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必须犯规的游戏 > 尾声
  汪静雯穿着素雅的病员服,静静地坐在窗前。现在,她心如止水、安静平和,这里对她来说安全、熟悉,而且让她心绪宁静。她呆在这里不用担心和惧怕任何威胁,也不需要思考和怀疑任何事情,只需要安心养病就行了。

  聂医生拿着一些药片,端着一杯温开水走到汪静雯身边,轻声说:“来,静雯,把药吃了。”

  汪静雯听话地把药乖乖地吞下去。聂医生微笑道:“嗯,就是要这样积极地配合治疗,你才能康复得快。”

  汪静雯淡淡一笑。我当然会积极配合了,我知道我需要些什么。我没有忘记你对我说过的话呢——外面的世界在等着我,那里有我的新天地。

  (第二个故事完)

  徐文的故事讲完了。最后那紧张刺激的*和出乎人意料的结局令众人对这个其貌不扬、畏畏缩缩的中年男人刮目相看。

  而且有一点他做得很好——这个故事的整体结构和剧情设置,没有任何一点和尉迟成的故事有雷同之处。

  纱嘉以赞叹的口吻对徐文说:“真没想到,您一个男作家,竟然能构思出一个对女性心理刻画如此细腻的故事。”

  徐文颔首道:“过奖了。”

  “确实是个好故事。”夏侯申说,“那么,我们开始打分吧。”

  北斗正准备去拿纸和笔,忽然想起还有一个人没来。他指着尉迟成的房间问道:“尉迟先生呢,我们要去叫一下他吗?”

  他说完这话,众人才像是想起这回事来。

  夏侯申看了下手表,说:“现在已经十点半了,他怎么在房间里呆了这么久?”

  “也许是已经睡了吧。”白鲸说。

  “那我们要去叫他吗?”北斗问大家的意见。

  “还是叫他一声吧,要不然,说不定他会觉得我们完全不尊重他的意见。”龙马说。

  “那我去叫他。”北斗从椅子上站起来。

  龙马说:“我跟你一起去。”北斗点了下头,两人一起朝二楼走去。

  来到尉迟成的房间门口,北斗敲了敲门,喊道:“尉迟先生。”

  没有回应。北斗又用力地敲了几下,还是没反应。他扭头望着旁边的龙马。

  “我试试。”龙马几乎是在捶门了,他大声喊道,“尉迟先生,请开门!”

  捶了好久的门,里面还是没传出一丝声音。北斗开始感觉不对了,他不安地说:“他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这时,大厅里的人都站了起来,夏侯申问道:“怎么回事?”

  龙马说:“我们使劲捶门,又大声喊他,里面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夏侯申眉头一皱,说道:“我上来看看。”

  其他人都跟着夏侯申一起走上二楼来。

  夏侯申用他紫色的大拳头用力擂门,大声咆哮道:“尉迟成!你在里面吗?开门!”

  持续了一、两分钟后,夏侯申回过头,惶然地望着身后的人:“他可能真的出什么事了!”

  众人都露出惊惶的表情。南天注意到,徐文的呼吸变得急促,身体也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怎么办,我们撞门吧!”北斗说。

  “好,我们俩一起把门撞开!”夏侯申对北斗说。

  两个男人朝后退了几步,夏侯申口中喊着号令:“一、二……”当数到“三”的时候,他和北斗一起用尽全力朝那扇木门撞去,“轰”地一声,门撞开了。夏侯申和北斗收不住势,踉跄着朝前扑去。还没站稳,就听到身后传来千秋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他俩抬起头来,定睛一看,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正对着房门的布艺沙发上,尉迟成坐在上面,头朝一边耷拉着,胸口上插着一把尖厉的水果刀。他浑身是血,将沙发和地板染红了一片。此刻,血已经凝固了,证明他显然已经断气多时。

  所有目睹这一场景的人都吓得目瞪口呆。纱嘉惊叫着一下扑向南天,将脸扭向别处。南天也震惊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众人当中最冷静的是克里斯,他走到尉迟成的尸体前,仔细观察了一阵,然后又捏了捏尸体的手臂和大腿,说道:“看来,他起码已经死去五、六个小时了。”

  “你怎么知道?”莱克问。

  克里斯说:“他的全身都已经僵硬了,尸斑融合成大片,嘴唇也开始皱缩——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他已经死了六个小时以上。”

  龙马走上前来观察了一阵,说:“克里斯说的没错,尉迟成确实已经死亡好几个小时了。”

  千秋打了个冷噤,问道:“你们……怎么这么了解?”

