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宋风烟路 > 第1117章 要似昆仑崩绝壁(1)

第1117章 要似昆仑崩绝壁(1)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1117章要似昆仑崩绝壁(1))正文,敬请欣赏!

  第7章要似昆仑崩绝壁

  “往常的敌人,我每逆转一步,都觉得迎刃而解;唯独这完颜永琏,我每逆转一步,都似没有意义,仍朝着同一个趋势在走,甚至比没有逆转还要严重解决了一时,却贻害日后”

  龙泉峰胜战虽然解决了吟儿的燃眉之急,林阡却心知肚明,他这句话,又应验了

  岳离的过于强大,使沙溪清这一底牌刚出手就彻底被掀翻,南部并未治本,东部再无帮手,接下来,林阡很难再出乎完颜永琏意料了

  获知战报之时林阡正和杨鞍等人一起在调军岭,却不像杨妙真国安用那样闻讯欣喜若狂、以为龙泉峰保住就万事大吉林阡立即回月观峰对司马隆紧锣密鼓地备战,是情知他是时候闯过司马隆继而向完颜永琏正面出击了否则,难道任凭吟儿岌岌可危朝不保夕?

  但这次对局,所幸林阡占了先手比较可知:凌大杰失利岳离受伤,吟儿还可以勉强撑几天;而梁宿星援救无用、司马隆钳制未果,使得东部战场的金军比吟儿处境差——束乾坤纥石烈桓端若再无人相援,一天都撑不得了

  当金兵们唯一抱怀希望的岳离也未能冲破龙泉峰、司马隆又眼看着即将被林阡缠上,完颜永琏对东部战场最快的解决方法,正是把高风雷植入彼处、助梁宿星一臂之力

  不出所料,翌日午后,高风雷果然被调动、领一路大军向调军岭进发,希冀与梁宿星、纥石烈桓端束乾坤鼎立之势、匹敌当地吴越、杨鞍、国安用裴渊三方

  “高风雷去调军岭,正中我之下怀”林阡得悉,胜券在握,“如此,我们的胜算便多了一分”

  “完颜永琏原想用梁宿星一击即中、不成了又希望岳离冲破龙泉峰,如今,岳离也不成了,不得不指望高风雷”宋贤笑着说,他也清楚这局面,“不过也确实,这些要在中部拦着你的高手,就高风雷一个比较容易动”

  “可惜高风雷避不开中部的纠缠,偏要有他的老朋友跟过去”林阡说毕,宋贤会意一笑:“流星锤石敢当”是啊,完颜永琏莫要忘了,高风雷也有个宿敌石硅,别指望他能解围成功,他一过去他的克星也立即跟过去,局面就要这么一直下平

  “还指望岳离过不去东部就用高风雷去补?这个已经下成僵局的泰安棋盘,高风雷随便一动,司马隆立刻就败”林阡拭刃多时,蛰伏多日,终于再出锋芒

  宋贤听到司马隆这名字、再看到林阡意气风发的样子,不由得眼睛一亮:“今日?”

  没错,就是现在,决战

  “此战即由我与宋贤对司马隆;义斌,思温,仆散揆是你们的;二祖,郝定,黄掴这种杂碎,交由你们对付;石硅,追到调军岭去,给我把高风雷继续拖着”军帐分弓,林阡微笑,淡然,“柳大哥,且在这里,等闻因回来”

  “我等这一天很久了”柳五津噙泪,激动,“会师之后,一起对完颜永琏正面出击”

  他们都等这一天很久了,林阡说时,极尽鼓舞,一干兵将齐齐呼应,得令之后各司其责,戴盔穿甲、提刀策马、全数出发

  这一天之所以久,所有人,都是在等林阡撂倒司马隆此刻,从战事看,正是高风雷刚离去、仆散揆刚补上的最佳时机;而从武功看,这么巧,徐辕杨宋贤都帮林阡掂量过了司马隆,可以打——

  突如其来、先声夺人会让司马隆进攻停断;每加强一次整体力量他也会有片刻的滞后林阡的这两种猜测,徐辕杨宋贤都已经充分验证,此刻战场交戈之际,他俩的话犹在林阡耳畔,“正是这两种突发况下,司马隆三层剑境的力量来不及调整分布,所以造成破绽”

  调整分布的时间需要多久?饮恨刀刺进司马隆战甲,和饮恨刀突然脱手飞离,之间,猝不及防;宋贤的剑打进斥引一线,和宋贤的剑突然被什么一拉,之间,比宋贤想象中短;史泼立的箭打中司马隆肩,到司马隆重提剑追林阡,之间,也只是电光火石……

  不错,司马隆性格迟钝没关系,剑招迟钝反而还相辅相成,可是,这三层剑境调整分布的滞后,使得林阡可以对他有机可乘——“碎步剑,诡异是因有这三层剑境,破绽也出在三层剑境,便教他成也噱头,败也噱头”

  林阡出刀,一如既往,吞吐大荒,气壮山河,无垠气势,直灌司马隆及其战马而去整个月观峰战场,霎时因他白热

  “仆散大人,林阡就包在我身上”出战前司马隆亦对仆散揆这么说

  站在司马隆的角度,只要能击垮林阡,高风雷仆散揆谁做帮手都对战事没有影响;至于击垮林阡,他也知己知彼,早就想要害林阡在武功上愿望落空了

  当此时司马隆挥剑迎斩,也是一样胸有成竹只因他猜准了林阡的心理,他知道林阡想要制造那两种滞后状况

  “想得美,林阡他制造得了吗”

