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 第四十六章 梦魇之门

第四十六章 梦魇之门

  “什么?”米歇尔瞪大眼睛,音调也稍稍上扬。

  在李维的提醒下,她忽然有所察觉,自己的灵魂正生出丝丝悸动,那律动节奏平缓,像是巨龙的沉稳心跳,但每一次跳动,都会引起虚空颤鸣。

  ——元素共鸣!

  这种异象是法师天赋的明证,而其生效条件也相当苛刻,需要在元素浓度极高的地方,譬如拂晓之巅。而现在,在这座钟摆阁楼里,元素浓度竟也达到了元素共鸣的临界值!

  “怎么回事?”

  米歇尔闭上眼,灵魂触觉向外徐徐摊开,随着感知范围渐渐扩张,她的表情变得凝重,继而是呆滞,有些不敢置信。

  在她的感知中,奥术能量似星河横亘,元素潮汐若海潮奔流,甚至形成一种窒息般的有形压力,让她呼吸困难。

  “李维,你究竟干了什么?”米歇尔呼吸急促,“这里的冥想环境,已经接近拂晓之巅的‘地字号’冥想室了。”

  李维没有纠结那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谁起的名字,耸耸肩道:“我说过了,没做什么,就是一座多重奏复合法阵。”

  “海渊浩劫?”米歇尔抬起头,仰望虚空中两头深海霸主的竞逐厮杀,那股原始、野蛮却无比壮丽的美感,令她微微心醉。

  她忽然想亲眼瞧瞧这座魔法阵。

  ……

  沿着房内转了数圈,米歇尔有所感悟,觉得回味无穷。

  她依稀看出,这是一座双重嵌套的复合法阵,整座法阵呈圆形,以中间的“S”为分野,看似分割出了两座复合法阵,但两座法阵分而不离,既各自独立,又相互交融。

  安息巨鲸和九头蛇皇正是二者的化形,它们看似水火不容,实在是宿命的一体,无法分离。

  而两头巨兽之灵搏杀恶斗,却能引导奥术能量和元素洪流,如同神祗之手,改造了钟摆阁楼的整个环境,向拂晓之巅靠拢。

  这手笔,简直超凡!

  “这是你设计的?”米歇尔沉默许久,转头问道。

  “我尝试了很多次,也失败了很多次。”李维点点头,不失时机地道:“门外那些废稿,九成以上都是这座‘海渊浩劫’失败的草图。”

  他撒谎了。

  事实上,那些废稿,七成以上都是他用来练手,剩下三成不到才是“海渊浩劫”的草稿。当灵感喷涌而出时,实在不用太多试错。

  李维也清楚,即使米歇尔看穿了,也并不会在意。仅这座“海渊浩劫”的价值,就已经超出她的所有预算了。

  对这座魔法阵,他自己也很满意。

  李维以“无尽祸端”为基础,又添加那一晚化身巨鲸时的感悟,还融入几分太极的神韵,才构筑出这幅“海渊浩劫”。实话实说,现在要让他再设计一座,他怕是敲碎脑壳也想不出来。

  除此之外,设计“海渊浩劫”时,还出了个小插曲,。

  “混沌的指节”失效了!

  似乎,“无尽祸端”的异变消耗了太多能量,令“混沌的指节”也支撑不住,也陷入了类似“技能冷却”的状态。

  但李维知道,春天是短暂的,“混沌的指节”的描述中有一句话他可记忆犹新,——“千域之间,秩序只是暂时,混沌才是常态。”

  ……

  “干得不错,你合格,不,应该说是表现优异。”米歇尔点点头,神情赞许,“按照约定,这笔款项交给你全权处理。”

  “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李维唇角上浮。

  给了李维一点自由后,米歇尔又开始不放心,叮嘱道:“先说清楚了,怎么用我不管,但这笔钱必须,也只能花在魔法阵上!”

  米歇尔很矛盾。

  “海渊浩劫”所带来的震撼,令她的观念出现了一线动摇,毕竟,书上都说,天才是不能被束缚的。

  但很快,米歇尔就尝到了恶果。

  似乎,“自由”这个词,被李维解读为了“放飞自我”。

  ……

  很快,李维丧失了灵感。

  他揉着脑门,连续几个钟头冥思苦想,却是毫无头绪。

  灵感看似和运气相关,但事实上,是自身底蕴所迸射出的火花,需要大量的知识和经验的积累。作为初入门者,李维的底蕴不足,灵感的火苗自然很快消耗殆尽。

  他寻求突破口。

  李维选择的方式很简单,——练习,海量练习。

  钟摆阁楼成了他的试验田,至于阁楼中的其他人,则成了小白鼠。

  ……

  “次元迷宫?在这?李维,你疯了吧!”盥洗室中,布莱兹的声音回荡,语气极度焦虑,还带着颤抖的尾音,“我,我快憋不住了!”

  “圣光的惩责!”门口,文森特被一道金色光柱击中,发出痛苦惨叫,“李维,你,你一定是故意的!”

