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宋风烟路 > 第1555章 寒星无数傍船明(1)

第1555章 寒星无数傍船明(1)

  连青面兽都能发现吟儿的缓兵之计,正常状态的林阡又怎会看不穿盟军的得寸进尺?

  这一天天的,他们给他送回了甲胄、弓弩、地图、书策,一次又一次地意图催他部署或赴战,哪怕来叫阵的金人靠辜听弦一根手指都能打发。

  他虽抵触,却也了解,盟军全是出于害怕,害怕他停滞不前,害怕饮恨刀锋生锈……

  再了解不过,可那又如何?

  看他怎么也不动,他们终究急了,尤其听弦和吟儿,终于斗胆带着部下们前来揠苗助长:“师父为何迟迟不肯出手?”“就从杂碎打起,不会害你入魔!”

  那时他正在帐中看着这样一首稼轩词: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正壮士、悲歌未彻。

  好一个“回头万里故人长绝”——回头遥望,故国万里之远,与故友永远诀别……

  他知道,这就是娘亲被他杀死的那晚,林陌心情的真实写照;

  可是谁又想到,林阡林陌同一宿命:“那日,我也与你们永诀。”

  虽然他是他们大部分人抗金事业的引路人,但他深知他已经不可能与他们并列于世,在他们全体愣在那里的时候,他继续向他们解释说:“林阡与各位已然殊途。”他现在可以是魔王,可以是小毛孩的师父,唯一不能当的就是他们的主公,因为他不能连累盟军,所以他只能局限在此。

  辜凤等人这才知道,原来现实是这般残酷,就算盟军努力克服了“他将来能否服众”的困难也不够,他自己对“盟军重新接受他、继续听信他”存在障碍,这才最棘手……

  “这些年的每一场战役,我所遇的所有金国武将,无一例外都会拿他自己和林阡比……冲这一点,我知道林阡是这沙场最不可或缺!怎会是殊途!”吟儿不依,据理力争,底气十足。

  这熟悉却又有些缥缈的面容,曾是他入魔前的唯一执念,那天正是为了夺回她,他才脑热地杀去金营:吟儿,终于重新见到你,还能重新认识你,我打心底里高兴,原来人生就算再来一次,我还是会爱上你,可是我在寻你的过程中犯下了十恶不赦的滔天罪过,如何还能与你继续携手、风雨同度?

  他看向她的时候明明一开始还有热情,忽然之间却眸底一黯,显得是那样的孤僻和冷峭:“吟儿……我只是答应你活着、尝试与苍生相安无事,不曾说过我要回到战场,那太不妥。我已入魔,罄竹难书,你应控制我,随时杀了我……”

  “不存在入魔!谁罄竹难书?那夜你几乎当场就被打得粉身碎骨、失了忆糊涂地在外受了那么多苦,该赎的罪早就已经赎清!要我说多少遍你只是误杀,误杀!娘亲她临终根本是释怀的,你至于想不通一蹶不振、还杞人忧天说什么杀尽苍生!?何故盟军都在努力、却偏是你不肯回来!”吟儿越说越是气恼,她不明白,玉紫烟的死为什么会死死压着他,他又不是处心积虑去弑母,甚至很可能只是中了战狼的圈套,而华一方和徐辕对相关的舆论早就控制住了、盟军都已经做好了重新归顺他的准备……

  “不是杞人忧天,我是真的……”他刚想对她说起盟军没有目睹的文县四村血案,就看到许久没有发话的听弦接过话茬,和吟儿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师父,暂时不回来也罢……”

  他一愣,看向这个和吟儿一样飞速成长起来的小徒弟。

  听弦掀开帐帘给他看,万里疆场尽入眼,兵马、风雨和黄沙来往浮沉:“这些日子,这些人,都和我一样,恨不得放下这里的一切去寻主公,却还是咬紧牙关遵循着主公的号令守在了这里。守在这沙场且战且等,等您回来重新统领。大家都是一个想法:主公一日不回,且战且等一日,一月不回,且战且等一月,一生不回,且战且等一生。相信主公最终回来的时候,我们虽然白发苍苍,却还都有力气再战,一同上阵杀敌,了却这弓刀事业、赢得那诗酒功名。”