  此刻,诸如杨鞍、吴越等人都不在林阡身边,什么回旋刀或金针打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林阡不可能一上来就像凤箫吟那样群攻阵容,战地辽阔谁来谁去也都不会突然事先司马隆叮嘱了属下留意宋方出暗箭,恰好黄掴也借岳离之遭遇谴责过宋方狡诈无耻……

  所以,情况一,所谓三层剑境的“被重排”,司马隆都悄然而然地杜绝这些,林阡在出场前不可能完全发现;出场后发现?迟了

  至于情况二,所谓自身加强力道而引起的“自重排”,司马隆自然也不会轻易令其复演,一上场一交锋,便以此刻能具备力之十成对林阡打——即便高估了林阡司马隆也要尽全力打难道明知道林阡打什么主意还任凭他算计?

  “他仍是上两回的打法……”拼接七八回合,司马隆心中了然,此战中林阡依然如昨——因即使完全伤愈了内力也不如司马隆,林阡不得不遵照旧有的气势内力两种战术合用的方法、方能有机会闯入他第三层剑境——

  当林阡战力所限在战术上一时无法作出改变,而两种引发滞后的方式又都被司马隆猜中并排除,这场交锋,前景不似宋方战前想得那么美好

  “竟然……被他看穿了吗”观战的宋贤暗自心惊,也看出司马隆原来早就知道林阡所想,他一直就在等甚至在引林阡挑战、挑战时才发现构想全都被司马隆所拆,全都是纸上谈兵、空中楼阁,经不起实战中的一点点变化考验

  “难道,是我和天骄,上次想积淀经验的,却打草惊蛇了吗……”宋贤吃惊不已,望着金方做足了准备、无一不对准着林阡所想,宋贤心中悔恨,不想林阡成也自己,败也自己

  “林阡,第六次了”司马隆此时的尽全力,等同于上一战的九成力,在没有滞后时间能利用的情况下,林阡至少需要完全伤愈才可能通过旧有战术打赢司马隆,何况林阡实力根本不可能比得上受伤前

  所以司马隆清清楚楚,哪怕林阡凭气势勉强闯过前两层了,遇到第三层,也一定赢不了此时此刻,亦根本不可能有林阡换战术的机会了

  当那丝杨宋贤眼中的惊诧同样出现在林阡的眼中、却稍纵即逝,换作杨宋贤难以企及的沉着笃定与坚毅,司马隆心念一动,这一刻饮恨刀已然离斥引一线极近,林阡没有放弃、没有逃退,仍然还是一刀决绝地削砍而来,其意境有百川万壑,高浪灌日状,尖峰刺天势,道不明的雄浑壮阔果然,这样了还不认输……司马隆眼神一厉

  “司马隆,即便没有那两种滞后的情况出现,还有第三种,即便你意识到,也无法阻止的……滞后……”林阡呼吸一滞,将饮恨刀送入了斥引一线:还是旧战术,何必换,有机会

  在这一瞬之间刀的主旨由内力叠加气势,林阡的打法从求生换成求胜——对手突然变了,碎步剑难免会有一个适应时间,这跟司马隆本身没关系林阡现在所求,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自重排虽然那时间注定短,难估算无论如何,姑且一试

  可惜的是,司马隆连那样的机会也没给林阡,因为司马隆说过,他不仅要让林阡愿望落空,还要让林阡刻舟求剑——他适才一直就任由林阡发挥气势打他的前两层,似乎奈何不得林阡的这两种战术并用,而事实上,在这些日子里,他时时刻刻都在思索,如果林阡一如既往用两种战术合用,他该如何在林阡战术陡换、内力陡增的刹那,于最短的时间内应承

  也就是说,这第三种滞后司马隆也算到了——既然杜绝不了,那就尽量压缩

  “司马将军这些天时时叫我们这些副将与他切磋,他将我们分作两种内力层次,反复循环地要内力差的和内力强的轮流上去与他打,尽可能快地、突然地交换,从而制造出‘战术陡换’‘内力陡增’的场景,”司马隆的副将们都告诉仆散揆

  高风雷曾经也感叹说,“二哥这回算是认真了,从未见过他为了对付谁,居然还想着提升自己”

  “他是在追求着突破自己的瓶颈啊”仆散揆听到时难免震撼,心知林阡的出现给了司马隆一个练习突破的契机,就像林阡自己老拿高手堂练手提升一样

  冲这一点,司马隆也不是当年那个、被林阡从优点上抓出破绽、最终败给林阡的贺若松无论是自己的真实破绽也好,还是对手试图抓出的“疑似破绽”,司马隆一概不允许存在,司马隆封死了林阡想要的所有的滞后可能

  所有人都无法想象——这一刻,没有自重排,司马隆恒力;没有被重排,司马隆恒心;也没有林阡最后的那一点有关滞后的希冀,司马隆早练出了应付林阡此种战术的能力瞬间而已,司马隆连瞬间都没给林阡留,不由分说地将林阡的饮恨刀没入最强剑境,再一次地,将林阡连刀带人地吸进这股巨力中来

  尽管林阡饮恨刀由气势营造的意境还在继续演绎着,可是众目睽睽之下饮恨刀还是一如既往脱手而去……第六次了?

  第六次了林阡嘴角一抹笑意,人说事不过三,哪里容得六次

  第7章要似昆仑崩绝壁

看过《南宋风烟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