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宋风烟路 > 第1362章 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

第1362章 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

  祸不单行,当金军与五岳达成一致、联手围困海,身为河东盟军统帅的越风竟被伤病击倒、无力营救。而不容喘息也是这晚,凌大杰和赵西风两路人马攻袭碛口据点,意图将盟军一切可能的增援扼杀于萌芽。

  形势凶急,祝孟尝、沙溪清临危受命,前往迎战凌大杰、解涛;盟军后方本营,暂由殷柔、沈宣如坐镇布防;仇香主则负责硬扛赵西风。

  多事之秋,人手短缺,仇香主才被金军暗算过一战、尚未休整到最佳状态,林阡对他委以重任的同时,自然要对其多加关怀,因此一边疾行一边与他多说了几句:“仇伟,我记得初见你时,还是淮南争霸,你在西津渡迎我们上岸,告诉我们你是京口的副香主。”

  “后来能成香主,幸得帮主赏识,也多亏有南龙将军提拔……”仇伟眼圈一红,“可惜,他……”

  林阡面色微变:“南将军去得可惜,还待你帮他实现夙愿。”说的同时,拍了拍他的肩,“这一战,拜托了。”

  仇伟腰杆当即一挺:“是,盟王。”

  林阡知赵西风无甚本领,只要仇伟能忘记上一战的打击,击退赵西风不是难事,见他振作,放下心来,亲自动身营救海夫妇。

  轻骑简从,卷甲韬戈,风驰电掣。却不出预料,那条通往海驻地的最快战路上,以逸待劳着一支最精锐的敌军,正是由燕落秋所领的五岳兵马。

  狭路相逢,道阻且难。

  “回去吧,这阵法你过不去。”燕落秋身后,谢清发麾下百余人布列阵势,给他设了一道据说比登天还难的障碍,存心要在他赶到之前教海粮尽援绝,甚而至于要他知难而退根本就去不了。

  不管关于燕落秋有苦衷的推断是否正确,这一战的表面,她都是敌人无误。

  但看她身后这百余人,并不全是虎背熊腰,大半都是白衣儒雅,隐者居士,林阡一见,难免恻隐:“饮恨刀不愿杀无辜,现在退下,还来得及。”

  她原是对他劝退,未想他还施彼身,一怔,笑:“家园近在咫尺,有几人是无辜。”一声令下,这些人全数剑拔弩张,杀气凛冽,群情激越,原是被他小觑。

  “好!”他听得出这阵法内的鼓声如雷、气势逼人,欣慰着敌人的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忍不住喝了一声好:“既都是热血男儿,哪个会不战而退?众将听令,全力突围!”

  豪情干云,一呼百应,饮恨刀在手,众兵将在后,何惧之有,一往无前

  破阵!

  比这人多势众、诡异万倍的阵法他都见过,哪种不是来势汹汹、去势凄凄?!

  甫一闯到阵中,便窥出属性一二:这一百余人刀枪剑戟纵横交错,构造出的阵法境界令人感觉置身熔炉,前后左右上下六面,哪个方位都有焦灼之感是火阵,十年前林阡在魔门就与诸葛其谁较量过,以水克之,方法大同小异。

  林阡胆魄过人,却怀敬敌之心,故而不曾怠慢,不遗余力撞围,饮恨刀锋芒壮盛,如水浩荡,光影掠处,震地冲天。不消半刻,第一层的敌人便被他杀得七零八落,跟在他身后拼杀的十三翼都有火势颓败之感。

  倏忽攻入第二重兵阵,林阡持刀左冲右突,杀气震荡,刀声慑人,群敌竟觉不仅兵刃在退,而且兵刃的色泽在褪,视觉听觉皆受其损,大叹饮恨刀名不虚传。待到推进第三阵时,他贯穿驰骋,仍游刃有余,十三翼紧随其后,都有此阵不过如此念头。

