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那不会是爱吧 > 第17章
  隔日早晨,三人离开青城山水。

  车子驰骋,叶展东小朋友手里捧着薯片,转转眼睛看看身边的赵阿姨,又看看前座的叔叔,觉得气氛好像不是那么友好。原谅小朋友内心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形容词,但年纪尚小的他还是可以感受到成人世界的僵硬,尴尬氛围。

  “赵阿姨,你要吃薯片吗?”叶展东将手里的薯片递过去。

  赵茗茗摇摇头:“阿姨不饿,你自己吃。”

  叶展东又起身,将小脑袋探向前面:“叔叔,要不要吃薯片?”

  “坐好。”叶靳拓命令。

  叶展东脖子一缩,立刻感受到叔叔的心情好像不太好。

  将赵茗茗送回家。

  “阿姨,再见。”叶展东挥挥手。

  “好,再见。”赵茗茗笑笑,直接上楼。

  “叔叔,下次是什么时候?”叶展东很天真地问。

  “什么下次?”

  “下次和赵阿姨去玩埃”叶展东将薯片啃得咔嚓咔嚓直响,又舔舔手指头。

  “只知道玩,这几天练字没有?”叶靳拓问。

  叶展东立刻捂住小嘴。

  “今天回去不许看电视,不许玩游戏,不许吃水果蛋糕,练字三张。”叶靳拓严肃道。

  叶展东的小脸皱起来,心里嘀咕叔叔这是怎麽了,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回去后,叶展东很老实地坐到小书桌前开始一笔一划地练字,叶靳拓觉得有些疲倦,到浴室里洗澡解乏。照镜子的时候手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左脸颊,昨晚,赵茗茗给他了一个耳光,猝不及防,从小到大他还没被女人打过,严格意义上说这是他自找的,对着那张清丽的脸一时间燥热难忍,就霸道地吻上去,还未深汲柔软甜美的滋味便被一个耳光打断了,扫了兴致,回了理智。

  他自己也没料到会变成一个登徒子,有如此放肆的行为。

  赵茗茗回家后便立刻接到了金灏阳的电话,电话那头的金灏阳说自己正在海边,那里阳光很好,不少小孩子在沙滩上堆砌城堡,天空上有白色的鸽子飞过,并承诺下一次一定带她一起来。

  “你想我没?”金灏阳突地问。

  “啊?”赵茗茗发现自己走神很久,“什么?”

  “想我没有?”

  赵茗茗不知怎么说,要说实话她还真没有想念金灏阳,于是淡淡转了话题,问他那边有什么景点,什么美食。

  挂下电话,赵茗茗又一次考虑自己和金灏阳之间的朦胧感情。的确,金灏阳很优秀,很适合作男朋友,可是最重要的还是她自己对他没有太大的感觉,也许是他年龄偏小,也许是他的殷勤过于莫名其妙,又也许只是因为他不是她喜欢的那种类型……总之一个人如果爱另一个人,在他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却没有想念,这实在太奇怪了。

  又或许是她这几天的情绪,思维都被叶靳拓占据了……叶靳拓,她现在想起昨晚那个强势性的吻都觉得不像真的,他就算和她搞暧昧,处处试探外加挑逗,可他是个骄傲而自持的男人,如此的冒犯举动实在不是在他身上发生的。

  她觉得被冒犯,不是生理上的厌恶,而是心理上的排斥,这样的强势让她觉得他是个情场高手,他擅长玩爱情游戏,他一定有过不少女人,这样的桥段在他感情生活中不断上演,这样调情的伎俩是他惯用的。

  她终究不是梦幻少女了,短暂的脸红心跳后对这个男人好感骤降,防御性增强。

  金灏阳回来了,带回来了大堆的鱿鱼丝,虾干,鱼骨鱼干等特产,还有一副贝雕画,画里有红口螺做的山茶花,,粉口螺做的荷花,栩栩如生,自然都是送给赵茗茗的。

  “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赵茗茗惊讶地看金灏阳的大包小包。

  “难得去一趟,当然多买一些,那边可漂亮了,下次我们一起去。”金灏阳意犹未荆

  “工作顺利吗?”赵茗茗问。

  金灏阳点点头,又想到什么似的,从包里又掏出一袋鲜艳的水果:“茗茗,这个是买给阿姨的。”

  赵茗茗没想到金灏阳如此细心体贴,连母亲的份都准备好了。

  隔日,金灏阳下班去接赵茗茗,两人去了赵母家吃饭,顺便将水果特产之类的送过去。赵母早就准备好一堆菜迎接未来女婿,一顿饭吃得很热闹,金灏阳表现得热情,懂事,有礼节,更是赢得了赵母的好感。

  回去的时候金灏阳不禁有些飘飘然。

  “茗茗。”

  “嗯?”赵茗茗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你妈妈好像很喜欢我。”金灏阳语调里透着得意。

  赵茗茗笑笑:“她老夸你懂事,能干,有上进心。”

  “你妈妈似乎……比你更能看到我身上的亮点。”金灏阳测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赵茗茗。

  “啊?”赵茗茗装糊涂。

  金灏阳轻咳一声,随即又问:“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叔叔?”