  “不是。”李维头也不抬,他依旧聚精会神,在墙面上专心绘制,“这些攻击性的魔法阵,都是为了防备异端。我们身为拂晓之巅的学徒,难免会被……”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李维感觉到浓烈杀气,他回头张望,就看到垂在右肩上的头发烧焦了一大截的米歇尔。

  “哟,火之冠冕?”米歇尔歪了歪头,双眼眯成一条缝,笑得阳光灿烂,“这座魔法阵的名字倒是贴切,幸亏我偏头偏得快,否则真就戴上一副火之冠冕了……”

  李维转身就跑。

  ……

  终归,他还是没逃过。

  三人将他狠狠摁倒,二话不说,一顿暴打。

  米歇尔不知是不是无师自通,居然用上了无限制格斗(UFC)的动作,跨身坐在李维的腰上,抬起他的双腿向后猛扳。

  “呃!”李维惨叫着,怒声道,“你们这是在扼杀一名未来的天才!”

  “还在胡言乱语!”文森特哼了一声,因为“喋喋不休的头颅”的缘故,他对此很有心得,“多拉贡小姐,看来,打得还不够……”

  “对,遇事不决打一顿,再打一顿就好了。”布莱兹也在旁煽风点火。

  米歇尔哼了一声,双手加大力度,李维的惨叫随之响起。

  她在心中得出结论:就结果来看,“爱的放养”还是不如“爱的铁拳”奏效。

  ……

  入夜。

  今晚悬空的,是苍白之月。

  阁楼外,一道黑影沿着外壁攀爬,蠕动如同游蛇,动作曲折诡异,且是悄无声息。月光直射在他的身上,竟也映照不出身形,依旧是一团人形黑影。

  “今晚过后,我乔纳森的名字……嘿嘿……将会出现在云端之城的报纸头条上!”那道黑影嘴里叼着匕首,口齿不清道,“亲手杀死拂晓之巅的学徒,除了我,谁敢?谁能?”

  他语气癫狂,透着强烈自傲,看来自视甚高。

  很快,乔纳森来到一间房子的窗外。

  “哦?还是个女人?”他眼睛一亮,鼻息变得粗重,嘴角上扬露出狞笑,“看来,在杀人之前,我还能干点更有意思的事情……”

  他正准备穿过窗户,动作猛地一僵。

  少女一头红发,背对着窗户盘膝端坐,呼吸悠长得像是没有止境,而几次深深呼吸过后,体表竟一枚一枚地冒出鳞片,如同一场迅速爆发的“黑色瘟疫”,眨眼覆盖全身!她闭着眼,还在无意识地磨牙,而口中已遍布刀锋般利齿,摩擦出无数火星。

  乔纳森僵住了,顿了很久,才无声无息地原路返回。

  “那女人不管是什么,绝对不是人……”他眼神忌惮,决定换个目标。

  又一间房间。

  房间里,一个黑袍年轻人正在忙碌,他剖开了一具庞大尸躯的肚子,几乎将身体埋入其腹腔,上手连续动作着,像是一场内科手术。

  他手中的秘法绘笔挥舞,整理着一串滑腻的大肠,似乎联想到了什么,居然咽了口唾沫,以嘴馋的语气道:“嗯,真怀念精灵欢唱酒馆的色拉米肉肠,下次和李维再去一次。”

  乔纳森表情一僵。

  “这小子比我还要疯狂,还是离他远点比较好……”他心中暗忖,正要离开,那具生着双头的巨大身躯上,其中一个诡异的笑脸头颅感知敏锐,一下看到了他。

  乔纳森一惊,几乎准备当场暴起。

  但接着,他却发现,那个笑脸头颅并未示警,反而移开视线,躲避了他的目光。

  乔纳森当机立断,立刻退走,但已惊出一身冷汗。

  “这些都是啥?”

  又一个房间。

  “这个,像个正常人……”乔纳森松了口气,望向端坐冥想的少年。

  咔!咔!咔!

  少年的身上,忽有一道深褐色的木偶虚影浮起,它掉漆、破旧、残缺、如同被蹂躏过无数次,伴随则渗人的咔咔声,在房内徐徐漫步。

  “——嘶!”乔纳森一脸悚然,只觉通体冰寒,差点从墙面上跌落。

  他自认胆大包天,但那诡异的木偶如同恐惧的化身,每一寸掉漆的皮肤都透着深深恐怖,令他胆寒心悸。

  乔纳森退走了。

  “这间屋子里,难道就没有正常的人么?”他在心中破口大骂。

  终于,在越过一个主人未归的空房间之后,她看到了又一名少女。

  少女身姿婀娜,腿部浑圆而修长,一头没有一丝杂色的银发下垂,让沉睡中的美丽容颜半遮半掩,却更加诱人。

  她躺在床上,似乎陷入深深沉眠。

  乔纳森呼吸变得急促,他选准目标,缓缓进入房中。

看过《异世界的手工鬼才》的书友还喜欢