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宋风烟路 > 第1510章 守则同固,战则同强(2)盟主

第1510章 守则同固,战则同强(2)盟主

  又是那熟悉的血狼影,能对林阡在“压制入魔”和“推动入魔”间随意转换。

  也是那陌生的湛卢剑,既然出山便承担“济世”使命,自要协助曹王以“除魔”为己任。

  压制入魔之招,均是战狼在山东摩天岭流亡时自创,譬如“安禅制毒龙”“水月通禅寂”之类,层出不穷,源源不断,令旁观者感其剑境有如沧海浩渺,却能使对手独孤清绝宛然得见万千巨钟,而在手下败将林阡听来,真正是嘈杂得害他头疼的钟声、梵音。

  却就在压制入魔的间隙,又有推动入魔的“涕泣交而凄凄”“编愁苦以为膺”等招,断断续续,零星穿插,旁观者感觉不出杀伤,独孤清绝如果在对面也无所谓,唯独林阡那被压到最低的魔性却在这时被放纵而井喷,造成的后果当然是饮恨刀时时刻刻走火入魔……如果说卿旭瑭的朔风刀是从视觉引起愁云惨雾、发散给所有人,那么战狼的湛卢剑则是从内心引起生无可恋、针对唯一魔……

  铁定打不过,林阡的状态早就在上一战被完颜永琏消磨殆尽,此时能打出饮恨刀第三阶的“天水云三方斗法”都谢天谢地。

  “主公莫忧。”所幸这紧要关头,有一把同根同源的断絮剑能够为饮恨刀掠阵,帮他平复心绪、抵消战狼干扰他们都以《白氏长庆集》为内功基础,也都是掀天匿地宋阵阵眼,自然可以相辅相成。

  “陇西之游,愈躁愈沉”“凡将举事,必先平意清神,神清意平,物乃可正”,熟悉的心法。莫非的断絮剑才刚握在手心,便听到莫如的断絮剑出鞘吟啸……暮色中,橘红染上了她的剑锋、侧脸和肩膀,那些曾经都柔弱到极致的东西,究竟何时变成了如今这副坚强模样?当仁不让地说出他只敢在心里说的话,继续完成他欠了林阡的并肩天下。

  他本来还以为,光线的忽明忽暗,只是根源于外围的第四场静宁会战。金宋两军操戈披甲,车错毂,短兵接,矢交坠,士争先,阵法如云,旌旗蔽日……原来不是吗,不知不觉,日已渐渐西斜,这喧嚷纷乱的白昼真的要结束了。

  而他,莫非,从前是林阡麾下的一员虎将,现在大概只能在宋军阵营里“看着”。“当细作,应该坚定地承受旁人的误会和白眼。”他早就知道,可他从来做不到,他的性格永远不能契合断絮剑的“激中稳进”,太遗憾……

  正自慨叹,忽听孙寄啸惨呼一声,似乎不慎输了卿旭瑭一招,轮椅不能自控地往一边倒。见状,莫非几乎本能地提剑转向帮他格挡,缓得一缓郝定和石硅也想往这里支援,待冲到孙寄啸身边后才发现已经用不着。

  “我记得盟主闲暇时说,未必坚持到底的才是英雄,那些放弃过又重新拾起的,一样是英雄。”孙寄啸微笑望向莫非,换往常,寄啸可能会觉得这样艰难爬起很是狼狈,但今天看到莫非从跌倒的地方站起来他感到由衷释怀。莫非一愣,也回首报之一笑,在心里对自己说:好,那就从现在起,在另一个位置,学会坚定地承受。

  不容喘息,战场重心一旦偏移,孙寄啸立即去帮西海龙守御高风雷,莫非、郝定、石硅三人则一同鏖战卿旭瑭和羌王。其实,第二场静宁会战、孙寄啸还是莫非副将的时候,当莫非被困在翠屏山岌岌可危,正是郝定和石硅前往策应的。

  今次,第四场静宁会战,命途离奇而迂回,他二人竟还是处在为莫非策应的位置上,莫非也欣慰地观察到,石硅在经过短暂的犹疑后,还是选择相信了他和林阡,石硅手握的流星锤也不愧是山东二线兵将中的实力最强。

  段亦心在侧休整多时,视线始终不移核心分毫,一则战狼和林阡的身份使她移不开,二则战斗的紧张使她不敢移。

  莫如的参与虽然助林阡端正了心念不假,却只是保护了林阡不受剑伤、两个人相加实际还是处在下风,并且战狼为杀林阡很快便加大攻势连着莫如一起干扰没错,莫如的心法也一样主张平心静气,尽管她心境走偏后不会入魔,但她发挥不稳必会使断絮剑削弱。

