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宋风烟路 > 第1062章 事变内情

第1062章 事变内情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  ( )  

  “盟王。”待到独处之际,刘全还有话要说。

  “全叔请讲。”林阡看着这位杨鞍的死忠,心知他定然懂杨鞍在战场上的策谋,且绝对比妙真知道的更全。毕竟妙真年纪还小,对事情的理解会情绪化。何况,最黑暗的心情往往该瞒着自己最亲的人。

  “盟王称呼我全叔,是意味着愿意给鞍儿机会了。”刘全老泪纵横。

  “昨夜相杀是我武断。”林阡点头,承认这过失,“他若诚心忏悔,我会给他机会。全叔还有什么要讲吗?”。

  刘全叹了一声:“是啊,我要讲的,是腊月廿九,鞍儿为何叛变……”

  林阡一怔,其实,现在他只是释怀了一半,杨鞍和他还有一道过不去的坎,在叛变一事。那才是一切的根源。

  “实则,事变跟感情亲疏、轻重什么的都没关系。妙真说盟王更在乎天骄、盟军云云,都是小丫头片面了。”刘全说,“当然,我们也都承认,势力不平衡,确实有不满,但是,不平衡的事情多了,构不成叛变这一说啊。何况,金军还大敌当前。”

  “是。”林阡神色黯然,不平衡的事情太多了,如果不平衡就要叛变,他林阡都不知道叛了红袄寨多少次了。

  “面对势力出现不平衡,鞍儿采取的都是尽可能安抚部将,期间,鞍儿身边有不少流言蜚语,都说盟王在扶植二祖郝定,全被鞍儿斥为胡言乱语,鞍儿不愿伤害兄弟感情,说,即便盟王要扶植二祖,反正也是自家兄弟,有什么好在意。”刘全说,“可惜这些‘安抚’,在腊月廿九的事变之后,就都成了‘拉拢’。”

  那是自然,所谓证据,都是在解释现象。

  “身边的这些小人,其实是被黄掴买通、或安插的?”林阡忆起走火入魔时杀的那些杨鞍旧部,隐隐明白了,那些人,竟然还是被杀对了。是他们,宣扬了刘二祖比较听话、易于控制,宣扬了郝定正在被林阡重用,宣扬了红袄寨平定后权位即将重排……也是他们,后期对盟军渲染,杨鞍在意权位……

  “是。这些谗言,鞍儿一概未听。但却有一个传言,恰恰击准了鞍儿的心。那传言,现在想来,是黄掴精心准备的。”刘全道:“黄掴说,盟王扶植二祖固然不错,但因看见鞍儿势力稳固,怕二祖压不住鞍儿,为此,刻意陷害鞍儿和他的兄弟。”

  林阡脸色一变:“这又从何说起?他竟能够相信?”

  “说来真是凑巧,去年十月新屿撕开铁桶封锁,鞍儿原想即刻与盟军会师,却没想到打了几场后越打越疲,死的人竟比先前更多了……每战都是偶尔有了生机、却在临脱困的时候功亏一篑,屡次被围,都靠天骄徐辕来救。这些,被黄掴解释成,盟王刻意安排天骄施恩,以期慑服鞍儿;

  然而,渐渐地,盟王发觉天骄施恩也不能慑服鞍儿,因此……竟然开始谋害鞍儿,十一月大崮山之战,盟王吩咐天骄刻意拖延对罗鼓山的进攻,也就是变相的对泰山境内的鞍儿见死不救。”

  “黄掴的话自相矛盾你们也信,大崮山之战时期,泰山境内除了杨鞍之外,还有我‘刻意扶植’的二祖,我对他也一样见死不救么?”林阡冷冷问,涉及权位分配,已然甚为不悦。

  “然而,二祖主守,鞍儿主攻,每一战下来,死的几乎全是鞍儿的战士。”刘全摇头,“且不与二祖比较,令鞍儿最介怀的是——盟王只是为了削弱鞍儿而已,竟然采取了那般多的手段,不管是刻意施恩,还是见死不救,都造成了太多无谓的死伤。鞍儿极是气愤,便在那时,听说冯张庄之役,你竟还把祝孟尝的过失推给了他。”

