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皇子真无敌 > 第二章 五府之争

第二章 五府之争

  “主子,你都这么惨了,不但失去了封王资格,连封地都没有,而且,还要终老‘水府’,为何二皇子还要下阴手暗害你?”洛左一脸不解的问道。

  “水府!”赵星辰眉毛一挑,哼道。

  “二皇子已经有木府了,比你这水府气派得多,不可能还想占有水府吧?再说,皇上也不可能同意一个皇子占有两座府的。”洛左说道。

  “太祖按九宫八卦之相在京城设立五府,它们分别是金木水火木,就是要用五行来镇住我赵国龙脉。

  而这五大府所居住的皇子都是有一定能量的,而我因为五行‘属水’才得了这座水府的。不然,是没有资格住进水府的。

  我那二哥赵德阳想当太子,自然要占了五府,借国之龙脉继承皇位。

  而金府现在还在废太子大哥赵雄手中,火府跟土府分别由我四哥赵青河和六哥赵魁占着。

  四哥跟六哥虽说势力不如二哥,但是,也不是特别的弱。

  如果要朝着他们俩下手,估计难度颇高。

  至于大哥赵雄,虽说已废,但是,父皇一直盯着他,记恨于心的。

  老二当然也不敢随意去橇动父皇的神经,而五大府中就我最弱了,所以,先吃下我再说。

  到时,他同时占有木府跟水府,两府气运一到,稳压老四跟老六一筹,再逐个解决。

  最后,一统五府,坐上皇位。”赵星辰说道。

  “主子,可是林宛是昭云皇后派到水府管理后院的女官,她可是七等侍女,就这样死了昭云皇后肯定会追究的。”洛左一脸担心说道。

  “我就是要让昭云来追究。”赵星辰神秘一笑。

  “那可是重罪,皇后一怒,主子你可能被赶出水府放逐‘孤独塔’。到时,岂不正中二皇子的计?”洛左问道,孤独塔就相当于清朝时的宁古塔之类的流放之地。

  “呵呵,我身骨五行属‘水’,父皇不会就此简单的把我赶走的。

  毕竟,皇子中找不出第二个五行属水的,缺‘水’可就不好镇住龙脉。

  不然,我早给赶出去了。

  而我就是要让‘昭云’那女人记住我,二哥可是昭云的儿子,他绝不会就此罢休的。

  所以,林宛这次行动失败,二哥会另外想办法搞死我。

  而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我到前线挂帅出征,抵抗楚军。

  到时,他暗中叫人动手,或者借敌人之手让我战死沙场,一死百了。”赵星辰道。

  “那怎么办?如果昭云皇后动用朝中大臣们提议,再加上二皇子起哄,麻烦了。”洛左一脸焦心说道。

  “不麻烦,我正想好好的干一场,转变一下在父皇和各王公大臣们眼中的形象。洛左,我不能再这样子半傻下去了,让我的母亲屈辱九泉,这是不孝。”赵星辰摆了摆手。

  “主子!你朝中无人,虽说有娘家人在。

  但是,你看看,不是我讲洛家人,他们哪个会帮着你?

  这些年下来,眼看着你受人欺负,没一个洛家人出头。

  到时,一旦挂帅出征,二皇子有的是办法弄死你。”洛左急了。

  “所以,首先,我需要一个强者保护我。洛左,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其次,把他们安插在我身边的‘奸*细’全弄走。

