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宋风烟路 > 第853章 闻因与妙真

第853章 闻因与妙真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  定西战事告一段落,关陇局势趋于稳定。www.tsxsw.com向清风、郭子建、杨致诚、寒泽叶等将领,是战后首次会师、与主公林阡相聚首阳山上。

  沿途有兵士提刀携枪经过,一见他们便停下称呼见礼,将军们自然是习以为常了,柳闻因一路上却是分外高兴,磨练了这么久,她终于被人奉为“柳将军”。

  “唉?闻因你笑什么?”柳五津看女儿满脸笑意地过来,狐疑。

  路口,与柳五津、陈旭、范遇一起迎候诸将的,还有林阡和吟儿,看样子五个人都已经等候多时。

  “没,没什么!”柳闻因赶紧敛起笑,自不愿心事为人晓。

  “哈,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说来给爹听听!”柳五津对闻因勾肩搭背,乍一看两人哪像父女。

  “她终于能领兵打仗了,自然高兴。”林阡不经意说起,闻因心念一动,未及回头看他,柳五津已笑得合不拢嘴:“甚好甚好,我家闻因不让须眉!”

  “屁,还不是你柳五津假公济私,扣着闻因不让到关山去,偏往人浮于事的定西里面塞,岂能不连战连捷!”郭子建那性子,早就嚷了起来。

  “郭将军之所以这般气愤,纯因他有一家将身在关山战场,极盼望柳姑娘去。去不得,日思夜想。”杨致诚笑对林阡解释,同时也是在帮柳五津圆场。他说的倒也不错,郭子建有一部下名叫耿直,是耿尧老将军的孙子,爱慕柳闻因久矣。自耿尧在黑山之役中捐躯,郭子建便视耿直如亲子。

  “哦?当真!?……闻因你总算长大了!”柳五津喜得眉毛都翘起来,闻因则赶忙低头转身,捉住柳五津的臂就走:“对了爹爹,听说你那匹汗血宝马病了,我这就去帮你去看……”

  “马再重要比得上你重要吗!来,告诉爹,跟你好的那个人,他姓甚名谁?”柳五津高兴得很,忙不迭追问。闻因见众人都在关注,面上一红急忙辩:“什么叫跟我好……我根本就!”

  “算了算了!我看那小子是单相思,否则闻因肯定赖在关山、哪会屁颠屁颠跑到定西!要有跟她好的人也肯定在定西了!”郭子建挥手要这话题赶紧过去,岂料正巧戳中闻因的心思,一时红着脸带笑四顾,目光遇到些正在看她的人,便只能对他们都作无奈状。

  “是这样?”柳五津一愣,暗忖小姑娘哪天才情窦初开呢,千万别还陷在小时候的个人崇拜里。

  “嘿嘿,便算单相思也值。寻遍天下啊,也找不到几个如闻因姐这般标致的模样,扮女装漂亮,扮男装俊俏。”从柳闻因身后冒出来一个比她还小了几岁的少女,搭在闻因的肩上笑嘻嘻的,“我听过个故事好笑得紧,说短刀谷某次篝火晚会,有十几个女孩儿不知情,纷纷围着闻因姐献殷勤,最后发现她是个女儿家,一个个恨不得找地洞钻。”众将听罢都哈哈大笑起来,郭子建叫嚷着说:“我也听过这段子,那几个踏白军将领的女儿,吃饱了撑的没事干……”

  “这便是妙真姑娘么?六年不见,容貌已大变了。”吟儿看着柳闻因身后的这个少女杨妙真,她二人性情都跟幼年时有不同。也许是各人际遇导致吧,小时候调皮的,长大了敛了些,小时候自闭的,长大了倒反活跃。

  六年前,吟儿在苍梧山上见过杨妙真一次,当时她还是个六岁大的女孩儿,被张潮张梦愚父子欺辱监禁,却也是妙真的缘故,杨鞍终于听信了林阡的话与逐月山庄撕破了脸、还给了越风一个清白。当时,因见妙真体弱多病,唯恐她再遭意外,故林阡将双刀刀谱倾囊相授,更还建议杨鞍代妙真向枪神穆子滕讨教了梨花枪。

  六年后的这个正月,适逢林阡与穆子滕僵持,身负他二人绝艺的杨妙真来到陇陕,可谓给战局的解开带来了些许征兆。她到来才三日之久,穆子滕便已然和林阡达成共识,虽多半是寒泽叶功劳,也亏得杨妙真私下去御风营见了穆子滕,穆子滕听说她是爱徒杨妙真,自然高兴,说“六年不见,给为师看看你的枪法”,杨妙真也真是不辱师门,一杆梨花枪在手舞得是轻灵如雪,然则令穆子滕始料不及的是,一瞬间的起承转合,她手上又多出两把长短刀来,乃是自然而然就过渡到了林阡的刀法之上。最后妙真说,“真心希望我的两个师父,能够化干戈为玉帛,一同抗金。”没有人教她这么说,她却是冰雪聪明,帮阡推进了局势。

  ?