  “我获悉那是祝孟尝的失误,是多日之后,与他杨鞍同时,推脱过失,亏他想得出”林阡面色铁青。

  “但鞍儿……却是真的想岔了——黄掴对他说,盟王早就知道祝孟尝犯错,却因为那是林家军的部将而包庇,顺水推舟给了鞍儿,使得卖命受伤的他非但无功无劳、更还愧疚悔过背了那么久的黑锅。那一战,盟王安排鞍儿先入虎口,确实也像不顾鞍儿性命,是存心的罔顾甚至陷害……”刘全叹道,“你可别怪鞍儿,种种凑巧积淀到了一起,那时连我听了都气愤失智,鞍儿又是中毒眼瞎大病初愈,谁都有想不通彻的时候……”

  “便是这些,造就了他对盟军的疏远,和对二祖哥的敌意……”林阡愈发痛心,便是这些,竟使杨鞍对天骄下了杀手……尽管怒意稍平,仍然耿耿于怀。

  “盟王,鞍儿害天骄的最根本原因,却不在盟军,不在二祖,而在盟王你……鞍儿最介意的,不是那些人的争功或威胁,也不是你对权位的分配,他最介意的,恰恰是你为了权位的分配、刻意害他和他那么多枉死的兄弟。”刘全说,“鞍儿之所以让妙真千里迢迢去陇陕找你,既是信你可以转危为安,也是宁可把红袄寨交给你了,追本溯源,红袄寨和短刀谷原本就是同气连枝的,所以,他早就做好了盟军入驻的准备……

  至于二祖他们,原就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再不公平,都是兄弟,哪里记仇?那些权位,从不是鞍儿最追求的东西……但是,鞍儿一个人背黑锅不要紧,他不想兄弟们委屈,他怕他找错了人,他怕你变质了,他看见老夫人不肯认你,他误解你已经不是胜南而是林阡,他怕黄掴说的竟然是真的,他怕你对他的削弱会害死他更多的兄弟,所以……”

  林阡的脸色一点一点变得苍白,内心却逐渐越来越平和,原来是这样,杨鞍是怕他变质——没错,冯张庄之役确实可以那样解释。先锋行踪的暴露、茶翁之死的耽误、还有杨鞍的眼睛被毒伤,更有胡水灵和张睿的做戏,种种凑巧,被黄掴灵活利用,将大病初愈的杨鞍心理上逼上绝路,先前小人们的谗言终于有缝可入,各种矛盾一触即发,杨鞍选择先发制人。

  “腊月廿九,鞍儿选择发难,是被黄掴长年累月地欺骗,最终在祝孟尝一事爆发,各种不公都只是辅因,关键在于,他觉得你变了。月观峰上他害天骄,在你眼中,那是他和金人的合作,在他眼中,那是唯一的生路。 ”刘全说时,林阡的脑海里零碎地出现着杨鞍对他挥刀时的绝望狂笑。

  难怪说“胜南,早已不把我当兄弟。”这个“早已”,说的不是腊月廿九事件之后,而是之前,很早很早之前,林阡率领抗金联盟来到山东救局时,为了他的一己之私,不择手段侵占红袄寨的地盘——

  他为了天骄祝孟尝等人而抹杀了对山东兄弟的旧情,他为了扶植一个听话的刘二祖而不惜伤害杨鞍及其部将……川蜀山东天壤之别,毕竟林阡的短刀谷从来都在掠夺,毕竟林胜南在红袄寨中什么都不是

