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门派掌门人 > 855 姐妹相认
  北斗山,天璇府,夜色不同往日。

  天一真王破关而出,晋升成为元婴中期。

  然而,世界上的事情,便就是那么的奇怪,此时却是无独有偶,却就在邙山的后山,也有人晋升成为元婴中期。

  不是别人,正是羞花公,无极门客聊长老。

  说起来,这位羞花长老破关而出,也是在悄无声息间,好像开放在夜里的昙花,在不经意间突然的绽放,没有人可以注意到它的存在。

  然而,却有一个人注意到,准确来说是一具傀儡。

  没错,她静静的站在这里,似乎是在静待花开,这是七年的默默等候,风雨无阻的站在这里,也终于等到花开的那瞬间。

  刹那间,在禁制阵法打开那一刻,两人目光洞穿层层黑暗,就此完全的纠缠在一起。

  一道目光是黯淡呆滞的,没有任何的神采,可是隐藏在眼眸深处的,似乎有着不为人知的悲伤,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涌现而出。

  另外一道目光是明亮的,好像星辰般的深邃璀璨,此刻却是完全的激动起来,似乎被打开记忆的闸门,片段残缺的记忆拼凑在一起,组成模糊的镜头在脑海里播放着。

  “沉……沉鱼妹妹!”

  羞花长老浑身都颤抖起来,她似乎认出眼前的白衣少女,立即快步的冲上前去,将她柔弱娇躯紧紧拥在怀里。

  然而,在这时候她惊愕的发现,白衣少女居然浑身冰冷,根本没有任何的体温,而且她也只有一只胳膊。

  “沉鱼妹妹,你怎么……怎么变成这样?”

  顿时间,让羞花长老悲喜交加,喜的是没想到有一天,她会跟沉鱼有重逢的时候,然而无比悲伤的是,记忆当中天真活拨的妹妹,居然变成这般凄惨的模样?

  “原来,她的名字叫做沉鱼,不过也确实有这般容貌。”

  忽然间,有一道叹息声传来,伴随着这道声音的是,一道身影从黑暗里静静的走出来,黯淡的月色洒落在他脸颊上,却可不正是莫问天。

  “你的妹妹的确很不幸,她被人炼制成为傀儡,然而在战斗当中被打断左臂,才成为眼前的这般模样。”

  “是谁?”

  羞花长老神色愤怒起来,她像是旋风般冲上前,厉声质问道:“到底是谁,将我妹妹炼制成为傀儡,却又是谁将她打伤的?”

  “你问我,却让我去问谁?”

  莫问天伸手摸一下鼻子,满脸无奈的解释道:“这尊残缺的元婴傀儡,是鲁国欧治子在其他灵域所得,阴差阳错落在我的手上,前面所发生的的任何事情,根本就是不清楚的。”

  “这……”

  羞花长老情绪稍有平复,她转身望向白衣少女,看到她呆滞宛若木偶般,顿时间便就泪眼婆娑起来,连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

  “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的查一下,不管是谁伤害的妹妹,一定要他付出血的代价。”

  听得出来,羞花长老语气坚定,似乎是斩钉截铁的。

  “那是当然,听说炼制傀儡的法门,本质便就是抽取七魂六魄,可沉鱼显然保留有残缺的魂魄,也可以说她仍旧保留部分意识,就在你闭关的这些年以来,她总是会游荡到这里来,便就能充分的说明这一点。”

  说到这里时,莫问天的声音一顿,沉吟说道:“当时,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曾经前往鲁国圣器宗求教,可惜欧治子前往其他灵域游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便就此完全断掉线索,根本没办法查出沉鱼的来历,更别说将她炼制成为傀儡的是谁?”

  “莫掌门,却是有劳你了!”

  羞花长老轻叹一口气,她也知道莫问天不会诓骗自己,在那残存的记忆片段里,模糊的看到过这张脸的存在,那绝对是自己不敢妄图猜忌的存在。

  “记得当年,在某一个强大的皇朝当中,我连同连同沉鱼、落雁、闭月三位姐妹,都是服侍皇后娘娘的侍女,可惜却就在某一天,这皇朝因为内乱分崩离析。”

  话没有说完,羞花长老脑袋疼痛欲裂,她伸手轻拂着额头上冷汗,叹然说道:“每当回想到过往,总是会有痛楚不堪的感觉,老天爷为何却要如此,也实在不知道是为什么?”

  “皇朝?”

  然而,莫问天听到她的话以后,却是不由的喃喃自语起来。

  在玄黄大陆上,可以称为皇朝的地方,也似乎只有两处地方,那可是三级的修真国度,人口都超过百亿以上,坐拥有数百州的疆域。

  中土灵域的大唐皇朝,极西灵域的大莽皇朝!