  叔叔指的自然是赵茗茗的父亲,赵茗茗早就和金灏阳说过家里的基本情况,父母离异近十年,在赵茗茗十六岁的时候友好和平分手,没有给彼此留下多少不愉快的印象。

  “我爸爸……他很忙。”赵茗茗心里摇摆,她对自己和金灏阳的感情很迷茫,当下觉得还是不要进展太快。

  金灏阳垂眸:“再忙吃顿饭的时间总是有的吧,茗茗,出于礼数,我应该见见你父亲。”

  赵茗茗听到了金灏阳语气里的坚持,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他为好,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回家赵茗茗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看杂志,细细一想,自己和父亲也差不多有一个半月没见面了,不知他现在身体好不好。一般情况下都是赵茗茗的父亲主动打电话跟女儿联络的,赵茗茗不敢贸然打电话过去,之前有一次打电话过去是父亲的小妻子接的,那态度叫一个冷漠,那气氛叫一个尴尬……从此后赵茗茗再也不敢随意打过去,反正父亲说了会打过来的。

  可是已经一个半月了,还没有来一个电话,赵茗茗心里有些担心,想了想还是主动拨了个电话过去。

  幸好,接电话的是父亲,赵茗茗松了口气。

  “茗茗?”

  “爸爸,怎么这么久不给我来电话?”赵茗茗有些撒娇道。

  “刚出院。”

  “啊?”赵茗茗的心一下子拎起来,“爸爸你怎麽了?什么时候住院的?”

  “大半个月,老毛玻”父亲口气很轻松,还笑呵呵的。

  赵茗茗知道父亲的肾一直不太好,一年总要去医院那么一回。

  “为什么不和我说?”赵茗茗着急之余有点生气。

  “一年进去一次,进进出出两三年了,算是惯例了,不用劳师动众,再说,现在不是好了吗?不想你担心。”

  赵茗茗悬着的心微微放下:“我想去看看你。”

  “来啊,早就叫你来,你不愿意来。”父亲笑笑,“这个周末好不好,恰好有人给我带了几只好的黄油蟹。”

  周末,赵茗茗去了父亲家。父亲住的小别墅近郊区,一路风光怡人,赵茗茗还特地拎了金灏阳带回来的特产和水果上门,一进门佣人就出来迎接,赵茗茗正笑着换鞋的时候照例撞上了一双不善的眼睛。

  是婷婷,父亲再婚后的小女儿,九岁,正读三年级,她一直不喜欢赵茗茗,自然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

  “婷婷,最近功课紧张不紧张啊?”赵茗茗大方地和这个“妹妹”打招呼。

  婷婷哼了一声,趿着拖鞋跑进里屋。

  “茗茗来了?”

  父亲赵正鹤的声音从客厅传出来。

  赵茗茗立刻进去,看到父亲笑眯眯地坐在沙发上。

  “爸爸,你瘦了好多。”赵茗茗蹙眉。

  “生病嘛,难免的。”赵正鹤摸摸下巴,“我巴不得瘦,男人胖了就不好看。”

  赵茗茗苦笑。

  “手上拿着什么?”赵正鹤瞅到女儿手上的袋子。

  “一些海鲜和水果。”赵茗茗答。

  “你出远门了?”父亲问。

  “没……没……朋友送的。”赵茗茗本能地将金灏阳称为朋友。

  “茗茗来了啊?”

  一个柔细的声音。

  赵茗茗侧头笑:“余阿姨,好久不见,又苗条好多。”

  余蓉蓉疲倦地摸摸脖子,笑笑:“还不是你爸爸住院闹的,请护工吧总不比家里人来得细心,也只好我亲自去守夜,照顾他。”

  赵茗茗立刻有些不好意思,惭愧道:“我真是一点忙也没帮上。”

  “没事,没事。”余蓉蓉摆摆手,“你们年轻人工作也很辛苦。”

  余蓉蓉和赵茗茗的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每次见面寒暄客套一番后也就没了什么话题,算是比较疏离的。

  “你们聊聊吧,我去厨房看看。”余蓉蓉说完,身姿娉婷地离开。

  “最近好不好啊?”赵正鹤摸摸女儿的脸,“没胖没瘦,面色倒红润了,有什么开心的事情?”

