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那不会是爱吧 > 第14章
  金灏阳因为耳廓裂开逢了十四针,索性将年假挪来用,在家养伤,每日打电话给赵茗茗黏腻着要吃什么什么。毕竟是和小流氓打架是为了赵茗茗,这伤也是间接地为她而受,不好推脱,只好每日熬汤做菜给他送去。

  因为秦娇娇说黑木耳猪蹄汤对耳朵伤口比较有好处,赵茗茗连连去超市买新鲜的黑木耳和猪蹄熬,下班后回家一取便直接给金灏阳送去。

  金灏阳是租房子的,两室一厅,室内摆设什么的还算清爽。

  “好幸福。”金灏阳躺在沙发上呢喃,“不用工作,还可以喝到这么鲜美的汤。”

  “耳朵有没有发痒发痛?”赵茗茗问。

  金灏阳摸摸自己的耳朵,笑笑:“小伤。”

  “别去摸。”赵茗茗将他的手拔下来。

  金灏阳顺势握住赵茗茗的手,在手背上轻啄了一口。

  “别闹了……”赵茗茗立刻抽回手。

  谁料金灏阳不放手,含情脉脉地看着赵茗茗:“茗茗,你还没个我答复。”

  “什么答复?”

  金灏阳微笑,神情却很认真:“我们之间的关系,你什么时候才向你的家人,朋友秀秀我?”

  赵茗茗尴尬,想避免这个话题却还是不能避免。

  “怎么?我有这么糟糕?”金灏阳半开玩笑道,“不能带出去?”

  “家人……太早了,灏阳,我们不是说好先从普通朋友做起吗?”

  金灏阳看看赵茗茗,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茗茗,我哪里不够好,你说,我可以改。”

  “你没有什么不好,可能……问题出在我身上。”赵茗茗顿了顿又说,“灏阳,你真的想清楚了?说实在的,以你的条件可以找到很好的,男人,传统点来说,找个比自己小两岁的比较好。”

  金灏阳静静看着赵茗茗,嘴上挂着温文尔雅的笑,心里却升腾起一阵焦躁,他又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赵茗茗所说的年龄不过是个托词,这个女人的心到现在还没向他敞开。

  “我对你,还不够好吗?”金灏阳语气温柔,不急不躁,“那晚我见那三个小黄毛嘴上占你便宜,气一下子就来了,杀人的心都有了……茗茗,我是第一次认真地对一个女人,也是第一次投入自己的感情,我不觉得年龄是什么问题,也自信各方面还算不错,可以给你带来安稳,殷实的生活。”

  似乎没有理由可以拒绝,赵茗茗已经快二十七岁了,说实在的,这个金灏阳各方面算是男人中的翘楚了,感情经历也单纯,没有复杂的风流史,除了年龄小点外,别的无可挑剔。

  “你真的没有谈过恋爱?”赵茗茗疑惑。

  金灏阳笑笑:“真的没有……一定要说,有一次单恋,大学时代的,只是我喜欢人家,人家不喜欢我。”

  “你追人家了吗?”赵茗茗笑。

  “追了,可是未果,那时候我像个土包子,都没什么像样的衣服,头发乱得像一个鸡窝头……那女孩也看不上我。”金灏阳叹了叹气。

  土包子?赵茗茗很难想象大学时代的金灏阳。

  “你不信?”金灏阳笑笑,“我给你看照片。”

  果然,照片上那个穿着邋遢,留着又厚又长刘海的大男孩和现在相差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那你什么时候开始会打扮的?”赵茗茗笑。

  “大学毕业,工作以后,赚了钱,看周围同事穿得西装革履,自己也不好再那么邋遢。”金灏阳自豪道,“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能力赚回来的,每一个子都是,送外卖,发传单,麦当劳打工我都做过,不知受过多少人的白眼,但我没有放弃,我就要向他们证明,你们可以瞧不起我一时,不能瞧不起我一辈子。”

  “你很棒。”赵茗茗赞许。

  “我很幸运在适合的时间遇到了你,如果是以前一无所有的时候,我绝对没有勇气向你表达爱意。”金灏阳俊眸里含着一潭柔情。

  要说心动,这一刻是有的,赵茗茗微微红了脸。

  金灏阳顺势抬起赵茗茗白净的小脸,凑近吻下去。

  这个吻有些迷迷糊糊的,赵茗茗有点晕,有点醉,有点恍惚,任由金灏阳越吻越深入……

  “茗茗……我真的喜欢你……真的……”金灏阳慢慢从赵茗茗的唇滑落至脖颈至胸口……

  赵茗茗气喘吁吁,这才反应过来金灏阳的亲密行为已经逾矩很多,立刻制止,双手推开他。

  金灏阳的眼睛在金边框镜后眯了眯,随即温柔地笑笑,伸手帮赵茗茗胸口的衣服整了整:“抱歉,我太急躁了……冒犯你了?”

