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宋风烟路 > 第1222章 能攻心反侧自销

第1222章 能攻心反侧自销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后方生变当晚,林阡便命杨妙真向陆静谋求停战,然而那祁连九客意见不一,三rì之后旗鼓才完全偃息,期间,非但沈钊需与孙寄啸缠斗,袁若耿直亦不得不受竺青明顾紫月掣肘。【叶子】【悠悠】趁此机会,苏慕梓依循曹玄、谌迅之言,先行对郭傲和史秋鹜发动攻击。曹苏倾全军之力突袭,将帅谋才兼备,目标明确唯一,郭史因始料不及加无人策应、十战九败、据地大多遭到吞并。

  短短几rì,苏慕梓便于林阡心腹迅速膨胀,大有死灰复燃、一跃而上之势。盟军早前还笑苏军无大将、品章作先锋,孰料那位年纪轻轻的苏军小将冲锋无畏奋勇杀敌,涅槃重生真正将郭傲史秋鹜都比了下去!先前投降了郭史的官军旧将都说,赫品章的战力在苏军数一数二,名声不响只因苏军叛逃那年他才十三岁,这些年来说实话也就差一个好的军师指路而已。赫品章之于苏慕梓,犹辜听弦之于林阡!郭史闻言不再轻敌、重新调整布局应变,终又夺回几座大寨。奈何经此战役郭史元气大伤,曹苏也毋庸置疑占有了定西的一席之地。

  陇右眼看已经从两国之战变回四方之杀,然而就在这闰八月初四,局势因林阡的调控而变数再起,金军与曹苏都意想不到傻了眼——祁连山和抗金联盟,居然这么快就握手言和了?!这就好比这两家是在玩玩而已,从友变敌给了金军和曹玄一点甜头之后,突然又变脸了说你们把吃进去的吐出来还给我们……一旦祁连山和盟军这俩主角休战。配角们如何指望再捞到便宜?曹苏一时间不能再进展,不得已而藏起锋芒;楚风流薛无情刚喘了口气就又悬吊上去、再次濒危;东线,完颜君随这数万金军一如既往被林阡绊着冲不过去、继续胶着。

  千钧一发,四两拨。局面被林阡云淡风轻地放回了上月末,除了吟儿的行踪外几乎什么都没变……

  连rì来,林阡通过红樱可知吟儿每时每刻的情况——事发第二rì,他才获悉吟儿在阵前气息全无、所幸当夜恢复神智、原竟有过xìng命之忧!林阡心弦为之紧扣。但吟儿隔空告诉他,如今已经jīng神大好,红樱真可以神奇地治愈她……林阡却不信她的鬼话。这一听就是假话,吟儿说谎是因为要维护阳锁——诚然林阡再聪明、到现在也还以为阳锁是红樱。

  鉴于孙思雨瞿蓉意图强掳红樱,林阡一厢情愿地认为。红樱和吟儿现在互相知晓了,她二人自发形成了一个同盟,互相保护,尝试共存……这就解释了,为何吟儿这么快就能恢复健康。林阡心忖,其实吟儿留在阳锁的身边竟是最好的,她俩可以时时刻刻知悉对方的生死、于是便真有可能达到平衡和共存。短期内,只要瀚抒不对吟儿sāo扰和伤害,吟儿反而会比在盟军时要安全得多。故此,妙真不必急于救吟儿引起过多的牺牲。

  当然。他和吟儿一样,都不想阳锁因为良心的关系反复自耗、牺牲,而自己却不作为、冷眼旁观。是以林阡通过海上升明月私下将阳锁克制的药物送去给红樱、希冀能慢慢缓解她阳锁的痛苦。不rì樊井便可安全抵达战区,林阡也务必将带回红樱和吟儿的事提上rì程——一旦有合适的时机,便立即出手救人。毕竟。吟儿现在留在祁连山只是权宜,治她的方法终究还在樊井这里,樊大夫定能看懂那本极晦涩的医书。

  至于带回红樱和吟儿,是对瀚抒用硬或软?这还用问吗,洪瀚抒听得进道理?先前与齐良臣之战自己理亏且形势不明朗也就算了,这次金宋间涉及十多万兵马的生死大战。祁连山的举足轻重他不可能不清楚,居然还当儿戏一样帮着金军反盟军!洪瀚抒干得出这次的胡闹,林阡就已对他不抱希望,他和苏慕梓一类人,不分轻重!欺辱吟儿更是罪加一等,聚魂关下放他,实则大错特错!