  这,也是徐辕在大圣山同林阡鸡同鸭讲时所说,过去,盟军习惯了在主公刀后坐享其成,而今,自会与主公一并担下恶名渡过难关,关键只看主公你愿不愿意伸出手。

  吟儿被听弦这一席话说得肝肠火热,回看林阡却仍然不肯动容,那时她不知症结在文县,只觉得自己的“道理”和听弦的“责任”加起来也弥补不了林阡所缺损的心态,不禁既伤感又失望更烦扰:“我知道,你是更愿意就在那里偿命!可是,活下来不就说明你还有机会用命之外的方式完成你想达到的救赎?你到现在都还活着,真要这么浪费天意?!”一时气愤,破帘而出,众人拉都拉不住,这悍妇丢下的最后一句话越来越远:“……你他娘的!找死是吗!”语气充满怒其不争,竟还莫名冒出脏话,这也是道听途说的徐辕后来问她“盟主,原谅主公了?”的根由。

  “哎,师娘……”辜听弦赶紧起身去追,怎不怕他夫妻俩就此一拍两散!

  追出帐去,松了口气,原来师娘才跑几步就被一个拦路石绊住了。

  确切地说是两个。

  小牛犊那家伙,原先一边听着大人吵架,一边在帐边蹲着默默看盆里的鱼——盆和鱼哪里来的请问渊声老师——看着看着,小牛犊就很想吃,于是乎本性毕露,直接把盆一掀,水泼了,伸手捞起鱼来就直接往嘴里塞……

  刚好碰到气冲冲的吟儿,然后挨了她噼里啪啦一顿揍。辜听弦追上前来时如释重负,所以她那些脏话是骂小牛犊的么……

  吟儿正在气头上,哪见得了小婴儿直接吃鱼这种事:“畜生,给你长记性,叫你再生吃!!”

  林阡循着孩子的哭声跑过来,再坚硬的心都因为它而软,赶紧挺身而出、以身相护:“别打……”

  小牛犊嚎啕大哭,似乎很疼的样子,一见到有林阡护着,便握住他的手去给自己抹眼泪:“呜呜,还是爹爹好。”

  “……”吟儿见此情景哭笑不得,这小东西,自己不会抹吗,非要故意提示林阡去看它的眼泪。

  “爹爹好,爹爹这就带我去大散关打兔子吃!”没过多久,小家伙就破涕为笑,爬坐到林阡肩头去给他扛着。

  吟儿忽然发现,自己和林阡都没被烫?这小家伙好像突然就掌握了“以哭烫人”技能的开关?什么时候开始的?该不会是渊声……

  “沂儿……”林阡则怔怔站在原地,不知该怎么拒绝孩子。大散关?那根本也是个战地……这天下到处都是征尘,只要投入,就无回头路。

  “师父,答应他吧,莫再困守于营帐中,改日去大散关狩猎也好。无论如何,父母的悲欢离合,都不应影响孩子的人生。”听弦微笑在他身后说,你永远是儿子的崇拜,何不就用儿子的小小梦想,去对抗母亲给予的噩梦?

  吟儿一怔,回过神来,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劝说比我还厉害?不错,“道理”和“责任”要从根上说。

  角色互换以后,听弦可算尝到了说教的苦,而林阡显然也尝到了被劝的……

  同样也是因果报应,昔年他死都不肯要的小牛犊,竟是今日他死灰复燃的火种……是的,人生的解释权向来都归未来所有。

  他望着这个双眸纯净对自己充满期待的孩子,好像看到若干年前那个等着受教于胡水灵的自己。林胜南,你愿意给它怎样的人生信条?可你,到底有无资格给它……

  吟儿见他滞立原地,不知他到底听进了多少,当她只能做他回来的引子,盟军既给他赎罪的引力又给他负罪的斥力,那么,小牛犊,这个只给他未来希望的人,会是他重返荣耀的动力吗?

  屏住呼吸,不敢再说,怕打破这微妙的平衡,

  只在心里暗暗自语:胜南,有没有发现,我们这些人越来越相似了?

  因为我们所有人的罪与名,早就已经都捆在一起了。

  接下来的路,谁都不知道怎么走,

  但,没走过不代表不好走……

  鼻尖一暖,春雨如油。

  便在那时,凑巧传来加急战报:“强敌突至,孙将军告急!”

  战报中,这几日一直在秦州东部鏖战以林陌为首曹王府大军的孙寄啸夫妇,猝不及防地又添了一个名叫完颜江山的劲敌。

  :。:

看过《南宋风烟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