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宋风烟路 > 第254章 战一地,定双城(2)

第254章 战一地,定双城(2)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二百五十四章战一地,定双城(2))正文,敬请欣赏!

  午时,太阳直射得人心虚。

  这一天又有不少江湖人士来黔西,不知是为魔王,为陆家命案,为轮回剑,还是为了抗金联盟的未来。

  淮南十五大帮一直是由莫非出面解决大小事宜,避免了司马黛蓝与慕容荆棘的相互较劲;南方义士团虽有势力也在,但风行陵儿出面渐渐减少,显是为了金厉家珍贵的长孙着想;身边其余的尽是些陌生首领,吟儿不禁有些失望,陵儿有身孕可以体谅,可是思雪、黛蓝不知去了哪里,一个月杳无音信;沈延、宋恒、海逐浪几个熟知的倒是出现过两三次,但也被胜南安排去了别处,吟儿哪猜得到胜南在干什么,把些熟人都赶走了,吟儿想找人说话解闷都难,与瀚抒见了面没有几次,都是面带窘色互不相认,尴尬夹着尾巴擦肩而过。将近十天来,其实吟儿也心慌过:为何战斗要开始,大家都不见了?

  吟儿一直盼望着小秦淮能将李君前再度纵容过来,可是却得到这样的消息:

  “你知道小秦淮那个最新的香主吗?”

  “越风嘛!我听说过。那少年真是厉害得紧,一个晚上解决了贺敢的叛乱,那时候李帮主身在夔州,越风完全没有让他担心啊!小秦淮有了他真是如虎添翼!”

  “据说已经做到李君前的副帮主了,小秦淮短短一年,形势大变啊!”

  “因为平乱有功,所以李君前让他来黔州帮着盟主对抗魔王!”

  吟儿心里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假如,洪瀚抒和越风……天啊……

  ??

  “吟儿,过来看看,谁来了?!”胜南笑着拉着吟儿往临时搭建的营帐中钻,吟儿心一颤,怎么样也不肯移动脚步。

  她怕洪瀚抒,更畏惧越风,因为前者好歹已经有了了断,后者,却是个怎么也打不开的心结。

  营帐里伸出一颗头来:“小师妹,你干嘛不进来?不欢迎我?”

  吟儿乐死,一下子抱住他伸出来的头:“小师兄!你消失了又一个月!”

  沈延佯装生气:“不要扭,哎呀,头歪啦!”

  吟儿笑着松开他,和胜南一并入了营帐,呵,聚集的人真多,吟儿有种被欺骗的感觉,这么多天来消失的熟人们,倒有不少在这里,倒像是胜南刻意雪藏的。

  “这一整个八月辛苦众位了,不知大理动荡如何?”胜南站在吟儿身后问道,吟儿醍醐灌顶,原来熟人们大多都去了大理,或查探,或威胁铁云江的势力,早在陆怡出现之前的那段时间里,胜南已经着手对铁家的审视和牵制。

  “有个叫王牧之的帮众,是铁云江的得力干将,这个月来一直是他在打点铁家在大理的一切。”沈延道,“几日之前,开始有了异动。所以我觉得铁家帮快坐不住了。胜南,铁家帮生异心,证实了铁云江的嫌疑。”

  “现在,这王牧之,大概要叫铁牧之了。”吟儿一笑,“铁家帮大王来了黔西,小王失踪大理,当然由老王主持大局。”

  沈延一愣:“怎么?莫不是陆怡姑娘已然找到?也指证是铁云江杀人?”

  胜南点头:“铁牧之想要狗急跳墙,派出兵力来黔西救铁云江,陆怡的这件事,便是他造反的契机,造反一旦成功,从此大理那边势力,再与抗金联盟无关。”

  “想学张潮那般脱离抗金联盟?他可能不知道,逐月山庄脱离是联盟不想要他们,而不是张潮起兵了造反了!”吟儿冷笑,“上梁不正下梁歪,铁家不会得逞,只会不攻自破!”

  吴越一直在胜南身旁,神色平和地听,诸将之中,却是他最能够专心致志地接纳旁人的所有意见,与吴越深交的大抵都知道,吴越在大家议论纷纷时很少会有自己的意见而发,纵是发表意见也一定是在最完善最成熟的时候,且中规中矩从不出格。然而吴越的弱点恰巧也在这里,当重要的人对战事意见有重大分歧时,有时会拿捏不准立场,身为红袄寨主帅,对战强攻是吴越最专长,当机立断却是吴越之缺乏。

  “铁牧之已经走到了哪里?可到了黔州境内?”胜南问向沈延。沈延点头:“先行的已经过了边境,不出三天,应该便会发难。”

  “这么快……”沈依然倒吸一口冷气。

  “依然,一旦铁牧之的人马来救铁云江走,你知道该如何备战?”胜南转过头来看她,她强制着心惧,点点头。

  “依然,盟主和洪山主,会留在这里帮你对付铁家的先行队伍。我会和其他人马在外围剿灭他们接应的兵力。”胜南续问海逐浪,“至于铁家的后续势力,海将军想必已经劝说了傅云邱应战?”