  比如,像刚死的林宛,这种钉子肯定得拔除。

  不然,我身边就不得安宁,我需要自己的人,用起来方便。”赵星辰讲道。

  “要随时跟在主子身边行走,除非侍卫才方便。

  可是大先天层次的强者至少也得是三四等侍卫,咱们还不够资格要到他们。

  小先天倒是有一个,此人叫秦石,出身于剑宗,十年前跟我一起进宫考核,当年他都已经是后天八九品武者了。

  进宫后给安排进了值夜巡守组,只不过,此人性格刚直,又不懂得孝敬头目。

  不久就得罪了人被塞到了御马监,本来是看守御马护卫,结果又得罪了,成了一名马夫。

  这一干就是十年,不过,我知道,他并没有落下武功,也应该达到小先天七八品境了吧。

  一个马夫,主子你想要他过来应该能办得到。”洛左想了想应道。

  “好,你去打听清楚他的底儿。还有,把我砸死林宛的事儿‘宣扬’一下……”赵星辰点了点头。

  “宣扬,这事捂着还来不及?”洛左一听,吓了一跳。

  “放心,我就要让‘有心人’知道这事儿。”赵星辰安慰洛左道。

  洛左点了点头匆匆走了,赵星辰偷偷到了后院树林里试验关小趣的‘仙人摘桃手’。

  这‘仙人摘桃手’的意思是摘掉男人胯下那玩意儿,所以招式有些下三滥,但一抓一个准,相当的毒辣。

  关小趣一抓下去能把粗壮的毛竹抓裂,而赵星辰连条痕迹都没办法落下。毕竟,功力太差。

  而武功从低到高分为后天、小先天、大先天三个境界。每个境界又分为九个小境位,用‘品’来分。

  当人体肌肉振动,产生一丝内气之后就跨入了‘后天一品境’。

  内气循环,九品之后凝成内罡,砸你身上如铁铊一般‘坚硬’就是小先天了。

  内罡打磨,提纯,形成小周天循环,能摧出体外,隔空伤人那就是大先天强者。

  像国师张罡、分管宗人府的老王爷赵成宗、威武侯李昌、镇国公罗怀礼,大将军赵振都是大先天强者。

  只不过,九品跟一品之间的差距可是相当大的。

  就是几位皇兄也全都是跨入了小先天六到九品的强者,跟他们比,赵星辰就是一只弱鸟,不堪一击。

  在这里没有洋枪大炮,更没导弹飞机,一旦露出锋芒,介入皇子间的权力争端,武功就成了生存必备的根本。

  练了一阵子拳脚后赵星辰发现,虽说这具身体还比较瘦弱。

  但是,肌肉还是相当的夯实,并不虚浮,八成跟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偷偷练功有关系。

  玉京城镇国五府的建筑都是一样的,只不过,赵星辰的水府却是门可落雀,而二皇子赵德阳的‘木府’却是门庭若市。

  毕竟,太子赵雄被废,二皇子又是昭云皇后生的,外公玉氏家族在京城也是响当当的旺族。

  虽说皇上还没册立太子,但好些臣子显贵们早把二皇子当成太子的不二人选了。

  自然,来拜码头,抢先打交道的人可不少。

  如此一来,二皇子收礼都收到手抖筋的地步了。

  而四皇子、六皇子也有一部分人送礼,元宝虽说还没数到手抽筋,但也发麻了。

  而最穷的当然就是赵星辰了,穷到连府中开支都发不下去了。

  毕竟,宫里每个月仅给他百两银子的用度。

  这就造成了别的府都养了一大堆门客,护院,仆从成群,美女如云,而赵星辰这边就宫里给的几个人。

  就这几个狗奴才见没油水捞,自然心里也是怨声载道了。

  常常给赵星辰下绊子,所以,练累了赵星辰也在考虑赚钱的问题。

  “主子,刚听到一个天大的消息。”

  木府总管孙厚全兴匆匆的进了二皇子赵德阳的书房。

  “是什么把你这狗奴才高兴成这样,赶紧道来。”赵德阳轻轻搁下手中的笔,军师田方赶紧递上了一块手巾,赵德阳擦了一下手,尔后转头拿眼看着孙厚全。

  “赵半傻把林宛给砸死了。”孙厚全兴哉乐祸的说道。

  “他有这个胆子吗?”田方摇了下羽毛做的扇子,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孙宏。

看过《这个皇子真无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