  所以林阡表面虽然不动声sè、冷静如昨,内心却雷霆之怒,岂止是要将洪瀚抒“收拾”?决斗一场抓回来千刀万剐都不足以泄愤!现今吟儿身陷敌营,只能得到靠近阳锁这一点好处,而洪瀚抒的存在永远是个大威胁,林阡便只能托付红樱、宇文白等人,尽量防御着洪瀚抒对吟儿的觊觎,所幸吟儿先前用过玉石俱焚倒也令瀚抒顾忌,不过一切都要以防万一,因此另一厢,林阡更增添了在祁连山军中安插的卧底,各有分工,相互配合——

  而当洪瀚抒在盟军中也早已安插耳目,形势其实已不言而明:两军目前虽正休兵,但决战之期必不远矣,洪林过去的兄弟情,与时俱散。[www.YZ u u.com 看小说就到~]

  不过在那之前,林阡还需先攻克金军这道难关——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战。能人辈出的他们,不是这么容易就会被击垮的。

  闰八月上旬,见陇右形势继续绷紧而得不到半丝缓解,金方从凤翔府再度调兵万余,陆续投入到与林阡的正面交锋之中,统帅是二王爷最近尤为倚重的陕西路统军副使完颜承裕。

  初时,楚风流接到密信,万万不能接受陕西方面的继续援军,唯恐二王爷和自己此消彼长、被越风穆子滕趁机掏空,只叹完颜永琏鞭长莫及,二王爷最终要得不偿失。但那道密信仿佛看出了她的顾忌,信中明说,越风穆子滕等人能从薛焕解涛的离开得到好处不假,但并不说明完颜承裕的离开就一定继续利于他们——

  毕竟,林阡才是越风穆子滕的主,林阡不存,他们焉附?此刻即使二王爷有新的虚空,他们也不会继续挖掘,而只会紧急增援林阡才是——因为。林阡原先还能强硬,如今若不增援,绝对处于劣势。凡事都是有一个度的,完颜承裕,恰到好处。

  一场豪赌,二王爷手中这么多筹码,出解涛是乱。出薛焕是错,再出完颜承裕,却物极必反。是搏,搏心,若成功。便把双倒扑的难题抛给了越风和穆子滕。

  楚风流读信时觉得字迹熟稔,再看到‘搏心’心念一动,再一回味恍然大悟,撕毁密信时当然要面带笑容,是的,她不担心二王爷了,二王爷身边有一条死而复生的毒蛇!

  轩辕九烨,他没有死,他回来了!她的最佳拍档之一,暌违八月之久。如今重返战场、正为二王爷出谋!楚风流所以才欣慰地说,局势,是越来越有趣了。回信予之,兵贵神速。

  会宁县境,寒泽叶与司马隆对峙十rì。胶着之态,当完颜承裕领大批增援火速开到,一两rì内,便在寒泽叶的四周都密集布下营寨,独留一路。

  曾嵘对寒泽叶请缨,意yù带军从这缺口尽快冲出。称“若被他们完全封锁就来不及了”,沈钧在旁摇头,看着寒泽叶在地上堆放的石子,对曾嵘说:“敌军包营太快,咱们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不是还有一条路可以走么?”曾嵘不解。沈钧道:“这独留的一路,是故意的。”

  寒泽叶点头:“这等包营扎营的方式,是为引诱我军,以为机会难得、故从此路冲出,然而他们早已在前方隘口预先伏兵,一旦邀击,无疑全歼。(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叹,完颜承裕固然神速,这当中无非也有司马隆的功劳,田若凝的伏击经验,果真被此人学到不少。

  “那可如何是好?”曾嵘一愣。

  “唯能沉住气以守辅攻、尽量保存实力,静候我方援军赶到,从外将他们阵营破毁。届时里应外合。”沈钧道。

  寒泽叶点头,欣赏地看着沈钧:“这便需要沈将军发挥一贯的固守水平了。”

  “可惜……主公战得紧张,实不愿他分心。”沈钧叹惋。

  “最快的援军,未必是主公。”寒泽叶摇头,“应是陕西方面出。”

  沈钧曾嵘皆是一愣,片刻,都点头:“这倒是了……”金军这么多,越风穆子滕也该派增援来了。

  “说到底,棋盘还在不停地往外扩。”作为林阡身边武艺最高的战将之一,寒泽叶的战略眼光也是极远,不亚于曹玄,亦曾撼范遇。他意识到了金军这样做的目的,也清楚二王爷只要敢搏那他就成功了一半,因为越风必出增援救主、于是战斗的重心仍压在陇右、只不过加入了陕西的势力。那么陇右危机可解,陕西也无忧虑。

