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皇子真无敌 > 第六十五章 喝死他

第六十五章 喝死他

  /

  “我们的确没看到,哪敢蔑视皇上。水亲王,你这是血口喷人。”玉程章指责道。

  “没听到难道耳朵也聋啦?区区十来丈,你们都听不见。如此老迈残废,那朝庭养你们何用?”赵星辰厉声问道。

  “好了!你们双方都是一场误会,此事不必再议,就此揭过。”赵镇南一拍椅柄,道。

  毕竟,赵星辰惹到的大臣太多了,而且,个个位居高位。

  如果继续下去,那就扯不清了。赵镇南这是要和稀泥,就此揭过。

  “可臣等的确被水亲王鞭打,攻击了。皇上您看,臣的脸上还有鞭痕,这袖子都给抽烂了,还有……”玉程章说道。

  “臣的胳膊也给抽伤了,还有鞭印。”赵迁当庭撩起了袖子。

  “老臣头发都给鞭子勒走了一大撮,叫老臣今后怎么见人哪皇上。”罗怀礼抹了一下眼睛,貌似要掉泪了。

  ……

  顿时,第二波攻击又至。

  “父皇!既然臣公们被儿臣的手下打伤了。儿臣可以赔偿他们一切损失,不过,儿臣认为,儿臣无错,儿臣的手下只是在趋赶闲杂人。但是……”赵星辰刚讲到这里。

  “你赔得起吗?”玉程章顿时来劲了,一甩袖子,打断了赵星辰的话,气势汹汹指着赵星辰哼道。

  “闭嘴!本王话还没讲完,你人五人六的开什么口,不晓得礼数吗?”赵星辰突然一声喝叱,严厉警告玉程章。

  玉程章那脸腾地就红了,嘴唇抽动着,气得话都讲不出来了,“皇……皇……上……”

  “皇什么皇?本王可以赔偿你们一切损失。但是,本王得先请陛下治你们蔑视皇上,蔑视皇族之罪。”赵星辰冷冷说道。

  “玉程章,罗怀礼,赵迁……你们听到没有?是否还要赔偿?”

  赵镇南也火了,自己都要捂盖子了,你们一伙居然不依不饶。

  这事明摆着是你们一伙人联手起来想要欺负朕的儿子嘛?居然还有理了。

  “臣……臣不要了,臣没事,只是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户部侍郎汤启忠首先害怕了,真要追究下来,蔑视皇上可是死罪啊,那是赶紧下跪说道。

  “皇上,误会,一场误会而已。”四等侍卫孙宏也赶紧说道。

  ……

  “呵呵,晋国公,玉尚书,玉西侯,应该是一切误会嘛,难道不是?”赵镇南一摸胡子,笑问三人道。

  “误会误会,绝对是误会。

  本来,我们是高高兴兴到西龙亭迎接水亲王凯旋归来的。

  哪料到因为当时大风起来,黄沙飞扬,一时大家都没看清楚,才造成了这场误会。”

  赵迁陪着笑脸,想死的心都有。

  “老臣糊涂了,没看清楚。”晋国公厚着脸皮应道。

  “臣也眼花了,请皇上恕罪。”玉程章道。

  “既然是误会,朕治你们罪干嘛?

  来来来,今天是皇儿大胜归来,众卿家得吃个痛快,喝个爽快。

  来人,摆驾养心殿,朕要跟你们一起,共贺胜利。”赵镇南大笑着站了起来。

  “等下子喝死他。”赵振凑过脸来跟罗怀礼道。

  “嗯,你跟大家支会一声。水亲王大胜,各位臣公都得敬酒,一杯不算多,三杯才打底,六杯情意深,九杯算知己。”罗怀礼哼道。

  “嗯,喝不晕他老子是孙子。”赵振点着头,联络刚才受辱的一批家伙去了。

  皇帝坐正堂一桌,左侧玉昭云皇后,右侧柳宁和皇后,享尽齐人之福。

  不过,大哥这个废了的太子赵雄居然也来了,倒是令赵星辰微微的愕了一下。

  莫非父皇心思有变,谅解了赵雄的罪行?

  那应该不可能!

  造*反灭父,那是绝不可能就此饶恕的。

  当然,毕竟血脉相连,都十年前的事了,随着时间,父皇心中的恨估计也消退了不少。

  赵星辰却是知道的,自家这个大哥暗地里并没有消停。

  只不过,父皇还在,他不敢明着来而已,狼子野心不死啊。

  自然,在排位上赵星辰今天是红得发紫了,排在了亲王第五位,亲王之后才是各王公大臣们。

  而赵姓族人排左边,外姓王公大臣们坐右边,好像两个阵营,一字儿排开。

  都是一个人一张长方形的小桌子,一直排到了大殿之外的空地上,足有二三百米长。

  像赵刚、展苍云和沈泰清三人也有幸来赴宴。

  只不过,他们官品太低,只能坐太阳底下让烈日暴晒了。

  但是,三人毫无怨言,甚至也激动得不行了。这前面的,可全是大佬啊。

  换作以前,如果不熟,连登门拜访的机会都没有。

  二皇子四皇子他们今天也相当的郁闷,赵星辰高高在上,坐在前排,身边都是亲王王爷们。

  而自已十来个则是给挤到了门边,特别是最小的N号皇子,背都顶到养心殿的大门上了。

  如果再往外坐一点,干脆可以直接坐在门槛上吃饭了。

  “呵呵,八弟真威风啊。”赵德阳语含讥讽味儿冲下首的老四赵青河说道。

  “呵呵,八弟打了大胜仗,应该应该。”赵青河回笑道。

  “有的时候,站得越高,摔得可是越惨。”五皇子赵峰插了一句。

  “当然当然,八弟虽说威风。但是,只不过一个看水库的而已,哪有二哥你威风?”老六赵魁调侃道。

  “我威风个啥,人家坐在第五,咱们坐哪了?都挤到门边了。”赵德阳哼道。

  “门边凉快嘛。”老四赵青河笑道。

  “噢,老四不怕太阳,那你坐外边岂不更爽?”赵德阳望了望外边,调笑道。

  “我倒是想啊,可惜父皇不肯。”赵青河皮笑肉不笑应道。

  “呵呵,老六,你那蚊子剑真是锋利啊。可惜,你送错了人。”赵德阳对此事耿耿于怀。

  “二哥岂不更看错人了,出征前还要跟八弟舞剑。幸好我那蚊子剑还不是特别的锋利,不然,二哥岂不要躺床上过年了。”赵魁也不是省油的灯,马上回怂。

  “老八还没那本事!”赵德阳脸一板,凶道。

  “我可听说老八剑斩过大先天境者,莫非二哥可以力压老八?”赵青河挪喻道。

  “打不打得过是一回事,但是,我就是站着,他敢吗?”赵德阳瞅了赵青河一眼,一脸轻蔑说道。

  “这个,有的时候可是说不准。要是一时收不住手,那可就麻烦了。”赵魁摇头晃脑说道,气得赵德阳直接甩脸子道,“老六,不会讲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那弟我不说了。”赵魁拱了一下手,捂住了嘴,表示抗议。

  ……

看过《这个皇子真无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