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裔猎魔人 > 第五十九章 继承

第五十九章 继承

  “哈!”

  清脆的女声响起,如同跌落的珍珠,一颗颗跳到了莫宁的耳朵里,让他神智一振。

  是安德罗妮。

  只见乌鸦窝第二勇士双手倒持利剑,在空中急速的滑行,然后一把把利剑刺入了白狼后背心窝。

  杰瑞特似乎心不在焉,居然没有反应过来。

  维吉尔精钢打造的剑身寸寸深入,然后与石质的皮肤铠甲不断摩擦,锋利的刃口被损伤的坑坑洼洼。

  剑尖在莫宁的眼前从杰瑞特的前胸长了出来。

  可惜,失心鬼并没有心脏这个要害。

  白狼转过身体,居高临下的看向了只有她小腹高的徒弟小姐。

  “你这个大魔头!我,唔···”

  安妮本来想恶狠狠的斥责对方,但是当真正面对威势无穷的巨人,与他冷漠无情的眼神对视,小姑娘居然一下子被其势所摄,说不出话来。

  场面一下子沉静了下来。

  杰瑞特的眼神抬起,仿佛看向了无穷远处,然后慢慢的失去了焦距。

  与深渊之血朝夕相处凡四百年,他意志不堕。

  无数个日日夜夜,分分秒秒,无有休息,无有犹疑,只有不朽的时光见证他的不懈努力。

  可惜,人类终究没有无法被磨灭的意志。

  叱咤风云,倒拔嵩华的猎魔人始祖,在这一刻,失去了自己的理智。

  白狼微微的偏过头,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然后抬起自己的左手,把手心渗出的黑色血液凑到了安妮的脸前。

  “你干嘛啊?我,我可不怕你唔!”安妮有些不明所以,向后退了一步。

  巨人见状往前走了一步,再次把左手凑到了徒弟小姐的小圆脸前。

  安妮的两条小眉毛倒竖起来,然后鼓起了自己的脸颊。

  她生气了。

  咚!

  徒弟小姐一脚踢在了白狼的胫骨上。

  “哎呦!”坚硬的石质皮肤让安妮只觉的自己踢到了铁板。

  莫宁用尽了自己积攒起的些微力量,慢慢的支起身子,挪到了仰头躺在地上的夜翼身边。

  “你没事吧夜莺儿?你可别死了啊!”

  莫宁喘息着说道,把脸伸到了夜翼的上方,妄图唤醒对方。

  血液从他的嘴角继续淌下,然后滴落到了夜翼的脸上。

  “没死啦,你干嘛哦,恶心死了!”夜翼终于忍不住叫道,然后不由自主的咳嗽起来。

  突入起来的喊声打断了莫宁刚刚酝酿而起的悲伤,让他受到了惊吓。神裔手一软,身子就倒了下去,侧脸正压在夜翼高耸的胸口。

  “要死了,痛痛痛!”夜翼喊道。

  “哈哈哈,本钱可以啊夜莺儿!”莫宁笑着说道。

  不约而同的,劫后余生的两人都放声大笑起来。

  至于此刻的徒弟小姐,还在和孜孜不倦向她提供自己血液的巨人玩捉迷藏。

  “你干嘛唔,我不要唔!”安妮不断的后退,远离靠近过来的白狼。

  巨人一身岩石铠甲,心口插着已经废了的维吉尔,全身毫无破绽,让手无寸铁的徒弟小姐一筹莫展。

  片刻后,终于,魔药的力量开始慢慢消退。白狼的身体不断缩小,再次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只是他的眼眸依然毫无神采。

  在血魔和狼人的加班加点下,夜翼微微恢复了些体力。她轻轻的支起身子,将力竭而无法动弹的神裔轻柔的放在边上的地上。

  “便宜你了!”

  她笑着对莫宁说道,对方也还以一个灿烂的笑容。

  然后,不断的绕着圈子的杰瑞特和安妮又绕到了莫宁的视野里。

  那头该死的狮鹫···

  “你干什么呢安德罗妮?!还不赶紧跑到洞外去,让那些猎魔人去抓几头强壮的野兽来!?”

  莫宁的脑海里现在都是上次夜翼和安妮提到过的“强壮而活力满满的肥猪”。

  毕竟供养藤就在夜翼的腰包里。

  “好的老师。不是我想哦,是这个大魔头要一直追着我唔。”雷霆的退去让她有些虚弱,但是毫无疑问徒弟小姐的情况比边上的两位猎魔人大师要强的多了。

  安妮甩开步伐,一阵加速,然后将将的用右手够到了洞穴通道的下端,双手费力的把自己拉了上去。

  她的背影迅速消失了。

  夜翼捡回了自己的长剑,然后走向了依然尝试跟在安妮身后的杰瑞特。

  她看着此刻呆呆傻傻只想要帮人“结束痛苦”的白狼,只觉得心中五味陈杂。

  不管是多么光辉的过往,不管是多么伟大的理想,此刻都结束了。现在的白狼,和那些被他用渊血洗礼后的失心鬼已经没有了区别。

  她蹒跚的走到了杰瑞特的身后,感受到动静的失心鬼转过头来,呆滞的眼睛望向了眼前的后裔。

  他已经不再认识她了。

  失心鬼抬起自己的左手——褪去了魔药力量的他已经无法再愈合自己的伤口——伸到了夜翼的面前。

  夜翼望着白狼满是皱纹的脸庞,失神的双眼,只觉得难以言喻的悲伤从心头涌了上来。

  晶莹的泪珠划下,滴在了杰瑞特的手心,和他黑色的血液混合在一起。

  “再见了,我的先祖。”女猎魔人微微的摇头,紧紧的抿起了嘴唇,她的声音有些哽咽:“我会继承您真正的愿望,去带给人们救赎!”

  利剑挥落,满头银发的头颅跌在了地上。

  四百年前的第一位猎魔人,终于死在了自己四百年后的后裔剑下。

  我向您发誓,我将投入毕生保护间地的人民,亦将竭尽所能寻找能够治愈失心鬼的办法。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女族长对着扑倒在地的无头尸体深深的鞠躬,然后毫无留恋的转身,向依然躺在地上的莫宁走去。

  “你可算想起我来了夜翼。有点过分了啊。”莫宁摊在地上,和夜翼打趣道。

  这是三十年来的第一次,神裔以如此衰弱的姿态出现在夜翼的面前。

  她伸手抹去了脸上的泪水,嘴角难以自抑的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有你,真好。

  夜翼坐倒在了神裔的身边,轻轻的扶起了他的身子,让他舒服的靠在自己的怀里。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安静而舒适的沉默着,享受着大战得胜的余韵。

看过《神裔猎魔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