  “寒将军,飘云觉得,最快的军队虽是东面来的盟军,不过他们不是援军。”月初和樊井一同到达此地的百里飘云,也在帐中听势良久,这时开口,笑说,“不是来救援咱们的,而是来同咱们分战功的。”

  “飘云有何想法?不妨直说。”寒泽叶看飘云的面容里,依稀传递着一丝当年范遇的气质,审时度势、悟xìng极高的他,恐怕会和辜听弦一儒一武,成林阡征服陇陕的左右手啊。

  “新到的金军人数虽多,但经验有限,应胆气不足。”百里飘云如是说,“用这‘胆气不足’,够咱们脱险了。”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绝佳的劫营时机。

  百里飘云带几位壮士一同策马而出,后跟随近百步兵jīng锐,从兵到将,全都经过寒家军、古洞庄、神机团的拔擢,身经百战,灵活矫捷。

  事先,飘云教几位先锋在马背上秘藏多枚火种,主力军则携带鼓角兵械。众兵将卷甲衔枚,疾走至敌营外,择隐蔽之处事先伏下,待到这三更半夜,先锋们便在飘云的带领下并驾齐出、直驰而去、抵敌墙下。

  还未等金营岗哨出声,飘云已shè箭毙之,稳狠准辣,同时先锋们迅疾登攀,都将火种抛起、朝其中营帐燃、十发八中。片刻过后,守兵拦挡已晚、唯能扑救。

  “林匪偷袭!”“不,不对,是强攻!”敌军惊扰,正待还击,宋百余步兵视火光为讯号,随即出动。齐鸣鼓角,往敌营奔。一时间马驰风啸,火如流星,金军被视觉听觉误导,只道是有千军万马,草木皆兵,“林匪何以出如此多人强攻我处?!”“只怕是定西变乱已消。故而从西面调遣了援军来!”“难道说咱们别处的营寨已经被拔?”

  飘云对泽叶说——“由于祁连九客一直以来的反反复复,金军最顾忌的就是林、洪、曹苏三方匪军结成同盟。”故而此刻金军的几句话就道尽了他们的顾虑也正中飘云下怀,飘云要的就是让这百余兵马起到千军万马的作用。虚而实之,吓他们疑惧、自扰,以为三家宋匪合力所以才如此猖狂。果然厉害。初战告胜,被他选中的这一路金军受惊溃退,哪还担得起先前的包营任务?

  若非完颜承裕来得及时,只怕寒泽叶早已从这处漏洞撞围,反败为胜。

  “那是假的!真正出现你们眼前的,不过百十人而已,居然不敢与之交手?!”完颜承裕亲临败军之中调整布局,眼看被烧的粮草、被掠的辎重、被扰的军兵,怒不可遏。翌rì,金军士气有所受损。未能按原定计划发动总攻。

  “可惜,那完颜承裕到底没有中计,救得太过及时。”宋营内,沈钧扼腕,曾嵘点头:“副统军使。还是有两下子的。”

  “他似乎能看穿这种打法,那今夜便再唬他一次。”飘云说,草木皆兵不成,那就换个形式。

  当rì夜晚时候,天气照旧,飘云故技重施。率领百骑袭击,却不再择弱而攻,而是选完颜承裕为目标!

  这一回,放火只是序幕而已,声东击西,以方便飘云等几人最先混入敌营,继而他几个与外围将士们里应外合、一同杀进、策马飞驰、径奔完颜承裕中军——“陕西统军副使何在!”

  完颜承裕不是庸碌,加之昨夜教训还在、防守投入十足,然而百里飘云有勇有谋,率着一大群骁将左冲右突,纵横驰骋见阵杀阵。一鼓作气锐不可当,金方防御形同虚设……

  鼓噪火起,金军惊惧,这次到底是实是虚?!

  “若然为虚,岂非再中他计?!但若为实,怎可能对方一百骑就来与我主力相拼?该不会是那三家宋匪真的言和了?”无数心念于完颜承裕心头对峙,如果说昨夜的劫营只是对着等闲,这次完全是冲着主将啊,没有底气怎敢?如果只一百人,不是找死吗!

  对了,要的就是你完颜承裕这念头!

  百里飘云一百余人,刀枪剑戟各显神通,望他身后云屯鸟散,金军难算人数多少,正自犹疑,中军已经被他们杀乱,岂止粮草辎重,不少兵将都见伤亡——如此强悍的破坏力!

  百里飘云这般冲击,金军俨然应变不力,不及回神,就被他直接杀到完颜承裕帐边,照面交锋十余回合,完颜承裕连头盔都被斩落,幸而借着点运气和急智将飘云战马刺伤,才被几位副将联手救下,“将军……”众将看完颜承裕满脸是血,大惊失sè。

  “他是何人!?”完颜承裕指着战局中的清秀小将,急问时语带颤抖,难以置信,他膂力那般强猛。

  “回副统军使,那是林阡身边的人,百里笙的独子百里飘云。”一战立威,若完颜承裕稍胆怯些,恐怕要直接被此人吓走!

