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世西游 > 贰拾肆 绝不留情

贰拾肆 绝不留情

  双方相互交换了几个来回,一时没有分出胜负。

  就在场面一度僵持之际,忽地扑通之声连连。

  原来是百花门门众抵抗不了空气中弥漫的毒物,纷纷跌倒在地上,手里的兵器也因为使不上力而从手里滑落。

  就连提早跳出战圈的李楚一亦是中毒倒地不起。

  唯独尤锡良、林楚红、钱万海和赵月灵功力深厚,勉强能够支撑起身体,然而虚弱感令他们散失了战斗的欲望。

  唐士琅不愧是用毒高手,顷刻间就将局面掰了回去。

  眼见着局势开始恶化,苍夜心中大骇,退到方奎身旁,轻声道:“方大哥,你还好吧?”

  方奎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摇头道:“这毒实在是太烈了,我只能勉强撑过一炷香的时间。眼下就我们俩能够继续参与战斗,唯有速战速决先解决了唐士琅。”

  苍夜在唐士琅施毒之时,便施展了“似玉生香”,因此此刻他也算是百毒不侵之人,是场上唯一一位不受唐士琅毒害之人。

  而方奎不同,并没有解毒之法,唯有利用深厚的内力来化解体内的毒素并控制毒素的扩散。

  苍夜心想不能再隐藏实力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于是轻声道:“方大哥,古三通和肖丹交给你了,剩下的都由我来处置。”

  方奎默然点头,暗忖苍夜终于要发威了,脚底犹如装了弹簧一般,一个箭步便冲到二人身前,鱼肠剑变幻出百千道剑芒,每一道剑芒宛如闪烁不止的大火球一般,顷刻间将古三通和肖丹二人笼罩其中。

  由此可见,方奎在之前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

  古三通和肖丹虽不是顶尖高手,但也有不菲的战斗经验。

  两敌同时爆喝。

  古三通的“千悲手”变幻莫测,再加上肖丹的“修罗剑法”刁钻之极,两人配合有条不紊,果真是非同凡响。

  一时间杀气漫天。

  苍夜十分信任方奎,独自施展“幽冥术”,只是一瞬间便十分清晰地感受到对方几人的行动迟缓很多,似乎还能捕捉到对手下一步的动作轨迹,心中大喜,手里龙鳞宝刀化作一道激电,疾往唐士琅所处的位置斩去,强大无比的劲气,划破长空发出“滋滋”作响。

  刀袭至。

  凶猛的刀芒犹如惊涛骇浪般宣泄而出,且一刀比一刀气势更猛烈。

  “铛!铛!铛!”

  以古三通和肖丹之能,亦无法在这种情况下毫发无损地接下苍夜的刀锋,更何况是以使毒为主而没有近身能力的唐士琅以及他身旁的几个不入流的壮汉。

  而观唐士琅身旁的几个壮汉虽是全力出手,护着唐士琅周全,齐力硬接苍夜的凌冽三刀,然而两方的实力差距悬殊,毫无悬念。

  一阵猛烈的劲气骤然消散,胜负已分,败者已成一具具尸骸。

  旁观之人如尤锡良等人差一点就要发出喝彩之声。

  下一秒,苍夜又是“唰唰唰”一连三刀,狂风暴雨般地朝着唐士琅攻去。

  “咻。。。”

  无数枚沾着剧毒的暗器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苍夜的面前。

  这是唐士琅最后保命的招数,是一个由一条钢丝牵动藏于全身的暗器的机关装置,此装置可在数秒之内疾射出九十九枚暗器,且每一枚暗器上沾着剧毒,这些剧毒只要沾上一丁点,就可令内功深厚的高手在几个呼吸的时间里暴毙身亡。

  此机关装置一旦启动,就要花大把时间去重新布置,十分费事。

  这是唐士琅最以为傲的杀招,名为“飞火流星”,亦是他的保命稻草,若不是危急到性命,他是绝不会轻易出手。

  苍夜早预料到唐士琅会留有后招,故及早就做了应对措施。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暗器临近之时,在苍夜身前刹那间形成了一团雾气,将半空中的暗器都包裹起来。仿若时间静止一般,九十九枚暗器静静地悬浮在半空。

