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 第四十七章 梦游(今日一更)

第四十七章 梦游(今日一更)

  房间内,乔纳森无声落地,身形如青蛙般蹲伏,他张开嘴,嘴里的匕首下落,被右手接住,反手而握。

  他向前趴倒,身体紧贴地面,竟如蠕虫般一弓一弓地向前蠕动,悄无声息中,已缓缓“流淌”到少女的床前。

  乔纳森很快发现,自己的谨慎根本是无用功。

  床上,少女以仰姿躺卧,双手叠放在腹部,眼睛紧闭,表情安详,仿佛深陷甜美梦境,无法醒来。

  乔纳森却不知道的,少女外表宁静如湖泊,但内里的灵魂,却汹涌激荡如同深沉炼狱!

  爱丽丝已睡了整整一周。

  即便她的冥想之术“沉眠”一贯就有“长睡不醒”的离奇特性,但这次的沉眠却格外地漫长,无边噩梦像是一座巨大牢笼,束缚了她的灵魂。

  “真美啊……”乔纳森贪婪地深嗅一口少女幽香,欣赏那张恬静睡脸,脸上有些遗憾。

  他决定直接动手。

  乔纳森虽不肯承认,但刚才和那几个怪胎的接触,已经给他留下了一些心理阴影,不愿横生枝节。

  他伸出了双手,左手去捂少女的嘴,右手则一记利落的横掠,准备割过对方的喉管。这招他用过太多次,已经熟练得像是本能,刀锋凛冽划空。

  少女乍然睁眼!

  乔纳森的动作一僵,面露骇然。

  少女瞳仁银白,十字瞳仁中浮动着深幽、沧桑和冷漠,又有不针对任何人,而是对整个世界的浓重恶意,简直像是邪神的恐怖凝视!

  “——梦魇之门?”爱丽丝徐徐开口,神情迷茫,语气困惑,似乎还在半睡半醒之间,“这是,我的新称号么?”

  “杀!”乔纳森大喝,割喉的动作改为下刺,竭尽全力地扎向少女的心口。

  他意识到,自己看走眼了。

  面前这个玩偶般的美丽少女,或许才是真正的怪物!

  他的动作再次停滞。

  乔纳森低头望去,顿时颤抖起来。

  他的浑身上下竟已爬满了一个个没有血色的惨白手掌,如同纷乱的苍白蛛群,涨潮般层层向上围卷,将他完全包围,连眼珠都被根根手指所淹没。

  “死。”少女吐出一个单词,那单词中没有任何感情,也没有恨意或敌意,仅像是刚睡醒后的随口呓语。

  啊——

  刺啦!

  凄厉的惨叫回荡夜空,碎肉、内脏和鲜血如同烟花般爆炸,形成血肉之雾四下飘洒。乔纳森的皮肤虽化作阴影,身体内部却和人类无异,无数苍白手掌的同时撕扯,形成一种另类的凌迟,将他生生撕碎,原地只剩沾着不多血肉的骨架。

  “——恶意缠绕?”爱丽丝自言自语着,瞳孔中没有焦点,“这个法术,是来自‘噩梦’?”

  咚!咚!咚!

  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是米歇尔。

  “爱丽丝,你没事吧?我听到了惨叫声……”她重重砸门,语气关切地询问。

  “放心,我没事。”爱丽丝原地呆了呆,瞳孔中出现焦点,又戴上放于床头的眼镜,走向门的方向,“似乎有人想杀我,被我给杀了。”

  门开。

  门外不止有米歇尔,李维和文森特也在,两人望向门内,都是表情一僵,心底微微发寒。

  “吾好梦中杀人?”李维表情古怪,心中暗道。

  爱丽丝站在门口,脸上、身上、银色发丝间都是大片深红,而房间四壁和地面则是水泼般的鲜血和碎肉,她的床前更跪倒着一具骨架,比邪恶仪式更加血腥和诡异。

  少女的表情和以往别无二样,但在这种环境下,她那一脸的茫然和空灵,带给人的感觉则不再是美丽,而是恐怖了。

  “没事就好,换间房就行。”米歇尔松了口气,搭着对方的肩道,“先去盥洗室洗个澡,把身上血污清理干净。”

  “嗯,”爱丽丝乖巧地点点头,又道:“我获得了新的称号,——梦魇之门。”

  “梦魇之门?”米歇尔眼神一动,流露出喜悦,“听起来不错……”

  “称号?”李维适时插嘴,问出自己的疑惑,“这称号究竟是什么?”