  海逐浪一笑:“傅云邱得知自己可以参战,虽然惊讶,倒是喜出望外,他说铁家的其余兵力不会通过他管辖的石城郡。所以林兄弟务必放心。”

  “哦,那傅云邱,便是胜南你前几日与我提及的联盟在大理可以领导的将帅之才?”吟儿轻轻点头领悟,“这一次吴当家终于可以喘息几下,不必同时兼顾好几战啦。”

  胜南一愣,面露笑容:“怕是从前与新屿合作多了,也习惯了有战事便累他先出马。”

  吴越亦与他对视一笑:“谁让我一向都最相信你的出谋划策?怕以后要一直被你累着了。”

  沈依然远观他几人悠然,不免慑服,也克制住自己的颤抖,她沈家寨的势力,安不安定,同样也在此一举,胜南的话回荡耳边,“依然,你知道该如何备战?”胜南已经与她交待过备战事宜,她只要顺着做就行。

  ??

  “小师兄,我就说陆怡姑娘的孩子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救出来。原来是因为你去了大理。”吟儿笑着对沈延说,事情已经愈发的明朗。

  “是啊,我采掘功夫那么厉害,不活用岂不是对不起师父?”沈延一笑。

  “唉,还是免不了鸡鸣狗盗。抗金联盟里,倒是有好几个势力的首脑是盗贼出身。”吟儿笑。

  沈延也笑道:“鸡鸣狗盗,也要看为谁,小师兄身份变了,现如今只会为一个人鸡鸣狗盗。”

  “为了我?”吟儿感动的眼泪汪汪。

  “不是,是为了胜南。”沈延认真地说。

  吟儿一愣再一笑,就算是为了她,也就是为了胜南嘛。

  “知道吗吟儿?上个月大理已经被他激得很不平静了,铁云江的十几路人马,已经有七八个将要被留在大理当地平息内忧外患,两三个将要在石城郡遭遇傅云邱牵绊,另几个等候我们抗金联盟在黔西解决。”沈延叹,“都是上个月内的事情啊,你们可能还以为真的风平浪静呢,可是他不动声色,把后顾之忧都变成了黔西的后盾。”

  吟儿点点头,难怪自己的熟人们都不见了,因为她凤箫吟的熟人,十有都在大理有威信有势力,林思雪、司马黛蓝哪个不是点苍赫赫有名的高徒?便即是重心远在江西的宋恒堡主,在大理也是有十多个据点分舵的,吟儿一笑:“早知道这样,到可以去江洋道把我那帮手下们也叫出来帮忙。”

  沈延哈哈笑:“使不得,绝对使不得,那时候抗金联盟要群魔乱舞了,你开门揖盗,联盟会不攻自破。”

  ??

  并非所有的凶手,都要口头承认自己的罪行。

  揭穿他,和处决他,可以同时发生。

  吟儿明白,做贼心虚的铁牧之,虽然并未察觉点苍、宋恒等势力就在他身边不远,也并未得知傅云邱已在石城郡设伏,但终于会从帮派近来的纷乱里嗅出一丝不安,为了安定军心,必定要利用他铁家的人多势众、越过边境来到黔西,向抗金联盟宣战。

  铁家肆无忌惮,也并非没有原因,抗金联盟虽然强将云集,终究麾下人数不多,而黔西当地的沈家寨,不和传闻早便甚嚣尘上,都传说,沈依然的帮主位置根本就坐不稳,身后有单行、严峰、卢潇、石青几个师兄的虎视眈眈,每个师兄,能力才干都不下于她,拥趸也比她多得多。

  沈依然站在冷冽的秋风中,等候战乱的开始,今夜一战,她要同时平定黔西和大理两起叛乱,不得不心焦,她沈依然,之前能够坐稳黔西,完全是因为、出卖了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好几个师兄,是因为都占有过她的身体,才没有作乱啊……

  沈依然泪已盈眶,沈依然早就已经死了,其实也不求别的,只求能够保证沈家寨不要在她手里易主……

看过《南宋风烟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