  谁料就在这第三阵末尾,林阡正摧枯拉朽之际,一个几乎不可能的死角,突然斜出一人一剑,恶狠狠向他要害刺去,无论力道速度,都比先前见过的直接跃了三四等级

  这真是故意令你轻慢,忽然超乎意料祭出实力,便好比你走出火场,以为小事一桩,一时松懈,背后砸下火柱一般。

  若将阵法比人,前三阵就如四五当家和赵西风,不费吹灰之力,不配成为对手,可到了这第四阵的起始,便换了燕落秋、谢清发、三当家那样的棘手劲敌,这才显露出真正实力。

  所幸林阡不曾轻敌,一旦后背生风,即刻低腰后斥,打偏了那人手中长剑。饶是如他般武功卓绝,都因此人速力诡谲而牵动伤口,大叹吕梁人杰地灵、猛将如云。

  “五岳火行阵,盟王认为如何?”那人虽被林阡内力震退,脸上却是棋逢对手的笑。

  “超乎寻常,不同凡响。”林阡发自肺腑赞,好一个五岳,连一个排不上号的武将都能这般武功气度。

  “盟王亦刀法绝妙,田揽月实在佩服。”眉清目秀还带些书生气,原来是五岳的风雅之士,传说中的揽月公子本尊。

  竟不止诗书画三绝,林阡朗声大笑:“不虚此行,河东豪杰亦入吾刀中!”揽月公子一愕,居然被迫接受这这不是挑战,竟是征服?

  征服之路,岂是轻易,障碍重重,伤痕累累,第四阵过后,整座山林都充溢着如揽月公子这般,武功高强、协作如一的骁将,为了阻挡林阡,他们毫不客气地施展起各自看家本事。

  林阡打第一阵是闯,第二阵是攻,第三阵是推,第四阵是挤,越往前去,强者就越多,围得越紧密,堵得越厚实,突破便越难。

  当是时,十八般武艺在自己身旁背后肩头肆虐,风激电骇,火光烛天,他越打越难看清出口,比上次楚风月围攻还棘手。

  燕落秋尚未参战,只是随着战团的移动慢慢靠近,看着战局中央这个牵引着所有人所有轨迹的男子,轻声道:“对不住,浪费了盟王三日光阴。”

  先前推断看来是没错,这句话原原本本透露出,她本意求中立求和平,三天一直在努力抉择,没想到最后谢清发会变卦设局。

  然而她终究逃不开谢清发的控制,依旧要带兵将他阻截,林阡蹙眉,心知言多必失,因此说得短促:“分合皆顺心意,无谁对谁不起。”

  “我们为的,是吕梁的未来。”她此刻还是谢清发的化身无误,不是躯壳里属于燕落秋的灵魂。

  “你可转告谢清发,我敬他的魄力,却忧五岳前景,万一赌输,全盘皆覆。”他心知,谢清发与金军心照不宣地相互利用,却冒着“夙愿达成、但消耗不是最少”的风险,换作他林阡,绝对不敢置麾下于险境。

  “时不我待。”燕落秋却云淡风轻这样回答。

  说话间,她一时忘了看紧攻势,没发现林阡不知何时起已经逆转困局,势如破竹,得心应手。

  林阡起先从逆境中搏杀,还只是掂量对手强弱,待到渐入佳境之时,择强压迫,余威慑弱,端的是切中肯綮,故而能所向披靡。短刀万寓于零,长刀以一驭万,顺利挑开七八道防线,超强刀意,层出不穷,恒长气力,取之不尽。

  与燕落秋对话的过程中,他一直思量着如何一鼓作气、彻底终结这火行阵,不错虽然他已经占了上风,但阵法内在能量实在太强,一方有难十方牵动,想要在半个时辰内破阵都是奢望。

  果然比登天还难。可是,他必须尽快、尽力,只因海夫妇还在等他!