  战狼很快看出端倪、立即采取分而歼之,当先打伤打飞莫如,切中肯綮后又强招迭起,全往再无帮手的林阡猖狂轰击。段亦心苦于体力难继又碍于身世,只能在师叔伯们的劝说下袖手此战。

  林阡的情况却令人堪忧,一旦莫如出局,本已稳定的“神游”等第六阶刀境不翼而飞,而“万寓于一”“万寓于零”都发挥得忽上忽下,在第四、五阶之间跳脱来回,免不了的一败涂地血肉横飞,教段亦心等人旁观得忐忑不安。这般情境下他刀锋里还透着一股不可思议的孤韧,还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地重新往第六阶闯荡。

  然而,负隅顽抗了二十回合左右,高手们还是最先看见,饮恨刀在对手的强硬压制下即将告败……

  好一把血狼影,把林阡打得完全忘了自己姓甚名谁:我是谁?在滚滚历史洪流中何许人也?在广袤空明人世间我站哪里?造化之始又是谁将道传到这宇宙中来?宇宙已无穷大那传道到这宇宙的外界是否更加大?还是说物极必反,那个外界根本无穷小,甚而至于它不存在,只是我脑海中浮光掠影的一个念头而已?越要坚持,越是浑噩,忽然有点明白又不太明白,感觉得道倏然又在道之外……

  完全看不清战狼剑法是什么诡异路数,也分不出自己是坚持住了还是没守得好,更记不得自己是什么人在何时何地,甚至完全感受不到自己的形态……战狼正对面伫立着的,仅余那双混沌之初就诞生的饮恨刀、以及流窜其上如风如烟疯狂不止的气和血,除此之外,好像还有……从天到地纷纷洒洒倾倒的……酒?

  不知是凑巧打出了“上善若酒”,还是记忆里的谁刚好朝他抛来一坛酒。电闪之间,他忽然通过这熟悉的气味找回了他的一丝“本我”,分辨出他在经过战狼暴风骤雨般的攻击后原来还是守住了、感受不到自身姓名与形态只是因为他已然成功忘记了“诸我”!然而,明明是如愿以偿地寻回了他想要的第六阶超强刀境、却被战狼铺天盖地的持续杀招死死推向了摒弃杂念后的另一个极端:“全部忘记”

  从始至终战狼一直都是一个打法,不管林阡能拼命打到什么水平,战狼都致力于铲除林阡的全部记忆,包括本心、人性、良知、底线……

  此刻林阡却借酒在“浑噩”和“杂念”之间寻到夹缝生存的空明这一生与谁对饮了千万坛酒?新屿,宋贤,鞍哥,爽哥,父亲,柳大哥,风行,文暄,莫非,瀚抒,越野,辛前辈,,楚将军,范遇,冷女王,孟尝,陈铸,邪后,风师兄,魏谋,洛知焉,溪清,石硅,义斌,郝定,天骄,段女侠,郭师兄,和尚师父,赵西风,揽月公子,落秋,毕将军,周将军,赵扩,独孤,宋恒,李贵……

  山东,大理,广南,淮南,江西,夔州,黔西,川东,川北,河东,陇右,临安,陇南,每座城池,每个画面,千杯不醉,豪情万丈。

  真巧,不久前在瞿塘单挑战狼的那一战,也是酒壶的碎裂把他心念周转回来。这酒气似乎可以凝聚自己散乱的神智,帮自己回忆起一瞬之前抛弃所有念头潜心入刀的终极目的到底是什么。不再怀疑,不再游离,继续强化他的上善若水亦如酒,推倒重来,临阵改造,渐入佳境仍坚韧不改。虽早已战成血人,却浑然不觉痛楚,不再止步第六阶,一跃而上第七阶,静听不闻水火风雷,熟视不睹山川乾坤。

  这一战,林阡不知所以然却知其然酒这东西,好像能帮他逃过战狼对他百分百的压制,使他能够在刀人合一时坚持“人驾驭人”。如此,才能在战狼突然推动他入魔后不受战狼“刀驾驭人”的愿望支配,继而以良知、人性、本心牢牢地恪守属于他林阡的底线:“若不入魔,必定赢不了战狼;但我万万不能入魔……”

  第七阶段渐次巩固,不再凶险;为求突破,遽然去试更强一刀在和尚和燕平生的帮助下林阡早已将饮恨刀法与洗髓经参悟到近乎完美,纵然是面对完颜永琏也不遑多让,然而明明还有气力留存、心念也因酒不再迷失,却还是被战狼剑中莫名的梵音搅乱得很难施展完全。

  意念未消失,却仍然模糊,第八阶段“动如逞才,静如遂意”迟迟不到,林阡若不入魔看来是只能停在这第七阶。可这一阶段的强度,还是只能守、最多持平、哪里拼得过战狼?!