  赵茗茗摇摇头,心里为自己一时的意乱情迷而害臊。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赵茗茗说不早了要走了,金灏阳坚持送她却被拒绝。

  “下楼就有公车,末班时间是十一点,我坐公车回去就好了。”赵茗茗嘱咐他好好休息。

  公车上,夜风习习从窗口透进来,赵茗茗想到刚才那肾上腺素激发而失控的一刻……说实在的,在金灏阳自信豪迈地说着自己的拼搏,自己的汗水,自己的理想,那一刻她真的被这个热血的大男孩吸引了,他年纪虽小,身上却有不少男人的特质魅力,又长相不凡,加之一往情深,几乎是个女人就会沦陷。

  要不要给他一个机会?给自己一个机会?赵茗茗看着窗外繁华的夜景,有些动摇了。

  回家后便接到母亲的电话,老母亲关心的自然是女儿的感情之事。

  赵茗茗也不瞒母亲,将金灏阳的事情全部和她说了。

  母亲听着听着觉得那男孩子挺不错的。

  “茗茗,要不带给妈妈看看?”

  “太早了吧。”

  “不早不早,给妈妈看看,妈妈替你把把关,不会乱出主意的,喜欢不喜欢最终还是在你。”母亲笑笑。

  赵茗茗想了想点点头,反正金灏阳对此也不抗拒,已经和主动她提了几次要见家长。

  地点定在一个茶楼。

  赵茗茗带金灏阳来进来的时候见母亲已经坐在角落里喝茶。

  金灏阳显然一点也不局促,表现得落落大方,目光和笑容处处流露出自信,和赵茗茗母亲的对谈也得体。

  “你现在在那里工作呀?”母亲问。

  “金科电子公司。”金灏阳说着立刻掏出名片,“阿姨,这是我的名片。”

  母亲一看,哟,年纪轻轻还是个部门副经理,真不简单。

  “你的父母在这里吗?”母亲又问,表情越来越和蔼。

  “他们在老家,我打算年底买房,将他们接过来住。”金灏阳笑着回答赵茗茗母亲每一个问题,他非常擅于揣度人心,自然知道每一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就是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过来,他们老人家喜欢清静,怕不能适应城市生活。”

  “清静好,要我说,我也喜欢住在乡下,空气好,环境好。”母亲笑笑,“这里的确太吵了。”

  “你家里有几个兄弟姐妹啊?”母亲又问。

  “只有一个姐姐,已经出嫁了,对方是做生意的,家境算殷实。”金灏阳笑笑。

  言下之意是他没有什么家庭负担,赵茗茗也不会碰上什么大的婆媳,姑嫂纠葛。

  “你介意我们茗茗的年龄吗?”母亲笑笑,看看女儿。

  赵茗茗也尴尬地笑笑。

  金灏阳温柔地牵起赵茗茗的手:“也许是我吃苦比较多,看事看物比同龄人成熟许多,倒觉得茗茗单纯得像个孩子。”

  像个孩子?赵茗茗心里一暖。

  席间,金灏阳徐徐地讲了不少他的个人奋斗史,赵茗茗母亲越听越满意,肯定了这个大男孩品质优良,有上进心,事业心,将来能成大器。

  末了,给了他一记“良婿”的赞许眼神。

  事后,母亲很开心地和女儿说自己看人不会错的,这个金灏阳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孩。

  “茗茗啊,挺好的,妈妈挺满意的,如果你还喜欢的话要好好把握。”

  这一刻,赵茗茗已经想不出再拒绝金灏阳的理由了,连自己的母亲也重重肯定了他。

  一周后,金灏阳去拆线,赵茗茗因为工作抽不开身。

  小手术室里,一个小实习生端着盘子进来。

  金灏阳打量了一下那个青涩的实习生,直接吩咐:“你们叶医生呢?让他过来给我拆线。”

  小实习生对自己的临床技能被质疑感到不开心,翻了翻白眼,去找叶靳拓。

  叶靳拓正在看X片,小实习生小跑过来和他说了金灏阳的要求。

  “要求那么多?”叶靳拓伸了伸长腿,目光仍未离开手上的X片,“我现在很忙,让他等着。”

  这一等,等了半个钟头,金灏阳才等到叶靳拓拿着拆线包进来。

  “叶医生。”金灏阳见叶靳拓进来立刻面露笑容。

  “你这点小口子,我们的实习生技术绝对没问题。”叶靳拓冷冷地瞟了他一眼。

  “我知道。”金灏阳顿了顿说,“可叶医生技术好,我当然选择最好的。”

  叶靳拓不想听他多废话,直接动手帮他拆线。

  “叶医生是茗茗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金灏阳主动提起赵茗茗。

  叶靳拓不理他。

  “茗茗是个难得的女孩,能和她在一起我觉得很幸运。”金灏阳继续说,“前天见了她的母亲,幸运的是她母亲对我印象也不错。”

  叶靳拓至始至终都没有理会他。

  拆线完毕。

  金灏阳摸摸耳朵,照了照镜子,悠哉道:“叶医生技术果然不错。”

  叶靳拓迅速摘下手套往外走。

  “叶医生,到时候可一定要来喝我和茗茗的喜酒。”金灏阳摸着自己的耳朵,又悠哉地加了一句。

  叶靳拓转身,冷笑:“你说这话也太早了吧。”

  金灏阳笑:“不早了,现在恋爱到结婚都很快。”

  叶靳拓突然觉得这个小鬼越看越讨厌,笑容也很欠扁,左一个茗茗右一个茗茗更是让人觉得有点焦躁。

  他身侧的拳头慢慢握了握,终是压制了想狠狠揍这个小鬼一顿的冲动。

看过《那不会是爱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