  “人不可貌相……恐怕,真的只有百人?立刻!立刻将他们拿下!”完颜承裕甫一惊醒,咬牙狠下决心,正要命人围剿,奈何战机不等人。彼时不远处喊声大震,分明寒泽叶已派兵来接应,百里飘云迅速杀回,所行之处无人敢挡,完颜承裕知寒泽叶占尽先机,一时不敢肯定百里飘云虚实因此不曾追击。

  虽有兵马十倍于宋匪在握,今夜这一片狼藉断然不可与之交战,明rì,重振旗鼓后但愿能与宋匪较量。所幸,百里飘云那般骁勇,也不能够帮宋军撞围出去。比起实质意义上的突破,只能算是小袭扰而已。

  话虽如此,为何心里还是诸多对百里飘云的在意……

  “数万金军来压境,一百骁骑定胜局。”战罢,寒泽叶笑赞百里飘云,因他争取时机,泽叶收到情报,东来的增援杨致信已及时临近——何况百里飘云不仅争取时机,更还两次小规模胜利?

  “他之胆气,实在难得。”完颜承裕得知实情,回忆昨夜战况,仍觉不可思议,“区区一百余骑……”

  “这两次袭扰,我军都失在同一点。”司马隆闻讯后即刻与完颜承裕会晤,“那便是顾忌,顾忌三方宋匪言和,才将虚错看成了实。故此,我军理应抛开这一束缚,笃信定西不会有援军来,寒泽叶再怎样反抗都是挣扎,若再夜袭,必逆侵之。或可考虑反用计谋、先发制人。”

  “确是挣扎。”蒲察秉铉推想,“不过常言道事不过三,连林阡都说,一种计谋对有司马将军在的战场用过就不能以差不多的再用第二遍,何况是第三遍?自露破绽、自寻死路么?我看这虚而实之怕是不会再用了,他若敢再来,也必会是实;而且,林匪一定考虑到了司马将军会反用计谋吧。”

  “蒲察将军说的是,林匪既然偷袭,必然做足相应的反偷袭准备,何况我军也无必要偷袭,白rì作战加大攻势,早rì将他们瓦解便是。谅他们挣扎得了一时,反抗不了一世。”把回海双目炯炯,信心十足。

  “确实如此,看似我军为他们头疼,其实也是小闹怡情。”蒲察秉铉笑。

  “两位说的确有一番道理。不过,夜袭之事,不排除他们会剑走偏锋、兵行险招,真有第三次,试想,连续以相同百骑夜袭三次都成功,传出去也真是扫我军的士气。”司马隆摇头,“这个百里飘云山东之战跟在凤箫吟身边良久,虚虚实实也jīng通得很,所谓计谋,变些花样,内涵也会全变了。”

  “哦?那就要注意了。”蒲察秉铉郑重点了点头,分析说,“他初战以草木为兵,第二战以威严为势,两次袭扰的过程都可算作虚而实之,利用了我军不敢贸然与三家宋匪硬拼的心态取胜。然而,这两次袭扰合起来看,又恰恰显露出了宋匪兵力的空虚,因为如果真的充沛何必花样百出?而且第二战明明极大优势怎么只立威不冲出去?因此在这一刻又可看做他们在虚而虚之,然而,真的空虚吗?会否故意耍花样想要赢得更大?毕竟,定西的三方宋匪会否言和,并不能一句话说死……无限的可能xìng,一时攻克他们也难,倒也很像会有第三次夜袭。”

  “蒲察将军,你可把我给绕晕啦,你都没说清楚,到底是虚是实。”把回海实诚人,摸摸后脑勺,完颜承裕面sè凝重:“这便是百里飘云丢的难题,考验我们,有没有这个魄力去把三家宋匪言和的可能xìng全盘否定,那样会使可能xìng减小许多。”

  “副统军使不必多虑,如果我没有料错,这群宋匪白rì仍然会撑住,入夜后则继续来犯我。”司马隆说时,蒲察秉铉和把回海都是一愣,完颜承裕听他语气笃定,蹙眉凝神,司马隆续道,“至于是虚是实——那就顺他们的剧情,写我们的初衷吧。”

  “原来司马先生心中已经有数?”完颜承裕问,司马隆点头。

  战前若能猜出敌人的心思,必然是事半功倍的。(未完待续。。)

  s

看过《南宋风烟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