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宋风烟路 > 第1458章 君若扬路尘,妾若浊水泥

第1458章 君若扬路尘,妾若浊水泥

  铛一声响,莫如刺向莫非的剑被一刀震偏,同时一个身影扑进战团大喝一声:“深更半夜作什么乱?!”话声刚落他身后一队宋兵已将此地包围,正是负责和州防御的周虎了。他既不认识莫非也不认识莫如,自然不允许任何人在他巡视的地盘生乱。

  走近一看却有叶文昭,周虎不禁一愣:“叶大小姐?”叶文昭见是他来,义愤填膺伸手指向莫非:“周将军,抓住此人,他害盟主失踪,务必严刑审问!”

  “什么……”周虎一惊,昨天盟主不还好好的看他和师父练刀的吗……

  “不是我!”莫非和周虎同样吃惊,如梦初醒,慌忙辩解,却隔着斗笠、捏着嗓音,他曾身为“掩日”的事自然不能让任何别人知道。

  莫如眸子里这才燃起一丝希望,声音颤抖着问他:“不是你将她约到这里来见?”

  “是我,然而……”莫非还未说完,莫如又再拔剑,希望刚生又灭,既是他约到这里来在这里失踪的,那抓她的人不是他也是他的同党了!

  “别再狡辩!一而再再而三地抵死不认!”自从吴越石磊惨死、洛轻衣被骗失踪之后,莫如就一直在忍受各方非议,努力艰难地为丈夫找各种理由辩白,然而眼看他失踪半个月都没尝试与盟军联络,她越来越接受他已经恋上另一个人并为了那女子改变立场,如果说过往情缘还能支撑莫如不去多想想都是错,那么今夜吟儿的失踪却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连你,也不肯相信我吗?”莫非只躲不攻,他当然不可能去敌对妻子,只能压低声音请求她的理解,一颗心却无比凄凉。这半个月他之所以谁都没有联系,是因为他作为郢王余孽正被曹王府的耳目追杀,一心想着撑到淮西见到林阡再说,然而时过境迁、林阡的心理难以琢磨,他就像从前的辜听弦和宋恒一样,想要先从吟儿这里试探。

  “不管你有怎样的理由,你都不该害主母!”莫如因为他的变节深恶痛绝。

  “她是我救命恩人,我怎可能害她……”他也因为莫如的不理解而咬牙切齿。

  “谁知你心里有没有更重要的?!”莫如的泪一瞬就在眼中打转。

  “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人?”他心一凛,肩上已被划了一道,血肉横飞。莫如的剑法,早已比北伐之前进步不少,或许是因为熟能生巧,无需旁人帮忙,凭她一人就能持断絮剑将此刻无剑在手的他制伏……

  “全都杵在这做什么!”周虎大概懂了这是个见不得人的细作,平素他还可能和叶文昭等人一样、一腔热血要冲上前去把莫非捉拿痛打,今夜却吃一堑长一智制止了自己的鲁莽,一边命麾下去请林阡亲自到此,一边赶紧疏散周边无关紧要之人,包括叶文昭在内的都被他请走:“叶大小姐,慕容庄主,不可都聚在这里,反而忽略了城防。”

  “说得对……”叶文昭和慕容茯苓都清醒过来,点头认同不能滞留,却难免为吟儿的安危捏了一把汗,临行前对周虎说,“有盟主的消息切记通知我们。”

  周虎顿时看清楚了凤箫吟的重要性,送走她们的同时,郑重嘱咐在场所有麾下:“此地发生的事,对城中民众能封锁多久便多久。”

  尽管周虎派去请林阡的人都措辞谨慎,但林阡何许人也,如何不会立刻意识到,大战在即被人请求“务必请回”还能是谁出事!他就好像有先见之明一样,早就预感到这个节骨眼上吟儿会不见,所以才对吟儿千叮咛万嘱咐别再落单!可是吟儿承诺过他不会再分开,她说过不会单枪匹马,所以她确实带了八个高手在身边,她答应他不会置自己于险境那她为什么要乱走!

