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宋风烟路 > 第867章 小别胜新婚

第867章 小别胜新婚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  同床共衾,幽香满溢,轻淡的木芙蓉味,柔腻的肌肤触感,曼妙的身体曲线,无不是林阡熟悉到永世不忘。{吞噬小说网www.tsxsw.com}

  这一刻,岂是“小别胜新婚”可言?

  跳过那个荒谬的风七芜时期不说,吟儿和他足已有两年半没有过如此相契!期间兴州陇西关山榆中定西会宁几多辗转、悲欢离合,而大散关麻黄塄黑山天池峡红柳聚魂关各自也频繁逆境、九死一生……

  是以,虽力度动作全然是至轻至柔,感情却是迄今为止最激烈的一次。

  偏在这缠绵悱恻之际,忽听见帷幕外??动静,此刻阡吟都是赤身l体、情境和风七芜那次并不一样,吟儿自是脸色微变急看林阡,林阡却仍淡然将她压在身下,镇定护着她示意别慌――那个,其实吟儿也不是怕啊,是觉得这种样子别人看见了会尴尬……

  果然是人的脚步声,拖沓、细碎、轻悠,仿佛小贼一样。吟儿听出来者不是高手,戏谑地笑笑望着林阡,望着微弱的光线里他清隽的容颜,与如龙的气概……这画面,真是崆峒山最美的景象,吟儿情不自禁抬起身,朝他脸颊亲了一口。他微微蹙眉,竟也不正经地、在她胸上掐了一把。她吃痛又痒,噗哧一声笑出来。好吧,你们俩就继续乐极生悲吧。

  好在,外面进来的人――比紫茸军还笨。

  “琼妃她确定没事?”这声音很熟,吟儿虽然还在办事,可这样都止不住的八卦。发话的这个女子,确定是早晨桃花林里的妹妹,借题发挥指证楚风流的那个。吟儿咦了一声,跟她真是有缘。

  声音细软却令人很不喜欢,辨识度这么高,林阡也不得不忆起她:这么说,这座私密行宫,是完颜君附的……

  “是。御医说了,只是吃错了东西、腹泻而已。”另个声音似是她侍女。

  “我就说!只是下了点泻药而已,就疼成那副死去活来的样子!吓煞了我。”妃子道,吟儿心底雪亮,原来如此,那么,早晨并不是借题发挥,根本就是贼喊捉贼啊。

  “丽妃娘娘只是想教训她罢了,怎可能存心害她性命。”另个声音再说。吟儿皱眉,这个声音不是侍女,而是早晨的第三个妃子。哦,原来跑到偏静处秘密结党来了。

  “哈哈,你今天也看到了,以后遇到这种事,就要如我一样,随机应变、顺水推舟。”丽妃笑起来。这第三个妃子,已经成为了丽妃的徒弟跟班么?吟儿一想到楚风流纵横驰骋却被诬陷、被推卸责任,瞬间更加为她心痛。

  林阡听女人之间为了争宠也能不择手段,心道这人世间多少斗争都是一样残酷。那第三个女子,可谓在山水清、出山水浊,不出几年也会被濡染成那些妃子一样,然后作威作福讽刺别的新人,而这些丽妃琼妃什么的,不也是这么过来的么。

  “多谢丽妃娘娘指点。”第三个妃子说。

  “不必这么客气,叫我姐姐就成。”丽妃咯咯笑。

  再说了好几句,两人便已经推心置腹,却听那丽妃叹道:“我原以为这行宫是建给我的、或建给琼妃、或妹妹你。然而王爷真是薄情,竟然谁都不准靠近。”吟儿听到这里的行止决绝,知大哥完全是遗传了父亲,不禁为楚风流又喜又悲,这行宫,自然是建给她的无疑,然而,大哥让侧妃们瞧见了也制止了,却还没告诉她、带她到这里来――碍于那个醋坛子二哥,碍于世俗,也碍于他自身的心结。

  “唉,原来如此,就说弹筝峡为何重兵把守,原是为了不让姐妹们靠近。若不是姐姐神通广大带我来这里,我还不明白蒙在鼓里。”这第三个妃子语带感激。吟儿捏紧拳:煞是可悲,一入王室就陷淤泥!林阡听她们说弹筝峡重兵把守的原因在这里,心道这自古及今的战争要隘竟然被这么曲解,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心念一动:难怪完颜君附要给楚风流寻这一处,只有在这个地方,才既能赏战争恢弘,又能享隐居安逸,此二人,也曾如完颜永琏与柳月般执手沙场、并肩巅峰。