  赵茗茗转了转眼睛:“开心的事情?好像没有。”

  “有没有结交什么新的朋友啊?”赵正鹤笑眯眯地问,每次见女儿必要探听她的私密情感。

  赵茗茗和父亲感情好,自然不会隐瞒他:“算是交了个朋友。”

  “哦?”赵正鹤惊讶,“我的女儿终于有行情了。”

  “讨厌。”赵茗茗苦笑,“算不上是那种关系,只是一般朋友,在考虑中。”

  “带来给爸爸看看,爸爸给你把关。”赵正鹤笑。

  赵茗茗不自在地撩撩头发:“不合适吧……现在算是一般朋友。”

  “让爸爸看看,爸爸看人很准。”赵正鹤打断了女儿的犹豫。

  赵茗茗想了想直说:“爸爸,其实妈妈已经帮我检查过了,说挺好的,可是我自己……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不是那么地喜欢……”

  “那更应该让爸爸看看了。”赵正鹤拍拍女儿的手背,“都是新时代了,女儿带个朋友给爸爸看看,没什么大不了的,别有什么负担,反正最后还是你自己决定。”

  赵茗茗笑笑,她觉得父母在感情上给她很大自由度,这点很可贵。

  中午,厨子将几只大黄油蟹做成了清蒸蟹钳,蟹膏烧银皮,还有蟹粉豆腐。

  “茗茗,多吃一点。”赵正鹤知道女儿喜欢吃蟹,一个劲地为她夹大蟹钳。

  在一边的婷婷非常不爽,她一直不喜欢这个叫茗茗的姐姐,连礼貌上叫一声姐姐都不愿意,在她小小的,幼稚世界内父亲两字是独一无二的,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不能被别人分享。

  “爸爸!爸爸!我也要吃蟹1婷婷立刻发出声音,将赵正鹤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好好好,你也有,也有。”赵正鹤忙起来。

  赵茗茗夹了块鱼肉。

  “那片鱼肉是我的1婷婷急着抗议,腮帮子这块肉是她专属的,现在却被赵茗茗夹了过去。

  “啊?”赵茗茗尴尬,她已经块放进嘴里,又连忙放下,递给婷婷,“那给你。”

  “不要了!你都夹过了1婷婷嫌恶道,她很有洁癖。

  “婷婷1余蓉蓉蹙眉,“姐姐难得来一趟,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婷婷的脸垮下来。

  “不是有两面吗?”赵正鹤指指另一面的腮帮子,“姐姐吃一块,你吃一块。”

  “可是我一直是吃两块的1婷婷很显然锱铢必争。

  赵茗茗尴尬。

  婷婷低头扒饭,没吃两口便转转眼睛,离开椅子,跑到赵正鹤面前撒娇说要坐在爸爸腿上。

  “婷婷,你怎么回事?那么没规矩?”余蓉蓉斥责。

  “没事没事,爸爸还不老,还可以抱动婷婷。”赵正鹤对女儿很宠溺,一把抱起婷婷放在大腿上,婷婷很得意地看看赵茗茗,宣布占有权。

  赵茗茗想起自己小时候也如婷婷这般喜欢爬到父亲腿上撒娇,要父亲喂饭。

  “同学都羡慕我有个好帅好帅的爸爸1婷婷搂住赵正鹤的脖子,甜甜地说。

  “真的?”赵正鹤摸摸下巴,“爸爸都快五十了还是很帅吗?”

  “当然啦1婷婷咧嘴笑笑,紧紧搂住赵正鹤的脖子。

  赵茗茗吃着蟹粉豆腐,看看眼前的一家三口,顿时觉得自己像是个多余的人。

  饭后,赵茗茗又和父亲聊了会天,父亲显然对女儿口中的金灏阳很感兴趣,连连说要见见。

  “爸爸,要见谁?”一直紧紧粘着赵正鹤的婷婷问。

  “姐姐的男朋友。”赵正鹤笑笑。

  婷婷好奇道:“帅不帅?”

  赵正鹤点头:“当然,不帅怎么能配得上你姐姐。”

  婷婷撅起嘴巴,她不喜欢父亲总是提醒她有个姐姐。

  “再帅也不会比杀生丸帅的1

  赵正鹤笑笑,摸摸小女儿的头。

  “好吧。”赵茗茗只好答应。

  “那就后天,我订餐厅。”赵正鹤笑笑。

  离开的时候,婷婷又跑出来“挑衅”

  “你看这个1婷婷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上面是一条金光闪闪的米奇项链。

  “很漂亮嘛。”赵茗茗笑笑。

  “是爸爸给我买的!在迪士尼买的1婷婷很骄傲道,“我们还吃了米奇饼干,玩了魔法乐园。”

  赵茗茗还是笑笑。

  “爸爸没带你去过吧?”婷婷得意。

  赵茗茗当然不会和一个孩子争个什么,俯身轻声道:“爸爸很疼爱你,你长大后要孝敬爸爸。”

  “那当然。”婷婷哼了哼。

  赵茗茗走后,赵正鹤无意间和余蓉蓉说了女儿交了朋友的事情。

  “哦?”余蓉蓉笑笑,“你前段日子不是还念叨着物色了个不错的男人给她,我当时怎么说来着?现在的年轻人不需要我们的安排,自己早就替自己安排好了。”

  赵正鹤摸摸下巴:“没想到茗茗动作挺快,可惜了,我给她介绍的那个年轻人真的很不错,有样子,有事业,人也很稳重可靠。”

看过《那不会是爱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