  是有人骗她去的?不是酒馆吗为何要去药铺?他沿途一直觉得可疑因此心乱如麻,到场后急忙冲进那店铺忘乎所以、给这个人那个人运送真气加速他们醒,疯了一样翻箱倒柜寻找一切可能的线索、直到从地上拾起几张药方一样的纸……他才看了几眼就任由它们飘落在地,捂着左胸慢慢地瘫倒下来,柳闻因慌忙给他撑着,看得出他这几天又受了伤却在掩饰。

  勉强拾起那纸来,柳闻因还未及细看,就听那最先醒的店主说,盟主来问了治咳嗽、治腿、治腰和治白发可有什么独门秘诀……柳闻因心一颤,只怕林阡精神失常,赶紧顾左右而言他:“后来呢?”

  “后来药铺来了个盟主的熟人,我们便也没当回事……”店主还未说完,莫如已噙泪将被缚的莫非带进来,刚巧听到这句直接将他掼倒在地,嘶哑着哽咽着大声地质问他:“你还有何话说!”是的,如果不是熟人作案,即使城中有青鸾下线跟踪复仇,盟主和十三翼也不可能完全没防备!

  乍一望见莫非,林阡的思绪陡然像被拉到几百年前那么远,生硬地跳回到静宁、定西、广安、甚至更早,那是功臣、骁将、麾下、知己……仿佛前一刻莫非还背倚着战马轻松地望天边行边笑、伏在他面前含泪说自己要将功折罪、站在他身边歃血为盟说星火燎原,那是他林阡的福将,为了那个人的死,他在西岩寺伤悲吐血,“莫非之死,难辞其咎,悔不当初!”在隆德疯魔险些被万箭穿心,“黄鹤去!来得正好!便以你血祭莫非!”却为了那个人的复活,他高兴得几日几夜都没合眼,既是兴奋又是感伤:“莫非,竟可以为了家国舍弃自身?”他和莫如、和孙寄啸、和程凌霄一样,都盼望着那个叫莫非的男人能够在北伐过后雄衣锦归!

  可是,为何事情会这样发展,那个人会走到今时今日这一步?

  “是为了那个……叫雨祈的公主?”林阡明知不能在人前倒下,不能含悲、吐血、疯魔,甚至不能表现出半点心乱如麻,可还是因为吟儿的失踪和莫非的失路胸口堵塞,半刻问不出半句话,以至于这里每个人都噤若寒蝉,空气里因此到处弥漫着肃杀和沉重,终于林阡镇定问出这句话时,众人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莫非的神色却一瞬变成死白,来自主公的质疑,比程凌霄、莫如不信任他还要令他绝望。

  “你把她绑到哪里去了?!”林阡第一句话还毫无感情流露,第二句却克制不住那压抑的深情,莫非擅长眼神术,怎能看不懂林阡眼中的痛惜,既痛惜话中的“她”,更痛惜话中的“你”。

  “这抗金联盟从始至终就是这样,一个个都是这样,失败就找人替罪,全不分青红皂白!”莫非百口莫辩索性不辨,这一刻信念完全失去支撑心如死灰,却不甘心,拼命为他、为柳月、为胡蟏、为田若凝、为太多被冤的自己人鸣不平。

  林阡身体一颤,却完全没心力再问,柳闻因见状当即帮他也帮莫非:“莫将军,林阡哥哥怎可能找你替罪?但今夜实在是过于巧合,你嫌疑最大,何不为自己争辩几句……”

  莫非冷笑一声,虎目噙泪,答非所问:“我只知道,人,真的不能勉强自己做不愿做的事……”

  “你虽非真凶怕也是被真凶利用,自辩或许能帮忙寻回盟主……”柳闻因知道所有证据都指向莫非,谨慎措辞生怕推开了他,其实她倒更希望是莫非绑架了吟儿,至少这样还有希望让吟儿少受苦。

  莫非却铁骨铮铮,不肯低头:“广安,陇干,邓唐,雨祈,郢王,盟主,莫非一生,不停负罪,不断救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步踏错步步皆错!”