  恰在这时,饶是林阡、燕落秋都无法预料,没有任何征兆,将林阡困在其中的紧密阵型,竟不知何故蓦然出现松动,刹那乱势传递开去,一乱俱乱,整个阵法顷刻分崩离析。

  本该调控麾下的关头,燕落秋受惊连退数步,再一回神,大势已去火行阵一旦松垮,攻击力自然大减,林阡要突围轻而易举,五岳众人再想上前合阵,为时已晚根本挡不住他。

  燕落秋当机立断,提琴追掠而上,一袭绿影如雾似电,轻飘飘落在林阡身前,七弦乍亮,光如醉意般朦胧,力如酒意般醇厚,拦住林阡去路,伊人面带怒容:“好一个林阡,原不过小人!”

  林阡一怔,不解其意,燕落秋将琴一横,清晰可见一排暗器擦过的痕迹,林阡顿时恍然,难怪方才燕落秋后退数步,否则已然身受重伤,这出现在他们对话末尾,不算君子所为,可是,林阡自己明明没有命人向她发暗器……

  燕落秋话音刚落,琴弦一震,绕过林阡直冲暗处,琴中银针精准无匹。林阡对那人的存在就始料未及,自是料不到燕落秋忽下杀手,更想不到真有人躲在树后已被伤及,听得那声惨叫,林阡心念一动:“难道是河东的哪路盟友前来助我?”

  既然方才那人助他,不论是谁,林阡都不可能置之不顾,也敢于担下罪名,看燕落秋对着树后闪过的黑影再度出击,林阡狠下心来,一刀迎向燕落秋解了那人性命之危,但饮恨刀撞在燕落秋琴旁的一刹,已经承认他和那人合谋,他和燕落秋便注定为敌。

  斑驳纹路写在琴弦边缘的桐木。

  记得几天以前,也是这琴的主人,潭边月下,为他奏弦,那时良辰好景,此刻黯然萧索,那时嗅到一些琴中诗意般的酒香,沁人心脾,此刻还是一样醉人,却醉得追魂夺命。

  星火湾方向,杀声四起,想必正历经不止一场兵荒马乱。

  新月初上,默然看碛口当地,也同样是刀光剑影,战斗不止。肃杀之气,升腾弥漫,笼罩着黄河两岸。

  叶阑珊端了一碗新煎的药步入帅帐,却意外看见越风已然从榻上起来,正坐在案边写着什么,握笔的手却微有颤抖,脸色也略见苍白,阑珊禁不住担心:“沉夕哥……”

  “阑珊,我思忖着,不如趁空,向帮主回封信。我已大好,不必躺着。”越风回答,这般逞强的病人,大夫通常都不喜欢。

  阑珊微微一笑,也不揭穿他的故作无病,轻声道:“就算大好,片刻后也得将这药喝了。”

  越风正待回答,忽然一阵晕眩,险些握不稳笔,差点就任由着笔杆将墨全化了,所幸阑珊眼疾手快,一把将他连笔带手扶住:“要写什么?我来帮你?”

  有那么一个瞬间,她手攥住他手,明明不那么紧、很快就放开,却令他心念一动,所有意识都跑去她身上,难以置信比吟儿还要贴近,促使他忽然愣在那里,一时忘记回答。

  片刻后,才顺从点头,将笔让给她:“只差个落款十六当家越风。”

  “好。”她温柔地执笔,写他的新身份。

  像不灭的火焰,燃烧在这难忘的夏夜,困倦和疲惫折磨中,他忽然觉得,有这温暖的晚风,有这微黄的灯火,有阑珊做他的双手,哪怕旁边还有一碗苦涩的药,生活也是满足无憾的。

  “阑珊,我们认识,多少年了?”他忽然问。

  她一怔,微笑:“阑珊多大年纪,便认识多少年。”

  “这样久……不知碛口枣树的叶子,能否衔叶而歌?”他失神自语。血色苍梧的十几个日夜,陇陕沙场又近十年光阴,阑珊,原来这世上所有的颜色,令我最深刻的还是天蓝。

  她一愣,深深看着他,静默不曾开口,却是有所洞察,所以释然一笑。

  一段旧曲放在许多优美的乐章里,听上去并不觉得特别动听。可是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陡然听到那一段,反复听,它会隐隐约约带你回到旧年的那个乐章。重新回味,才会发现这种习惯、这种熟悉,是怎样的刻骨铭心,是怎样的非你不可。沉夕哥,原来我们都没有失去,我们因为习惯而遗忘。

