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内侍大人 > 第一三九章 祖宗牌位

第一三九章 祖宗牌位

  王西平走后,天灵坐在田坎上,静静的抬头看天。

  “想什么呢?”乔绵芝出声道,“你这个样子,让我想到了我祖父。”

  “是吗?那如果你情不自禁,想要把我当做亲祖父一般对待,我也不会介意的。”天灵转头看着乔绵芝淡淡道。

  下一刻,便被乔绵芝一脚踢下田坎,“情不自禁就把你当亲孙子一般对待了。”

  “反了天了!竟敢对爷爷如此无礼!”天灵从地里爬起来,跳着脚骂乔绵芝,“不孝子孙,砸坏了人家地里种的菜怎么办?”

  “你砸的,跟我无关。”乔绵芝嘴上这样说,但看见天灵在田下面狼狈的样子,心不对口的伸手将天灵拉了上来。

  “小海椒你给我等着,等我长大了,非得报今天的仇不可!”天灵拍了拍身上的土,气哼哼的道。

  “你长大了也打不过我啊。”乔绵芝看了一眼天灵,“你这资质,就算再过四十年也打不过我。”

  “那我就等你老了再来打你!”天灵接着道,“你岁数比我大,打不过你熬也要熬过你!”

  “······”平日里也不是这种睚眦必报的性格啊,怎么对着自己,就这么爱记仇了?乔绵芝看着天灵,“我踢你一下你就要记一辈子,大皇子都拿你当替罪羊了,怎么没见你记恨他?窝里横是不对的。”

  “大皇子现在没在我面前啊。”天灵笑道,“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我真的没记恨他。”

  报不了仇的才需要记恨,报的了仇的,就不需要记恨了。

  王西平回来时,嘴里叼着一根冻成老冰棍儿的植物茎秆,邻国的那片云梦,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和程陶道了个别,天灵启程回京城了。

  只是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很多战斗力强悍的山贼马匪,乔绵芝武功高强,带着天灵且战且退还不忘出言讥讽,“功夫一道,只有越练越精纯的,越老只会越厉害,就你这小胳膊小腿儿的,还想打我?做梦去吧!”

  天灵吊在乔绵芝的胳膊上,笑的一脸灿烂,“小海椒武功盖世英勇无匹锄强扶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小的则个······”

  “闭嘴!”乔绵芝实在听不下去了。

  “哎!好的!”天灵立马噤声。

  “没见过你这么没皮没脸的。”乔绵芝挥刀将一个敌人砍杀,“等回京,不请我吃十顿好的,如何对得起这一路护送之恩?”

  “请!”天灵直接答应,“直接给你一张城西坝子的至尊VIP卡。”

  “那是什么东西?怎么没听说过?”乔绵芝疑惑。

  “还没有正式推出,但是简单来说,就是你可以在城西坝子任意消费,还可以不给银子。”天灵解释道,“除了这种卡,还有一半的青铜卡、白银卡、黄金卡等等,每一种卡对应不同的优惠,等级越高,在城西坝子享有的折扣越多。当然这种卡是需要在城西坝子消费满一定金额后才可以获得的,金额按照卡的等级进行划分,等级越高,需要累计消费的金额就越多。”

  “这个什么唯爱匹卡,需要消费满多少才能有?”乔绵芝问道。

  “我还没有计算,不过这就是一个噱头,所以这个金额会很少有人能达到的。”天灵道,“重点还是前面那些卡,吃几顿火锅就可以拥有,之后再在店里消费,就能够享受优惠,不会有人拒绝的,生意会越来越好。”

  “这样下去店里不会亏本?”乔绵芝有些担心,让利给食客,以此来招揽生意,是很多店家都会做的事情,但他们也是偶尔为之,听天灵口气,这什么卡是长期有效的,真的不会亏本吗?

  “怎么会亏本?”天灵有些好笑,“优惠的金额都是有自己定的,怎么会定到亏本?就算有人能得到至尊VIP卡终身免费吃,那他在城西坝子里花的钱,也是够他在里面吃一辈子的。”

  “这什么唯爱批卡只有我一个人有?”乔绵芝突然开心起来。

  “对啊,够意思吧?”天灵笑道。

  “算你还有点良心。”乔绵芝开心了,手臂一弯将天灵揽在身侧,“不过你把这些事情就这么对我说了,不怕我对你不利?”

  “又不是什么不得了的秘密,知道了也无妨,对我根本造成不了危害。”天灵又道,“况且,你虽然对我跟后妈似的,但还不至于害我。”

  回到京城的天灵还没来得及将这一些想法实施,人就被大皇子带走了。

  四面环水的湖心亭里,大皇子仰头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猛地将酒杯掷向天灵,天灵微微侧身躲开,大皇子怒气更甚。

  “你还敢躲?”说罢上前一脚踹向天灵,天灵来不及躲闪,被大皇子一脚踹在地上。

  “嗬···”真特么疼啊,天灵从地上缓缓的爬起来,小手蜷握,小心的不让被地砖磨破的手心露出来,“大殿下悄悄将我带到这里,是想杀人泄愤吗?”

  “无名小卒,杀你又如何?”大皇子嗤笑一声,“你毁我得力臂助,还将本王在衝州的苦心经营破坏殆尽,让你这么轻易的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大殿下似乎准备了很多对付我的法子。”天灵低声笑道,“可惜让你白准备了,你动不了我。”

  “好大的口气!”大皇子怒极反笑,“区区一个宣平侯庶子,也敢大言不惭?宣平侯在京城领个闲职而已,有名无实,难道敢跟本王作对?”

  “我的依仗从来都不是宣平侯。大殿下,娴妃娘娘最爱吃甜对吧?所以你每月都会进宫,将从各地寻来的蜜饯带给她以尽孝心。”天灵捂着痛处挪到大皇子对面的坐垫上坐下,抬头看向面色惊愕的大皇子,接着道,“陛下赐给您的《平城注》好看吗?第三十八页左上角那朵昙花,画的可好?”

  若说大皇子先前只是惊愕,那么当天灵说完那朵昙花时,他心里已经时不可思议了!

  他给娴妃搜寻蜜饯,此事虽然鲜为人知,一个小小的宣平侯府庶子,怎么会知道这些秘辛?更何况皇帝赐给他《平城注》一书,是去年的一个晚上,当时除了父皇身边的海公公,没有一人知道此事,而且《平城注》一书,除了天子藏书楼里有此书外,其他地方根本没有这本书!

  更不要说,第三十八页左上角那朵昙花,看笔迹是后面画上去的,若非亲自读过这本书的人,根本不会知道!

  可是,江清流为何会知道这些?

  “大殿下最好现在将我放了,免得一会儿收不了场。”天灵接着道,“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我死不足惜,皇室宗亲的牌位您也敢打翻么?”

  :。:

看过《内侍大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