  “作为一个推理悬疑作家,对死亡时间的推断是一个常识。”龙马说。

  “等等,你们说他,已经死了五、六个小时,可是……这怎么可能?”纱嘉惊恐地捂住了嘴。

  “怎么了?”她身边的歌特问道。

  “我记得……七点过一点儿的时候,北斗到尉迟先生的房间门口去叫他,他那时不是还对北斗说,他有点不舒服,不想下来吗?”

  “对了!”夏侯申说道,“讲故事的时候是七点过几分,而现在是十点四十,才三个多钟头。而七点十分的时候尉迟成跟北斗说过话,证明他那时还是活着的——就算他后来被杀,怎么可能已经死亡五、六个小时了?”

  莱克望着克里斯和南天说:“你们会不会判断错了?”

  “不,他们没有错。”荒木舟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尸体面前,他望着尸体说,“如果死亡时间只有三个多小时的话,不可能出现这么大面积的尸斑。”

  夏侯申望向北斗:“你当时听清楚了吗?你真的听到他跟你说了话?”

  北斗额头沁汗,神情骇然地说:“我的确听到了啊!他好像是说他有点疲倦还是有点不舒服,我记不清了……但我敢肯定他跟我说过话!”

  白鲸凝视着北斗:“当时只有你一个人去叫他,他是不是对你说过话,只有你才知道。”

  白鲸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用怀疑的眼光望向北斗。

  北斗完全慌神了,他慌乱地辩解道:“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真的是听到了……而且,我干嘛要说谎话?这不是有意让你们怀疑我吗?”

  “也许,你低估了我们,以为我们判断不出尸体的死亡时间呢?”暗火说。

  “听故事的时候,我一直和你们在一起,怎么可能到二楼去杀人?”

  “下午的时候,你就把他杀了吧?”白鲸逼近他说。

  “难道,你就是‘主办者’?”歌特盯视着北斗。

  “不,不是!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干嘛要杀他?”北斗摇晃着脑袋,缓缓退到墙边。

  这时,龙马忽然突兀地问道:“北斗,你是不是看过我那本《逃出恶灵岛》?”

  北斗不知道龙马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他呆了半晌,答道:“是啊。”

  “那你告诉我,那本书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故事的结局是怎么样的?还有,书中的男女主角,还有凶手分别叫什么名字?”

  莱克问龙马:“你问他这些干什么?”

  龙马做了一个“别打岔”的手势,盯着北斗的眼睛:“你回答得出来吗?”

  北斗定了定神,用五分钟的时间将龙马问的几个问题流畅地答了出来。

  听了北斗的回答,龙马吐出口气,说道:“他不可能是凶手。”

  “为什么?”莱克和千秋一起问道。

  龙马说:“我写的《逃出恶灵岛》这本书中,有详细辨别死亡时间这样的情节。假如说北斗是‘主办者’的话,他看过我这本书,不可能会认为我连怎样判断尸体的死亡时间都不懂,也就是说,他不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对,对!龙马说的很对,假如我是那个精心策划这次事件的主办者的话,才不会这么蠢呢,这么容易就被你们逮到!”北斗赶紧附和。

  “可是,如果你说的是实话,那现在的状况该如何解释?”白鲸望着北斗,“你在三个多小时前听到尉迟成跟你说过话,而他的尸体却表明他已经死亡五、六个小时了——难道是尸体在跟你说话吗?”