  太强的敌人,三阶必死无疑,四五阶伤痕累累,六阶处于下风,七阶勉强平手,八阶却被压制和暗示入魔……“无论如何,不能入魔……不管现有的体力能打成怎样,我都立足于‘不死、不败’就是……”那时林阡只剩这一个潜意识。

  那时的林阡相对于战狼而言,就是刚出道时的林胜南面对黄鹤去,内力浅弱,特色受制,唯能凭着腾挪辗转逃,靠着“零胜欲”拼死制衡。也罢,第七就第七吧!这体力能打成这般他已很满足……

  战狼岂可放过这绝无仅有的机会,狠毒剑招前仆后继赶尽杀绝,只为害林阡的物我两忘物极必反。但看林阡奄奄一息还保持着最后的底线,甚至嘴角还泛着一丝满足的笑意,他深知此人万分可恶和棘手。曹王伤重已然被迫离场,曹王府的旁人不可能一直跟林阡干耗在这里……

  余光扫及,段亦心也已支撑站起,似乎想不再听师叔伯们的劝阻、随时要奋不顾身上前救林阡于水火?不对,她或许是想不费一兵一卒,以亲情或师妹的往事来感化自己……

  战狼心念一动:如今她和三府内斗已不再相关、而且也不能够相关,但她既已承认是林阡的人,我就该进一步与她恩断义绝,免得她日后与我攀上关系、与内斗攀上关系从而牵累曹王。此刻不管是继续驱逐她的认父也好,还是防止她冲进战局作乱也罢,他都必须进一步加深“她只是林阡的人”的客观印象!

  计谋从成型到出手在他战狼这里向来都是神速,片刻,正当林阡奋力持衡之际,斜路蓦地插入一个小人的叫嚣,不仅帮战狼与段亦心一刀两断,更加还超额完成了对林阡扰心的任务:“让我来拆穿,你们效忠的盟王、主公、林阡,他是怎样的一个伪君子面目!他啊,在兵书宝剑峡,扒*光了段亦心想要强*暴她,还妄想着要对我这目击者杀人灭口……”

  “兔崽子!”林阡闻言暴怒,卿未晚那兔崽子命大居然没死成!?或许当时林阡骨子里带了些慈悲觉得他罪不至死,否则饮恨刀要杀这等闲之辈还不是绰绰有余?卿未晚侥幸捡回一条小命,却还一瘸一拐地跑这里来造谣和离间,一边对段亦心念念不忘一边眼含渴望向战狼邀功。

  战狼自是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竟意外地一举两得,林阡他,显然误以为时空又回到当初的兵书宝剑峡了,他还怎么物我两忘?忘得不够和忘得干净一样的后果,林阡的刀势俨然开始紊乱、状态亦明显地倒退……

  “卿未晚,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段亦心也是气急败坏,女子名节何其重要,哪能大庭广众如此中伤,然而当晚到底发生了何事她却是大半没有看到。

  “战狼大人,各位好汉,我卿未晚亲眼所见!林阡虚有其表,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卿未晚龌龊小人,深知他暗恋已久的段亦心可能回不来,他自己得不到也绝对不要林阡得到她。

  段亦心坚信林阡不可能害她,还没反驳,就听出这句“战狼大人”的言下之意……她这才知道,卿未晚此举不是自发而是战狼授意,恍然的同时万念俱灰:想不到,我的亲人竟是如此,为了达到目的,毫无底线,不择手段。再想起误入歧途的小豫王,一模一样,忍不住叹:这些年来,我都将人世拒之千里,万料不到,人世对我亦视若不见……

  林阡发现自身刀法大乱已是半刻之后,除了震惊外也是同样的心如死灰:此人战力非凡又冷酷无情,今日我看来不止是打不过他、更还要命丧于此。又想:当初白鹭飞前辈潜伏进建康的尉迟府调查战狼,却一直不曾查出一丝半缕情报,我曾想过那是因为他被尉迟雪的善良蒙蔽,现在看来,还更拜战狼的非人实力所赐。再思及段亦心对小豫王的忠心不负、尉迟雪与郭子建的生死不离:父女几人真是截然不同。