  在此以外,似乎并没有皇朝的存在,羞花公到底是来自于何方?

  在冥冥当中,莫问天可以感觉到,这似乎跟自己的身世有关,因为他的那位法相真皇的父亲,似乎来历也是并不简单的。

  “羞花长老,这是招魂钟,可以操纵沉鱼的法器。”

  羞花沉鱼姐妹情深,莫问天当然不好意思再将沉鱼据为己有,若是在战斗当中再有损伤,他还有什么颜面面对这位客聊长老?

  况且,以他此时的修为而言,沉鱼这尊只有假婴境界的傀儡,也实在帮不上什么大忙。

  所以,还是将此物叫出来,让她们姐妹可以在一起。

  “谢谢你,莫掌门!”

  羞花长老伸手接过来,她确实没有拒绝的理由,心里由衷的生出感激之情,这比起当年的救命之恩来说,更要让她心生感激起来。

  “还有,这里有一千块一百块极品灵石,是当年在地指城借你的,一百块极品灵石权当利息。”

  在说话的同时,莫问天伸手在怀里一摸,却取出一件储物袋来,便就双手的递上前来,里面有着他早就准备好的灵石。

  “你能找到沉鱼,这便是最好的回报,也不用还灵石!”

  然而,羞花长老却微微摇头,似乎并不打算接过那储物袋,似乎这些极品灵石,便就权当此刻她的谢礼。

  “好吧!”

  莫问天却是并不坚持,此刻他完全看得出来,羞花长老沉浸在伤感当中,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沉鱼,显然是没有心思谈论其他。

  当下,便就此拱手作别,打算回到天字洞府里去。

  这时候,想必雷万山已经授完课,女儿说不定正在找自己,因为按照课程上的安排,此时是他讲故事的时候,也是女儿最为喜欢的时间。

  然而,却让莫问天没有想到的是,却是因为他没有再做交流,便就发生一件追悔莫及的事情。

  翌日清晨,尚且还没有用到早膳时,侍女在洞府禁制的外面,居然意外发现一封信。

  这是羞花长老的信,在信里她请求辞去客聊长老,并且为此是深感抱歉,因为有一件事情不得不做,她要带着沉鱼离开邙山,前往其他灵域里寻求答案。

  所谓答案,却无非只有两种,无外乎寻仇和寻医。

  寻仇,便是为沉鱼报仇,寻到将她炼制成为傀儡的仇家,至于说寻医,那是因为沉鱼虽然是傀儡,但却仍保留有残缺魂魄,未必没有恢复神识的时候。

  不过,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微乎其微的,可是对于此时的羞花来说,只要是有一线的希望,她便会付出百般的努力。

  所以,在经过慎重思索以后,她便带着沉鱼连夜的离开,辞去客聊长老的职位,将玄字洞府全然的让出来,希望莫掌门不要浪费这样好的洞府。

  在看到这里时,莫问天不由的仰天长叹起来,这让他想起爱妻郑羽儿,可不同样是七魂六魄被封,然而自己也是束手无策的。

  作为无极门的掌门,他没有羞花长老那般洒脱,可以带着妻子前往其他灵域求医,更何况现在还有女儿作为羁绊,在没有变的足够强大以前,是不可能离开边荒灵域的。

  其实,在这七年以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办法,可却仍然没有任何头绪。

  羽儿沉眠在玄冰当中,对于女儿来说,却是根本不知情的。

  大郑国,也同样都是不知情的,包括所有的文武大臣,他们都以为郑王闭关修炼,这也是他们唯一的认知。

  这是善意的谎言,至少对于女儿来说,可以保持住她的童真。

  这样的秘密,到底能隐瞒到什么时候,连莫问天自己都不知道,只能尽可能的隐瞒下去,以此维持住大郑国的体面。

  大郑国,都不能让爱妻恢复,也只能继续的开疆辟土。

  不知道,在达到大郑皇朝的程度,疆域覆盖到其他灵域,将所有的能人异士一网打尽,是否会有这样的可能性?

  更况且,七级门派的新建筑,也可能有这样的功能?

  一切建立在强大基础上,让莫问天切身的感受到,不能在这样蛰伏下去。

  沉睡的雄狮,终将觉醒过来,这是必然的结果。

  当下,莫问天心中有所决议,他掠身的离开天字洞府,来到无极峰的门派大殿,并亲自的撞响殿外古钟。

  清越的钟声,开始响彻邙山群峰,打破七年以来的平静。

  这是门派议事的钟声,召集所有的核心高层,掌门将有重大决议发布。

  对于无极门而言,这是一个转折点,也许会翻开新的篇章。

看过《修真门派掌门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