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 第四十九章 阴影折跃

第四十九章 阴影折跃

  阴影折跃:阴影是一条虚空隧道,只要能找到它的门,你就能到达任何想要去的地方。

  法术模型与心契相通,因此,法术成型的瞬间,李维即福至心灵一般,获得了那道法术的信息描述。

  不过,这描述十分模糊,不知所云。

  他思考一阵,决定“以身试法”。

  “门么?”

  李维一跃起身,骚气地甩了甩衣袍后摆,脚底连续滑步,肢体动作明明是向前走,而事实上,身体却在步步后退。

  正是“月球漫步”。

  上一世时,为吸引女孩,他专门苦学这种舞步,但当费尽心思告白后,女神却发动魔法卡“十动然拒”,还免费奉送“好人卡”一张。

  ……

  李维滑步向后,退至身后墙壁,后背贴上窗户左侧的墙面。

  紧接着,他居然继续后退,直至身体完全陷入墙壁,整个人消失无踪!而在墙壁的另一面,钟摆阁楼的外墙处,却并没有他的半点踪迹。

  下一刹,他再次现身,竟从窗户右侧的墙壁中出现,只是换了朝向,面朝着墙壁,依旧以月球漫步徐徐后退。在他的身上,竟是沾染了无数液滴状的黑暗,那液滴状黑暗像是有着磁性,很快被吸向前方,回归墙面的黑暗,融为一体。

  他猛然下坠!

  李维的身体下沉,直直沉入地板,连脑袋都被尽数淹没,而下方房间中,却并无他的任何痕迹。

  下一刻,他竟从天花板上落下,重重落地,溅起无数飞扬的尘土。同时,他的身上又粘上了无数“黑暗液滴”,纷纷向上飞去,消失在天花板的阴影中。

  咚!咚!咚!

  隔壁传来沉重的敲墙声,是米歇尔被打扰,在发出警告。

  李维很识趣,立刻保持安静。

  米歇尔可没有“事不过三”的耐性,现在还只是“礼貌”的敲墙,若再有声响,她就会化身自己的“破壁人”,一口龙炎就融化墙壁,直接从隔壁杀将过来。

  他可不想再见识几招新的无限制格斗技巧。

  对于阴影折跃,李维已经有了一定的概念,并总结了“折跃守则”。

  “第一,每次在阴影间穿梭,影子间的距离不能超过三米;第二,阴影折跃时,需身体在一处阴影中完全隐没,才能在另一处出现,不能只伸出一条胳膊之类;第三,动物的影子似乎有某种特殊灵性,无法作为通道,而植物和死物的影子却可随意进出。”

  他摩挲下巴,暗叫可惜。

  最后一点尤为可惜,若能任意进出人的影子,自己应当能获得“背刺者”、“千年杀大师”之类的称号。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不如……出去浪?”李维顿了顿,唇角翘起。

  ……

  这一晚,属于猩红之月。

  钟摆阁楼的楼顶,锅炉烟囱的背月一侧,李维的身影漫步而出,翻身一跃后,坐在烟囱的顶端。

  他居高眺望,看着附近高低起伏的建筑群,还有拂晓之巅那半隐半现的黑色双子尖塔,又有夜风拂过脸颊,只觉神清气爽。

  “我们服侍光明却耕耘于黑暗……”

  嘴里默念一句,李维的双臂向外舒展,身体稍稍前倾,脚下发力,以一个标准的信仰之跃腾空。他的动作舒展而轻盈,如同一只掠食的鱼鹰,斜坠向邻近的阁楼。

  他坠落于邻楼楼顶的阴影中,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而像是坠入湖面,伴随着荡漾的黑暗涟漪,整个人沉陷下去,消失无踪。

  紧接着,在阁楼的另一侧,他自阴影中弹跃而起,黑猫一样掠过夜空,跃向下一桩建筑。

  阴影即是门!

  传送门!

  跳跃,隐没,现身,再跳跃,猩红月光下,他的奔行轨迹断断续续,却快得惊人,仅几个眨眼,就穿过整条白蔷薇大道。

  风在耳边尖啸,李维露出微笑。

  在夜里,他是绝对自由的,黑暗就是他的翅膀!

  ……

  猩红之月悬空,一幢旧式建筑的檐角处,李维跨坐在一头滴水嘴兽上,俯瞰夜里的街道,眼神兴奋。

  “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啊……”他唇角上浮,自言自语。

  在白天,阴影折跃或许还有种种限制,但在夜晚,简直是如鱼得水,不可阻挡!甚至,李维都想学那位罗丝小姐吼上一嗓子,——“我是黑夜之王!”。

  当然,李维并没付诸行动,其一是吼声太大,是容易引来猎魔小队;其二,嗯,他可不想“翻船”。

  ……

  咚!咚!咚!