  无暇再想,无论段亦心,还是担心他声名的盟军,又或者他自己和他的刀,全都在这一刻往消沉的谷底坠,一落千丈,无法翻身。

  视野里再无其它,唯见风萧萧而异响、云漫漫而奇色,那正是战狼抓紧战机后推动他入魔的一招“离梦踟蹰,魂魄飞扬”,一时间,黄尘弥漫,寒风萧瑟,形神支离,迫在眉睫饮恨刀溃不成军,再不入魔,便无人救林阡,无人救这些殿后的盟军诸将;然而入魔后,战狼当真能解决他林阡?能制止他屠尽天下苍生?还是战狼一定会重蹈三十年前推动渊声入魔的覆辙?!

  说时迟那时快,便在这凶险而矛盾的一息之间,斜路忽然有暖雾驱云扑盖向血狼影,霎时盎然春意驱散走林阡心头大半的阴霾……就在战狼沉浸于即将计成的喜悦中时,那把剑的入局宛若风花雪月的浪漫,硬生生制停了林阡不再往万劫不复中堕。

  血色剑光经久不衰,来人还未现出真容,卿未晚以为自己奠定大功、得意洋洋还在添油加醋“林阡那日打着救人的旗号侵犯段亦心”,剑光退散,忽而咋舌,只因那把与饮恨无比匹配、帮林阡再次制衡战狼的长剑,名叫“惜音”。

  “盟主!”“主母!”南宋群雄还来不及喜,卿未晚倒是先喜上眉梢:“林念昔,你可知林阡背着你在外面勾三搭四!”

  “林阡武功盖世,自有美人垂青,你这宵小不学无术,眼红才会含沙射影!”那娇小的女子落在林阡身侧,对敌怒斥,转头若笑,一袭白衣,眉眼盈盈。林阡瞬然一呆,不知是真是幻,险些忘了还在武斗,眼眶忽而有些红热,直到那一连串的上关花下关风融汇到饮恨刀法里才反应过来:“吟儿……”

  “呵,呵呵……”卿未晚一怔,干笑了几声指着段亦心,“盟主当真有那般大的度量,容得下比自己美貌的女人?”

  吟儿瞅见段亦心想起她好像是林阡初恋,登时串联了卿未晚所说的一切火冒三丈。她的剑法和林阡刀法可不一样,越被外界干扰越是打得对手眼花缭乱,如此,反而在卿未晚的笑声里帮林阡多恢复了几成功力,横冲直撞一股脑儿闯入第八阶段、迫得始料不及的战狼手忙脚乱连退两步。用不着战狼勒令,卿未晚自觉闭嘴。

  只见她傲然守在林阡身侧,霸气作出如下宣言:“比我美?可比我强吗!凡是想嫁林阡的女人,打得过我才能过门!”段亦心只觉一股敌意扑面而来,不禁一怔,苦笑摇头。

  林阡整个人都沉浸在重逢吟儿的狂喜里,后续几回合饮恨刀完全是机械性地挥舞,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怎么他这种心绪不稳的处境还能到第八阶?只是加了个吟儿祭出“风花雪月”而已?

  就像他在环庆火楼上打魔态渊声的时候,好像也是一样的,只要吟儿以惜音剑辅助,他不需要入魔就能发挥超常,为什么?愈发清晰,也愈发奇怪:惜音剑,好像真的可以一边消除饮恨刀魔性一边补齐饮恨刀不足,可这究竟是为什么……

  回过神来,知道此刻不是激动的时候,他必须专心应战才能带吟儿回去互诉别情。

  那一瞬,也正是战狼发现吟儿关键而意图先拆除她、因而趁林阡注意力不集中一剑狠手全力打吟儿的时候,林阡这不会让身边人受半点伤的性子岂容吟儿丝毫有损,因此毫不犹豫一刀上前迅猛将战狼拖缠回来,过程中难免血流了满手,越疼越提醒他心无旁骛速战速决。

  很快他就和战狼同时发现,难怪吟儿的降临立竿见影改写战局,惜音剑不仅是饮恨刀的最强搭档,亦是血狼影的对手之一:在饮恨刀的内力保护之下,它的风花雪月可以冲缓战狼用以推动入魔的愁云惨雾,同时还不知何故荡涤开了战狼用以压制入魔的梵音、趁林阡制衡战狼时反过来形成了林阡防线

  也就是说,当战狼能近十成克林阡,吟儿的存在使他只能四成克林阡!