  “好妹妹,言重啦,实则我也只能绕过侍卫、偷偷摸摸地进来,多个人都不敢带,多一刻都不敢呆,王爷那脾气你是知道的……不过这样也好,这样我们说话也不会被人听见瞧见……”缓过神来,丽妃的声音渐渐远了。原来她是抗不住这行宫的诱惑,所以连秘密接触都要选这里……

  “唉,这里真是华丽得紧,美妙得紧啊……”丽妃继续叹,依依不舍,语气里全然憧憬――可是她敢来却不敢多呆。完颜君附的脾气,可想而知。

  是华丽,是美妙,可惜,这华丽这美妙,都给某人和某人不劳而获了。

  “姐姐,终有一天,王爷会带我们来这里,不用偷偷摸摸的。”第三个妃子说。

  听这又一对侧妃以姐妹相称,可见放到完颜君附家里去看,丽妃琼妃还是一个阵营里的,因小见大,只怕斗争更加激烈……

  “这么些妻妾佳丽,实让家宅不安、男人焦头烂额。”林阡叹了一声。

  “非也。若是这男人有本事,完全可以教他的妻妾和睦共处。”吟儿摇头。

  “异想天开。”林阡笑,俯首问她:“你肯么?”

  吟儿一怔,微笑反问:“你敢么。”

  “已不是敢不敢的范畴。实则娶你凤箫吟一个人,便已与妻妾成群无异――有几人如你这般,自己吃自己的醋。妻妾共同体。”林阡哈哈大笑,吟儿满心以为他要夸自己,话锋一转竟开始羞她,急捂他嘴,脸上绯红。

  床笫之欢,愉悦婉转,实不管谁来谁往,皆已是物我两忘,至于酣畅淋漓、满足睡去,却是寅时刚卧,卯时又醒,两个人不约而同睁开眼,侧过头来凝视对方,四目相交,爱意融融。

  “再来一次吧……别让我自己吃自己的醋。”吟儿贴着他胸膛笑,指尖在他腹肌上画圈,眼神中写满挑逗。

  即使她不是这么撒野,他也早已不受思想控制。再来一次?再多少次都行。

  接近天明,弹筝峡疾风吹雨,天地万象全在彼此身旁合作奏响、之后又随着光阴呼啸而去。他一直深深看着她,她也一直甜甜想着他,身体是同步呼吸,两颗心节奏相同。

  又有人来!饮恨刀再度握紧。

  因脚步声越靠越近,气氛也越来越险,林阡骤然起身添衣。吟儿却还想赖着,唉,要是天永远不亮、时间永远停在这里,该多好。

  “昨儿早上丽妃吓的那个样子,把我给乐得差点岔气。”来人开口,自是那身怀六甲的琼妃无疑。

  “娘娘演得那么好,实将我也骗了过去。”应她的,不是第三个妃子么?她怎么,又跟这琼妃搭上了?吟儿想不通。难道她是琼妃的卧底?泻药的事情是她透露给了琼妃?

  “我肚子一痛就知道是她的把戏,不过她那种德性,只敢吓人不敢害人,我也估计到不会有什么事,果不出所料!”琼妃道。吟儿暗暗捏了把汗,这琼妃洞悉人性,料事如神,实在高明。

  “琼妃娘娘英明。”第三个妃子似也心服口服。

  “我索性将计就计,吓一吓她,给她个教训,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再加害。然而,又不能直接指证她,免得她真的背离……替罪羔羊,正巧是楚风流了。”琼妃说。

  叹,又是一石二鸟。昨夜丽妃说害她之时,吟儿还可怜过她,白可怜她了,在她面前丽妃算个屁啊!

  “妹妹,你可学到了吧?以后就跟着我,别像丽妃那么蠢。”琼妃说。

  “是,姐姐……当心些,姐姐。”第三个妃子说。

  琼妃来这里的原因自不待言,一是把王爷的新宠收为己用,二是也很憧憬这座殿堂流连忘返,她手段虽高明些,意图却跟丽妃一模一样。

  而第三个妃子呢……

  这第三个妃子,不是任何人的卧底、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吟儿脚底一股寒气,这个妃子,两面三刀,心机之王!昨天清晨她卑躬屈膝的样子映入脑海,足可预见日后的王府里谁主沉浮。

  林阡听她们脚步声直朝此地、而吟儿一直都倦倚榻上,以为她虚弱不能穿,故将她连人带被地拥在了怀里,意欲暂且先拖走。吟儿却还想再听,还想把这里的事一股脑儿地告诉楚风流,告诉她她被这些勾心斗角的女子害惨了千万别自责。然而楚姑娘,也许并不会那么屑于……?希望如此吧。

  然而恰在这时,听得那琼妃大叫一声,阡吟两个俱是一惊,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

  难道说,第三个妃子狠到那个程度,要杀人!?吟儿大惊急忙穿衣,若是那样她是一定要救琼妃的,虽然那女子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毕竟没到谋财害命罄竹难书啊!