  他这话一说出来,引发出的恐怖联想令在场的好几个人都打了个冷噤。

  “而且还有个重要的问题。”南天说,“如果尉迟先生在三个多小时前还活着的话,那么是谁杀死的他呢?我记得在徐文先生讲故事的时候,我们13个人谁都没有离开过座位——没有谁有机会去杀人。”

  “难道……在这栋大房子里,还藏着另一个人?”纱嘉面色苍白。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场‘游戏’也未免太无聊了。我想,这不是那个主办者想要的吧。”克里斯说。

  暗火望着尸体说:“对了,杀死尉迟成的这把刀是哪儿来的?”

  “显然是被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这个地方只有那个主办者才知道。”歌特说。

  南天沉默了许久,说道:“我觉得,大家是不是忽略了一个问题——尉迟成为什么会被杀死?”

  众人都望向他。

  南天神情严肃地说:“按我们之前的分析,那神秘的主办者如果要想杀死我们的话,早就可以在我们昏迷的时候下手了,不会等到现在。而现在尉迟成被杀,我觉得总是有某种理由的,要不然的话,那个人为什么要等到这个时候才杀他?”

  “那你觉得理由是什么?为什么……”

  千秋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整个房子里响起一个令众人震惊的声音,那是从房子顶端的四个音箱里传出来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声音。

  “各位,我猜你们现在已经发现了尉迟成的尸体,并感到奇怪,对吗?你们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被杀死?那我就告诉你们吧。当然,是我令他出局的。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是因为他违犯了我定下的游戏规则。”

  克里斯微微张开嘴,喃喃自语道:“我明白了。”

  音箱里的声音继续着:“我一开始就把规则所得很清楚,相信你们没忘吧?我告诉你们‘后面的故事绝不能和前面的故事有任何构思上的相似或剧情上的雷同’;我还告诉你们,最后游戏的胜者会将他听到的14个故事和他所经历的这件事本身写成一部书。也就是说,你们现在的所有经历,实际上就是我的故事中的内容,而这个故事早就开始上演了。”

  “尉迟成的故事很棒,连我都为之折服。但他显然是忽略了这个问题。他认为自己是第一个故事的讲述者,就可以使用一切题材,却忘了自己都是我这个故事中的一个角色。他使用的‘暴风雪山庄模式’确实经典,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因为在我的故事中,你们就正好处于封闭的‘暴风雪山庄模式’之中!所以,很遗憾,为了告诫后面的诸位,我只能按规则办事了。希望各位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晚安。”

  声音消失了,站在走廊和房间里的13个人凝固在那里,瞠目结舌,毛骨悚然。

  过了好一阵,夏侯申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叹道:“该死,我们早该想到这一点的!”

  “现在后悔已经晚了,特别是……”白鲸望了一眼尸体,“对于尉迟成来说。”

  “喂,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莱克惶恐地说,“这家伙……我是说,这个主办者,他了解我们的一举一动,他甚至听了尉迟成的故事!”

  “他本来就在我们当中,你忘了吗?”暗火提醒道。

  “可是,他是怎么录音的呢?如果说他第一次跟我们说话是播放早就录好的内容,那这一次该怎么解释?他刚才跟我们说的那番话只能是在昨天的故事讲完之后才能录得了啊!”

  “对啊,这里又没有录音设备,他在哪里录的音?”暗火说。

  “我觉得,这栋房子里真的存在另一个人。”纱嘉害怕地缩紧身体。

  “不,既然能莫名其妙地冒出一把水果刀来,那录音器材也就不难解释了。”南天说,“我猜,这栋房子里大概存在着某个暗室。”

  这时,站在南天身边的徐文突然身体像筛糠一样猛抖起来,他失控地大喊道:“我就知道要出事!我昨天就预感到了的!果然出事了!”

  他一把抱住南天的双臂,不停颤抖着:“下一个就是我了,那个人不会放过我的,我知道!”