  “副帮主!”帐外响起仇香主的声音,终究打破了这份无声寂静。

  “怎么?”越风因对外隐瞒病情,是以尽可能中气十足。

  “赵西风已被击退。”仇香主带来第一份捷报。

  “甚好。仇香主辛苦……不知他们怎样了。”越风更期盼的捷报,必然来自前往星火湾的林阡。

  饮恨刀和烛梦弦的第一次交锋,由猛然撞击开始,瞬间便杀招迭起,节奏被林阡带得沸腾,光影被燕落秋衬得炫目,十招以内,便白热化。火行阵中其余武士,全然回过神来近前,但无一人敢插手,遂与林阡麾下交起手来。

  刀在琴上翻滚,便似千崖浩瀚的天风,强劲而坚毅,琴在刀下游走,宛若一段流失的空气,灵动又鬼魅。

  燕落秋招式特点离不开一个醉字,初始还有“与君一醉一陶然”的闲适,林阡信手拈来的几招几式就能碾压,但随着她琴招渐次狠辣,杀机愈发明显,速度越来越快,连带着琴声也更加紧迫,醉意浓郁得令人无力抗拒。

  “醉杀洞庭秋。”这一招如果林阡来冠名,便是醉杀洞庭秋,周围环境也实在应景极了,夜雾弥漫在这片荒芜的山野,一切似乎都在等着烛梦弦的醉意覆盖……可惜她内力修为不足,使出这招气力明显不够,是以这琴法还存在太多的进步空间。

  林阡以“上善若酒”迎战,刀中气象万千,似挟巴陵胜状,横铲三山,平铺湘水,倒是与她这琴招完全匹配,纵然是她,也心中一颤:“巴陵无限酒?”

  看到她如此贴近的幽静面容,掺杂着些许忧愁的神色,并不是如昨般自信和笃定,林阡不由得压低声音问真相:“到底想要做什么?”

  燕落秋却不曾对他说真心话,到这关头依然敌意:“我自有打算,不需你干涉。”七弦悄然闭合,她持琴力道明明变弱,弹奏出的旋律却出奇古怪。这声音,细微却刺耳,林阡暗叹不妙,不对劲……

  果然,烛梦弦,又是个能靠声音便杀人的武器!

  船王流年的《无焰河山》、邪后的《靥**》、慕三的《死魂引》,都凭旋律;薛无情的任何一曲、浣尘的《净心咒》,皆靠内力;南石窟寺的水滴、无影派的摄魂斩、完颜永琏的《战八方》,全赖特殊声波。那她燕落秋,又是怎样杀人?

  旋律?!

  烛梦弦单凭银针或琴招已经足够杀伤,一旦弹奏音律寓于琴招便更加厉害,可谓集醉意于外,蕴杀气于内,面对林阡亦毫不逊色。

  如无意外,林阡终于懂得上次面对她时自己为何睡着,那就是净心咒对于渊声的可怕之处,凭旋律能击中心头薄弱!所以,她的琴音,能干扰自己饮恨刀心法?!

  林阡明白,对付此等扰心战术,紧要关头万不可有杂念,是以毫不迟疑,以琴音为重急、七弦为轻缓,内劲分布于周身抵御琴音,双刀挥斩向七弦明攻实守。

  燕落秋却倏然琴动,七弦从紧压下急弹而反,直到那璀璨光芒映入眼帘,林阡才知她适才收力是欲发故收,故意聚力于七弦之内、只待此时厚积薄发……但为时已晚,此刻林阡本该用来对付七弦的力气,竟全都在将琴音视为头号大敌!