  便那时,总算有十三翼清醒过来告诉林阡等人:“主公,适才仆散揆忽然出现,我等原还警戒,谁知盟主说他是李帮主戏耍她,还教我们别多心,真正的仆散揆那么聪明,怎么可能铤而走险来和州……”“谁料,那是真的仆散揆……”吟儿她那个脑子简单的,把他林阡的话当成金科玉律……

  林阡醍醐灌顶,一口血气直接涌上喉,悔不当初,痛心疾首,骗人者必骗己!

  是的,昨天那局宋军赢了,赢在“仆散揆连李君前的看家本领都不曾调查、防备”,今夜仆散揆调查清楚了立刻就赢了回去。

  其实李君前为什么要易容成仆散揆,根本不是吟儿想的那样简单“是因为所有人都认识他”。易容成仆散揆偷偷摸摸出现在宋营,之后便必然会传出一种风言风语:“仆散大人曾与宋军暗通款曲。”即使今次不能深入金军军心,还会有下次、下下次,直至仆散揆这个最高指挥官的可信度被小小把戏就拆毁。另一厢,宋军也凭此举向仆散揆示威,我们随时可以扮成你的样子做任何事,如此一来金军即使相信仆散揆的忠诚却又会怕他是个假的,哪怕能勉强保证可信度也势必失了威信——

  仆散揆如何可能坐以待毙!

  所以仆散揆铤而走险亲身潜入和州,不用扮他也是个李君前。与青鸾跟踪吟儿的手下们会合之后,仆散揆神速出手,一则直接在林阡的眼皮底下掳走了吟儿,你拆我的威信我便拆她的,二则威胁李君前和叶文暄尝到教训再也不敢玩这易容把戏!一招毕,宋军给他仆散揆的困局迎刃而解,同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场箭在弦上的和州之战对金宋全线都是举足轻重,可是就在这节骨眼上,作为和州百姓守护神的凤箫吟失踪了,这也便罢了,偏巧她还是那个时常疯魔的林阡之不可或缺!仆散揆岂能不懂柏轻舟所说的“心乱则策乱”,仆散揆必须逼着林阡关心则乱,“他本就因为襄阳的战败急着打,如今更直接被这噩耗压垮,我军战胜和州将一劳永逸,哪怕逼他走火入魔也顾不得了。”

  “因为凤箫吟对和州至关重要,她若长期陷于我军之手,难免使‘兵民共守’破裂、宋军军心日渐涣散,所以林阡还不得不赶紧打,夜长梦多。”仆散揆完全拿捏准了,林阡会疯,柏轻舟也会陪他疯,因为这不仅是林阡的非打不可也同时是和州的大势所趋,谁教“盟主在就好”?盟主不在,又该如何!可是,“仓促开战,林阡必败!”宋军必定骑虎难下,进退维谷。

  柏轻舟闻讯后确实对林阡分析说:“主公,不得不打,仆散揆一旦显露出盟主在他们手上,我军士气在最愤懑时最高也同时最险。”“然而,战备不足……”叶文暄蹙眉,看林阡那时神智已经不剩多少,暗叫不好,这样的精神状态怎么决断?“其实也只是定山的堡坞不曾妥善?”李君前知道,这归咎于谢峰等人麾下有青鸾,如今青鸾刚除百废待兴。

  “偏巧定山和石跋经过雪夜之战,对仆散揆而言都算透明。”叶文暄一边点头一边留意林阡精神状态,生怕他下一刻暴走所以紧紧按住他衣袖。

  “若是瓜步的言三当家分兵来顾?”李君前说,第三个堡坞“瓜步”对于金军来说还算秘密,所幸如今青鸾已经不复存在,战狼孤掌难鸣并且远在官军,并不会太及时地发现这样的变动。

