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爱上女扮男装的县令大人 > 第二章 翩翩少年郎

第二章 翩翩少年郎

  白县令好不容易在小书童的狂风骤雨般的照顾里,捡回了一条命。

  每天拼了命的喝药吃饭,只为脱离小书童的魔掌。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短短的三天就把病养得差不多了。

  柴胡很欣慰,自己的汗水没有白费。

  白县令也很欣慰,自己终于可以不用被小书童虐待了。

  整整三天,白珞在床上捂出了一身又一身的汗,浑身黏腻腻的难受。

  她让小书童给自己在卧室隔间里倒好了洗澡水,准备洗澡。

  进了隔间,白珞手忙脚乱的开始脱古代的衣服,先脱亵衣,再脱裤子,再脱布袜,再脱……

  嗯?

  这是什么?

  白珞摸着胸口这一圈一圈缠得死紧的白布条,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这是……裹胸布?

  裹胸布!

  白珞突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都怪自己已经习惯了男女都可以工作的现代社会,都忘了这里可是古代!

  女人不能当官!

  自己是女人,又是县令,又在古代……

  那就只有一条路能出现这样的bug,那就是——欺君!

  自己是女扮男装犯了欺君之罪才当得这个县令!

  呜,白珞摸摸自己的脖子,现在辞职来得及吗?

  哭也来不及了,白珞吞下泪水,开始摸着自己胸口的布带,使劲回想这三天自己有没有露馅。

  说话?自己一直高烧到喉咙嘶哑,说话完全跑音。

  举止?除了吃喝拉撒,自己一直在床上挺尸。

  怎么想好像都没有什么破绽。

  还好还好,她拍拍胸口,给自己定了定神,开始解开胸口的布带。

  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我发誓我不是凑字数)……

  ……

  这个白珞是要把自己勒死吗?

  就算上吊也用不了这么长的布条啊!

  足足花了两刻钟,洗澡水都凉透了,白珞才好不容易把可怜的胸给解放出来。

  瘦兮兮的锁骨下可怜兮兮的卧着两个荷包蛋。

  白珞都要为它们的顽强掬一把同情泪了,它们能在这样的虐待下长成这样,真的已经尽力了。

  这个白珞是傻吗?

  就这样的胸,缠不缠能有人看出来?!

  晚上,洗得香喷喷的白珞就拉了小书童留下谈心。

  小书童名叫柴胡,是那个白珞到任安宁县令以后买来的。

  看到自家少爷找自己谈心,柴胡瘦得鸡爪般的小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衣领和裤腰带,眼中闪烁着警惕的光芒。

  前两天吴之善的经历衙里众人都看在了眼里,自从前天晚上少爷找吴主簿谈心,吴主簿半夜三更失魂落魄的从少爷卧室里出来以后。

  就如同一个失了身的良家妇女一样,好几天都神情萎靡。

  而且还添了一个毛病,就是只要有人向他提问题,哪怕只是一句“吃饭了吗?”,他就面色苍白,捂着嘴就找柱子扶着要吐。

  据吴主簿说是因为少爷不停的向他提问题,整整问了八个时辰。

  看来吴主簿这后遗症,这知道的是少爷在考校吴主簿,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家少爷强暴了吴之善,害他怀了珠胎了。

  “少,少爷要问什么?”柴胡警惕的问,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少爷,我人小,懂得不多,您少问点哈。”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白珞愕然。

  想到柴胡还是小孩子,还是耐心都放柔和了声音,问道:“我这次生病之后,声音好像有了点变化,所以想找你来问问。”

  她现在急需解决自己的说话问题,因为她不知道原来的白珞是怎么说话的。

  病好以后,她试了试自己的声音,并不似女孩的尖细娇美,反而是有些沙哑温软的声音。

  这让她有些惊喜。

  她自己感觉直接使用这把声音说话应该没多大问题,可是保险起见,还是需要找身边熟悉自己的人来确定一下。

  “没变化啊,少爷的声音一向都这样啊。”小书童奇怪的看着少爷。

  白珞心中一喜,心中放下一块大石。

  沾沾自喜的举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心想,只要大家早就已经接受就好办了,否则让她天天都要压着嗓子装男人说话,那可真就太痛苦了。

  可她刚高兴了没一秒钟,柴胡的下一句话就差点没把她给噎死。

  “反正大家都习惯你女里女气了。”

  “噗!”

  一口茶差点没喷到卧室门外去。

  白珞看着眼前这个一脸莫名其妙的柴胡想吐血。

  可在吐血之前,她想要先把这个破书童揍一顿怎么办?

  白珞擦着嘴角都水渍,看着柴胡直磨牙。

  第二天,白珞起了个大早。

  她病也好了,前期的适应工作也做好了,感谢老天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白珞,迫不及待的要看看自己的大好河山。

  呃,是大好辖区。

  “少爷这次是明访还是暗访?”小书童看着精神奕奕,神采飞扬的少爷问。

  “哦?明访如何?暗访如何?”还有这说法?

  “少爷都不记得了么?”柴胡疑惑的看着白珞。

  “咳,我就是考考你还记不记得少爷我的教导。”

  “哦,”柴胡不疑有他,规规矩矩的回答道,“明访就是身穿县令官服,做七品官轿,衙役开道,行人回避。”

  哇,好威风,比自己的市长爸爸威风多了。

  白珞两眼直放光。

  “暗访呢?”白珞问。

  “暗访就是书生打扮,只有我跟着你。”

  既然是第一次出行,那当然是越威风越好,白珞心中豪气万千。

  “那就暗访吧。”白珞拍板,虽然威风很好,可第一次出行还是低调点好。

  可别把自己得瑟露馅了。

  柴胡就给她拿来了一套淡蓝色细部暗花交领直裰服侍她穿上。

  腰间系上了一条暗蓝色镶青玉的细窄腰带,左边挂了个松青色素面荷包,右面挂了方鸡血石小印。

  头发用一根小叶檀木簪束在头顶。

  这白珞真是生就了一副好皮囊,身材也高挑纤细。

  白珞眼露欣赏的照了照镜子。

  嗯,风姿如玉,风流倜傥,好一个翩翩少年郎。

  吴之善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白珞正在低头整理自己的腰带。

  细长的柳叶眉直入鬓角,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低垂着,两扇乌黑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一管挺直的秀鼻下,是红润小巧精致樱唇。

  肤色白皙细腻,耳垂小巧莹润,便如一块上好通透的美玉一般,阳光照射下,几能透明。

  耳下低垂的颈项如天鹅般优美颀长,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没入衣领里。

  他的眼神落到白珞正在整理腰带的纤纤玉指上,指若葱管,纤长白嫩。

  垂坠的细布暗花直裰,细窄精致的腰带更衬得她身直腿长,细腰盈盈,不足一握。

  好美!吴之善感叹。

  白珞整理好了腰带,对他扬眉一笑。

  笑若春花,面如芙蓉。

  吴之善心中乱跳。

  虽然已经看了一个月,可他还是会被自家的县令大人惊艳到。

  “吴主簿,吴主簿,你流鼻血了!”

  柴胡正端着脸盆要出门倒洗脸水,看见门口呆呆站着的吴之善,赶紧抓着搭在盆边,白珞用过的洗脸巾帮他捂住了鼻子。

  吴之善手忙脚乱的按住。

  一股荷叶的幽香就萦绕在他鼻间,吴之善的脸轰然一红,鼻血流得更凶了。

看过《穿越之爱上女扮男装的县令大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