  就如此讽刺地中了她的圈套,再去控刀,已来不及,饮恨刀被她生生压了回来,难以置信轻易就被她所骗,可惜,燕落秋武功再惊艳,也不足以将他威名毁于一旦

  他速度好快,长刀反手猛攻,只是刹那间事,虽然调遣太迟,胜在刀法强劲,雄浑威武,平山破浪,气吞万里如虎,竟靠着气势内力强硬扳回了时间落差。燃眉之急顷刻瓦解,刀锋扫入七弦之内,骤然弦意大退,方才如山崩海啸般的弦中张力,被破得恰到好处一副石烂海枯图。燕落秋难掩惊撼,退后,一笑:“原来这一招绝杀,可以破得如此简单。”

  “好一个‘醉翁之意不在酒’,故意把音弹低来迷惑我,其实就在勾起我的心魔,好对我声东击西。”这一度交手,林阡不得不叹这女子手段高明,天下几人能斥退他饮恨刀?

  燕落秋摇了摇头,眼里盈盈笑意:“然而你饮恨刀,岂是区区山水之间。”

  风盘旋,林阡望着这女子绝世却陌生的容颜,难免对自己的判断有些动摇

  燕落秋敢用这一招骗他,明显调查过他饮恨刀的底,知道他忌讳被人干扰心念,此其一也。

  用这一招骗他,已经害他性命之危,若将他看作盟友,岂会出手这般狠辣?此其二也。

  其三,靠这样近,她仍不说实话,纵然她曾解他火毒,他也难免多了个心眼:难道我和沙溪清的推测是错的?所谓燕落秋亲近盟军,竟是我们一厢情愿?

  “胜南,为何信这两个逃兵十分?我都不敢?”吟儿的话还在耳边回响。

  因为谢清发真的出现过,所以就信十分吗?不错,谢清发的出现,是能证明燕落秋失控、谢清发控制,能证明燕落秋确实先行为过激后随夫降金,能证明两个逃兵的出逃属实,能证明燕落秋和谢清发有所抵触,刚好能与他们燕父之死的说法吻合。

  却不能证明,燕落秋如她表面那样亲宋、谢清发如他表面那样亲金!

  如果,一切是反的?未尝不能成立!

  有没有这样的可能,谢清发才是中立、甚至亲近抗金联盟的,燕落秋一心与他对着干,所以操纵了一起行为过激,逼着深爱着她的谢清发,为了给她赎罪而不得已降金,所以才悖逆了他“夙愿达成却无甚消耗”的本心?燕落秋为了让谢清发死了这条对林阡归顺的心,因此故意与林阡接近、暧昧、当着赵西风的面说林阡是她心仪的对象……

  只要她只是想复仇,一旦谢清发向着宋,那么她所有行为都要反着看,一方面她逼着谢清发和金军相互利用,一方面却还让林阡保留对她的念想,以为她是解局的钥,浑不觉她是设局的锁!

  他二人虽然还有谈笑风生的权利,关系却至此又冰冷又僵硬,比武的热度根本无法将淡漠融化,刀琴交锋,越打就越眼花缭乱,田揽月与十三翼一众武将几乎忘记自身,更有甚者已经停止交手转而观战,时而忧心时而紧张,不知是为谁助威叫好,为谁叹惋顿足。

  不多时,燕落秋明显落在下风负隅顽抗,三十招时更犯了个致命错误为避饮恨刀她没能站稳,腰间露出个极大破绽、不似有诈,林阡不可能放过这奠定胜局的绝佳机会,燕落秋刚刚站定,饮恨刀已袭向她腰,她一时再难闪让,眼神一厉,右手往琴上狠狠一震,霎时七弦齐鸣,呕哑撕裂,几乎把弦弹断的她,所用正是一招“醉断弦”,交睫之间内气澎湃,裹挟银针全往林阡扫把武器弹断换内力爆发,内涵和吟儿的玉石俱焚一样,竟是个同归于尽的招式?