  他对此疑惑已久。

  “怎么说呢?可以说,是世界的赏赐。”米歇尔想了想,徐徐道,“当你具备一定条件,撬动了世界规则,就会有相应奖赏,那就是称号。譬如,斩杀异端达到一定数量,可获得称号‘异端追猎者’,称号能力是‘追猎者的警惕’,面对异端时,能短暂地预测其下一步动作。”

  “还有‘掘墓人’的称号,需要亲手埋葬尸体,并达到一定数量。”文森特在旁,小声补充着,“称号能力是‘亡者的感激’,对怨魂、食尸鬼、滴水嘴兽等死灵生物有特殊的亲和性,还能听到普通人听不到的亡灵呓语。我哥曾为了这个称号,在公共墓地工作了很长时间……”

  “还有另一种称号,和心契相关,需要对规则的理解。”米歇尔补充道,“譬如,我的‘龙喉’,帕斯奎雷的‘缝尸之手’等。称号是可以重复的,不同的人可拥有相同的称号,但当我们成为‘天人’,称号将成长为封号,成为我们在整个世界独一无二的标签。”

  李维微微颔首。

  不过,他毕竟没有亲身经历,只是有些模糊认知,感受不深。

  ……

  爱丽丝去洗澡。

  “这间房子……该怎么处理?”李维转过头,盯着如同印象画作的墙面和地面,头痛地问道。

  他嘴上问的是“怎么处理”,实际上问的则是“谁来处理”。

  “谁是房东?”米歇尔斜瞥他了一眼。

  李维瞠目结舌。

  他早在肚子里酝酿了人选和站得住的理由,譬如“谁污染谁治理”(爱丽丝),譬如“让擅长的人做擅长的事”(文森特),没想到米歇尔仅一句话,就简单粗暴地结束了辩论。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备了一手大的“道理”、“故事”和“时节”,哪知对方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开场即是一声“大喝”。

  李维无奈,只能举白旗投降。

  “等等,”他屏住呼吸,正要清理肉块,又想到什么,转头询问,“这家伙十有八九也是异端……这样的话,也有酬金吧?”

  “爱丽丝也是要常住的,这笔酬金并入改造款项。”出乎意料地,米歇尔倒是开明,决定打一棍后给个甜枣,但还是不忘告诫,“李维,别胡来,我盯着你呢!”

  “是,长官!”李维得到满意答案,比划了个敬礼动作,一手提着垃圾篓,另一手则将肉块往里扔。

  诶?怎么感觉像是进了监狱?他偷偷看了米歇尔一眼,有种想唱一首《铁窗泪》的冲动。

  嗡~~

  李维强忍着恶心,掀起一块断舌正要扔进垃圾篓,一只绿头苍蝇自舌头下飞出,高高腾起!

  那只苍蝇足有拇指大小,通体碧绿,体表竟有类似邪魔图腾般的诡异纹理,掠过飘忽不定的轨迹后,就要顺着窗户飞出去。

  唰!

  正在这时,怪谈手札中有一道线条飞射,像是青蛙的舌头,黏住那只苍蝇,飞入了手札之中。

  “嗯?”

  不止是李维,其余两人也呆住,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我看看……”李维翻开怪谈手札,果然,手札的书页上,一枚诡异的虫型符文浮浮沉沉,像是飞翔的蝇虫。

  “怎么?”米歇尔问道。

  “不太清楚,”李维将书页翻开给二人看,疑惑问道,“刚才那苍蝇是什么,你们知道么?”

  两人同时摇头。

  “可能也与苍白蠕虫相关……”米歇尔思考着,说出自己的分析,“我记得,苍白蠕虫也有‘虫之王’的神号。”

  “又一位旧神?”李维蹙眉。

  “或许是两位……”文森特眼尖,从碎尸和鲜血中搜出一把匕首,“你们看看,这玩意散发的气息,实在很像痛苦之刃。”

  李维接过匕首,随手比划了一下,深黯匕刃划过虚空,竟留下浅浅的暗色轨迹,的确和痛苦之刃类似,像是其未完成的雏形。

  “苍白蠕虫,伏行的罪孽……”他更加惊讶,感到棘手,“两位旧神联手?”

  “绝不可能!”米歇尔摇摇头,神情笃定道,“据记载,旧神都相互敌视,不少还是万年死敌!联手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交谈间,那匕首上蓦地响起一声凄厉哀嚎,竟是烟消云散,化为乌有。

  “嗯?发生了什么?”李维愈发错愕,感觉面前一团迷雾。

  除此之外,他还有另一重疑惑。

  这家伙,会是黑河庄园中消失的四个人之一么?

  重重谜团涌上心头,让他头痛不已。

  这时候,爱丽丝已洗完澡,以雪白毛巾擦着头发走了过来。她没戴眼镜,披散着如雪银发,修长大腿在长袍间隐现,竟将清纯和火辣糅合在了一起,圣洁,却又妖娆迷人。

  “清水出芙蓉啊……”李维心中暗赞,脑海中冒出一句古诗。

  “看什么呢?”米歇尔愠怒,上前一步,挡住两位少年的视线。

  “非常感谢,李察。”爱丽丝望向李维,诚恳地弯腰致谢。

  “呃,”李维嘴角抽搐,干笑一声后道,“摩尔小姐,我叫李维。还有,我身为房东,清理房间是我应尽的责任。”

  “我不是谢这个。”爱丽丝却摇摇头,语气轻柔道,“我是感谢你送了我一场‘噩梦’。”

  “哦,这个啊……”李维恍然,却又摇了摇头,“一点小事而已,不足挂齿。”

  “这对你或许是小事,对我却很重要。”爱丽丝神情郑重,“为了感激你,我决定送你一场‘梦游’。”

  “梦游?”李维歪了歪头。

看过《异世界的手工鬼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