  “只能这般,勉强符合所需。”叶文暄与柏轻舟四目相对,无奈点头,同意李君前在这种战备不足的情况下帮林阡开战。

  那时林阡精神恍惚,既是因为吟儿生死未卜,也是为了莫非悔恨莫及。

  吟儿是生是死?谁也不知道,仆散揆只会揭露吟儿已在他手上,却不会告诉任何人吟儿何在,甚而至于,那个用计毒辣的仆散揆,在见到吟儿的第一刻已经将她杀害,表面上还活着而已。有什么不可能?吟儿身世揭穿至今,对她百转千回又爱又恨的都只是完颜永琏和高手堂,仆散揆不在其中,他只是完颜永琏的搭档罢了。河东之战落幕原本宋金已经握手言和,正是他仆散揆说服的完颜永琏背盟发动南征!那样的人,对南宋只怕有莫大的征服决心,狠手地只会把吟儿这种会引起此消彼长的劲敌灭口……

  莫非令他悔恨,“人,真的不能勉强自己做不愿做的事……”后面的话莫非没有说,但他都听见了:若非为了你林阡,为了与南宋群雄的誓言,为了守护身后的家国天下,莫非那时候早就回来和他的娇妻爱子团聚了,何至于沦落到孤掌难鸣此情此境!

  莫非在十三翼醒后说出仆散揆、众人恍然大悟的第一刻便哀吼一声一跃而起、噙泪转身扬长而去,纵使莫如都没有力量和决心拉得住——是的,他们适才,没有一个愿意相信他!

  醒转之际莫如念及莫忘,忽然惨呼一声,不惜一切代价追了上去,如果还有机会,她就算放弃尊严也要把这个男人留下!然而,不可能了,追出十余步远,看见那个男人站在灯火与夜色的交界、黑与白的边缘,他背对着她而他的面前,正有个撑伞的少女正在几个小侍卫的簇拥下等他回去。

  才发现不知何时,和州城里已经下起秋雨,“你落在本公主手上,她要不回去了。”虽然那少女早已不像说出这句话时的那般灵动,可是……却紧紧缠住莫非去了另一个立场!

  林阡一时失心并未追往,柳闻因这些天和莫如朝夕相处,对这段感情却是感同身受,是以难得一次把林阡托付给周虎等人,一边揽住踉跄着险些倒下的莫如,一边还试图追前大声喝问:“莫非,你便这般去了?莫如姐姐怎么办!还有,你还没见过的莫忘?!”

  然而不知是不是那夜雨过于滂沱、她声音不够穿透,还是莫非也正在气头上、心如坚铁……他,完全没有回头,像他父亲年轻时一样,抛妻弃子去了另一个方向,他却还曾讽刺过他的父亲因私废公。

  “哥哥,我们明明曾相知相惜,最后却还是硬生生地错过了……”莫如追不上他,跪倒雨中,心如刀绞,何尝不是后悔万分,这半年来她哪时哪刻不在信任她的丈夫,偏是最后一刻她放弃了!她知道莫非很可能是通过吟儿祈求林阡原谅的,奈何阴差阳错,竟促成了他和林阡的决裂!而他和她?任雨打疼她右肩,望着他渐行渐远,往日情也渐渐熄灭。

  林阡终于想通却为时已晚……或许也正是因为林阡对莫非的这份追悔之情,才阻碍着林阡在吟儿可能被杀的此刻竟然还能理智、眼虽红热却不曾走火入魔。

  然而吟儿是死是活?当然要打了才知道,并且是必须狂胜不休、逼着仆散揆跪下告诉他关于她的绝密关押之处……被前所未有的急迫、求胜心情驱使的林阡,令每个见过他的人都觉得不妙:主帅如此正中敌人下怀,和州之战还怎么可能稳赢?!

  :。:

看过《南宋风烟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