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内侍大人 > 第七十七章 科学?

第七十七章 科学?

  接下来的时间,天灵深刻的体会到了乔绵芝说的不要哭是什么意思。

  晨起有霜的秋日,虽没有冬天那么冷,但也绝对不会暖和到哪里去!

  而乔绵芝教天灵学习轻功的方法,居然是泡在湖里!

  “未入武境者,神重气沉,身体自然会格外笨重,故此不管学什么武功,首要的,便是洗去身体和骨头中的浊气,我们习武之人,将这叫做洗筋伐髓,许多江湖中人收徒之前,都会先对其进行一番洗筋伐髓,借此看看资质是否上佳,然后再决定要不要收徒。”乔绵芝领着天灵站在湖边,“小大人,下去吧,先泡上个五个时辰再说。”

  天灵看着冰凉的湖水,有些迟疑,冰凉的水里泡五个时辰真的不会有事吗?这个什么洗筋伐髓怎么听上去那么不靠谱呢?

  “你确定这个天我下去泡五个时辰不会被冻死?”天灵看着乔绵芝,“我没习过武,你不要骗我。”

  “当然不会!”乔绵芝一脸笃定,“当初属下洗筋伐髓的时候,可是在雪地里赤膊站了两天两夜呢!”

  见天灵迟疑,乔绵芝接着道,“放心吧小大人,属下在一旁看着呢。”

  天灵心中迅速的衡量了一下下水之后可能会有的后果和泡完之后可能会拥有的轻功,最后狠下决心,噗通一声就跳进水里。

  “对,就是这样。”乔绵芝站在湖边,“双手放在水面,身体放松,想象着湖水与你融为一体,感受到力量了吗?”

  “没有。”天灵浮在水面上,“感受到了冷。”

  乔绵芝一噎,“小大人难道没有感觉在水中,身体变得轻盈了不少?”

  “有啊。”天灵点头,但这个是跟浮力相关,跟那什么洗筋伐髓没半毛钱关系吧?!

  “看来小大人根骨奇佳,居然这么快就感受到了力量!”乔绵芝对着天灵赞叹到。

  “要不是我亲眼见识过你的轻功,我绝对不会来尝试泡在水里可以洗筋伐髓这种事!”天灵牙齿打颤,“果然在绝对的欲望面前,理智是不存在的,我居然会做这种违背科学的荒谬事情!”

  “科学是什么?”乔绵芝一脸迷惑,“怎么从来没听过?”

  “那是一种绝对正确的力量!”天灵脸上神采飞扬。

  “小大人在哪里看见的?属下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乔绵芝道。

  “它如今可能不叫这个名字。”天灵在冰凉的湖水里,侃侃而谈,“它无处不在,需要人们去挖掘、去发现、去研究并验证,找到它,就会被赋予强大的力量!”

  “小大人是拥有科学的人吗?”乔绵芝看着天灵,“因为被科学赋予了力量,所以如此聪慧机敏,拥有连许多成人都无法企及的眼光和手段。”

  “我只是追随科学的人。”天灵笑了笑,“科学的力量在于相信,而非拥有。”

  “听不懂。”乔绵芝直接摇了摇头,简单粗暴的问道,“小大人你就直接说在哪可以找到这个什么科学吧!”在哪可以找到?天灵失笑,若是以前,他兴许还可以跟乔绵芝说上一二,但他从江清流变成天灵后,他以前建立起对科学的认知轰然崩塌,所以他也不知道科学到底在哪可以找到。

  “我不知道。”天灵摇了摇头,“但我努力在找,就像今天致使我肯跳下来最大的原因,就是想知道,科学在不在这样的洗筋伐髓里。这也是为什么我说,我只是个追随科学的人,我想知道它在哪,找到它,了解它,验证它,然后···相信它。”

  乔绵芝听得一头雾水,看着湖水里冷得瑟瑟发抖却依然在坚持的天灵,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能看出来,天灵跳进湖中除了想学扶摇九天这门功法外,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刚刚所说的那个什么科学,乔绵芝突然很好奇,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居然让小大人如此痴迷。

  /“科学能让人变成武林高手飞天遁地吗?”不懂就问,是乔绵芝一直践行的准则。

  “不能。”天灵摇了摇头。

  “科学能让人没有生老病死长生不老吗?”乔绵芝继续问道。

  “也不能,但如果能找到身体的科学并相信它践行它,倒是可以延年益寿。”天灵想了想道。

  “科学可以让别人都听自己的话吗?科学可以挣到银子吗?”乔绵芝滔滔不绝。

  天灵摇了摇头,“科学赋予的力量,来自于信奉之人本身。”

  “那追随它干嘛?”乔绵芝一脸费解,“既然所有被赋予的力量来自自身,那被赋予的意义在哪?真正强的还是自己。”

  “科学可以让你看清力量,自己的,别人的,以及这个世界的。”天灵笑了笑,“认知和看清,这是科学最大的魅力。”

  “听不懂听不懂。”乔绵芝连连摇头,“什么奇奇怪怪的话,完全听不懂。”

  “那你想知道连弩为何能够一弩十矢,十矢连发吗?”天灵问乔绵芝道。

  “为何?”被科学绕晕的乔绵芝瞬时清醒,双眼放光的看着天灵。

  “如果你知道连弩机关的科学,你就明白了。”天灵看着乔绵芝,“这便是我先前说的无处不在的科学,以及被科学赋予力量的魅力。”

  乔绵芝一愣,他似乎有一点明白天灵的话了,但又不是特别明白。

  他看向天灵,似懂非懂。

  “想知道和已知道中间这个过程,是一条艰难的路。”天灵冷得舌头打结,“就好比此时的我,为了弄清你们这武学里的科学,去践行一个从无到有的武功,泡在这湖水里冷成一个平西王是一样。”

  乔绵芝脑海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他努力的想要抓住却不得其法,神色迷惑又焦躁。

  “这事儿也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天灵见乔绵芝这副神色,“科学只是我给它的一个称呼,它可以是你习武路上的经验,也可以是宋大人做机关摸索出来的道理······”

  这一刻,乔绵芝醍醐灌顶,“我明白了!小大人追随的科学,其实跟求学是一个道理,只是更宽更广,任何一件事,都有它们自己的科学。”

  天灵欣慰的笑了,“对,是这样的。”

  顶点

看过《内侍大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