  有惜音剑相伴征途,饮恨刀自然能在这战力低迷状态下,尽快达到先前困难的第八阶段,左牵清气,右擎阴阳,高驰重霄,乘风载云,登九天抚彗星,举长矢射天狼。

  “主公主母,这是夫妻刀法?剑法?”盟军诸将赞不绝口喜形于色。

  那剑,天高气爽,云如玉,光耀耀四烛

  那刀,风清月朗,鹤唳空,魂昭昭未央

  心有灵犀,刀剑合璧,铁骑刀枪沉沉,落花流水溶溶,战狼虽还能战却一时不得攻克,唯能在得知曹王命危后下令撤离。

  “盟主!”“主母!”盟军众将惊喜之际一同迎上,武功略低的都以为战狼是她打败的。

  “师姐,剑法一日千里。”轮椅主人最后才到,却比众人嘴甜。适才惜音剑的穿抹云扫之间,孙寄啸隐约看见过青城剑派的紫蝶凌空,和点苍剑法结合得那般巧妙,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转头看莫非也在……对于孙寄啸来说,救赎的命途,大哥的理想,师门的荣耀,战友的情谊,都在这里,此生无悔了。

  吟儿虽难忍重逢盟军的激动和战胜强敌的酣畅,却在听海上升明月传来“曹王昏迷”的那一刻心中一颤,再多的得意和开心都被冲淡,还来不及强颜欢笑,林阡原还呆滞地俯首看她一动不动,忽然就呼吸一停毫无征兆地倒在她面前不知道的还以为盟主的出现对于拈花惹草的盟王来说是个晴天霹雳五雷轰顶……

  “胜南……”吟儿慌忙抱住林阡,预感到父亲是和他两败俱伤,急唤军医上前来看,同时问过盟军众将,方知自己的猜测全然不错。他们,终究还是交锋了。

  一日一夜,静宁会战不可开交,战线推移往复循环。

  刀光剑影、阴谋阳谋暂时和两军的帅帐都没关系,因为他们都曾性命垂危、久久不醒,直到第二天的日暮他们才脱离危险教麾下们放心。

  这种时刻吟儿却只能守在林阡一个人的身边,她知道父亲是被林阡重创,但林阡所承受的伤害、大半还是来自于战狼:“好一个战狼,战力无敌还趁人之危,总有一天要他还回来!”

  在听樊井说段亦心是战狼的亲生女儿后,吟儿攥紧的拳忽然松开,只因想起自己在阵前的气急放话……

  “樊大夫,劳烦您将段女侠带来?”其实那女子,吟儿在山东之战欠过她一命,也因为她神情冷酷曾对她肃然有畏,之所以阵前霸悍宣誓主权,还是被卿未晚逼得没有办法。此刻心平气和了下来,想起自己怒怼救命恩人,终究是有些抱歉和尴尬。

  “段女侠,昨日卿未晚所说都是捏造,万望段女侠相信胜南的为人。”吟儿觉得他二人关系清白,无奈被小人反复中伤,当然希望段亦心不要误会。

  “盟主,早知你与他夫妻和睦,我怎会犯浑想要嫁他?我在阵前所说,是做他的麾下,同生共死的战友。”段亦心倒是不卑不亢,也让吟儿千万别多虑。

  吟儿忆及她这一日一夜关心过林阡病情却始终不曾靠近,心忖她果然没有非分之想,更加觉得自己的敌意过分,脸上一红,亲自斟了一杯茶赔罪:“段女侠,欢迎加入我抗金联盟,不过最近这段时日,还是避开与战狼的正面交锋为上。”

  段亦心凝神看着手中这一盏清茶,其实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她也不知,嗟叹:“多谢盟主,让我在这世间终还有立锥之地。”

  段凤二人的交谈,林阡其实都能听到,武斗之时他没来得及解释的事,还好她们都一样不予相信。

  但是十分蹊跷的是,段亦心的声音清晰可听,吟儿的声音却若即若离……和这些天来一样蹊跷……

  他忽然又不太肯定,吟儿到底有没有回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只是,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无。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经历了几许动荡,林阡终于醒过来时拼力环视,却只看到段亦心、西海龙、柳闻因等人的接连出现,映入眼帘的却没有吟儿……

