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宋风烟路 > 第1081章 莫绝望,有我在

第1081章 莫绝望,有我在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  ( )  第1081章 莫绝望有我在

  初次交手,擦肩而过,翁婿对弈,各有失策。

  王爷没想到岳离中计,林阡没想到岳离翻身;王爷未料到吟儿始终都不弱于凌大杰,林阡未料到吟儿最终还是不能与宋贤会合。

  总体而言,却是王爷胜过了林阡,没有别的原因,林阡局中没算王爷,王爷设计对准的是他。所幸林阡抓准了岳离的心、有计可施所以未曾心急动兵,如此才没中王爷的计。但此情此境,天外村仍是孤城,林阡怎可能不心为之系。

  廿二清晨,战甲夜未脱,交锋刚遁去,便听得南部战场的所有战报,吟儿此刻处境艰险,凌大杰和君剑将天外村四面包围着,但尽管燃眉之急,宋军依然众志成城,丝毫不见投降之意,哪怕铁桶封锁粮尽水绝。

  尤其吟儿,在提升士气上向来有她的一套。身先士卒、处变不惊这种她不是不会,但更多情况下却是在城楼上学着林阡的语气说笑,或是在布防时以南北前十控弦庄十二元神高手堂为喻——

  只听她对天外村的父老乡亲们说一样地讲述林阡战史,循循善诱问,“南北前十明明比高手堂弱了太多,为何南北前十那么久了还有一大群活着,高手堂却是短短几个月死了一大把?”“为什么?”“因为强者好胜心重反而容易死,越弱的人,才越懂怎么自保、因此也活得更长久。”

  她显然也恨透了内奸败类,“实力差不可怕,可怕的是实力差还不齐心协力试想一群麻雀被关在一个笼子里外面是想吃它们的老鹰,这群麻雀到底是相互推搡一只只地被老鹰吞了,还是互相拉住了、让笼子外的老鹰怎样都够不着、结果只能饿着肚子?”

  林阡听到的时候忍不住笑,这丫头,形容得确实不错,却拿什么不好比方偏拿麻雀啊……

  她之所以还能谈笑风生,之所以还能教他们自保、齐心协力、誓死不降,是因为她相信他有办法救她。

  那时他不知他已经落在了王爷的局中,也不知岳离对她的铁桶包围就是在补王爷的战略,岳离的这一手,令战局回到了一种、仿佛林阡并未设局但王爷局未改的情况下,吟儿的失陷,真正令他分心,令他焚心;但他就算知道王爷意在削弱他,也还是会救。

  “莫绝望,有我在。”他对祝孟尝等人也只说了六个字,对吟儿,他不用说。

  战报中,有一点令林阡颇为惊诧也极是欣喜。

  那就是时青为了救吟儿,猝不及防被人从城楼上推下。

  林阡惊诧的是时青那种多疑的人,当初属于生人勿近、好不容易才愿意给宋贤机会建立互信,竟然会在那种关头“猝不及防”。

  林阡欣喜的是了解了时青在下坠的那一刹最先想到的是吟儿,而时青在握住长索一端的先前,吟儿说的是一句“握好了”以命相托……

  没有别的原因,吟儿用绝对的信任销毁了时青的多疑。

  祝孟尝一口一个“时兄弟”也证明了时青和盟军的关系不再局限于邵鸿渊。

  充斥着失算、艰难、坎坷的山东之战,到底给了林阡一个又一个惊喜。

  除了吴越、吟儿、国安用、刘二祖一如既往地独挡一面,除了彭义斌、石珪、王琳、李思温接二连三地挑起大梁,除了百里飘云、李全、杜华、姜蓟都小将挂帅各显神通之外……还有,就是这时青寨的融合——

  正月下旬以来,虽然岳离扩充、凌大杰反攻,吟儿和祝孟尝却未曾败过一次,相反防御体系愈发高强,除了归功于他俩之外,时青亦是抹不掉的一个角色,举足轻重。

  举足轻重,是因为时青一旦稍微往金军倾斜,南部战场就一定守不住;而时青没有动摇,则会使吟儿如虎添翼。一念之间,时青的念,谁来控?当邵鸿渊已死,父仇得报,时青完全可以置身事外,没有人会苛责。

  但这些天来南部战报里,披肝沥胆,生死博弈,千军万马……次次都有时青说明吟儿对时青的驾驭,远在林阡的预计之上。抑或,是抗金联盟对时青寨的吸力,符合了林阡的希冀,其实,这也是林阡调遣时青的用意,事实证明,时青寨和黑道会一样——

  当年盟军爆发信任危机、林家军不服林阡部分投效苏寒,林阡吟儿出走,金南东方雨和鬼蜮来袭,川东形势可谓危如累卵,而黑道会与盟军信任派的携手并进,不仅令黑道会真正地融入盟军,更加帮盟军缓和了危难、回暖了情谊,还给林家军不少启示,为林家军的归顺做足了铺垫。

  现在也一样。

  连时青寨都愿意同路了,红袄寨是否也离重新整合不远了……

  感触良多,一为吟儿与完颜家的相残终于还是难杜绝,二,正是为红袄寨诸多弟兄至今未和解。

  思及当日鞍哥指责他利用妙真、存心害鞍哥受迫崩溃、更咬定他对越野山寨和对红袄寨一样都只为私吞,再忆起当年苍梧山的篝火旁杨鞍提议说,“咱们来说一说咱们最初的理想。”

  那时候越野回答说“我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我创建的越野山寨,是插进金国的一把利刃。”