  林阡察觉到方才的担心没有错,这旋律果然能对自己压迫,果然能干扰饮恨刀心法,不过燕落秋自己应该还没能察觉,若林阡是渊声她便是浣尘无疑。她对他歪打正着压制住刀境的同时,内力还陡然跃升直追上他,竟教他遇到了最强克星,无奈何与她同归于尽。

  他岂是绝境认输之人,却承认那一刻几乎无计可施。

  便在那个瞬间,忽而看到她眼中噙泪,冷漠的神色却伴随着哀愁和恍惚,就这一瞬的凄美,令他心间一震,仍觉得她是受迫!生死取舍只一线,进退敌我唯一念。

  到底哪种燕落秋是真,哪种燕落秋是假!?

  无论哪种,都必须活着,才能揭晓!

  随着琴刀暗器轰然相撞,电光火石间林阡灵光一现,当下将刀法完全放空,不再拘泥于白氏长庆集,而是诉诸魔门“万云斗法”,虽然未必迎刃而解,不试,焉知不可破?!

  求生念,终于因战事而坚决,是了,夫妇,还等着他救!

  忽然手臂一阵麻木,正要击退燕落秋的饮恨刀被强力一断,几乎脱手而去,林阡心一凛,有人想救燕落秋……

  而就在同一时间,他面前飓风消失,烛梦弦也被来者击落。来者,明显两人。

  燕落秋呼吸急促,心有余悸,循声看向令她死里逃生的那个人,林阡也转过头来,看到救自己的那个笑容满面,正是他最得力的麾下之一海。

  另一个,英雄救美差点把主公饮恨刀打飞的混账,当然是邪后林美材了。

  林阡欣慰,释怀而笑:“总算来了。”燕落秋乍见他夫妇出现此地,大惊之下,瞠目结舌,想问,问什么,问为什么他们竟来救林阡?他们明明应该等着林阡去救啊……这到底怎么回事?!

  “林阡,暴殄天物,这般绝色你都舍得用刀!”林美材恨铁不成钢的口气。

  海一边上前,一边粗豪地笑:“这位便是谢夫人了?果然和盟主述说的一样美貌。”

  “盟主”一词冲进燕落秋双耳,她身子晃了一晃,差点不能站稳,原来,原来失误在这里?

  “她人呢?”林阡问。

  “她让我们先来,殿后马上就到。”海这句与捷报无异,谢清发和司马隆联军,已被他和凤箫吟合力击退。

  这一夜,林阡向众人分配职责,唯一一个被他悄然隐去的便是和他喝醋、看似不和的凤箫吟。

  “兵不厌诈,果然如此。你猜到我会在此地拦挡,便以你自己为饵,将我们全都吸引来这条去星火湾最快的路,同一时间,却教另一个人绕道而行,去救海……虽然远些,畅通无阻。”燕落秋因林美材相扶方才站稳,靠这么近,纵使林美材也垂涎三尺。

  “远不了多少,她比我想象更快。”林阡回答。这几日他只要有空就会沿着黄河岸走,从日暮走到深夜,便是在算他和海之间的路,思索着如果有最坏的可能,五岳和金军联合、切断越风海的联系,他该怎样和海会师。

  “倒真是没有想到,漏算了盟主。”燕落秋幽叹一声。

  “你对她的轻慢,早已有之。”林阡道出他为何要用吟儿出其不意,“你对我了解很深、计算良多,却是对她一无所知,连她是谁都不认得,此战她便是我的首选。”

  一阵山风吹过,明明不冷,燕落秋却因为脱力、震惊而禁不住一颤。

  林美材想都不想,直接就要脱自己披风给她,一摸自己身上没有,当即转身把海那件扯下来,直接披覆到燕落秋身上去了:“嫌冷,就先回家吧。”

  海脸都绿了:“你……干什么脱我披风!”