  橡树长街上,有沉重脚步声渐近,像是一尊金属魔像在奔跑。而沉闷脚步中,隐约混杂着另一种声音,像是风鸣,声音细微而尖锐。

  “他?”李维一愣,当即循声望去。

  这种脚步声他很熟悉,毕竟曾经并肩战斗过。

  长街上,一排路灯的昏暗光线中,通体如同黑铁浇铸的汉斯在竭力狂奔,在他身畔的建筑外墙上,一个像是影子成精的家伙如壁虎般贴墙攀爬,嘴里衔着一把匕首,裸露于嘴外的匕刃掠过空气,居然留下淡淡灰色轨迹。

  “嗯?袭击爱丽丝的,就是这伙人?”李维眼睛眯起,眼中掠过寒芒。

  他一跃而下,沉入滴水嘴兽下方的阴影中。

  ……

  “啊~~”

  “你干什么?放开她!”

  街角处,李维刚从路灯阴影中抽身,抖了抖身上的“黑暗液滴”,就听到女子的尖叫和汉斯的喝骂声。

  在对面的街角,“阴影人”抓着一名褐发女人挡在面前,手中的痛苦之刃已横在了女人的脖子上,威胁想要靠近的汉斯。

  已是深夜,这女人却还在街上游荡,显然是一名站街女郎。

  阴影人嘴巴裂开,伸出舌头在女人脸上舔了一下,狞笑着道:“退后,再退后,你离得太近我会紧张,紧张就会手抖,而手抖……啧啧,发生什么事情可就不好了。”

  汉斯沉着脸,大声呵斥道:“混蛋!以女人做人质,你不觉得可耻么?”

  女人哆嗦着,眼泪大滴大滴地滴落,脸上的妆容都花了:“请不要伤害我,我还有个孩子,他才六岁……”

  “孩子?你是个母亲?”阴影人收回舌头,语气有些变化。

  “即使是旧神门徒,我相信,你依然有人性残存!”汉斯听出阴影人的语气变化,立刻趁热打铁,“让一个才六岁的孩子失去母亲,只要身为一个‘人’,都不会做出这种残酷的事情。”

  阴影人似乎在迟疑,犹豫了大概一分钟,点头道:“你解除斗气,我放她离开。”

  “可以!”汉斯闻言大喜,立刻解除斗气,体表迅速铁色褪去,化为血肉之躯。

  他并不担心。

  汉斯他和对方还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如果对方想偷袭,他也能立刻重聚斗气,及时做出防御。

  阴影人点点头,他似乎准备放人了,为了让身前的女人减缓紧张,还柔声问道:“你的孩子叫什么?”

  “他叫帕特里奇,”女人谈起孩子,精神松弛了许多,眼里浮现光亮,抽噎着说道,“他是个天使,从来都不会让我担心,而且他还很聪——”

  女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在她的喉管处,一朵血色的巨大花朵盛放,鲜血疯狂喷溅,似乎染红了整个黑夜中的世界!

  “你这混蛋!”汉斯发出暴怒咆哮,而血雾中,一柄灰色匕首飞射而来,将他的腹部穿透,钉在了墙面上。

  阴影人竟将痛苦之刃投掷而出!

  他杀死那女人,就是为了扰乱汉斯的心神,抓住这一线空隙。

  “这张脸可真不错,撒谎也不会被人看出来……”阴影人摸着自己的面孔,语气嘲讽,遥遥地招了招手,“哦,对了,我叫马奎尔,有机会再见,蠢蛋!”

  他快速窜入街角。

  “愚蠢的家伙,为了一个婊子……”墙面上,马奎尔横向攀爬,遗憾地道,“可惜,要不是可能有其他猎魔人在附近,我一定宰了他。”

  昏暗灯光中,一道人影投落在他的面前。

  “嗯?”马奎尔愣了愣,他是在墙面上攀爬,哪会有影子落到自己面前?除非对方是在……

  他转头望去,表情一僵。

  黑夜中,一只破旧木偶般的人形生物倒挂在路灯上,脑袋缓缓转动,眼珠也随之移转,伴随着脖颈上格格的脆响,一双木然的瞳仁已牢牢盯住自己!

  “这玩意,哪来的?”马奎尔打了个寒颤,浑身发凉。

  他是一名罪犯,近来更成为一名“罪民”,他给无数人带来过恐惧,让很多人不敢走夜路,让很多人夜晚无法安寝。他自认为,自己就是恐惧的散播者,是恐惧的化身!

  但现在他知道,“恐惧”本身,已在他的面前。

  “你,你是什么人?”马奎尔咽了口唾沫,“你也是旧神门徒么?哪一位神祇?”

  “旧神门徒?我不是……”木偶摇了摇头。

  “猎魔人?”马奎尔又问道。

  “不太准确,我是一名兴趣使然的猎魔人。”木偶歪了歪头,以诡异的角度凝视对方,语气森冷道,“本来,我对你没想法,不过,你成功地激起了我的兴趣。”

看过《异世界的手工鬼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