  “拜见师父,拜见师母!”此刻杨妙真眨着眼睛,装腔作势地要给阡吟磕头,那激动欢喜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这是刚遇到林阡,事实上她几天前就已经跟在林阡身边了。

  林阡笑骂一声“调皮”将杨妙真扶了起来。吟儿见她样子狡黠机灵,样貌虽比闻因逊了一筹,武功却只怕不输于她,心想十年以后金宋武林的巾帼英雄,不出意外是杨与柳的较量。

  但杨妙真之所以来到陇陕,却并非为了化解林阡穆子滕的僵局,而是有她自己的任务在身。昨日林阡刚到首阳山就告诉吟儿:陇陕虽大局已定,山东却波澜迭起,完颜永琏很早就着手调控了大王爷麾下的十一个元神,七位留在陇陕,四位前去山东,在林阡腾不出空的情况下,轻而易举去山东收拾了那个只有杨鞍和吴越坐镇的红袄寨。若非杨妙真前来报信,林阡等人还不知道形势的岌岌可危。

  众所周知,林阡的规划是将陇陕恢复原状再去与山东红袄寨联合,完颜永琏却先他一步,在陇陕刚出现曙光之时就削砍了山东河北,可谓给盟军的信心当头一棒,须想,盟军正准备挺进三秦。盟军不可能跟越野山寨一样,只求回到三秦就够。

  征关陕的箭已经扣在了弦上,山东河北的危局却由谁救?林阡告诉吟儿,若要南宋长治久安,厉风行、李君前、宋恒、风鸣涧、百里笙等人一个都动不得,而身处陇陕的所有将领,也最好别太赶。“红袄寨的危难是谁引发,那便该由谁去救。”林阡说时,吟儿就知道他指的是谁――杨宋贤。

  当年,若不是为了区区一个蓝玉泽,宋贤不可能连红袄寨都丢下。而今,红袄寨的由盛转衰,不得不说杨宋贤是一个主导因素。

  除了宋贤之外,还有钱爽,也是必返回山东无疑。

  “只有他们,够吗?”当时吟儿问。

  “自然不够。”林阡回答了又一个名字,才教吟儿心安――“天骄。”

  “他也去,那就太好了!”吟儿拊掌,开心不已。

  然而今天在首阳山迎接向清风郭子建杨致诚等人来时,吟儿发现有两个熟悉的人物不在场,心里纳闷立马就问了出来:“咦,海将军和邪后呢?他们去了哪里?”

  “据说是去了山东。”向清风正好走在她身边,低声回答。吟儿一惊,才知道山东的危局更加解除定了,海逐浪和林美材全都去了,根本是给天骄如虎添翼啊!

  ?

  实则,海逐浪林美材去山东另有隐情――杨妙真初到陇右之际,适逢穆子滕与林阡僵持,海逐浪奉命看紧林美材,他心里清楚林美材不利于局势发展、最好避开她和穆子滕的接触哪怕她对战局只产生微扰。一不做二不休,听林阡说山东那边缺人,就请缨说要把林美材一并拖到那个地方。

  那时候海逐浪当然也不知道林阡几天后就收服了穆子滕,纯粹是为了帮林阡排忧解难而已,林阡也看出海逐浪想离开陇陕这个伤心地,散散心,同时还完成看紧林美材的任务、并能够解山东危局,实在是一举数得。把一个棋盘多余的棋子送到另一个棋盘去出奇制胜,林阡不是没有用过,唯一的难处是,怎样让邪后还没打完一场战就半途而废去打另一场。

  “我也不知逐浪他到底用了什么方法,第二天就把邪后一起带去了山东。”带诸将一起去庆功宴上,林阡对吟儿解释了来龙去脉。至于逐浪是用了什么方法?拭目以待。

  “发现你最近特别喜欢给人布置任务。”吟儿笑。说话间已到了庆功宴,几个将领落座之后,看吟儿身前多了一把瑶琴,看样子是要为他们弹曲助兴。

  “众位来品评看看,吟儿这一曲造诣如何?”林阡对座中群雄说。吟儿抚的那一曲正是他给她布置的任务――“这几天我不在,你要学会《花间醉》。”

  吟儿天资本来就高,加之这些天百无聊赖一直在练曲,自是将这《花间醉》弹得臻入化境,悦耳动听,安静清幽,极符合群雄此刻心境,杨妙真听得喜欢,也便从席间行出,契着这音律舞起枪来,不刻更邀柳闻因过招。两个少女,两杆好枪,皆是英姿飒爽,看得诸将直呼过瘾。吟儿看群雄意气风发,豪情万丈,心道若是此间有酒就更好了,实则林阡的禁酒令和剃须令下得太死,改天一定要对他劝谏。

  向清风听罢这首《花间醉》,看吟儿面色比以往好了许多,心知主公绝对不可能乱布置任务,这曲子定然对主母的身体有妙用。

  吟儿其实还很想把《战八方》也抚出来助兴、应景,奈何那首曲子实在音调太高,刚入门的人想要弹出来怕是只能寄寓地宫里那唯独的一把琴。想那日在地宫里对敌之际,那把琴正巧掉在自己眼前,看来是自己和林阡命不该绝。既然命不该绝,就该养好了身体、努力地健康地活下去。早些恢复,才是劝停禁酒令剃须令最好的论据。

看过《南宋风烟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