  燕落秋噗嗤一笑,听蹄声越来越近,知凤箫吟近在咫尺,叹:“林阡,后会有期。”转身离去,火行阵众将立即随她撤退。

  林阡没有下令追杀,一来遇林莫入,二来对这些风雅之士不能赶尽杀绝,三来对燕落秋仍存希望,四来……

  “四来,是和邪后一样怜香惜玉吧!”吟儿到场之后,听见邪后的荒唐举措,没好气地给了林阡和邪后一人一个白眼。

  “干得好,吟儿……”林阡先赞许了吟儿此番立功,后因她这个白眼无话可说,只得悄悄将她拉到一边,两人越行越慢,从队伍后面到落后一大截。

  “做什么?”吟儿一愣,看林阡袖中好像有好东西。

  “走,偷得浮生半日闲,跟我去捉些黄河里的鱼吃,我给你做。”林阡献宝一样,把袖子里的佐料给她看。

  “无事献殷勤?犒赏我?”吟儿笑起来,一如既往甜美。

  “吟儿,我这道歉,迟了三天。我不应该,与她孤男寡女,跳进黄河洗不清……”林阡诚恳地说,“所以我向百灵鸟请教了碛口的风味小吃,学了几日,我想吟儿一定喜欢。”

  “碛口有哪些好吃的?”吟儿果然很馋。

  “有大枣和黄河鱼,还有醋,河东盛产各种醋,这些佐料分别是不同的醋……”林阡如实回答,吟儿顿时黑下脸来,这是道歉还是羞辱。

  “啊,不是,是真的盛产醋,不是用来形容你爱吃醋……”林阡继续越描越黑……

  正闹着别扭,林美材从后面追上来,阡吟都没发现她原来没和海一起走,竟比他俩还慢。

  “怎么?”林阡看到林美材脸上鲜有的认真。

  “适才听你提起,武斗中途,有人暗器射杀燕落秋?”林美材关切地问。

  “是,燕落秋立即还击,那人受伤逃走,应该没有性命之忧。我猜测,他是四、五当家的人,不信平反,更愿助我一臂之力。”林阡说。

  “此人只是射杀燕落秋,并未破解火行阵吧?”林美材又问。

  “不太清楚。他暗箭伤人之后,火行阵立即便破解,只有时间上的联系,而不能指向是他破解。”林阡思索,奇问,“怎么?”

  “我在刚刚你们的战场,看见地上有些石头的摆法奇异,像极了我魔门之中的水阵,以水克火,所以他们在那里摆这阵法,很是奇特,只要被你稍稍一碰,被你把战团打进水行阵的区域,这火行阵便立即自行瓦解。”林美材解释,她之所以逗留,是因为看到了类似诸葛其谁的手笔。

  “咦,难道谢夫人是故意把水行阵垒石放在这……”吟儿抬头,望着林阡,不怀好意地笑,“表面要对谢清发示出她对你的狠绝,实际却怕你过不去所以送你胜仗?红颜知己,善解人意。”

  “不对。”林阡摇头,“她杀我时,尽了全力,甚至要同归于尽,不可能自己摆个水行阵。我更宁可相信,是她麾下中存在内奸,故意送我胜仗。”

  “那个美人,当真表里如一的狠绝吗?”林美材不无遗憾。

  林阡也难以定论:这取决于燕落秋和谢清发是否同心,若同心则狠绝无误。如果同床异梦,燕落秋是否亲近盟军,则全看谢清发是否亲近盟军。

  “一个人的本心,没那么轻易就变,谢清发即使武痴也不会傻到放弃父业,所以他和金军相互利用是一定的。但是不能说他答应金军就一定是自愿,有没有可能他才是被逼?”林阡说,如果这个可能性成立,燕落秋可真是一条美女蛇,借完颜永琏之手对谢清发复仇,和林阡撕破脸还能装得楚楚可怜,骗着林阡相信她直到她把他吃得骨头都不剩。

  “林阡,暴殄天物,这般绝色你都舍得猜忌!”林美材没好气地骂。

  “我也觉得……”吟儿觉得林阡想多了,绕远了。

  “有必要去探索,谢清发这个人。”林阡说。好在那天谢清发在柳林现身,给了“真刚”跟踪的契机,如今海上升明月和控弦庄一样,都在谢清发的近身。

看过《南宋风烟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