  各种有关权位分配的辅因,没有一个能敲动杨鞍的心,却一起铺垫他心中林阡的改变。

  所以,很对不起,我杨鞍也不会把林阡当兄弟,兄弟情,我只给胜南。

  既然林阡不可信,天骄当然不可信。月观峰事变,是杨鞍为了他的兄弟们,选择的唯一一条生路。所以,这解释了为何杨鞍孤注一掷选择叛变害得他自己一个盟友都没有,因为杨鞍,发现抗金联盟是敌人之后,本来就没有留后路。

  “即便伤了天骄是一时冲动、迫不得已;毒杀宋贤,他竟也做得出来。”林阡叹了一声,面中泛着忧色。

  “恰恰是因为部将们先作主张毒了宋贤,鞍儿才下定决心反击,因为已无回头之路。”刘全解释。

  战报里说,腊月廿八夜,杨宋贤更是莫名失踪,与月观峰徐辕几乎同时,下落不明。

  是“几乎同时”,但谁先谁后,概念完全不同。按刘全的说法,是杨鞍虽然气愤失智,却还顾念旧情迟迟没下决断——但,一心为了他好的部将们先作主张拿下了宋贤,杨鞍虽然有怒,却也别无选择,决定破釜沉舟。

  他毕竟没有要宋贤的性命,那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但他知道,宋贤会在他和林阡之间,选择后者。

  宋贤在那段时间里的下落不明,全因次日的金军涌入他毫无战力,林阡没法去责怪杨鞍不照顾好宋贤,毕竟那种情况下杨鞍自身难保,当时杨鞍连妙真都来不及救。

  “原是这样,他心中的我,竟已是那么恶。”林阡苦笑一声,却能理解,几个时辰前说出一句“他变了”的自己,何尝不是把杨鞍想成了越野一样的龌龊。人都怕别人变,其实只是自己心里的那个别人变了,对方根本站在原地不动,但换个角度看,心里会觉得他移动了。

  “盟王,那时候,鞍儿认定你已不能信,故而发难谋取生路,他那时候就没想过要与你转圜,所以不存在妙真说的,借着改过自新的机会以身试法。”刘全说,“后来金军撕毁信约,鞍儿才意识到他根本是被黄掴骗了,这些灾祸全是他引起,山东之战是因他而不能胜,兄弟们是因他损失惨重……他不止一次悔不当初,只盼望众兄弟还能与你复原。这些天来,他一直率领我们苦撑着,他没说,但我懂,他要照顾天骄复原,他要等失踪的你回来,他要打败楚风月与你们会师……”

  “万千真相环绕在侧,偏偏我撞见的是唯一假象。”林阡长叹一声,心中愈发沉郁,他知道,他的不请自来救走徐辕,正巧破坏了杨鞍对楚风月的设计,帮了楚风月的大忙,也同时,绝了杨鞍及其兄弟的生路……

  尽管天骄的离开、妙真的口才可以给金军带来恐慌,但妙真利用薄弱处突围后,杨鞍已经不可能再故技重施。何况杨鞍本来就心如死灰了——林阡走后,他可能已经决心赴死、不会突围。以他个性,兄弟们在哪里,他就在哪里,死也在一起。

  失去徐辕的楚风月,只有一半的可能一蹶不振,失去了林阡的杨鞍,却是全部的可能再无战力,“只怕哥哥撑不了几天了……”阡与刘全回到营帐中时,见妙真泪水涟涟,跪求师父出手相救,而闻因也在她身边连声附和,这才知他一行四人走后不久,楚风月恼羞成怒又一次对着杨鞍猛攻。

  “经此一变,他一定再也斗不过楚风月,但短期内不会接受我的救助。全叔,这几且先去与他会合,我将派人一直与你联络。”他知道近期他只能先间接插手、暗中支持杨鞍了。虽说天骄未醒,但他对于刘全等人的信任,总是高于黄掴的。

  虽然,尔虞我诈的如今,相信杨鞍的同时,注定也冒着风险,但风险总是与机会并行,林阡心中自然有数。

  “我会救你哥哥。”林阡回过身来,看着妙真,“但妙真,你需帮师父做一件事。”

看过《南宋风烟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