  看吟儿一开始还精神萎靡突然间就穿好了衣,林阡才知道,八卦的意义……

  急忙拉住吟儿,示意她事情还有进展,林阡心里有数。

  果不其然,那琼妃还活着,显然适才被惊了一跳现在还在喘息,断断续续地喝叱:“你们,你们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话说这位琼妃看来是个贵族风范,要换做丽妃必定大声嚷嚷,她好歹还强忍着气愤,没有失仪。

  而第三个妃子,想必卑微地站在她旁边,不说话……不说话的人最可怕。

  “原是王妃,末将得罪了……只因此行宫是王爷严禁靠近之地,末将等负责巡视周边,绝不容任何人擅自接近……还请王妃恕罪!末将等绝不会对王爷透露今晨半句。”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吟儿竖起耳朵,才知有一群巡逻军队很可能是发现了这两个妃子形迹可疑是以跟了进来,他们的实力比紫茸军要高出许多,连她都是这时才听出脚步,而对于这两个妃子来讲,他们的出现显然形同鬼魅。

  林阡蹙眉:这一支,应是天兴军……

  这景象像极了当日会宁县境的枯井旁,赫连华岳之于紫茸军。负责在附近巡逻的天兴军,依照了完颜君附的吩咐,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擅自靠近,更何况是擅闯?!完颜君附实比完颜永琏更决绝!但当这个擅闯者是地位同样不低的王妃之时,天兴军当然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谁敢去领双份的罪。

  “万一今晨的事有第二个人得知,你们这群人悉数会掉脑袋。”琼妃说。今晨的事,一说她二人私会,二说她二人选此私会。

  “是。”全体异口同声。

  阡吟正待松一口气,不料寝居外气氛陡然一紧,适才发话的首领旋即开口:“寝宫有人!”这队天兴军齐齐掉转方向,千钧杀气,蓦地涌向此间。林阡握住吟儿的手,这些人不是等闲,却未必难打。

  “怎么?”琼妃急问,“何以见得?”

  “回禀王妃,有血腥气。”那首领说罢,已令手下们送两个王妃离开,一干人等,因敌暗我明,而步步为营、悄然逼近、围剿之势。

  吟儿看着林阡,暗骂那首领:“比你的鼻子还灵。”今次单挑十二元神,林阡并未受过什么伤,也没沾上多少血,算是他战袍上血腥最少的一次了。这样都能被那首领闻出来。

  林阡知无处可躲、也没必要躲,淡笑携吟儿现身,左手刀威武雄壮。

  出鞘那一声啸响,龙吟般冲荡满堂。天兴军全遭震慑,竟都是呆了半刻,后才能置信应敌。一时间拔剑声抽刀声鸣镝声响彻寝宫,却刹那消亡遁入虚空,这些兵戈,无一不“遇饮恨而声碎”!

  轰烈刀风,顷刻割遍华殿,纱帘罗幕,四面狂乱飞卷。

  俯瞰中原西陲,傲视华夏九州,豪放、尖锐、磅礴、凛冽,弹指间杀尽婉约。

  婉约,他面前还有什么兵械不是婉约?刀中低楚狂,锋间小冯虚!

  天兴军虽见得到他、碰得了他,却焉能拦得住他。

  不过,气力拦不住他没关系,天兴军还有他们的铁血战志――

  他们之中,有一大半人都是在神岔鏖战中,失去了他们的父亲兄长甚至全部亲族!他们与林阡不共戴天!

  两年前的神岔之战,海逐浪曾告诉风七芜,林阡一个人就杀了上千!吟儿曾经觉得夸张,但现在知道,不夸张。否则,他们不会宁可死了,也坚决不往后退,蔑视了军令也要杀,杀成了血人也要上,寝宫内外一片喊杀沸。

  死何惧。不杀林阡报仇,才生无可恋。

  终闯出修罗血池,阡也负十几处伤,走到那丛林尽头,原以为再无金兵,却看有一敌将,负手独立道旁,背对着阡吟站在风中,挡住了他二人去路。

  昨天下午的那一战,也不知他喉伤到底怎么样了。

  “诡绝将军……”吟儿知林阡此刻的战力一定不及陈铸。

  弹筝峡晨曦初上。

看过《南宋风烟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