  “吟儿……吟儿呢!”他心咯噔一声,如梦初醒,只怕得到否定的回答。

  “放心,盟主刚从前线下来。”“白脸夫君,当我们不存在嘛!”“是,盟主来看过林阡哥哥,然后便去找樊井大夫了。”段、龙、柳三人都是云淡风轻。

  “前线……”他听得见四面八方兵戈不止,确定她还活着,未及高兴,又恐她在前线受了伤。

  “盟军拿下了金军在静宁的通边,但金军来强攻我方的北天水。”段亦心低声对他说起两日来赫品章孙寄啸和移剌蒲阿蒲察秉铉、莫如吟儿郝定石硅与战狼卿旭瑭高风雷的战绩。

  “好在林阡哥哥打败完颜永琏,使盟军第一时间站稳了静宁;然而秦州却不一样,其中大半据点都百废待兴,战狼等人深知此地的重要,不依不挠要将它抢回。昨晚盟主带着大家在寒、曹两位将军的灵位前歃血,今日两军在北天水已你来我往了好几个来回。”柳闻因说起天靖山的反复易主,这就是林阡昏迷时感觉到的连番动荡。

  “白脸夫君,你说她自己战就战吧,偏还说,不准你这帅帐往南移一寸,完全置你这病号的性命于不顾……”西海龙说罢,林阡忽然放声大笑,全身都像充满了精力:“真是我吟儿回来了!”等了她片刻,笑想:林阡啊林阡,想不到你还有今时今日,只能躺在后方等她忙完找你……慢着……“她找樊井做什么?又怎会到现在还不归……”

  夜幕降临,月悬西山,玉辉之下山光水色。

  他身一人循着樊井的指示前去找她,才知吟儿的火毒竟莫名转化做了寒毒,在东线和州经过渊声的诊治有所克制,还需要樊井进一步治疗才能过正常人的日子。樊井说“主母中毒尚浅,可以不内服,而以药浴稳固。不过,这药浴对水源要求极高。”

  天靖山中恰好有一“玉泉”,清澈甘冽,水位旺盛,吟儿便就地取材,同时也是响应了她自己“绝不南移”的号令。此刻林阡一路过去,周边尽是十三翼守卫,百转千回后他走到那目的地,林壑秀美,薄雾环绕,仿佛有仙人隐居在这葱葱郁郁的树泉之内。

  远远看到那孩子裸露在水外的美丽双肩、娇嫩双臂,还有熟悉到至死不忘的如墨乌发、白皙肌肤,他再也不抑制不住几个月来失去她的激动心情,大步上前直接扑过去从背后将倚靠池边的她紧紧抱住:“吟儿……”

  她原还带着防御往下一沉准备探剑,然而速度完全比不过他,来不及闪完,整个脑袋就被他圈在了臂弯不能动,惊魂未定,喜不自禁:“胜南?”

  “好久不见……”他情难自控地立即亲吻她脸颊,只差咔嚓一声就能断脖子的那种巨力害得她一动不敢动:“怎么了?像是……七八辈子没见了?”

  傻丫头,确实不知我是真的孤寂了七八辈子……他察觉到他粗手粗脚她就快窒息,赶紧松开手来旁观她继续洗:“嗯……无论多久,我等你。”

  答非所问,语无伦次,还是她初见他时的那个痴傻小子,她色心起,噗嗤一笑:“可惜池中有药,你还病危,仙女洗澡,只能欣赏。”

  火光下他看到她脸上红晕和眼眸里的灵动狡黠,以及故意朝水面接近一些的诱人身体,就知道这丫头是故意戏弄和挑衅他来了:“唉,不错,是要欣赏……”

  丰盈而光洁的胸口,正随着呼吸不时起伏,他真喜欢,喜欢得很:“不过不是用眼……”一旦**被激,脑热跳进池中,半刻不能再等地裹挟水泉向她那柔软滑腻的娇躯发起冲击,失去理智才不管自己还伤病未愈命悬一线,没过多久便将她推到了池子中央的深水区。

  “我……不会游水……”她清澈的眼里有一丝惧怕稍纵即逝,那池水对于她来说还是太深,对于他来说却刚刚好。

  “别怕,有我。”他紧贴着她柔若无骨的身体,一边将她双腿盘在自己腰后,一边毫不停止地入侵那专属于他的领地。

  池水之上,鸳鸯交颈,钗脱发乱,池水之下,徜徉忘返,厮杀纠缠。

  乐在其中,乐此不疲,乐不思蜀。但愿时光停在此时此地,不必再过问经行身边的每个人每件事。

看过《南宋风烟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