  南天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惧怕成这样,安慰道:“徐文先生,你别太担心了,你今天晚上讲的故事并没有和前面的故事有雷同之处,那个主办者没有理由杀你的。”

  “不,不……”徐文剧烈摇晃着脑袋,“你看看那具尸体……”

  南天愣了,他和其他人一起望向尉迟成的尸体,然后又望向徐文。

  “他的死法,跟我讲的故事里的人……几乎一样!”

  这句话像一辆迎面开来的卡车一样撞向南天,一瞬间令他呆若木鸡。

  对了,刚才徐文讲的那个叫“鬼影疑云”的故事之中,男主角就是这样死的——坐在沙发上,胸口被刺了一把水果刀!

  这一次,连一向冷静的荒木舟都震惊地张大了嘴:“如果尉迟成真是在五、六个小时之前就被杀死,那么这段‘剧情’显然就发生在徐文所讲的那个故事之前……”

  徐文的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了,他的声音中混合着无穷无尽的惊悸和恐惧:“那个‘主办者’会不会认为……这也是一种情节上的雷同?如果他真这么认为的话,那我,那我……”

  荒木舟突然厉声问道:“为什么你所讲的故事情节,竟然会跟尉迟成的死法完全一样!”

  “我不知道!”徐文恐惧地抱住脑袋,尖声道,“那是我今天临时想的一个故事,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故事的内容!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巧,他的死法竟然会跟我设定的情节如此类似!这真是……太可怕了!”

  说完这段话,他大叫一声,脑子里那根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断掉了,在巨大恐惧感的压迫之下,他昏了过去,朝墙边倒去。

  “徐文先生!”南天一步上前。将徐文扶住的同时,他全身打了个冷噤,似乎那份恐惧传染到了他的身上,令他遍体生寒。

  夏侯申走过来,将徐文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肩上:“先把他扶到房间里去吧!”

  南天点了下头,和夏侯申一起架着昏死的徐文朝他的房间走去。余下的人都不想再待在这个有一具可怕尸体的屋子里,纷纷跟着退了出来。龙马和北斗用床上的被子将尉迟成的尸体盖住。离开的时候,龙马将房间的门锁好带拢。

  夏侯申和南天把徐文抬到他自己房间的床上躺着,两人一起吐了口气。夏侯申正要离开,南天问道:“我们就这样让他昏迷着躺在床上,合适吗?”

  夏侯申说:“他只是受了点惊吓,没什么大碍。等他躺一会儿,就会醒过来了。”

  “我不是担心他昏迷不醒……”南天迟疑着说,“我是怕他不安全。”

  “你害怕他成为下一个受害者?”站在门口的白鲸说。

  南天眉头紧蹙:“不管是巧合还是怎么回事,他讲的故事和我们遇到的情况出现了‘雷同’——所以他遇害的可能性相当高。”

  “那我们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守着他吧?”莱克说。

  夏侯申思忖着说:“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确实很危险。就算他违犯了那该死的‘游戏规则’,我们也不能任由凶手对他下手——这样好不好,今晚我们轮流守在这里。”

  歌特皱着眉头说:“不是我不同意这个提议,只是……如果守在这里的那个人恰好就是凶手呢?”

  “就算是这样他(她)也不敢下手,否则的话他(她)的身份不就暴露了吗?”夏侯申说。

  就在大家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我提醒你们一件事,别轻易地把某人定位为‘受害者’,说不定看起来最无辜的人恰好是隐藏得最深的呢。”

  众人都回头望向说话的荒木舟,千秋诧异地问道:“你认为……他有可能是在演戏?可是,如果主办者是他的话,他怎么会让形势发展成对自己不利的局面?”

  “我没说他是主办者,我只是提醒你们不要轻易地根据一些表象做判断,从而放松对某人的警惕。这样的话,等于是帮了真凶的忙。”荒木舟顿了顿,“尉迟成遇害这件事尚有许多疑点,在没能把弄清楚之前,谁是羊,谁是虎——都是不确定的。”

  荒木舟说这番话的时候,靠在床头的南天无意间瞥了躺在身边的徐文一眼,发现他的眼皮似乎微微抬了一下。南天为之一怔。

  难道他已经醒过来了,却在假装昏睡?或者这只是昏迷中无意识的举动?

