,需要有一个身经百战的主将和一支异常优秀的军队,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我想,正是仆散安贞领导大同七雄,对摩天岭的我军分割包围了。”徐辕不理她,继续冷静分析,除了桓端、风月之外,金军再无人能在攻坚战中独当一面。

  “不愧天骄。”纥石烈桓端和麾下仲元、阿邻等人试验了许久,方才在实战中磨合出围攻徐辕的最佳配置,故而示意其他人别上来帮倒忙、先由他们以三敌一为上。

  “金军算是下了血本,行动倒也算水入沙地。”徐辕客观地评价着,刀法越是雄壮,越衬出他内心淡定。

  “师妹,你先回去。”纥石烈桓端知道离械斗结束还早,不想楚风月再添半点伤。

  “不必。要凯旋一起,反正也快了。”楚风月换上盔甲,全副武装,拒绝离场,“你们为我拿下他,不用脏了我的刀。”

  好熟的话,徐辕心一凛,她显然是记仇的,抢亲时遭遇的一切她都要原原本本还给他。她却也是念旧的,她不希望他死。

  “这,有难度啊……”阿邻汗颜,天骄在前,我们哪能游刃有余把握分寸?仲元咬牙说:“照着死法打,或许能生擒!”

  九天神皇

看过《南宋风烟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