  而苍夜丝毫没有停顿,速度迅若流星,劲气横流,瞬间便拨开雾气中的暗器,下一秒,身形化作一道黄芒疾射到唐士琅身前,冷刀横切,准确无误地劈向唐士琅的下腹。

  “噗嗤”一声,鲜血飞溅。

  唐士琅身形立时一滞,眼里射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倒跌毙命。

  厅内登时鸦雀无声,皆是被苍夜凌冽的手法所震惊。

  另一方方奎、古三通和肖丹三人又交换了三招,随后倏地分开,只见方奎稳稳地落在尤锡良身旁,后两位则是倚靠在竹凳前,不停地喘息。

  双方的战斗时间虽然短暂,但是每一招皆是全力出手,凶险凌冽,再加上方奎的以快打快,根本不给这两人任何恢复的时间,以浑厚的内力欺压弱者,结果可想而知。

  古三通即便再顽强,也知道摆在面前的已经是一步死棋,已无回天乏术。他暗叹几声,沉声道:“我们技不如人,没什么可说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他早把生死看淡,心中无惊无惧。

  若是在平日里,苍夜必然二话就说就放他们离去,但是今日不同往常,古三通与死去的唐士琅是拜把子的兄弟,就算今日放他们离去,难保日后还会来寻仇。

  “蓬!”

  苍夜疾射到他身旁,手起刀落,干脆利落,龙鳞宝刀上又多了一个孤魂。

  肖丹是个贪生怕死之人,见苍夜送来冷冽的目光,大叫道:“且慢!”

  苍夜一抹刀上的血渍,淡淡道:“你还有什么遗言?”

  肖丹知道还有回转的余地,急辩道:“这一切都是唐士琅和古三通联手布的局,我不过是被他们俩骗来凑热闹的。况且,我对贵派没有任何私人恩怨,今日并没有伤及到任何人。还望少侠高抬贵手,饶我一命。”

  苍夜并不想杀人,见自己的目的已达到,双目电芒乍现,沉声道:“肖丹,你那个狗头暂且交给你自己保管,日后不要再起异心,否则。。。古三通就是你的下场。”

  苍夜虽外表看上去年纪轻轻,但由内而外透着一股凌人气度,再加上武艺超绝,令人无形之中产生畏惧。肖丹被他看得心中一寒,哪里还有反抗之意,连说“不敢不敢”。

  苍夜倏地收回龙鳞宝刀,冷声道:“趁小爷还没改主意,快滚。”

  肖丹听罢,心中一松,哪敢继续逗留,脚底犹如装了双滑轮一般,灰溜溜地跑了。

  苍夜哈哈一笑,向尤锡良做了个得意的手势。

  尤锡良回复些气力,走向前笑道:“今日多亏苍师弟出手相助,否则唐士琅发起难来,我们这些人还真不够他喝一壶的。不过,刚才那招数,师兄可是闻所未见。”唐士琅的杀招“飞火流星”速度快、杀伤力强、范围广,尤锡良自认为以一己之力想要硬接下来,那是比登天还难。

  苍夜来到他身旁坐下,微微一笑道:“若是师弟告诉你这招数乃是闭关之时,幡然领悟而得,师兄可会相信?”

  尤锡良翘起大拇指,大笑道:“信!师弟说的话,师兄怎会不信?师兄只是感叹你有好本事,短短几日就能顿悟出一套武学,实乃奇才也!”

  苍夜欣然接受尤锡良的赞赏,点头道:“我这是这么认为的。哈哈!”

  随即话锋一转,对着钱万海说道:“万海兄,你来的时候可见过武鸿泽?”

  钱万海苦恼道:“见过。只是这人太犟,我把武鸿基的信物都交给他了,而他却依旧是无动于衷,连一点关于琥珀碎片的事都不肯相告。眼下,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苍夜眉头微皱,不大在乎道:“只是单纯地搬出武鸿基是撬不开武鸿泽的嘴的。既然他已经见过信物,该是心里有些数了。你们在这里运功排毒,我独自去会会他。”

  众人点头赞同。

看过《幻世西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