  南天愕然地盯视着床上的徐文,却没再发现什么不妥,一时感到难以判断。

  这时千秋问道:“那我们到底怎么办啊?”

  “其实很好办。”荒木舟说,“游戏还是要继续下去的。我们现在先下楼去,跟徐文的故事打分,之后再上来把他叫醒。然后嘛,就只能提醒他小心谨慎、好自为之了。”

  众人没有异议,按照荒木舟说的去做。

  打分,统计,计算平均分。

  徐文讲的故事最后得到了8.7分。

  但是当大家到他的房间,把他叫醒,并把结果告诉他的时候,徐文没有对此做出半点反应。他只是蜷缩在床上,用被子紧紧裹着身体,瑟瑟发抖。很显然,他对自己性命的担忧远胜于对分数的关心。

  十一点半,折腾了一整夜、经历了第一起死亡事件的众人感到惶惶不安、身心俱疲,分别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在这里的第三天,是相对最平淡的一天。也许是大家都还笼罩在尉迟成的死亡阴影之中,整个一天,余下的13个作家几乎都没怎么攀谈和交流。大家除了到楼下拿东西吃之外,多数时候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所幸的是,没有什么坏事发生。就连之前大家认为危险系数最高的徐文也平安无事。但是在吃晚餐的时候,他向众人宣布了一个决定。

  “不是我不尊重后面的作家,只是我心中的恐惧惊骇已经够多了,仅是目前已让我夜不能寐,所以实在是没心情再听什么恐怖故事。很抱歉,以后晚上讲故事,我就不参加了。”

  说完这番话,徐文不等众人做出反应,便拿着食物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大厅里的12个人望着他的背影,无言以对。好一阵后,南天说:“算了,由他吧。他心里的恐惧感确实比我们更甚。”

  “我觉得他现在完全就像一只惊弓之鸟。”龙马叹息道,“上午我想到他房间去找他说说话,缓解一下他的心理压力。谁知道他只是听到我敲门的声音就吓得叫了起来。我还没来得及说明来意,他就叫我快走,我只有离开了。”

  “他这样早晚会把自己吓出病来的。”纱嘉担忧地说。

  “其实在尉迟成死之前,他就表现出了远甚于我们的惶恐和焦虑,他之前就跟我说他预感到昨天晚上会出事,没想到真的出事了。”南天感叹道。

  “他早就预感到了有人会死?那他怎么不告诉我们?”千秋不满地望着徐文的房门,“他不会是现在又预感到了什么,所以才一个人躲起来吧?”

  “人真的有预知危险的能力吗?”纱嘉带着讶异的表情说,“我还以为这种事只会出现在我们创作的小说里呢。”

  纱嘉身边的夏侯申不以为然地说:“这就算怪事吗?那我一会儿要讲的这个故事你们恐怕就觉得更不可思议了。”

  克里斯感兴趣地说:“听起来,好像您要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夏侯申颔首道:“确实如此。我要讲的这个故事是根据我一个朋友的亲身经历改编的。这件事,可以说是我听到过的、在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最恐怖诡异的一件事。”

  “是吗?那您现在就讲吧。”北斗被激起了兴趣。

  夏侯申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才6点35分,还没到7点呢。”

  “没关系,提前一点开始也可以啊。”北斗说。

  夏侯申摇头道:“算了,我还是严格按照那游戏程序来吧。”他转过身,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

  北斗是个急性子,却无可奈何,只能干着急。

  接近七点的时候,众人再次围坐在那一圈皮椅上,这次只有12个人了。

  夏侯申确实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他一直看着手表,当秒针准确地指向七点正的时候,他开口道:

  “我开始讲了,故事的名字叫‘谜梦’。”

  第三天晚上的故事——

看过《必须犯规的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