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皇子真无敌 > 第二十八章 藏剑三庄三公子

第二十八章 藏剑三庄三公子

  “他哪敢,这天音坊可是有来头的,据说是省里某位爷开的。

  再说,道上有道上的规矩,盯上祈环玉的可不少。

  一些武林豪客们,真惹毛了他们杀了你全家都有可能。

  当然,沈万石手上也有人,哪得看谁厉害了不是。”余海道。

  “听说十年前你们东阳郡出了一个美女,好像还进宫了,不晓得祈环玉跟她比如何?”赵星辰故意说道,余光却是悄悄的盯着李书文的。

  果然,李书文那耳朵都竖起来了。

  “当年那女子叫柳云雀,是我东阳第一美女,有沉鱼落雁之美。可惜,进宫后就没消息了,莫非公子你见过她?”余海问道。

  “这个嘛……”赵星辰故意拖了一下,发现李书文有些紧张,拳头都捏紧了。

  “呵呵,小李,你见过吗?”赵星辰突然转头笑问他道。

  “没……没有,我跟着公子你已经好几年了,哪有机会?”李书文赶紧摇头道。

  “你也东阳的,还以为你们认识,没见过那就算了。

  不然,今后能碰面的话还想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家乡人嘛,她在宫里当宫女,你又是这个身份……”

  赵星辰摇了摇头,李书文的表情居然有些激动了起来,道,“公子如果能介绍认识,感激不尽!”

  “怪了,你们俩个又不认识,为何感激不尽?”赵星辰装得一脸疑惑的看着李书文。

  “都是同乡,在宫里有个照应也好。”李书文回道。

  “各位,可以开始翻牌子了。这是今天晚上出场的姑娘们,各位请看。”这时,一阵乐声响起,出来一个很有风韵的中年女子。

  女子显得清丽脱俗,并不像青楼那些‘妈妈桑’们骚首弄姿的。

  “她就是天音坊的大管事‘洛玉’。”余海介绍道。

  “这些个低等货有什么意思,我出五百两,叫祈环玉出场。”果然来了,沈万石一拍桌子,像个暴发户喊道。

  其实,别的豪客也都在等着沈万石这头猪砸钱,到时,也能免费一饱耳福眼福了。

  毕竟,祈环玉的出场费太高了,实在砸不起。

  “稍安勿躁,祈姑娘出场总得先来个铺垫,怎么能一下子就亮出底板,那太浅薄了!”这时,一道不屑的声音传来。

  赵星辰发现,是位于第一排右侧面桌子一个老成的年轻公子开的口。

  那人剑眉星目,身着一袭青衫,手摇一把镂空扇,玉如临风,沈万石跟他比,就是一只丑胖鸭。

  “沈东家的,这位可是说你浅薄无知啊。”沈万石同桌一个中年男子一磕桌子,哼道。

  “给老子过去掌嘴,打残了扔出去喂狗!”沈万石一听,勃然大怒。

  两个手下还没挪步子。

  嚓!

  一声震响,桌子都震了震,顿时,满堂皆惊。

  因为,沈万石的桌子上插着一根筷子。那竹筷子把整张桌子都穿透了,上下各一半。

  要知道,这种铁枣木桌子硬如铁皮。

  更何况,桌板足有三指厚实,要穿透它何其的难,你就是用刀砍也砍不开的。

  那自然是刚才摇着扇子男子随手扔过来的,可见其功力之高。

  “呵呵呵,原来是小孟尝‘铁指神弹’乔兄啊,失礼失礼。”萧之唤立即站起,抱拳笑着打起了招呼。

  “是小孟尝啊,失敬失敬。”顿时,又有七八个武林豪客都站起来过去打招呼了。

  “哪里来的?”赵星辰瞄了小孟尝一眼,问余海道。

  “属下失眼了,此人应该来自西云省。

  是藏剑山庄三公子乔风,人好客,挥金如土,周遭三四个省的朋友都很多。

  指如铁,弹如钢,不光剑光惊人,暗器也是一绝,在西边几省名气相当的高。”余海脸微微有些红了。

  “如此人物也来凑热闹,看来,这位祈姑娘非等闲之辈啊。”赵星辰一摸下巴,笑道。

  “这事颇有些怪。”李书文突然插了一句。

  “怎么怪了?”余海不解的问道。

  “这祈姑娘早不来晚不来,咱们公子一来她也来了。”李书文冷不丁的插了一句。

  “这没什么奇怪,像天音坊的女子经常变更。不然,天天都一样,谁还不腻味,到时,哪里赚钱去?”余海摇了摇头道。

  “也许是吧。”李书文点了点头。

  “嗯,不过,小心无大错,刚好是在咱们打了一次小胜仗之后就出现了,查一下最好。”赵星辰皱了下眉头道,余海点了点头,又跑出去交待了。

  “唉……公子,人手不够足啊。”回来后,余海满头大汗的叹了口气。

  “往省里要人,就说是我说的。”赵星辰道。

  “我试一下,不过,锦衣卫所的正式成员基本上都有官品,比我品级低的在所里可是不多,我使唤不动他们。”余海表情有些尴尬。

  “呵呵,别气,你的好运就要到了。”赵星辰神秘一笑。

  “好运……”余海愕了一下,有些莫名其妙。

  “乔风,你不要忘了,这里是东阳,不是你们幽海。”沈万石一拍桌子,怒指乔风道。

  “沈大公子的,你可也别忘了,你的银矿可是横跨东阳跟幽海两郡。”乔风扇子轻轻一摇,淡淡看着他道。

  “哼,洛玉,马上叫环玉姑娘马上出来,这三千两就是你们的了。”奈何不了乔风,沈万石冲天音坊大管事发脾气了。

  话毕,梆的一声,一个金灿灿的大元宝给沈万石身后一个中年男子掏出重重的顿在了桌上。

  铁木桌子下陷,那元宝入木三分,只露出半截,自然是要向乔风示威了。

  “好好好,我马上叫她出来。”这么多钱,自然有效果了。

  “呵呵,沈大公子,你的确是金主儿。”乔风倒是笑了笑,一屁股坐下了。

  “我东阳的人倒是让乔三公子见笑了。”萧之唤略显尴尬的笑了笑,陪乔风坐下,道,“上一坛二十年的窖藏烧刀子,几盘好菜,今天我做东,请乔兄喝酒听曲儿。”

  “洛大管事,来十坛三十年的烧刀子。

  另外,天音坊好菜全给我上一盘。

  还有,爷今天要听《斩马刀》,叫祈姑娘马上弹,把你们坊中漂亮的姑娘都叫上来伴舞。”

  沈万石一脸阔绰的拍着桌子,明显在炫富。

  “酒菜跟伴舞的姑娘要另算银子的沈大公子。”洛玉抿嘴笑道。

  “这点小钱你也拿出来问我,直接问我管家要就是了。”沈万石哼道。

看过《这个皇子真无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