  那时候胜南说,“我的理想,是不要看见越来越多的小孩变成亡国奴,或者国家半壁还一无所知,有什么可以阻止这情景发生,我就会为之奋斗一生。”

  那时候,杨鞍自己回答了“我最初的理想,只是为了让妙真过上好日子。”

  救命变成夺命的时候,越野再也不相信他是那个尊师重道的后辈而只是短刀谷川蜀义军势力的象征;

  对质变成对峙的时候,鞍哥再也不相信他还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因为林阡是那么清楚妙真的重要性还把妙真私藏。

  虽然林阡问心无愧,但杨鞍醒来,在知道妙真不是被藏而是冒着生命危险之后,更加不肯原谅林阡。二话不说便要带刘全展徽一起走,刘全原还想劝和,杨鞍竟索性说,你便冥顽跟着他送死,说罢扬长而去、头也不回。

  林阡没有留刘全在身边,示意他先陪伴杨鞍去,这个时间杨鞍怎能再自我削弱;林阡忍让着杨鞍,却并非因为理亏。

  毕竟林阡交代妙真任务在先,其后妙真的联络一直由海上升明月负责,而谨慎起见他们的联络也是越少越好,变动亦然。尽管当时林阡还有机会能够阻止妙真落到岳离手上,但为了大局不再贻误、亦为了王敏杨宋贤等人的藏兵或潜伏不至于徒劳,最终,林阡没有撤回对妙真的命令。

  如此杨鞍更加不肯回头。但这件事上,林阡宁愿得罪他一个人,也不想贻误已经万事俱备的局,关于利用妙真、受迫崩溃云云只是杨鞍在钻牛角尖。是征人岂能不冒险,刻意害他从何说起。

  “他怎可以这么说又不是只有妙真一个冒险,闻因不也冒险了么。”彭义斌愠道。

  “倒不能这么比较,须知闻因从五岁起,柳大哥就让她不断冒险了——身为父兄,岂都是一样溺爱。”徐辕笑叹一声,转头看柳五津,柳五津摸了摸后脑勺惭愧状。

  林阡摇头:“鞍哥对妙真过于重视,只因妙真幼年曾失踪于苍梧,并非溺爱。”柳五津也忆起苍梧旧事,点头叹息物是人非。

  “主公放心,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我会去与他述说。”如今徐辕伤势恢复了不少,但一旦离了轮椅就会被樊井一顿痛批,故而现在也不敢擅离。

  林阡与他相视,没有掩藏隐忧:“妙真之事,终是个过不去的坎。”

  “只是其一罢了。他既对主公有怨恨,又对红袄寨存在愧疚,是以不肯回归。”徐辕摇头,建议说,“主公不必急于解释怨恨,而应先为他勾销了愧疚。”

  “是了,全叔临走也说,他担心的正是众兄弟不肯原谅。”林阡看向彭义斌、石珪等人。

  “显然要原谅的,若不合二为一、回归往昔,红袄寨就不是红袄寨了。”石珪虎目噙泪,史泼立连连附和。

  “我肯原谅他,只要他,真像盟王说得那样——他敢回来,我就敢原谅”彭义斌目光依然倔强。

  林阡自不担心他们,然而目光投向裴渊之时,不免有所不确定——调军岭之血洗,将是裴渊与杨鞍之间难以解开的心结。

  果然裴渊面露一丝难色,却在看了一眼徐辕后,叹道:“天骄都不怪他,我又有什么不可原谅。想来他也有值得原谅的地方……想来我们也都有误解……”

  “血洗调军岭,不能全归咎于他,只因为矛盾的后果,比矛盾的起因更严重。”林阡道。

  “我懂。我懂……但我,不能为国安用、不能为我死去的弟兄们原谅啊。”裴渊如此表态,无可厚非。

  裴渊说的,当然不错。欲收服杨鞍,将红袄寨整合,注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然而林阡曾对天骄斩钉截铁地说,无论如何,我都是要收回鞍哥的。

  无论多难,无论多久,他是林阡,既决定了,就必然履行。

  莫绝望,有我在。对兄弟,对战友,他都是这样说。

  “天外村,并不难救。”

  自凌大杰岳离铁桶封锁之后,南部宋军一度陷入危机,凤箫吟等人插翅难逃,近处杨宋贤只能自保,林阡远水救不了近火何况现在他被司马隆高风雷缠身根本没有余力,稍有差池就可能将他自己负责的中部战场葬送……眼看凤箫吟粮尽援绝,凌岳对战局志在必得。

  眼看着,不管岳离二月廿一冯张庄之役是动了还是没动,金军都赢了。林阡的计谋,看似都不算什么了——

  然而就这样切断了凤箫吟等人和外部一切关联长达五日之后,凌大杰竟仍然怎么攻寨也攻不下,箭矢装备仍然高强还说得通,为何岳离感觉到他们一点都不像被包围得水泄不通粮尽援绝了?照样吃好喝好打好了仗,士气也始终不曾降低分毫,好像和外界还有着极多的来往……

  如果说肯定还有和林阡之间通风报信的信使存在,但他们也不可能运粮运水来养活天外村那么多人,红袄寨和外界的通道这么多日子岳离掌握得有如一个红袄寨当家,该销毁的俨然全都销毁了,这么短时间也不容许他们掘出个新的地道来,如此这般,怎还能支撑得下去?

  岳离百思不得其解。

  第1081章 莫绝望有我在

看过《南宋风烟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